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当不了互联网的“救世主”

文|科技新知,作者丨沙拉酱,编辑丨伊页
来源:钛媒体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 AI工具生

Facebook(现更名Meta)、苹果、蔚来、字节......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VR界,最近很是热闹。

刚刚过去的Connect大会上,Meta发布了第一代高端VR设备Quest Pro,售价1500美元。与此前主打娱乐、游戏领域不同的是,这次发布的Quest Pro Meta开始向办公场景“进攻”。

为此,Meta同时宣布了与微软的战略合作,将Microsoft 365“搬”进了Quest,用户可以在里面使用Word、Excel、PowerPoint、Outlook等办公软件。


VR界“下饺子”为哪般?


虽然Quest Pro在场景和配置上都有更新,但是其孱弱的续航能力还是让消费者产生了质疑。据官方透露,Quest Pro只能续航1-2小时,而且不支持快充,可谓真正的“充电两小时,能用五分钟”了。

很多VR眼镜用户也表达了对这款“天价”眼镜的不满。小陶就表示,现在的VR眼镜大多数是用来看电影或者玩游戏,意味着佩戴时长都在两个小时左右,不会很久;但是如果想要戴上来办公,那么就可能需要4个小时甚至更久的时间。那么VR眼镜存在的佩戴时间过长产生的眩晕感,以及其它不适感也会放大。

灵儿则表示,明明定位主打办公的眼镜但是续航只有两小时,产品力和主打场景就不符合,让消费者很难买单。

实际上,最近在VR/AR领域有动作的不止Meta。

9月27日,被字节收购一年的Pico推出了Pico4,Pancake 折叠光路设计、裸手交互等新功能的上线,以及与《三体》的合作和刘慈欣在发布会的背书,让Pico4销售数据一路飙升。不过,据场情报公司 Sandalwood Advisors 监测数据指出,截至 10 月 14 日,Pico4 国内市场的在线订单量已经超过 4.6 万台,距离100万的目标仍相距甚远。

更早之前,蔚来与AR技术公司Nreal合作开发的蔚来Air AR眼镜发布,售价2299元人民币,且前500套目前仅供ET7、ES7和ET5的用户使用。

与蔚来相似,理想也开始了AR眼镜的布局。9月2日,理想汽车关联公司北京车和家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申请的“VR眼镜”“指环”两项外观专利获得授权。

苹果布局AR眼镜的消息更是由来已久,此前有媒体称苹果第一款眼镜将于明年1月份上市。

不论是互联网大厂,还是造车新势力,纷纷“卷”向VR/AR的原因又是什么?

对此,资深产品经理贝拉表示,不同企业布局VR/AR领域的原因虽略有不同,但从技术上和品牌力两个角度而言,其核心原因是相同的。

从技术上而言,VR/AR眼镜制造所用到的芯片等核心零部件,与手机和汽车部分硬件与工艺会有相通性。

而从品牌力角度来说,VR/AR眼镜能够延伸到一个全新的使用场景,从而吸引更多用户,或者占有原有用户的更多时间资源。最重要的是,不论是什么样的厂商,布局VR/AR眼镜的终极目的都是为自己主打的产品引流。

贝拉进一步解释道,硬件设备以苹果为例,如果未来消费者使用苹果的AR眼镜,他就会变成一位苹果系统用户,如果他之前原本没有用苹果的手机或者其他硬件,也有可能会开始使用苹果其他设备来达到更好的联动效果。

而以字节、脸书这样的软件企业来说,他们推出的头显基本都可以和Facebook或者抖音的账户打通,变相增加了用户使用软件的时间。

“车企布局VR/AR眼镜则是为了更好的人机交互。”贝拉说道,一方面,即使车内空间比以往更大,也有显示屏,但受限于车内构造后排乘客也有可能看不到屏幕,而VR眼镜可以进一步跨越车内空间的局限性,这是对车辆体验感本身的提升。另一方面,VR设备,包括蔚来车企对手机的布局都是为了进一步将人机交互的体验延伸到车机之外。


财报下的“远水难救近火”


虽然不同企业所见略同地在VR/AR领域积极布局,但是这项业务的全面商业化仍需要一段时间。

以较早布局的Meta为例,Meta在2019年就上线了第一代Quest,而根据其2019-2021年报可以看到,reality labs(包括了Quest之内的硬件设备)三年营收分别为5.01亿、11.39亿和22.74亿美元。在2021年,同比增幅为100%,已经比2020年同比127%的增幅有所下滑。

数据来源:Meta财务报表

相较之下,同期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36亿、184亿以及247亿美元,均有19%-21%的稳步同比上升。在年度财报中,Meta也解释了上升主要原因包括对Quest产品的开发。

而从2022年前三个季度的数据上,更能看出Quest营收的乏力。

数据来源:Meta财务报表

2022年前三季度,Meta reality labs分别实现6.95亿、4.52亿和2.85亿美元营收,同比增幅30%、48%和-49%。并且,在第三季度出现了环比、同比双降的局面。

