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地推:开局一句话,剩下全靠编

文 | AI蓝媒汇,作者 | 伊柒

来源:钛媒体

六点半的地铁上,李闻的消息提示一条接着一条。

他带着疑惑点开屏幕,发现所有的消息都来自一个自己从没加过的微信群。群名挺复杂,叫“XXX(某项目名) 应用之王 万倍收益”。这是一个虚拟币项目,绑定了即将上线的一款链游——又一个带着元宇宙标签的项目,开始募资了。

群里的聊天记录,绝大部分来自群主和几位老成员。

“XXX曾在15分钟内达到了2,000BNB的硬上限”、“买就是了,慢工出细活,项目方用了一年时间做的游戏,后期绝对不会差”、“花了这么多时间金钱,跑路是不可能的,所以早买早拿”……

之后的几天,不断有新人被拉进群。群主则是12h高强度答疑、推广:“买的时候无人问津,卖的时候人声鼎沸,现在就是下手买的时候。”

而群员问的最多的,也并非项目前景、背后是否有大资本背书,而是“群主,拉别人注册,有邀请奖励吗?”

如果不是群公告中眼花缭乱的钱包地址、点不开的外网链接,李闻下意识的意为又是哪个微商在卖面膜,或者某个APP纳新搞推广。

区块链游戏,虚拟币NFT……这些赛博的概念如何推广,答案还是地推——互联网起势,地推在市井小巷;元宇宙的风口下,地推在互联网,新瓶旧酒。


“一夜暴富”群?


将李闻拉进这个元宇宙地推群的,是他先前在求职时联系过的一位币圈玩家,标签是“区块链投资人”。

前后不过几周,这位投资人摇身一变,成了“元宇宙地推群”的群主。

在两天的时间里,群人数已经从十几人,扩充到了197人,考虑到不断有人加入和退出,很可能还有二群、三群……

群主魏斌(化名)分享了大量演示文件、宣传推文,随之而来的是群员的喝彩、对“暴富”溢于言表的期待。

图/部分群聊记录

这个群,什么成分?

魏斌告诉AI蓝媒汇(ID:lanmeih001),链游项目拉新,没有太多原则可言,群里的人也都是他从朋友圈、社媒找的,找那些知道区块链项目的,加好友,然后拉进群。

“项目方在新加坡,我不认识这个团队,也没有什么拉新奖励”,当被问及是否和项目方有联系和利益往来的时候,魏斌给出了否定的回答,“自发的,觉得产品不错,大家一起搞。”

而他自己捞上一笔的机会,也只是低买高卖。“拉更多的人买对项目有好处,币值涨了,我去套现。”

根据魏斌的描述可知,元宇宙地推和我们在街边遇到地推,模式上差别不大:将有意向的、有潜在需求的目标用户,以“通过区块链项目、游戏赚收益”为理由,聚集在社群中。再通过话术、资料去营销项目,炒热市值,择机套现。

而另一位资深币圈玩家沈玉(化名)则向AI蓝媒汇透露,在链游行业中,由项目方直接提供的“拉新奖励”其实也是存在的。

“2020年第四季度,我在uniswap的lon项目拿到过纳新奖励,大约价值几万人民币。”

根据过往的经验来看,正规项目奖励力度其实不会太大,但如果联系人说根本自己根本没有奖励,或者奖励特别大的,也要谨慎一些——说自己没拿奖励的,可能是托;而许诺奖励特别大的更要小心,很可能是骗局。

所谓的元宇宙“拉新奖励”,简单来说就是制作团队用“空投”或者现金,雇佣相关人员推广。对应的地推则直接从项目方领工资。而这类地推之所以常见,一方面是因为国内没有适合的土壤去进行其他形式的宣发;而另一方面,链游受众群体的基数并不大,拉群私聊、引导消费是最直接的手段。

“碰上几个冲动消费的,也许就有的赚。”


远方的红利,眼前的骗局


“别信什么跑路不可能,《预言战争》前段时间刚卷了几千万美元跑路了,群直接解散。”

混迹币圈三年,沈玉见到的爆雷群,远比暴富群多。《预言战争》是他最近经历的一次。

“群主是个托,预热期一直拉群、发资料,结果上交易所第一天直接卷钱跑路”,提现请求被拒绝后,他预感到了端倪。“还好前一天把资产变现了一部分,大概400美元,剩下200美元被项目方卷跑了。”

图/链游项目方跑路

据了解,《预言战争》的项目方通过多个钱包地址,卷走了超过几千万美元,“做活动刺激消费,套路都一样,等他们觉得盘子涨幅见顶,很快就跑了。”

沈玉被拉进的,已经是预言战争推广的第九个群。据群友们反馈,天花乱坠的描述加上许诺的红利,不少人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兑换了几千美元的虚拟币,投入到项目中,最后等来的却是项目方的跑路,未能及时撤离的本金就如地推当初信誓旦旦的承诺一般蒸发,无处申诉。

图/预言战争群

在元宇宙的世界里,或者说,在顶着“元宇宙”幌子的微商社群里,这样的故事并不罕见。

今年6月,北青报就曾报道过一则假借NFT画作交易,拉群推销、集资的案件。案件中陈女士(化名)同样被认识人拉入和元宇宙相关的群聊,推销NFT画作交易并许以高额利润。首单赚取超过600元后,陈女士在群主的引导下进一步增加了购买数量,二级市场却再无人接盘。AI蓝媒汇也曾在文章《二舅币火了,大舅三舅也想试试!》中提及过“鱿鱼币”的项目方,同样是在套现超过200万美元后迅速消失。

“这些群里一般会有几个天天嚷着充钱的,说是冲了大几万,大概率都是项目方买的托。”在业内人士看来,元宇宙地推宣传的虚拟币项目,完全是“炒起来跑路的生意”——项目也好,链游也罢,本质都是资金盘。

喜剧和悲剧共存的元宇宙,成了愿赌服输的赌局。迷雾中元宇宙行业,自构建之初便以“去中心”之名剔除了监管。诚然,小部分区块链头部项目,确实在享受这片自由土壤带来的经济红利,但却也滋长了底部大量以快速圈钱为目的的种种乱象。

截止发稿时,李闻加入的第一个群,已经被微信官方封禁。理由是“警惕不实营销信息,注意保护财产安全。”

但地推编织的“暴富梦”仍在续写。

群主很快给李闻发来一个新的二维码,还是微信群。至于上个群为什么没了,群主说是有敏感词,没什么事儿。

“应该恭喜各位能第一时间在这个群里,自己把握吧,我会继续加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