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创作兴起,人类艺术家们怎么看?

来源:“触乐”(ID:chuappgame),作者:等等

AI艺术在今天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而且在游戏领域也开始有所应用。触乐不久前采访过一些游戏开发者 ,他们对利用AI辅助绘图基本上持欢迎态度,不过也有很多从业者,尤其是那些纯粹美术出身的艺术家,表达了他们自己的担忧。随着AI的“创作”能力不断提升,经常会有人在社交媒体上传播AI编写的笑话,也有人喜欢用户AI绘画,产出神似真正画家手笔的画作。科技爱好者或许乐于看到这种趋势,但理所当然地,这也引发了一系列问题。

究竟应该如何定义AI艺术?美国罗格斯大学教授艾哈迈德·埃尔加马尔最近在《美国科学家》杂志上简练地解释了AI创作艺术背后的工作原理:“艺术家编写了一种并不遵循固定规则,而是通过分析成千上万张图像来‘学习’特定审美的算法。随后,算法会尝试生成符合其所学审美的新图像。”

在AI创作平台上,用户通常只需要输入一些简单的文本,机器就可以使用它们积累的海量数据,创作出符合情景的作品。这在普通用户和科技爱好者看来或许很有趣,却也砸出了一个巨大的道德和版权黑洞,势必会对艺术家们的工作,乃至艺术本身产生深远影响。

AI作品《天堂聚会》(Heavenly Meeting)


入门级岗位的流失


在游戏、电影和电视行业,许多艺术家都担心AI创作会影响他们的职业前景。“在这项技术出现之前,艺术家的技能就已经被低估了。我担心这会让情况变得更糟。”曾供职于几家大型3A发行商的概念艺术家珍妮特(化名)说。

另一位参与过数款高口碑游戏开发的美术设计师布鲁斯(化名)也有同感。“任何潜在雇主的最终目标都不会是让我的工作变得更轻松,而是寻找替代者,或者将我入行多年积累的技能塞进机器……到了那时候,我的工作就变成了朝着数百个模糊方向引导某套软件,直到它吐出我们可以在游戏里轻松使用的素材。”

“无论从经验还是道德的角度来讲,对于我的职业生涯来说,已经想不到比这更糟的结局了。”

“我认为与那些初级员工相比,这项技术对知名概念艺术家、插画师的伤害没那么大。”育碧公司前员工、为电影《大侦探皮卡丘》设计原画的R·J·帕尔默说,“我很容易想象这样一幕场景,如果使用AI技术,一位艺术总监可以替代5到10名入门级别的美术。这项技术目前还相当基础,但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发展。令人遗憾的是,在游戏行业,速度往往比质量更受青睐,所以很多时候,一张质量凑合的AI生成图像就能满足很多需求了。”

AI平台DALL·E神经网络创作的人像作品似乎还不太符合大众审美

“我发现,很多自己出版作品的作者都觉得,如果不需要专门聘请一位美术,那就太好了。作为职业艺术家,我们当中很多人刚入行时都曾与独立创作者合作。因此看到他们的这种态度变化,我担心下一代艺术家很难找到稳定的初级工作了。”

卡拉·奥尔蒂斯曾供职于育碧、漫威和HBO,她也对AI技术对年轻艺术家职业前途的影响感到担忧。“就最终产品而言,这项技术还没有完全成熟。无论AI创作的作品一眼看上去有多好,但仍然需要专业人士来修复AI生成的错误。另外,这在法律上也处于模糊地带,很容易引发争议,足以吓退许多大公司。”

“但对某些公司来说,AI技术确实能产出‘足够好’的作品,尤其是那些不怎么谨慎,为创作者提供较低工资的企业。随着时间推移,这可能导致大量入门级和不太显眼的工作岗位消失……插画师、摄像师、平面设计师、模特等职业都将受到影响,因为涉及到创造视觉效果的几乎所有工作都可以外包给人工智能。”

