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暴跌60%,该裁员了!Meta股东致信小扎,元宇宙投资要「对半砍」

来源:新智元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 AI‌ 工具生成。

导读:Meta砸钱元宇宙,把自家股价砸到腰斩。有股东绷不住了,公开致信扎克伯格:别死磕了,元宇宙投资至少该砍一半!

一转眼,Facebook改名Meta,全力投身元宇宙,已经有一年了。

不过,这一年来,Meta的日子并不好过。在最初的改名带来的热度过后,元宇宙的概念虽然不断被爆炒,但仍然大体只停留在概念上。

媒体一次又一次地回顾元宇宙的起源,一次又一次地提及小说《雪崩》、电影《头号玩家》,VR/AR在经历多年沉寂,又借着元宇宙概念重新起飞。

再之后,人们发现,现在说的「元宇宙」对于普通人而言,可能就是几副炫酷的VR头显,搭配几个沉浸式的游戏,而已。

在Meta的巨额投入不见回报之后,资本市场给出了冷冰冰的回应。

在过去的18个月里,Meta的股票下跌了超过60%,不止腰斩。

虽然有大环境和市场不景气的影响,但其他大型科技公司股票的平均下跌幅度仅为19%,问题显然还是出在Meta自己身上。

形势不容乐观,尽管扎克伯格本人仍然在公开场合表达对元宇宙未来的信心,但Meta的股东坐不住了。


股东致小扎公开信:少投元宇宙,不行就裁员吧


近日,Meta的一位投资人、Altimeter Capital董事长兼CEO布拉德·格斯特纳(Brad Gerstner)给扎克伯格和Meta董事会写了一封公开信。

信中建议,Meta应该赶紧将元宇宙的投资砍掉一半,因为那是个无底洞,钱扔进去都听不见个响儿。

作为长期股东,Altimeter Capital持有Meta 200万股的股份。

而除了建议大幅削减元宇宙相关投资外,信中还表示,现在的Meta人太多了,想法太多了,但紧迫感太少了。

在大环境好的时候,这些问题会被好看的财务数据掩盖,但在现在的增长放缓和关键技术变革到来的环境下,这个问题就变得致命了。

信中说,Meta需要恢复魔力,需要重新建立对投资者、员工和科技界的信心,以吸引、激励和保留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简而言之,Meta需要「调整状态,集中精力」。

为此,Gerstner在信中给小扎支招,提出了一个「三步走」的决策建议:

  • 将人员开支至少减少20%。
  • 将年度资本支出减少至少50亿美元,从300亿美元减少到250亿美元。
  • 限制对元宇宙的投资,每年不超过50亿美元。

首先,公司要「瘦身」,也就是裁员和控制开支

Meta员工人数在过去四年中从2.5万人增加到8.5万人,增长了3倍多。当资本成本足够低,增长似乎是无限的时候,雇佣更多的人是没问题的。

但今天,资本成本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硅谷,从谷歌到Twitter,再到Uber等公司,都可以用少得多的人实现类似的收入水平,为什么Meta就不行?

信中建议,Meta在2023年1月1日前至少削减20%的员工相关支出,使其回到2021年中期的水平。

第二,降低年度资本支出,可以多投AI。

信中认为,Meta应减少其年度资本支出,即用于购置、升级和维护实物资产的年度资本支出,至少减少50亿美元。Gerstner说,这个数字在2022年达到了300亿美元。

这比苹果、特斯拉、Twitter、Snap和Uber加起来还要多,建议缩减50-100亿美元。不过信中也说,Meta应继续投资于AI,同时进一步完善现有的产品。

Gerstner表示,即使年度资本支出维持在200亿美元的规模,也是业界领先的,也足够支持真正有前途的领域和生态。

最后一个建议,是将对元宇宙的投资限制在每年50亿美元以下,比目前水平至少砍掉一半。

「现在的人们对元宇宙是什么都感到困惑,如果投的钱不多,比如每年10亿美元,那么这种困惑可能根本不是问题。」

但现在Meta对元宇宙的投资远远超过这个数,而且此前公开表示,这些投资可能需要10到15年才能看到结果。

Gerstner认为,即使在硅谷这个不差钱的地方,在未来前景未知的情况下,做出千亿美元级别的投资,也是一笔巨款,失败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Gerstner表示,支持公司对元宇宙的兴趣,但不能再这样「无限制」地投资了。

