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款潮加速来袭,数藏行业泡沫即将破裂?

来源:数藏舰

作者:黄凯&Roy

自数字藏品从6月份开始由盛转衰以来,至今仍未有半点复苏的迹象。

“黄金九月”即将走完,数字藏品用户们日夜期盼的“起飞”并没有到来,老平台们仍是在谷底徘徊,更糟糕的是,下半年入场的新平台们也已经陷入了“退款潮”。

据数藏舰了解,仅在9月份,就有翼元YY、鲸起Art、华宇数藏、幻海数创、幻升艺术、荧核艺术、图灵艺术、一度梦幻、片羽数字艺术、元仙文创等十多个平台发布了退款公告。


01.退款潮愈演愈烈


用退款的方式退出数字藏品市场,最早是由上市公司恒生电子旗下的「予藏」发起。

6月27日,「予藏」官方公告称,由于目前国家尚未出台明确的数字藏品领域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经过审慎评估,平台决定于27日起暂停发售数字藏品。

对于已售出的藏品,「予藏」给予了用户原价回购或者继续保留藏品的选项。

紧接着在7月初,Ayo数字艺术、元影艺术、八百艺术、乾创艺术、幻马艺术、无极数创空间等平台相继发布了暂停数藏业务并退款的公告。

尽管第一波的数字藏品平台退款风波也在圈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真正将平台退款推向高潮并深入人心的是「幻核」的退款事件。

8月16日,持续近一个月的“幻核裁撤”风波终于以幻核的退款画上句号。

腾讯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发布公告表示:

基于公司聚焦核心战略的考量将做出业务调整,自2022年8月16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同时所有通过其平台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幻核」的退出,除了把寒气传遍整个数藏行业外,更是给行业树立了一个退出必须退款的“榜样”,自此之后,退款成了每一个对平台不满的用户向平台提出的统一诉求。

这一寒气首先就近传给了「幻核」的腾讯同门——腾讯音乐「TME数藏」,该平台的社区里充斥着要求退款的留言。

到了9月份,数字藏品平台“退款潮”愈演愈烈。

9月1日,「片羽数字艺术」数字艺术率先开启了本月的“退款潮”。「片羽数字艺术」发布公告称:

基于公司聚焦核心战略的考量,片羽将做出业务调整。自2022年9月1日起,片羽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即日起,通过本平台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片羽数字艺术」随后删除了之前所有的推文,不过值得肯定的是,「片羽数字艺术」此后连发数篇推文积极跟进退款进度。

而在最近10天里,平台的退款事件更是呈现出了井喷的态势。

  • 9月13日,「鲸起ART」传出二级市场责令整改,开启赔付窗口。
  • 9月14日,「一度梦幻」宣布停止数字藏品的发行和销售,并开启退款,此后数藏业务将转给其他公司。
  • 9月15日,「图灵艺术」宣布停止发新并进行退款登记。
  • 9月16日,「华宇数藏」官方推文表示公司已破产注销,并发布自愿退款声明。
  • 9月16日,「幻海数创」停止数字藏品业务,并发布退款公告。
  • 9月17日,「幻海艺术」宣布暂停数字藏品业务并退款,同时表示公司前后亏损共计48万。
  • 9月20日,「翼元YY」宣布停止数字藏品发行并回收全部首发藏品。
  • 9月21日,「幻升艺术」停止数藏业务并退款。
  • 9月22日,「荧核艺术」暂停数藏业务并退款。


02.退款已是福报


注册、实名、抢购甚至还要帮忙宣传,用户在平台花费了大量精力后却等来了退款的结局,然而绝大多数人对退款没有任何抱怨,相反不少人还十分感激平台的退款行为。

数字藏品资深玩家「V哥」对数藏舰表示:

全额原价退款简直就是福报,现在绝大部分平台过了甜蜜期后不是摆烂就是装死,愿意主动退款的平台凤毛麟角,并且有些平台还不退全款。(相关阅读:《免费赠予,数字藏品平台还能这样摆烂?》

「V哥」在幻核开通退款渠道后,第一时间申请并退回了一万多元,这对他来说是近3个月的亏损期里一笔不小的“回血”。

需要指出的是,全额退款对数字藏品平台而言就是意味着亏钱,平台的IP授权费和公司运营成本都是无法收回的沉没成本。

「幻升艺术」在退款公告里表示:

平台除去开发平台,三要素实名,短信服务费,服务器,服务器升级,回购藏品,人员工资,文昌链接口等,剩余的全部盈利(包括手续费等)现按照首发价的80%进行回收(退款)

而「一度梦幻」以几乎相同的理由公布了3折退款的方案,并给出了不得投诉该公司的限制条款。

即便低至3折退款,「V哥」仍认为这样的平台比起那些完全不理会用户的平台要良心,因为大部分前期热炒的平台如今藏品的二级市场价都已低于30%。

不过「V哥」指出,退款不是万能的,如今「十八数藏」带起的新一轮炒图片风潮中,藏品的首发价已低至1元,甚至有平台0元发行,这类平台已经完全放弃了一级市场的利润,他们的收益主要来自二级市场的交易手续费。


03.数藏行业正在悬崖边试探


元飞船在《幻核退出,“数字藏品有何用”阶段性无解》就已提出:

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在7月份就已破千,毫无疑问当前数字藏品市场根本支撑不起如此众多的平台,虚假的繁荣所带起的巨大泡沫即将破裂,毫不夸张的说,眼下市面上十之八九的平台的归宿都是倒闭。然而,并非每一个平台都可以如幻核一样,选择全额退款的清退方式出局。

7月份「十八数藏」的横空出世以及其带起的炒作玩法风潮,更是加速了数字藏品行业的泡沫化。

讽刺的是,炒作玩法逐渐受到了数藏圈主流人群的支持,“不是割韭菜的平台我还不玩”类似的言论和观点在数藏社群盛行。

事实上,数藏行业的泡沫化并非完全由平台侧主导,市场的需求成就了「十八数藏」们,同时也加速推动了行业的泡沫化。

从鲸探的场外交易价格大幅滑坡开始,直至「幻核」官宣暂停发行数字藏品,藏家们对价值投资的幻想已经彻底破灭。

原先的价值投资者们不是持币观望或彻底离开了数藏圈,就是转投了投机阵营,使得当前数藏圈的用户画像已演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赌徒形象。

这背后不得不令人深思,在国内发展不过一年多的数字藏品,何以从“万物皆可NFT”的无限可能,逐步走向了一条沦为炒作工具的死胡同。

当前的数藏行业正在悬崖边缘疯狂试探,没有人知道,下一步是侥幸落地还是万丈深渊。

泡沫越大也就意味着越接近破灭的临界点,这道理人人都懂,但在疯狂的市场里,从来都鲜有人能理性地做到知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