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火爆背后:2万家公司进入价格战,投标报价相差三四倍

2022年以来,已新增数字人相关企业超5000家。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 AI 工具生成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杨郑君

近期,数字人在各行各业的场景落地,让科幻正在走进现实。普通用户可以花100元钱拥有自己的数字人,还可以体验骑飞天扫帚、练就绝世武功、遨游太空等科幻场景。

然而,数字人的商业模式仍待探索,国内超过2万家数字人公司的价格战已经打响,在混乱的报价中,有公司不得不把报价降低一半以上。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大多数公司低估了数字人的技术难度,数字人还存在不少技术瓶颈,技术仍是行业发展的关键。


新注册企业两年翻倍


11月16日,优链时代CEO蒋亚洪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的“习武成就”,随着流畅的太极招式,气随动出,飞沙走石。

这是蒋亚洪的数字分身体验的又一个新场景,此前,他的数字分身参加过赛车比赛,坐过太空飞机,还和科比打过篮球等。

优链时代是一家数字人公司,其推出3D云阵相机将数字人的制作成本降至100元,用户不但可以完成数字分身制作,还可以让自己的数字分身在故宫游玩、和熊猫玩耍、学会绝世武功、骑上飞天扫帚游西湖、穿上宇航服遨游太空等。

与此同时,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人林天阁(化名)则在推动“去世者的元宇宙”,他希望首先为癌症患者打造超写实的数字人,借助AI等技术,让亲人在患者去世后可以在元宇宙中和其见面、对话,以解思念之情。

林天阁表示,打造去世者的元宇宙是数字人不错的应用场景,但实施起来并不容易,仍然存在技术瓶颈和成本高等问题,目前正在一步步推进。而在此之前,已有公司推出过类似的数字人产品,能实现类似于微信视频的对话聊天功能。

2022年以来,随着元宇宙的火爆,作为元宇宙重要赛道的数字人异常火热,数字人相关的应用场景也大量铺开,曾经的科幻场景则正在逐渐走进现实。

新华社数字航天员小诤、登上央视《对话》央美毕业的艺术类数字人夏语冰、清华虚拟女学霸华智冰、北京冬奥会宣推官冬冬等数字人,已经让数字人成功“破圈”,从非主流走向千家万户。

目前,阿里、百度、腾讯、字节等大厂纷纷入局数字人业务。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1月初,国内数字人相关现存企业共2万余家,2021年共新注册近5千家相关企业,而2022年前11个月已新注册5134家相关企业。

大量公司的入局,助推数字人在各个细分领域拓展开来。

从应用场景来看,数字人大致分为演艺型数字人和服务型数字人,演艺型数字人包括虚拟主播、虚拟偶像以及数字孪生的虚拟品牌代言人,服务型数字人包括数字员工、虚拟员工、虚拟业务员等。

目前,数字人的主流是演艺型数字人,比如,洛天依、柳夜熙等知名虚拟偶像活跃在各大社交平台,2022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虚拟人邓丽君与周杰伦合唱令观众泪目,春秋航空虚拟主播“阿秋”跟董事长一起“打太极”。

然而,据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元宇宙文化实验室近期发布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3.0》显示,当前虚拟IP正面临不同程度的热度减退、用户新鲜感丧失等难题。从品牌角度,制作高品质虚拟IP成本较高,而后继运营乏力,无高水准交互能力支撑,IP价值呈现回落态势。

相对于演艺型数字人,服务型数字人则正在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目前,政府、银行、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数字员工。

中科深智CEO成维忠预测,在未来,数字人的交互方式将替代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菜单交互,只要有屏幕的地方就会有数字人。IP型数字人与打造明星类似,以吸引眼球为主,本质上是流量经济,而功能型数字人则有望和各行各业结合起来,赋能各行业。


价格战打响,投标报价相差三四倍


数字人的概念最早在20世纪80年代被提出,直到2021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爆,数字人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期,2022年则是数字人市场的爆发期。

《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3.0》显示,2021年,虚拟数字人核心产业规模约为336 亿元 ,年均增长率为31%,预估2025年数字人产业规模为988亿元。