娱乐行业资深艺术家特拉维斯·怀特补充说:“一位艺术总监始终需要有人创作他们想要的东西,尤其是在角色设计方面。不过在短短6个月内,这些算法的发展速度太惊人了,我担心用不了多久,很多独立恐怖游戏、卡牌游戏和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的开发团队都会更频繁地使用AI,甚至不再花钱雇佣画师。”

给出左图,输出右图,描述词使用“苹果手表”等关键字


知识产权的洗衣机


乔恩·胡亚雷斯是一位与史克威尔艾尼克斯以及微软合作过的艺术家,他指出,某些公司和客户会非常乐意使用AI创作。“许多作者认为这是一项巨大优势,因为整个过程使他们可以在避免版权争议的同时,迅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胡亚雷斯说,“如果某家大公司发现一张有用的图像,他们只需要将它输入到系统,短短几秒钟后就能模拟出类似的结果,并且不需要为原图付费。从某种意义上讲,AI艺术创作平台就像知识产权的洗衣机。”

“对独立创作者来说,知识产权已经失去价值,因为你无法制作一部《星球大战》,迪士尼却可以在他们的电影里使用你的作品。反过来讲,大公司可以将他们用AI创作的作品私有化,并让它受专利保护。”

这引出了另一个问题:AI艺术究竟是否应当受版权保护?

今年2月份,美国版权局拒绝了授予AI创作作品版权的请求,理由是“人类原创是版权保护的先决条件”。不过这个AI的创作者已经向美国联邦法院提出上诉,认为既然自己编写了AI软件,就理应能为AI创作的作品申请版权……这场官司仍在进行。在法律层面上,人们还需要更长时间、更多案例的支撑,才能对这个话题形成更广泛的共识。

但如果所谓的AI艺术品完全模仿自真人艺术家的作品,AI的创作者却没有向艺术家提供任何报酬,甚至从未提及他们的贡献,这又是否合理?胡亚雷斯透露:“有一家主流AI艺术创作平台未经同意,使用了我一张受版权保护图片。它已经被写进AI系统,程序可以使用它来模仿我的风格,对我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

“如果在平台上搜索AI生成的艺术作品,你会发现很多图片都有水印和签名的痕迹。很显然,那些程序拥有消除这类标记,从而规避知识产权争议的功能。”

左图是好莱坞艺术家Michael Kutsche的作品,右图是AI模仿的作品,包括一个模糊的签名痕迹

有趣的是,并非所有艺术家都对AI近乎剽窃的“创作”套路感到不满。弗兰克(化名)是一位曾参与数款3A主机游戏开发的美术人员,他甚至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总有人会偷走我的作品,工作中我们也不得不模仿别人。开会时,经常有客户给我看一些同行的作品,然后说:‘就照这种风格画。’”

“既然入了这一行,你就只能接受现实,只要你的作品水平足够高,其他人肯定会想方设法来窃取、复制它,使用AI只是一种方式……当然,我确实觉得这些做法不道德,但就目前而言,AI还无法完美复制我的作品。况且就算发展到了那个阶段,我也会想,它能帮我节省很多时间(笑)。加油吧AI,学学怎样才能真正像我这样作画,让我可以稍微调整一下画风,然后美美地睡一觉。”

Karakter是一家获得过艾美奖的德国工作室,曾为电视剧《权力的游戏》设计概念艺术和特效镜头。作为这家工作室的艺术总监,弗洛里斯·迪登也有类似的看法。“我并不排斥AI生成艺术的概念。”迪登说,“在风格、想法、题材和执行等方面,艺术家经常从彼此的作品中寻找灵感,并以某种方式结合自己的想法,从而形成独特风格。我并不是说艺术家的作品没有任何原创性,但必须承认,我们确实会互相借鉴。”

“从法律角度讲,如果你的作品被输入AI,我并不认为你的版权受到了侵犯。但在道德上,他们确实亏欠你一些东西。如果你训练了一个AI,使它能够完美模仿某位特定艺术家的风格,我觉得这显然侵犯了后者的权利……艺术家理应得到补偿,我只是不知道在法律上如何执行。”

