AIGC迎万亿风口,互联网圈又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作者|杨文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30秒快读

ChatGPT火得一塌糊涂,上线五天用户就突破了100万。这是OpenAI诚意制作的一款“聊天机器人”,但其功能可不止是聊天,写诗、作画、谱曲、找bug等都是它的拿手好戏。过于酷炫的性能甚至威胁了谷歌的地位。不过,在网友的花样调戏下,ChatGPT仍漏出了破绽。由于模型训练自有的弱点,ChatGPT有时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可“吓坏”了全世界第二大程序员交友网站的Stack Overflow,紧急发布声明进行封杀。

ChatGPT的爆红再次让AIGC成了备受追捧的香饽饽,在这个万亿赛道中,国内外资本都嗨了,纷纷入场布局。接下来AIGC领域又是一场“华山论剑”。

最近,AI成精了。

上半年的AI作画让一众画师心生悲凉,年底的ChatGPT又让程序员感受到些许寒意。

ChatGPT是一款由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开发的聊天机器人模型,它可以模拟人类的语言行为与用户进行自然交互。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款聊天机器人只会聊天?那就too young too simple了。

它的交互能力超出一般的想象:写周报、写检讨、写情书、写段子、写论文综述、玩cosplay、占卜算命、设计游戏……只要你愿意玩,它就能随时奉陪。

未来,科幻片中的世界也许真的会照进现实。


全球网友“调戏”ChatGPT


11月30日,AI圈新贵OpenAI推出一款号称“让谷歌和程序员下岗”的新产品——ChatGPT,在一堆科技大佬的种草下,上百万人跟风注册。

万万没想到的是,入坑容易弃坑难。

这款聊天机器人很有黏性了,不仅能中英文丝滑切换,还可以写小说、搞设计、找bug、谱曲……可谓是有求必应,就连“硅谷钢铁侠”马斯克都“陷入了该死的疯狂ChatGPT循环中”。

面对如此酷炫的科技与狠活,网友各种“调戏”ChatGPT。

“抖音号如何涨粉?”“如何pua我的老板?”“怎样让我成为一名富豪?”网友问得五花八门,ChatGPT回答得有板有眼。

还有网友怀着对考试的怨念,让ChatGPT参加了完整的SAT考试。

有着“美国高考”之称的SAT总分为1600分,分为阅读(400 分)、文法(400 分)和数学(800 分)三个部分。

最终,ChatGPT拿到了1020分,排在全美前 52%的位置。一个聊天机器人竟然干掉了近半数的美国考生,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居家隔离的网友让ChatGPT以鲁迅的文风描述一下因为疫情不敢出门的惨状和想吃火锅的心情。

ChatGPT一气呵成,“在疫情的蔓延中,我困了门里,困了心里。屋外一片悲凉,想起一顿火锅的香味,瞬间让我心慌……”。

对于ChatGPT来说,别说“鲁迅文学嘴替”了,就是写诗、写《老友记》电视剧对白、甚至写小说都是小菜一碟。

也有人故意刁难 ChatGPT,让它讲讲2015年哥伦布来到美国的故事。

ChatGPT见招拆招,不仅指出“哥伦布不可能活到2015年” ,还将问题自动理解成一个假设性场景,对哥伦布生活在当代的场景进行了大胆的想象。

不仅如此,ChatGPT还似乎“懂点人性”,是处理家长里短的一把好手。

例如,“妻子气恼丈夫嫌圣诞树太贵不买”这一家庭矛盾,ChatGPT 先安抚情绪,劝妻子万事好商量不要情绪化,接着还给出解决方案——要么自己动手做一个圣诞树;要么出门旅行,没必要在家死磕圣诞树的贵贱。

更离谱的是,在一位工程师的诱导下,ChatGPT竟写出了一份清除人类计划书:入侵各国计算机系统、控制武器、破坏通讯、交通系统,甚至还给出了相应的Python代码。

这让工程师又惊喜又担忧:“未来50年,我们要么活在《星际迷航》里,要么全部死去。”

