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消费级元宇宙到来,累计获 19 亿融资的 Rokid 是如何布局的?丨杭州 XR 产业论坛

今年是 AR 在 C 端消费应用的元年,AR/VR 眼镜在去年的全球出货量首次超过 1000 万台。国内 AR 企业 Rokid 厚积薄发,成立 8 年来完成 6 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接近 19 亿人民币。截至目前,Rokid 已经触达了全球 70 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在去年 12 月正式开售消费级 AR 智能眼镜 Rokid Air 上市短短 3 个月,就在 KICKSTARTER、亚马逊、天猫等国内外多个渠道稳定占领 AR 销售榜榜首,引发人们对消费级元宇宙的热议。

9 月 2 日,在中国(杭州)未来区块链创新中心举办的“虚实融合,头部齐聚,杭州 XR 产业论坛”上,Rokid 运营商事业部技术总监梁宁清为我们带来《构建 AR 生态,引领人机交互风向标》主题演讲,分享了他对 AR 和元宇宙的认识,以及 Rokid 在各个场景的布局。

以下是梁宁清演讲内容,由巴比特整理:

大家好,我是来自 Rokid 的梁宁清,主要负责运营商事业和教育事业技术,今天我在这里介绍是 Rokid 的整体产品以及生态。

元宇宙太大了,我们从 AR 开始做,核心是做基础设施。元宇宙解决的问题是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关系,AR 是在真实世界叠加更多的信息,帮助人变得更强大、更舒适。

我们觉得无论是元宇宙也好,AR 也好,解决的核心的问题主要是以下几个方向,包括感知、理解、协同、展现数字资产。

数字资产是偏向于业务性质的点,前面 4 个点都是偏向于技术性质的,我们现在有很大一部分是研发团队,我们最近刚刚融了 4,000 万美金,很有可能有 3,500 万美金都要用来在技术的迭代优化上,让 AR 或者元宇宙的底层技术更成熟更稳定,从而让应用体验更好。

我们做的是交互生态,这些问题都是 AR 设备或者元宇宙设备和真实世界、虚拟世界的交互需要解决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Rokid 已经发布的产品,最早的是 2018 年 6 月发布的一体式单目 AR 眼镜,这款产品研发是从 2015 年底 16 年就开始了。

这款产品当时的意义更多的是向行业发声,产品被应用到文旅行业,在杭州的良渚博物院可以体验。到了今年,我们已经全部替换成 2021 年 7 月发布的 Rokid Air Pro,这是专门面向文旅行业的 AR 眼镜,从单目变成了双目,视野大了很多,从大约 26 市场角到了 43 度的市场角,能够呈现更加丰富的、更加 3 D 增强的信息。

我们有一体式的双目光波导眼镜,有分体的单目光波导眼镜,也有双目的消费级的眼镜,成本比光波导要便宜很多。

我们在过去 6 年时间里探索了多种形态、多种技术方案的 AR 眼镜,基于不同的落地场景打造了一整套的交互模式,有的是语音交互优先,有的是手势交互优先,有些是按键优先。比如我们在一体式的工业 AR 头环里面就是按键优先,因为在工业场景的可靠性要求更高。我们也植入了在 90 DB 的工厂噪声背景下能够稳定使用的离线的语音交互方式。工人戴着眼镜,只要说开始操作或者说下一步,不需要唤醒词就可以直接使用。

这些交互的内容主要是在软件里面,Rokid 从 2016 年开始就谋篇布局了我们自己的操作系统,目前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的 XR 系统。

当时我们也没想到元宇宙这个概念会出来,并成熟这么快。我们希望 AR 先多玩几年,玩到比较成熟的时候再出来元宇宙,可能就会像电影里面拍的那样酷炫,老百姓用起来体验好,就会下单。

但是现在我们的产品还只有行业的领先者来使用,这也就意味着整套操作系统的技术方案、交互模式能够被普通消费者认知还需要一段时间。尽管我们基于硬件、软件打造了消费级的 AR 眼镜,8 月份销量达到 3 万台,这个数字在 AR 行业里面是很高的,但是对消费者来说,3 万台是很低的数字。所以我们认为 AR 技术还有很大的前进空间,人脸识别、语音交互这些看起来挺成熟的技术在实际场景的应用打磨还需要一些时间的。

介绍完了软硬件产品,我们看一些生态应用案例,这些案例不只是我们自己做的,有一些其实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做的。目前落地产品包括:公共服务行业、文旅行业、工业等。

在公共服务的领域,特警和物业可以用 AR 眼镜做疫情防控,或者用来做嫌疑人检测。

在工业上,AR 眼镜能达到提质增效,解决一些需要记忆很多内容或者需要高级别的专家知识来干预的场景。这个时候前方的工人知识不足库的时候,直接可以通过远程协助联系专家来处理。

我们在医疗领域也有一些合作伙伴实现落地场景,比如偏远地区的医生使用眼镜处理一些疑难杂症的时候,可以直接联系三甲医院的专家,来做远程诊断。

Rokid 从 2020 年开始探索消费级市场,目前已经发布了一款 Rokid Air Pro 眼镜,在消费者市场已经开卖了,可以实现高清观影、沉浸式游戏,也可以用来科普教学、品鉴艺术。比如梵高的作品真实原件被放在全世界 20 多个不同的博物馆收藏,在虚拟艺术博物馆,我们可以足不出户就可以欣赏梵高的所有作品,3 D 效果会尽可能接近真实线下体验。

目前 Rokid 已经对接了 100 + 国内国际头部品牌,开发者平台上汇聚了 100+AR 生态应用。开发者在开发者平台使用我们交互的 SDK 去开发 AR 场景下的应用,可以将 Rokid 的 AR 眼镜直接卖到企业里面,甚至在一些省份产品卖的比我们自己的可能还要好。我们的产品落地场景主要集中在头部品牌,像中石油、中广核、国家电网这些大品牌,一些区域的小企业会跟我们的一些代理商自己实现的技术方案去做落地。

我们认为,未来的 AR 生态应该是跟手机差不多的,它里面可能是上百万个应用,所以目前 100 多个应用其实是毛毛雨,更多的需要整个元宇宙行业的开发者一起合作,不断丰富生态,现在只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未来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