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被唱片公司解约,竟然是因为种族问题

文|音乐先声,作者 | 朋朋,编辑 | 范志辉
来源:钛媒体

虚拟偶像也会失业,还是因为种族问题。

8月23日,在黑人权益激进组织Industry Blackout指控虚拟rapper FN Meka及其作品存在不恰当的文化挪用、强化黑人群体的刻板印象后,环球音乐旗下唱片公司Capitol Records(国会唱片)选择与虚拟Rapper FN Meka正式解约。

而此时,FN Meka仅仅与Capitol签约不到两周,刚刚与Billboard排行榜冠军 Gunna、《堡垒之夜》职业玩家Clix合作发行了单曲《Florida Water》。

对此,Capitiol Records发表声明表示:“我们向黑人群体致以最深切的歉意,因为我们在签署这个项目时没有对公平和背后的创作过程给予足够的关注。”

风光一时的虚拟偶像FN Meka似乎要暂时沉寂在虚拟宇宙中,但是围绕着虚拟音乐人的伦理阵痛正在浮上水面。


围剿FN Meka


FN Meka是谁?

据悉,他自称是第一位AI说唱歌手。从外表来看,他是一个半机械的黑人,有一头时而绿色时而黄色的脏辫,面部覆盖着纹身,常常一身潮牌,带着夸张的金色首饰,以酷炫的外表和 Hypebeast 美学而闻名。

在TikTok的作品中,他有一辆镀金的劳斯莱斯,一辆Gucci图案的特斯拉皮卡,以及一辆绿色的兰博基尼。他常有美女环绕左右,把一叠叠百元大钞丢在她们身上。

FN Meka由虚拟偶像厂牌Factory New于2019年4月正式出道,截至目前,他在TikTok上已经累积了超1000万粉丝,作品累积播放量超过了10亿;在Spotify上有50万粉丝,Ins有22万粉丝。目前,FN Meka被认为净值有 500至 600 万美元。

今年,FN Meka终于等来了主流唱片公司抛出的橄榄枝,正式签约了环球音乐旗下唱片公司Capitol Records。8月12日,Capitol Records为FN Meka发行了歌曲《Florida Water》,不仅与Billboard排行榜冠军Gunna、《堡垒之夜》职业玩家Clix合作,还邀请到了Travis Scott、Lil Baby的制作人Turbo和Gucci Mane、Nicki Minaj的制作人DJ Holiday担任歌曲制作。

但在歌曲《Florida Water》上线不久后,黑人群体对于FN Meka的不满和批评涌向了Capitol Records。批评人士指出,FN Meka的歌词中大量错误使用Nigga一词、涉嫌挑起种族歧视、贬低黑人文化元素,并将其视作一种冲击力。

8月23日,Twitter用户公布了一张FN Meka 在2019年6月发布的ins页面截图,在照片中FN Meka被一名白人警察殴打,直指他轻视了警察的暴行,同样引发了大量的舆论关注。

最终,Capitol方接受了《纽约时报》采访,对过去几天内收到的建设性意见表达了感谢,就FN Meka项目公开道歉,并宣布与其终止合作,即刻生效。随后,FN Meka的Ins账号转为私密,TikTok停更,《Florida Water》这首歌也在流媒体平台上删除了。

在道歉声明发布几个小时后,黑人权益激进组织Industry Blackout也在社交媒体上做出了回应,称Factory New与Capitol在FN Meka上的合作关系是“对黑人群体和我们文化的直接侮辱”。

在他们看来,FN Meka“源自于对黑人艺术家粗俗的刻板印象”,在他的歌词中充满了“影射和诽谤”。同时,要求Capitol Records和Factory New将该项目的资金用于黑人慈善组织和旗下所签约黑人音乐人的营销之用。

除此之外,虚拟人FN Meka和真人歌手Gunna在法律上的“区别对待”也受到了Industry Blackout的关注。据悉,在歌曲《Florida Water》上线时,说唱歌手Gunna已经与Young Thug在内的28名YSL厂牌成员被捕入狱。该厂牌于2012年成立,被指与血帮联系密切,在FBI对YSL厂牌的起诉书中,Gunna的歌词及MV也被作为证据。

Industry Blackout在公告中指出,“不同的是,虚拟音乐人却不会因此受到联邦的指控。”毫无疑问,FN Meka项目不得不按下暂停键,但经此一役,每一位对虚拟人和元宇宙怀有乐观畅想的人都要开始思考其背后潜藏的伦理问题。


“虚拟黑人”还是黑人吗?