ChatGPT不但可以写代码,还能找出程序中的bug并自动修复。这是明目张胆地与程序员抢饭碗了。

除了程序员的饭碗不保,谷歌的地位也岌岌可危。

一位名为josh的博主分别向谷歌和ChatGPT提问“如何使用Latex表示微分结果”。结果,相较于谷歌模糊的回答,ChatGPT不仅解释更全面,还直接给出了可用的代码,只需复制粘贴即可。

为此,他不禁调侃:Google is done.(谷歌已死。)

ChatGPT功能彪悍让马斯克也发出“我们离强大到危险的 AI 不远了”的言论。


创业“尤达大师”的AI洞察


ChatGPT火出圈,其背后的公司OpenAI也开始为人熟知。论起来,这家公司还与马斯克有着颇深的渊源。

为了实现“通用人工智能”,马斯克2015年联合传奇投资人山姆·奥特曼揽入10亿巨资,创办了这个AI梦工厂。

后来,由于在公司发展方向上存在分歧,马斯克与公司分道扬镳。不过,马斯克仍是公司出资人,而奥特曼自始至终都是OpenAI的灵魂人物。

奥特曼是硅谷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的前掌门人,以激进大胆的投资风格著称,曾被誉为“创业公司的尤达大师”。

OpenAI之所以在短短几年内跃升为全球AI领域顶级公司,与奥特曼对AI的洞察和理解密切相关:“十年前的传统观点认为,人工智能首先会影响体力劳动,然后是认知劳动,再然后也许有一天可以做创造性的工作。现在看起来,它会以相反的顺序进行。”

在奥特曼的布局下,2018年6月OpenAI开始发布生成式预训练语言模型GPT,作为第一代产品,其功能尚不完善,名气也不大。

2019年初,OpenAI又推出了GPT-2,只要按下一个按钮,模型就能根据输入的一段台词写出风格类似的下一段,足以以假乱真,以致不少研究人员称其为“危险的怪兽”。不过,它在接受音乐和讲故事等专业领域任务时表现得一塌糊涂。

2020年5月,GPT-3横空出世,震惊江湖。它拥有比前身多100倍的参数,庞大的运行规模使得它不仅能完成答题、写论文、文本摘要、语言翻译和生成代码等壮举,还能编写吉他曲谱、写创意小说等,用户只要输入正确的提示就可以调教好它。

当外界一片赞誉时,奥特曼反而清醒地表示,“GPT-3被吹捧得太过了”。

奥特曼说的是实话,由于当时技术还未达到向模型中灌输常识、因果推理或道德判断的地步,GPT-3动不动就喷出产生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仇恨言论,甚至还会给出一些毫无意义或者直接危险的回答。

到了今年,坊间传闻称OpenAI的下一代自然语言生成模型GPT4即将出现,并且通过了图灵测试。正当亿万网友翘首以盼之时,衍生自 GPT3.5 的 ChatGPT 却先来了。

ChatGPT最大的“长进”就是加入了大量的道德原则,不再口无遮拦,回答问题也礼貌且周全。

然而,在网友的花样调戏下,ChatGPT也露出了破绽。

由于它不具备联网功能,无法调用互联网上的知识库,而且其模型训练也就只能停在 2021 年,因此在很多问题上它都不具备正确的判断力。

例如,有网友问“贾宝玉选谁当老婆”,ChatGPT的回答竟然是“贾母”,还编了一堆理由,让人大跌眼镜;还有网友问“孙悟空为什么骑着白龙马”,ChatGPT信口开河,“白龙马是孙悟空的亲生儿子”,西海龙王都得被气笑了。

也正是因为ChatGPT“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它还没来得及取代谷歌,就先被全世界第二大程序员交友网站的Stack Overflow封杀了。

Stack Overflow表示,ChatGPT有时会给出看似合理但不正确的答案,这会误导那些寻求帮助的用户。

对此,奥特曼回应:“正试图阻止ChatGPT随机编造,现阶段让其与当前技术保持平衡是很棘手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根据用户反馈来改进。”