对此,电子行业分析师小宇表示,VR/AR眼镜目前最广泛的使用场景还是泛娱乐,在全球经济的大环境下,用户对泛娱乐的消费本身就会减少。而随着Pico以及Quest多代产品的推出,消费者也感受到了VR/AR眼镜迭代下其产品力的进步是很缓慢的。“就像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会频繁地换手机一样,因为新一代和老一代比没什么惊喜。”小宇举例道。

实际上,不只是VR/AR眼镜,包括智能手表在内的可穿戴设备都在面临这样“上不去下不来”的尴尬境遇。

以苹果为例,据最新发布的2022财年年报(2021年9月至2022年9月)数据,本年度苹果可穿戴设备实现营收412亿美元,较去年同比增幅仅为7%。而2021财年可穿戴设备营收同比增幅则为25%。

对于增幅收窄,一位曾经的可穿戴设备发烧友表示,自己曾经非常喜欢买VR/AR眼镜、Apple watch等,但是后来发现使用频率实在太低,更多的都是买回来落灰。

他解释道,“VR/AR眼镜只有买来那几天玩几次游戏,电用光了就会自然闲置。虽然现在很多电影也能通过VR/AR眼镜看,但很多时候自己在家看电影都会觉得麻烦,更喜欢用电脑或者投影仪。至于Apple watch,他则表示对自己这种用不着它接电话的人来说,这么贵的电子设备就是个‘美丽废物’。”

而字节的Pico与《三体》合作、Meta Quest Pro拓展办公场景等动作,其核心原因也是试图通过更广泛的内容和应用场景来扩大VR/AR眼镜的使用群体。

但是,VR/AR眼镜也好,其他可穿戴设备也罢,想要充分吸引新用户并且保持一定留存率,需要技术和内容的充分配合。

技术方面,如何增加续航、减缓佩戴不适感,减轻产品重量等等都是必备的竞争力。而内容方面,则需要挖掘更日常、更频繁也更刚需的使用场景。这两点在短期内都尚未看到较大的市场空间,因此VR/AR眼镜想要为企业营收增幅做贡献,还需要一段时间。


遥远的救世主


VR/AR眼镜以及其他可穿戴交互设备,可谓是元宇宙“下凡”的主要赛道。不论是已经全面向元宇宙转型的Meta,还是国内稍显保守的互联网大厂,都纷纷以制造或者投资者的身份参与其中。

根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2年腾讯以3.3亿美元收购Epic Games已发行股本48.4%的股份,后者是一家美国VR游戏开发商。阿里巴巴则在2016年领投了可穿戴设备技术公司Magic Leap的C轮高达8.27亿美元的融资。同年3月,阿里首次对外透露公司的VR战略,并宣布成立VR实验室GM Lab,并在稍晚的11月推出淘宝VR购物产品Buy+。

除了可穿戴设备(交互层),甲子光年的报告《Web3.0概念下的场景生态简析》还显示,内容层也是厂商对元宇宙(或者Web3.0)领域布局的主要赛道,其中游戏内容更是主要领域。

图片来源:甲子光年

比如,有“元宇宙第一股”称号的游戏平台Roblox,在2010年就开始推出其Roblox Studio开发引擎和自己的货币体系、Microsoft则早在2013年收购了游戏《我的世界》的开发商Mojang。

对此,小宇表示信息技术往往首先通过娱乐来触达普通人。而AR/VR、区块链、虚拟人偶等,偏重的都是虚拟化的全新体验。这是大部分厂商对于元宇宙领域的探索始于游戏和交互设备的两个主要原因。

除了上述两个赛道,近年来大厂对元宇宙相关概念的布局也涉猎到SaaS、3D建模、泛娱乐以及数字藏品等领域。

比如,小米在2020年、2021年和今年1月连续三年参与3D建模、游戏化虚拟空间平台SaaS以及AI虚拟生命技术。字节在2021年6月收购主打虚拟人偶像的看潮A-SOUL,并于今年1月参与到可穿戴设备公司李未可的战略投资中。

2021年6月,阿里旗下支付宝小程序“鲸探”(原名蚂蚁链粉丝粒),首发限量版敦煌飞天和九色鹿数字藏品;同年8月,腾讯上线旗下NFT交易软件“幻核”,首期限量发售300枚“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NFT”。

对于大厂频繁布局元宇宙,贝拉表示,元宇宙是一个全新的大概念,它包括了技术层、交互层以及内容层的广泛领域,而其中任何的细分赛道都可以成就一个新的想象力。“现在的互联网行业不论是技术还是人口红利都逐渐显现了天花板,因此新的想象力可能带来的增长曲线是任何人都不愿意放弃的。”

但是,就元宇宙是否能够帮助互联网实现营收增长,贝拉则表示,与VR一样,元宇宙并不是互联网的“快效药”,想要实现长足的发展,持续的投入以及完善的法规和内容都是必备的土壤。互联网的“救世主”,还只存在于可望不可及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