有行业人士透露,目前,百度、腾讯、阿里等大厂有做不完的数字人订单,有大厂旗下有超过五个数字人相关的工作室,但仍然做不过来,不少数字人订单外包给第三方公司。

虚谷未来CEO唐佳娴表示,2022年是数字人商业应用的爆发期,尤其是2022年下半年以来,数字人市场出现明显的供不应求的局面。

目前,在元宇宙概念的带动下,各大品牌或机构纷纷布局元宇宙和web3.0,数字人+营销成为品牌数字化升级的刚需。

唐佳娴表示,相对于明星代言,数字人具有更大的优势,成本低,安全可控,不会出现人设漰塌的风险,如绯闻恋情、违法乱纪的负面影响,更加符合大众对于完美偶像的预期。

国内各地元宇宙相关政策的出台也推动了数字人的爆发,数字人+政务成为各地政府的香饽饽。

据《链新》统计,全国已有超过30个省市颁布了元宇宙相关的支持性政策,而出台的元宇宙专项政策超过20个。

中科未来董事长田欣表示,数字人的应用场景目前仍然主要以to B和to G为主,尤其看好数字人在品牌营销方面的价值。

近期,中科未来的数字人合作方洛克特中标深圳市龙华区、龙岗区的政务数字人项目。除此之外,中科未来还正在孵化两个数字人团队,一个聚焦虚拟人播报,另一个则重点关注数字人的动捕和实时渲染等技术。

然而,对于数字人的火爆,也有人呼吁冷静。

中科深智CEO成维忠对《链新》表示,今年以来,元宇宙的火爆带热了数字人,然而,由于经济形势等的影响,买家大多显得比较理性,客户端并没有出现太多的泡沫。“元宇宙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不是客户,而是友商”。

大量数字人公司入场后,数字人行业的内卷已悄然而至。

虚谷未来CEO唐佳娴表示,数字人行业已经进入到价格战阶段,价格相差悬殊,主要原因是数字人的技术尚未有较为细化的公认标准,比如市场上称为“超写实级的数字人”风格及品质参差不齐,加上数字人需要“技术+艺术”的综合审美创作力,不能仅以技术参数来评估。导致客户对数字人级别的认知模糊,数字人的价格呈现出混乱的竞争局面。

另一家数字人公司的负责人则表示,自己在投标时已经给出很低价格,但仍会有公司报出1/3甚至1/4的价格。差别在于自己给的全流程的产品价格,产品做好后,此后的内容输出只需要非常低的成本,而对方公司是一次性产品,此后的内容输出还需要重新再做一遍。然而,客户往往并不理解其中的差异。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价格战引发的混乱也一定程度上会促进数字人公司进行技术升级,快速降低数字人的成本。


进入门槛低,技术是关键


由于看到商机,大量公司涌入数字人行业,但是,大多数公司低估了做数字人的难度。

中科深智CEO成维忠表示,让数字人的动作和表情达到理想水平,可能还需要超过5年的迭代更新。

中科深智深耕数字人行业6年多,聚焦动作和表情的实时生成引擎研发,产品已经过多次迭代。

从技术上讲,做数字人一般需要经过静态模型、动作和面部表情绑定、渲染和驱动等步骤。

唐佳娴表示,以上三个步骤都有不少难点,比如,静态模型看起来简单,但做得像真人并且好看并不容易,动作和服饰材质的灵动自然也是挑战,不只涉及到技术,还要有丰富的艺术审美把控经验。除此之外,人工智能是数字人落地的绝对瓶颈,语音互动、语音配套的表情动作等是行业当下的难点。

目前,数字人公司几乎都处于投入阶段,实现盈利仍需不短的时间。

出门问问AI数字人事业部负责人林士翔表示,数字人的理念很好,但技术成熟仍需一到两年,整个市场仍在思考如何才能赚钱,目前大部分公司投入成本远远大于收入。

另外,数字人行业不但有技术门槛,还有商业模式的门槛。

出门问问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以语音交互和软硬结合为核心的人工智能公司,2019年开始进入数字人领域。

据林士翔透露,出门问问刚开始在数字人方面的投入更多聚焦C端,打造了元创岛等系列一站式产品,让数字人实现“人均可用”,满足C端用户更多偏向于娱乐化尝鲜的需求,然而,C端市场的付费意愿仍有待提升。目前,出门问问的数字人产品正在向B端探索和延伸,如聚焦企业 IP 孵化等。

成维忠表示,数字人行业的关键仍在于技术,只有技术做得越来越好,场景才会扩大。一些理论上可以实现的场景,如果做出来成本太高,也是没法继续深入的。

在经历了5年的技术积累后,近期,优链时代进入了爆发期,在100元做数字分身的基础上,优链时代的3D云阵相机迎来了大量的应用场景。

蒋亚洪表示,今年下半年3D云阵相机开始走出公司参与展览,让用户体验,但目前,旅游景区、购物中心、博物馆、结婚纪念、航天教育等场景已正在落地,明年还将落地亚运会场景,让用户数字分身体验参与亚运会比赛、和明星一起传递亚运火炬等,数字人的应用场景将出现大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