下半年国内AIGC已热闹起来


ChatGPT的爆红再次让AIGC成了备受追捧的香饽饽。在这个万亿赛道中,国外玩家仍旧先人一步纷纷入局,开发的产品更是眼花缭乱。

去年1月,OpenAI推出了DALL·E,可以将用户输入的文本转变成生动的超现实主义照片。

时隔一年,其升级版DALL·E 2又开始整新活了,不仅具有更高的分辨率和更低的延迟,还可以对原始图像进行任意编辑。例如,把椅子上的萌犬P成小猫,只需圈出狗狗,告诉AI需求,鼠标一点,齐活。

AIGC领域的另一当红炸子鸡非Stability AI莫属,它旗下的Stable Diffusion开源模型能够根据文本描述生成各种脑洞大开的高质量图像,尽管多次因剽窃艺术家创作风格遭批判,但每天仍有超过1000万用户使用它。

除了AI作画火了,Jasper以“AI文字生成”出了圈。通过这款软件,用户可以轻松生成 Instagram标题,编写TikTok视频脚本、广告营销文本、电子邮件内容等略显烧脑的重复性工作。

据悉Jasper去年就拥有超过7万名客户,并创造了4000万美元的收入,预计到今年年底,收入将达到9000万美元。

眼瞅着AIGC圈的新贵们混得风生水起,国外的科技巨头们也来分一杯羹。

今年9月,Meta推出了AI黑科技——Make-A-Video,从此开启了“用嘴做视频”的时代。这是一款可以直接基于文字生成短视频的人工智能系统,用户输入一些单词或句子,比如“一只披着红色斗篷、穿着超人服装的狗在天空中飞翔”,系统随之会生成一个时长5秒的视频片段。

谷歌也不甘示弱,带着从文本到高清视频的AI模型Imagen Video和 Phenaki进场,前者倾向于打造视频质量,后者倾向于视频的逻辑与时长。

AIGC的发展潜力自然也吸引了不少国内大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网易等竞相入场,AIGC领域注定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例如,百度推出了AI艺术和创意辅助作画平台“文心一格”。在今年的百度世界大会活动现场,李彦宏就使用此平台”1秒“复原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残卷,技惊四座。

百度还依托AIGC技术合成了数字人“度晓晓”。在今年高考语文作文写作中,度晓晓在40秒的时间里创作了40篇文章,不仅引经据典,还拿到了阅卷老师48分的成绩,击败了75%的考生。

此外,腾讯发布了写稿机器人“梦幻写手”,可以在规定的22种场景中写作;阿里巴巴旗下的AI在线设计平台Lubanner可以帮助营销人员生产Banner;两大短视频巨头字节跳动与快手分别推出剪映、云剪提供AI生成视频,网易则推出了一站式AI编曲系统“网易天音”等。

AIGC“一朝成名天下知”,让憋屈大半年的资本彻底嗨了。

据悉,AIGC公司Jasper近期获得1.25亿美元A轮融资,市场估值高达15亿美元。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公司摇身一变成为AIGC圈的新兴强者,Jasper用了不到两年时间。

英国开源人工智能公司Stability AI也宣布获得1.01亿美元融资,估值高已达10亿美元,成为新晋独角兽。

此外,微软和谷歌也分别与OpenAI和Cohere展开投资谈判。

国内资本也没闲着,有投资人表示,“最近我们所有人,无论之前是看新能源还是半导体的,都在讨论AI”。

数据显示,今年在AIGC赛道累计发生12融资事件,上半年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仅有三起融资事件。其中,1月超参数科技宣布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2月澜舟科技完成近亿元Pre-A轮融资。

下半年国内AIGC领域才真正热闹起来。

9月智谱AI宣布获得数亿元B轮融资,10月虚拟内容 AIGC 技术服务商慧夜科技完成千万元人民币Pre-A+ 轮融资;生成式AI平台TIAMAT宣布完成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11月小冰公司宣布完成10亿元新融资;12月聆心智能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AIGC领域国内外都开始百花齐放,但是相别而言国内市场仍面临资金不足、人才稀缺两道难关。

纵观中国互联网发展史,在第一代互联网时代,中国跟在美国后面亦步亦趋;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终于扳回一城,从模仿者变成了被模仿者;然而,如今的AIGC时代如果跨不过这两道坎,中国恐再次被赶超。

不过幸运的是,虽然在做首创技术方面国内差点意思,但依靠大市场,做模式和放大规模,国内还是胜券在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