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浪潮来袭,陕西的“文旅元宇宙”搭建到哪一步了?

来源:西部网

作者:武璇 王佳祯

“永安君”动起来了。

作为西安交警的官方IP形象“代言人”,这位体型圆润、憨厚可亲的陕西汉子一直以来都以静态的卡通形象示人,并为广大交通参与者祈求平安顺遂。

9月2日,西安公安交警联合“Hi元宇宙”、陕西无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公益发行了“永安君”系列手势数字藏品,为大家演示了我国目前现行的八种交通警察手势信号。通过数字技术,“永安君”第一次动了起来,限量三万多份的藏品发布仅一天,便被一抢而空。

西安交警官方IP形象“永安君”(图片来源:西安交警)

元宇宙热浪来袭,从科幻小说、游戏世界再到文旅实践,无一不体现着人们对未来数字空间的想象,而将元宇宙从想象延伸至产业,正在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新趋势。

对文旅产业来说,元宇宙概念是一条重要的新赛道,借助元宇宙,文旅产业能够实现数字化转型和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在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条件之下,陕西也正在积极搭建“文旅元宇宙”。

数字藏品是引导人们认识元宇宙的初期产品,也是元宇宙中能够最快落地的应用内容,数字文创则是数字藏品在文旅产业领域的创新形态。

早在2019年,西安便已名列中国数字文创十大城市,陕西文旅产业抓住元宇宙这个风口,利用5G、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数字化,实现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深度融合。

陕西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多年来积淀的文化软实力、旅游经济和文物古迹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名列前茅,这样一个文旅IP大集合,为数字文创的设计和呈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内容物料。

据统计,目前全国在业/存续文创相关企业有3.64万家,其中陕西文创在业/存续文创相关企业多达6657家,位居全国第一,在数字藏品领域的排名也在全国前列。

大唐西市博物馆与游戏《文明与征服》合作,将馆藏文物数字化。(资料图)

国内的数字文创主要通过“文旅IP+数字文创平台+区块链技术”的形式,实现数字文创的展示与交易。2021年12月,“Hi元宇宙”打造的首期数字文创藏品西安博物院镇馆之宝“唐三彩腾空马”3D数字国宝一经面世,便吸引了新潮玩家们的目光,随后,法门寺博物馆“唐·鎏金铜浮屠”、碑林博物馆“石台孝经碑”、西安市明清皮影艺术博物馆“皮影世象”等藏品相继亮相。西安曲江文旅联合“阿里拍卖”平台也先后发行了苍龙左骖、白虎右騑等数字藏品,秦润数字文创、秦储数藏文化等平台也推出了一系列数字藏品。这些平台已与80多家博物馆、景区开展合作,已经发行包括禁止出境文物、镇馆之宝、国家一级文物等在内的各类数字国宝以及数字盲盒、非遗作品、艺术品等文创产品近百件(组)。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联合Hi元宇宙共同推出“西周·何尊”数字藏品。(资料图)

数字藏品作为虚拟数字商品通过平台进行售卖,据悉,国宝类数字藏品的售价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推出的“西周·何尊”数字藏品价格就高达599元。花这么高的价格购买虚拟商品,也不能收到实体货物,只能在网络上浏览,消费者到底能获得什么?

目前来看,人们可以将数字藏品应用在电脑桌面、手机壁纸、社交头像、游戏皮肤、表情包等多场景中,进行展示、学习、研究、欣赏、分享,但数字藏品并不是简单的图片。每件数字藏品都会经过区块链技术进行专属唯一标识,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不可替换,拥有唯一性,而这种唯一性,就是数字藏品的价值。

简单来讲,就是我们在网上所购买的,并不只是文创图片,而是这些文创所对应的一串串独一无二的代码,你可以随意复制拷贝数字藏品的像素意义,但却无法更改它的所有权,更不能承载其虚拟价值。

昭陵博物馆推出“昭陵六骏”数字藏品。(资料图)

当下,数字藏品正流行,目前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超过500家,众多平台的入局,使得数藏市场乱象丛生,版权问题频现。