可以说,FN Meka项目的折戟是其所属公司Factory New意料之外的。

Factory New是一家专注于虚拟和数字人才的媒体公司,意在用人工智能来寻找和整合一切受欢迎的要素,从技术意义上来说,他们的每一次虚拟人都有极大的可能性成为“顶流”。FN Meka是他们创建的第一个虚拟偶像,在因为种族问题受到质疑前,他毫无疑问也是当下最成功的虚拟偶像之一。

“即使唱片公司举全部财力来寻找音乐人才,成功率也只有可怜的1%。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所有经过验证的要素来定制艺术家,大大增加了成功的几率。”Factory New联合创始人Anthony Martini在采访中表示。

为打造出最受欢迎的虚拟偶像,Factory New从网络游戏和社交媒体中收集到数千个数据点创建了FN Meka,同时,该公司“开发了专有的分析特定类型的流行歌曲的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在歌词内容、和弦、旋律、节奏等等要素上生成创作建议”。除了真人配音以外,FN Meka身上的一切都有人工智能来完成,力求保证他时时刻刻都可以追赶上流量。

在发行了《Speed Demon》、《Internet》、《Moonwalkin》三首成功的单曲后,Factory New觉得FN Meka的野心不应仅仅局限于音乐。2021年3月,FN Meka紧跟潮流发行了自己的NFT数字藏品《超级厕所(a super toilet)》,最终由荷兰的DJ Don Diablo以6500美元的价格收入囊中。2021年9月,FN Meka还收到了商业上的合作邀约,他与功能饮料G FUEL联名铸造了5款以饮料口味为灵感的NFT。

在签约之后,Capitol也对FN Meka寄予厚望,视他为整个公司向虚拟偶像进军的一大步。Capitol业务发展执行副总裁Ryan Ruden在受访时表示,FN Meka项目融合了“音乐、技术和游戏文化”,是整个公司“对于未来的预演”。

技术层面上的成功,显然让Factory New和Capitol Records忽视了对道德和伦理层面的关注。

一直以来,美国的社会大环境就充斥着各个身份群体的对立,正如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的比喻,“西洋的社会有些像我们在田里捆柴”,“他们常常由若干人组成一个个的团体,团体是有一定界限的,谁是团体内的人,谁是团体外的人,不能模糊,一定要分得清楚。”

而FN Meka作为虚拟黑人的出现开始模糊团体的界限,对FN Meka进行全面围剿背后的核心议题便是“虚拟黑人是黑人吗?”

肤色并不足以让黑人群体将其视为自己的“同胞”。因此,FN Meka并不能与黑人群体共情,他发布的被虚拟警察殴打的内容,更多地被解读为对黑人群体遭遇的娱乐化消遣,而不是为黑人群体所遭受的不公待遇发声。

在黑人的主流价值观内,“虚拟黑人并非黑人”,许多发声的黑人将FN Meka视为“白人高管的恶趣味”。对此,Factory New唯一的白人高管Anthony Martini将其归咎于“那些引诱人点击的标题和创造了这类叙事的博客”,言外之意,就是FN Meka的形象和歌词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他说什么、唱什么、做什么都是人工智能抓取热门内容并驯化他的结果。

孰是孰非,难以盖棺定论。无论如何,FN Meka项目的落败都在给如火如荼的虚拟人项目泼了一盆冷水,技术应当如何与伦理道德相处。


虚拟偶像的伦理阵痛


早在上个世纪,尼尔·波兹曼就在《技术垄断》一书中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表示过担忧。

“有人认为,计算机无与伦比、近乎完美、具有思维能力,把计算机的功能凌驾于一切人类经验之上,支持它君临一切的主张。然而事实上,机器不可能感知,也不可能理解,人工智能不可能产生创造意义、具有理解力和情感的动物。”

在近些年虚拟人的“出生潮”之后,虚拟人变得越来越真实,举手投足、一颦一语都愈加接近于现实。在人工智能的加持下,他们轻而易举地就能洞察到这个时代潮流发展的风向,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追随者。

然而,在技术臻于完美的同时,元宇宙中还远远不能够建立起自身的社交体系、社会规则和管理制度。与此同时,他们却挑战着现实世界当中的文化背景、价值观念、宗教信仰。

这一次,Industry Blackout控诉Gunna的歌词受到审查、成为起诉书中的证据,而FN Meka作为虚拟人幸免于难;之前是元宇宙空间内频发的、更肆无忌惮的性侵案;再之前是虚拟财产频频失窃,财产所有者追讨无门;再之前是虚拟偶像皮下人的人格异化、劳动权益问题。

我们应当如何看待这一系列事件?

视为一场颇具赛博感的荒诞喜剧也好,视作一场元宇宙中社会秩序构建的开端也罢。无论如何,它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特殊产物,是伦理构建滞后于技术发展的一个个缩影。

虚拟世界在人们的热情中似乎有着一往无前的动力,但毫无疑问一切仍是不成熟的,仍存着这样或那样的失序。

元宇宙就像一片没有法理的荒蛮之地,各大玩家匆匆跑马圈地,唯恐在行业新范式的进程中落了后。那些围绕着虚拟人和元宇宙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索尼音乐娱乐日本公司目前正在开展两个主要的虚拟人才项目、华纳音乐签约虚拟偶像哈酱、环球音乐推出虚拟偶像乐队Kingship、科大讯飞推出旗下首位虚拟歌手Luya、iHeartMedia将举办Charlie Puth虚拟演唱会……

技术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但那些争议却鲜有定局。在技术狂奔中,文化、道德、伦理的追赶尽显疲态。

矛盾的是,如果真的对未来的元宇宙满怀乐观的畅想,就要肯定需要构建一切现实社会存在的规范。毕竟,元宇宙就像一艘大船,科学和技术决定了它的方向在何处,而文化和伦理则决定了它的航程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