被美国版权局拒之门外的AI画作

另一方面,AI技术也能为艺术家提供帮助。“这项技术为艺术家带来了很多益处,这就是令人大感头疼的部分原因。”帕尔默说,“如今就像普通人可以用AI绘图那样,艺术家也可以借助他们的敏感性和职业经验,对AI创作的作品进行微调和优化。”

奥尔蒂斯也对AI带给艺术家的实用功能感到既兴奋又矛盾。“有时我会将AI生成的图像作为最初的视觉参考和灵感来源。就个人而言,AI是协助我进行创作的一个宝贵工具,对某些艺术家来说,AI会带来更大帮助,比如迅速激发他们的灵感。”

迪登也提到,AI艺术作品具有实用功能。“作为一位概念艺术家和艺术总监,我认为设计的核心价值在于解决问题,尤其是解决其他人的问题。要想做到这一点,你就需要了解项目会受到哪些客观条件的限制,并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我觉得概念艺术家需要拥有解决问题的技能、将解决方案可视化的方法,以及一流的审美。因此我认为,对设计师来说,AI艺术作品仅仅是另一种可以使用的工具。”

右图是用AI生成的Funko Pop的钢铁侠,相似度已经很高

随着AI艺术潮流的兴起,所有AI艺术创作平台都有经济方面的考量。例如,埃隆·马斯克参与创办的OpenAI是AI艺术创作平台DALL·E背后的实验室,而到目前为止,AI生成的NFT艺术作品累计销售额已经达到了数百万美元。

“AI平台Stable Diffusion正计划通过为客户提供‘私人’模型,或者构建通用的基础模块来营利。目前,平台上的一些主要开发人员已经在售卖AI生成的图像。”奥尔蒂斯说,“DALL·E和Midjourney等AI平台也都有订阅模式。”

“如果人们无法摆脱对这类工具的依赖,尤其是当越来越多艺术家的作品被用于训练AI时,情况有可能变得很糟。我希望法律能够与时俱进,既保护我们的生计,同时又允许这些新技术以一种对所有人都有益,而不仅仅是让极少数公司和开发商受惠的方式发展。”

更荒唐的是,互联网上甚至出现了一个被称为PromptBase的市场,专门出售“描述词”(Prompts),即可以用于生成AI图像的文字输入,每个描述词当然对应着一套相应的算法。目前,这个市场里已经充斥着模仿自流行文化角色、品牌运动鞋等各种各样的版权作品。

PromptBase市场所涉及的领域已经触及到了现有版权保护的边界


AI是艺术吗?


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AI生成的东西,究竟能不能被称为“艺术”?就其本质而言,艺术作品由人类创作,能够调动和激发我们的情感,而这也许是人类与其他动物最大的区别。艺术被定义为“各种各样的人类活动,以及随之而来的产品,这些活动会涉及到对技术熟练程度、美感、情感力量或概念想法的创造性或具有想象力的表达”。

就算AI技术再先进,它们所做的也只是处理数据,而非创造艺术。AI的艺术作品没有观点,没有灵感,也不会试图传达任何信息,更像是由算法构建的汇编播放列表,反复播放着无数的混音和翻唱歌曲……从某种意义上讲,AI只会模仿,根本没有资格与人类作品相提并论。

瑞典画家西蒙·斯道伦哈格的一番话,或许说出了许多艺术家的心声。“我之所以不喜欢AI科技,并非因为它能创作出全新的模仿上世纪70年代风格的摇滚金曲,写出另一首Fink Ployd的《Keep On Glowing, You Mad Jewel》,而是因为这种现象表明,在新科技巨头对未来的设想中,他们就希望为我们提供这类非独创的、庸俗的衍生品。”

“我认为与NFT一样,AI艺术放大了我作为一位艺术家在社会里讨厌的所有东西:任何充满潜力的新工具,到最后几乎都会落到那些最缺乏想象力、最具剥削性和不择手段的人手中。”

本文编译自:http://kotaku.com/ai-art-dall-e-midjourney-stable-diffusion-copyright-1849388060

原文标题:《AI Creating 'Art' Is An Ethical And Copyright Nightmare》

原作者:Luke Plunk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