今年年初,新华网与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指导下,构建了国家级数字文创规范治理生态矩阵,旨在推动和强化行业规范治理,引导数字文创、数字艺术、数字版权、虚拟世界与现实交互产业合理有序发展。

4月,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数字文创布局被纳入该矩阵数字文化产权登记流转体系,其优秀数字文创产品将在国家级版权交易保护联盟链上存证并在获得相关“数字登记证明”,可依法依进入国家级版权交易保护联盟链超级节点等平台进行转让流通,进入这一生态矩阵,陕西的数字文化产业稳步前行有了坚实保障。

如果说数字藏品是人们尝试参与元宇宙的目标点,那么元宇宙就是人们最终要进入的场景。

1992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他创作的科幻小说《雪崩》中,首次提出“元宇宙”。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沈阳团队认为,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产生的下一代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和数字孪生实现时空拓展性,基于 AI和物联网实现虚拟人、自然人和机器人的人机融生性,基于区块链、Web3.0、数字藏品等实现经济增值性。也就是说,在元宇宙中,时空被重构、虚实可以相融,人们通过“数字化身”穿梭于虚拟和现实之间,以“数字人”的身份进行社交、游戏、工作、购物等日常活动,实现真实世界的功能。

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新兴模式,元宇宙被认为是发展数字经济的强大引擎,各省纷纷都在规划自己的元宇宙相关产业布局,截止到2022年7月14日,已有7省(直辖市)地方政府相继发布了元宇宙相关规划,按照《陕西省“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对全省数字经济发展作出的全局规划,未来,元宇宙赋能下的特色行业也将成为陕西数字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2022陕西首届元宇宙论坛在西安成功举办。(资料图)

博骏文化控股公司IP开发与数字资产运营中心总经理李晓敏在陕西首届元宇宙论坛中提出,元宇宙与文旅行业有着天然的契合度,尤其是作为先行者的博物馆数字文创,彰显了消费者,特别是年轻消费者对富有文化内涵的数字藏品的喜爱和追捧,这使文旅行业成为目前元宇宙最重要的应用场景。

游戏范式是元宇宙基本的运作方式,几乎每一位网络游戏玩家都经历过最初级的元宇宙,身份设定、场景转换、虚拟社交,陕西搭建“文旅元宇宙”也从游戏入手。

“大唐灵境”是西安曲江大唐不夜城与西安数字光年软件有限公司联合打造的线上元宇宙世界,通过NFT和区块链技术,复刻十三朝古都长安,包括皇宫、东西市、一百零八坊等建筑,再现大唐盛世景观。用户购买“大唐灵境”元宇宙生活空间后,可获得属于自己的家园及资产,在其中定居生活、互动社交、工作,甚至畅游古长安。但是,它不是简单的线上虚拟游戏,根植于大唐不夜城的线下商业场景,“大唐灵境”正在建构自己的数字商业形态,力求通过发展数字经济带动实体经济。此外,“Hi元宇宙”将在巩固“数字文博第一平台”的基础上,推出“画麟”个人上链存证服务系统、全球首款三维加密数藏展示硬件“璟框”及万众瞩目的“个人藏品馆”,为更多人开启“无门槛”的元宇宙入口。

“大唐灵境”元宇宙效果图。(资料图)

截至目前,这些“文旅元宇宙”项目都还没有落地,元宇宙相关产业的发展也仍处于初级阶段。搭建元宇宙的技术支撑尚未成熟,用户需求仍未激发,构建逻辑自洽的元宇宙并不容易。短时期内,人们不会脱离现实世界而永远存在于虚拟的元宇宙场景中,人们依旧遵循着现实社会的秩序、制度和道德规范。

随着人们对数字虚拟生活的需求增加,元宇宙将改变公众的社交模式和生活方式,元宇宙作为现实世界、实体经济的接口,或许能够在唤醒文旅产业发展疲态的同时,成为推动陕西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其通过数字技术进行的集成创新与融合,正在为陕西创造前所未有的文旅应用场景,而这种“创造”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