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帧设计师自述:AI如何协助设计图书封面?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陈威伸

初衷

在图书装帧设计领域,Disco Diffusion、Midjourney、Dall-E等绘画工具正在带起AI算图风潮。只需要一段叙述,选择艺术风格或插画家,甚至撷取某图像社群的大数据,智能绘画工具用一分钟就能提供画面。其中Midjourney付费版用户虽无著作权,但其生成的图片即可商用,衍生出正反两方的争论。部分插画家或艺术家认为AI算图侵犯了他们的著作权。但就现阶段AI算图的能力而言,主要还是以辅助的角度来协助设计师、插画师,不能完全取代他们。而AI辅助设计,不管是各大修图软件,还是photoshop的智能涂抹、照片自动上色、风格替换等功能,很早就已经渗透到各个领域,减少设计者以往需耗费的时间。

作为装帧设计师,我在开始使用Midjourney智能算图工具之后,一直在思考能在哪些面向能够充分使用它,辅助自己实践心中的视觉画面与概念。


辅助设计案例一  使用AI模拟艺术家绘制历史类封面


在设计后浪·汗青堂图书的历史题材封面时,往往会遇到无素材可用的窘境。

例如古希腊时期的希波战争,该时期的绘画风格以黑陶、红陶绘画,以及镶嵌艺术居多,素材网站上能够搜寻的数据稀少,且以上风格限制了设计的多样性。这时候我们会寻找不同时期的艺术家替代设计,恰巧这本书面临两者皆空的窘境。

这类图在图库网站上就很稀少,于是——Midjourney可以“无中生有”吗?

结果是,AI生成风景以及单个人物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就算喂了很明显的参考素材并加强权重,结果不是血肉模糊,就是衣着被其他画家所影响。例如你找了慕夏的作品,呈现结果就变成他时代的东西,你找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他的盔甲穿着全部改装。群体军团大量人物,等于血肉模糊的培根风格。只有风景画大致上可以后制修改。后来我使用了席勒作为参考素材,创造出一种力与美的斯巴达战士,并带有一股艺术感强烈的插画设定集的风格。但最终与主编讨论时,顾虑到读者的接受度而作罢。然而,我认为不同时期的艺术家都会有该时期与个人风格上的诠释,由AI来诠释又有何不可?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艺术人文感的历史类封面就会呈现在大众读者面前。


辅助设计案例二  以AI绘制的概念来呼应AI题材的科幻小说


5月份,我接到可以文化的一套科幻小说《拉丁姆》封面设计工作。故事大致讲述的是一个人类灭绝以后的宇宙世界。故事的主角是一群人工智子,他们本是为服务人类而设计,如今却在面对造物主已经消亡的事实面前彻底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一个在宇宙维度上发生的“上帝已死”的故事。“没有人类的世界是不合理、不可能、自相矛盾的世界。”于是,神的遗孤只能孤独地面对茫茫的宇宙,试图自我延续、寻找人类同时也寻找意义。虽然在设计元素与风格上我想到了大型街机怀旧游戏的风格概念,但并没有点中题材的核心,于是我想为何不用AI绘制AI故事的概念来点睛主题?前者概念作为内封与书脊、作为流行性的装饰素材,而护封则使用后者作为核心概念。

方案一宇宙飞船舰的造型与外版书的封面接近也较未来感,但缺少一种人文气质以及情绪感。另外编辑提出舰体的算图有太多不合逻辑与缺损的区块。

于是方案二加入了大量的洛可可风格与少许莫比思的元素,一种浪漫人文的科幻小说封面随之出炉。为了平衡AI所绘制主视觉的复古感,护封连至书脊区块如上文所提,使用现代流行的设计元素、色块与几何,来呈现街机游戏中的舰体,内封还包括与外星人舰队发生战斗的几何概念画面。不过因为要到九月才发行,所以暂时不公开整体装帧呈现。


辅助设计案例三  出版物周边IP、文创商品设计


最近历史、经典文学类封面掀起一股特装本风潮,大体上多着墨在书口工艺上。最近我们正准备《魔法四万年》的特装本设计,思考着在征订期间,除了染书口外,还可以多做什么新创的装帧工艺。于是我们除了设计双向隐书口工艺外,特别围绕主题设计几款文创商品,赋予特装本更多更完整的概念。其中一项文创商品是与主编共同想出的塔罗牌。在极短的时间内设计出全套22张大阿卡纳塔罗牌着实困难,于是我们想到了使用Midjourney来辅助。本书内容讲述魔法、宗教、科学的三重螺旋构建了人类文明,其间隐藏着人与世界关系的不同模式。在宗教中,人类与一位或多位主宰世界的神祇建立关系。科学试图建立一种与世界的远距离关系,最终使我们能以抽象的术语来观察和理解世界。魔法则强调我们与其他生物、大地和天空之间有着亲缘关系。通过魔法,我们能够与世界建立深度参与关系,其核心也包含一系列的伦理关切。我们利用AI撷取大数据,为画面注入集体潜意识的神秘意象。AI与大数据产生魔法塔罗牌这个概念一拍即合。接着我们试了多种风格,其中有克苏鲁、唐卡浮世绘以及蒸汽朋克,最终选择了少见的蒸汽朋克。

我们另外一位文创设计师还设计了徽章与证书,最终在后浪商城与摩点众筹成功,征定3000本达标。


著作权


有人在Facebook上对Midjourney的著作权问题提出疑问:这样未经创作者同意使用他们的作品来取样重制,在法律上是否完全没问题?Midjourney可以透过他人作品供用户作为生成图片的素材,如果超过著作权期限以外的创作者,在作者没有认知与同意许可情况下,改作后收费营利。

在法律上如何界定这一工具本身是否合理使用?

在我认知下的的回答是:

如果侵权是指直接喂图片算图,我看过许多人的算图,自己也做过许多实验,AI皆没办法算成一模一样或达到侵权的状态。

如果以风格来说,不能作为侵权的主要依据。例如安藤忠雄的清水模泛滥,你也只能说这很安藤的风格,除非你窃据了他这风格的独特专利工法,才算侵权。

关于AI算图,就像ikea、zara快时尚都模仿了名牌家具或精品服饰,但都跟AI一样只有部分相似,很难判定侵权,能主张也能告但很难判定,尤其是下指令时往往混合了很多要素。

最后大家可能忘了创作者本身的创作过程也会有他人的影子。

创作者不允许自己成为算图的要素之一很难办到,在许多情境之下,创作者本身就已经公开展示他的作品,就算不用AI,也能模仿参考。如果不是把画作的内涵、细节、比例、构图都照抄并加以贩卖,在法律上很难判定。


AI之后


在Midjourney的相关讨论群组还有创作者对于AI剽窃感到愤恨不平:若没有艺术家辛苦堆砌出来的笔触与肌理、质地,AI从何参照?该说这是一种高级的拼贴画吗?

我觉得我们对于“原创性”有挥之不去的迷思。创作没有100%原创,复制重组才是真相。关于这个观点,可以参看Steal Like an Artist: 10 Things Nobody Told You About Being Creative(《点子都是偷来的:10个没人告诉过你的创意撇步》)与BEG, STEAL & BORROW: Artists Against Originality(《原创的真相:艺术里的剽窃、抄袭与挪用》)。

现在大部分设计与艺术都有他人的影子,已经没有所谓的纯粹创作。AI之后,我们现在更要思考的是自身想要表达的故事性与核心概念。未来AI就是扮演你我说故事的推手,而你,则是创作的导演。

(陈威伸,后浪出版公司设计总监、图文游击工作室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