信中最后说,如果遵循这三条意见,未来的Meta就能变成一家更精简、更有成效、更专注的公司,一个重新获得市场信心和增长动力的公司。

目前,这封堪称「言辞恳切」的公开信还未获得Meta方面的回应。


元宇宙、虚拟地块、VR:样样炒,样样糊


2021年9月,小扎的财富飙升至1420亿美元的峰值,当时Facebook的股价高达382美元。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把公司名称从Facebook改为Meta。这也是Meta开始走上下坡路的起点。

尽管进行了长达一年的炒作,小扎口中的元宇宙平台Horizon还只是处于企业家们充满野心的描述中。

从今年开始,人们对元宇宙的兴趣在减退,Horizon的虚拟地块的销售额也在减退,就像加密货币世界的任何其他东西一样。

前段时间,Information的一篇分析文章也指出,曾经火爆一时的元宇宙房地产,现在却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根据WeMeta的数据,包括The Sandbox、Decentraland和SuperWorld在内的六个平台的土地总交易额,从去年11月2.29亿美元的高峰下降到今年6月的800万美元。

同时,销售数量也从11月的16,000宗骤降至6月的2,000宗。此外,土地的平均价格从2月的16300美元的峰值下降到6月的3300美元,跌了近80%。

Horizon地产的爆冷对小扎来说当然不是好事。砸了大钱,没听见响儿不说,原来赖以生存的广告业务收入也连续走低,最近更是屡次传出要裁员、大幅冻结招聘这样的坏消息。

现在的小扎,只能继续坚持,押宝元宇宙。

此前不久,他刚刚因为Horizon World里的丑头像被国内外的网友们嘲笑了一番。

虽受到网友的嘲笑,但小扎并没有放弃。为了Horizon World,他狂掷180亿美元,却只造出了这样一个用户只有半截身子的元宇宙。

除了拉胯的应用,Meta还面对一个难题——VR头显无法避免的晕眩感。

很多玩家才戴上头显才两分钟,问题就出现了——感到头晕和恶心。即使试着让自己继续待在元宇宙中,很多人也不得不戛然而止。

Meta的头显犯了很多错误。它的第一款头显Oculus的显示屏会以每秒72帧的速度刷新,这个速度低到足以引起头晕和恶心。很难想象Meta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显示器。

在调查中,用户表示他们找不到自己喜欢的元宇宙世界,也找不到其他可以一起玩的人。除此之外,化身不仅没有腿,而且人看起来也不真实。

数据显示,大部分人在玩了差不多1个月之后就腻了……

一位41岁的IT项目经理Carlos Silva就在去年年初买了一台Quest 2。

他本希望在疫情期间通过Horizon Worlds找到更多的社交互动。结果第一天在进到一个聊天房间之后发现,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一位国外网友戴上头显去Horizon World里体验了一波「元宇宙脱口秀」,感受就是:「我没有感受到与任何人的联结」。

小扎一直在元宇宙这个概念上付出了很大努力,可惜迄今为止,它只是一个荒凉的、饱受诟病的虚拟乐园,需要佩戴着笨重的VR配件才能访问。

难怪投资者对扎克伯格数以亿计的赌注很不看好。一些专家现在甚至说,小扎把Meta带得很衰。

今年2月,Meta透露每月的Facebook用户没有增长后,引发了其股价的历史性暴跌,直接让小扎的资产缩水了310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单日财富跌幅之一。

互联网分析师Laura Martin表示,Meta对元宇宙的投资,也拖累了它的股票。

小扎自己也曾表示,他预计Meta元宇宙将在未来三到五年内损失「大量」资金。

现在,现实世界中的公司已经开始怀疑他们在元宇宙的投资到底能有多少回报了。

参考资料:

https://www.cnbc.com/2022/10/24/altimeter-capitals-brad-gerstner-calls-on-meta-to-slash-headcount.html

https://fortune.com/2022/10/24/meta-investor-open-letter-critical-metaverse-mojo-back-mark-zuckerberg/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eta-mark-zuckerberg-metaverse-losses-facebook-brad-gerstner-open-letter-202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