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周星驰为什么都看好Web3这门生意?

文:锌刻度 孟会缘 编辑:黎文婕
来源:蓝鲸财经

“在漆黑中找寻鲜明出众的Web3人才。”就像周星驰在招人公告里提及的这句话,在过去一年里,以去中心化为核心的Web 3.0概念犹如黑暗中的萤火一般,给诸多行业带来了一抹新的亮色。

实际上在周星驰之前,已有林俊杰、周杰伦、汪峰、伊能静等多位明星“试过水”;不仅如此,各互联网巨头也已开始以NFT为切入口,进军Web3;而向来先行业一步的VC(风投),涌入Web3的势头更是堪称疯狂。

但值得所有人警惕的是,在加密市场经历冲高又跌落的激荡沉浮过后,对这股“Web 3热”背后的加密资产风险,是时候重新审视一番了。


“Web 3热”席卷全球势不可挡


其实在发布这条让Web 3成功破圈的招聘信息之前,周星驰早已展露过他对Web 3的兴趣:今年3月,周星驰曾现身Discord,在和NFT项目FWENCLUB创始人的对话中,表达了自己对NFT、区块链、元宇宙的看法。

周星驰并不是第一个展露对Web3感兴趣的明星

而周星驰IP甚至比他本人进军Web3的世界还要早。据相关报道,周星驰对谈FWENCLUB次月,后者出面致歉,称在未经电影版权所有者许可的情况下发布了一张《国产凌凌漆》电影的NFT图片,已生产但未来不会以任何方式使用。

尽管周星驰让Web 3火出了圈,却算不上是其中的急先锋,在他之前已有林俊杰、周杰伦、汪峰、伊能静等多位明星“试过水”。

近一年多以来,明星追捧Web3的新闻频频出现:如在2021年11月,元宇宙概念大火,林俊杰豪掷12.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8.3万元)在分布式大陆(Decentraland)上购置了三块虚拟地产;2022年的第一天,周杰伦以“幻想熊”NFT开启Web3之旅,这是元宇宙平台Ezek联合周杰伦名下潮牌PHANTACi限量发售的NFT项目;2022年8月,汪峰发布了首张Web3音乐专辑,选择的是Wom平台;另外还有鹿晗使用NFT头像、FILA代言人蔡徐坤成为FILA FUSION潮流主理人并发布NFT等类似消息传出。

当然了,除了明星的热捧,互联网巨头们在表达对Web3看好态度时,动作无疑要更大一些。

向来先行业一步的VC(风投),涌入Web3的势头更是堪称疯狂。相关资料显示,除原生加密风投a16z、Paradigm外,红杉资本、高盛、IDG、高瓴、经纬也正争先恐后跑马圈地。

截止2022年7月,全球80多个国家共有近900只加密货币基金,据Crypto Fund Research预计,全球加密基金总规模高达692亿美元,并仍在快速发展中。而仅2022年上半年,与Web3相关的新建投资基金107支,总金额达399亿美元。


不成熟技术带来投资风险


成为全球焦点的Web3到底是什么?从概念上讲,Web3.0就是第三代网络。

如果说,web1.0是互联网最初产生的一种“只读”式的资讯,使用者只可观看,无法互动,如同电子报纸杂志的话,web2.0就是面向“互动”内容,使人们可以自由地在网站上发布内容,也可以在互联网上进行留言。而进入到Web3.0,使用者不但可以阅读,也可以写,甚至可以进入到网络的最深处。

从Web 1到Web 3的演化路径 

“目前对于web3有很多种理解,因为我们尚未完全进入web3时代,所以并没有明确的定义。”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今的web3实际上是基于区块链底层架构的一种新的网络生产组织方式,其核心是将互联网的控制权交还给用户,以用户创作来为互联网增加内容,而在互联用户创造内容的过程中,通过区块链,比如de-fi和NFT来组建一个分布式生产组织体系。

换句话说,Web3会改变“依附”的关系,不仅是读者和内容创造者,同时读者还可以转换为内容创造者,这就意味着,Web3的应用程序将不会被一个特定的机构所掌控,而是会按照区块链的规则,通过社区中的大部分人来进行表决。

相当于将Web2和区块链技术融合在了一起。就现阶段来说,Web3最具标志性和交易量最大的就是比特币、NFT、以太坊等虚拟货币。不过当下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将比特币等与虚拟货币有关的交易列入了“违法的财务行为”,使得Web3在很多地方都很难普及。更关键的是,通过Web3能轻松将自己的虚拟货币卖出去,无疑会给虚拟货币安全带来巨大的风险。

与此同时,盘和林还表示,各大互联网平台如今还只是在技术储备或理解web3.0的过程中,又或者有些互联网巨头以自己的理解来定义web3.0,“当前web3.0仍处于概念期,有的互联网平台只是借着web3.0的概念来布局自身业务的未来形态,他们的确很重视,但他们未必有明确的web3.0技术实现路径。”


Web3已经成为大冤种项目?


未来或许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已显示出其魔幻的本色。

据Electric Capital发布报告显示,相比2020年12月,2021年全球研究开源加密货币和Web3项目的月活开发人员超过1.8万人,增长了195%。但另一份数据则显示,仅2022年9月在中国大陆就关停了47个Web3项目。

在各大传统互联网企业进军Web3时,往往采用虚拟形象与NFT的形式,就以他们看中的数字藏品为例,据公开数据,2019年至2022年7月15日,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有998家,其中2022年仅上半年即新增数字藏品平台639家,但其中多数平台活跃度仅停留在3位数,并且不少平台已出现停售、停业现象。

因老板挪用资金投资数藏失败而解散的“TT数藏”团队

此外,雪佛兰则是选择以一场特别的拍卖会的形式踏入Web3领域,即一辆NFT艺术家Nick Sullo创作了一幅薄荷绿色的“Corvette Z06”跑车画作,与颜色匹配的真人定制涂装2023款“Corvette Z06”。

但在这场拍卖会后,其发言人Trevor Thompkins在给Corvette Blogger的一份声明中表达了失望:“我们进入Web3的第一步是有教育意义的,我们将继续探索如何利用技术使我们的客户受益。雪佛兰从这次经历中更加理解Web3的不稳定性。”

有趣的是,一些新闻更直观地展示了Web3成为大冤种投资项目的“真实模样”。据报道,之前有一个名为“瓦猫之夏”的Web3大会,还没进行到一半就被相关部门叫停。据传,事后一些赞助商直接把logo剪了跑路,一副恨不得从没参加过的样子。

其实从以上动态我们都能看出,尽管Web3.0已引得不少企业、投资机构,甚至是个人玩家争相入局,但实际离进入Web3.0时代还有相当长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