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数字藏品」的年轻人:有人赚10万,有人被套牢

来源:“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赵若慈

「核心提示」

几十万买个数字头像,国外的无聊猿掀起的NFT热潮刮向国内。在风口上,短短一年时间,大厂纷纷入局,小平台野蛮生长。但最近,腾讯旗下幻核“退场”似乎意味着国内数藏行业进入冷静期。对玩家来说,一夜暴富的梦想,还能实现吗? 

“有的平台不到十天就起飞。”服装店主小宋是一个90后,他从6月开始入手数字藏品,投入了3万块,净赚了10万。

但暴涨之后必然面临降温,小宋也直截了当地告诉《豹变》:“现在那个平台跌了,我跑得早,赚得多。”

随着扎克伯格将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元宇宙概念火爆全球。NFT作为元宇宙的延伸概念之一,凭借着区块链技术在海外兴起。艾媒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NFT市场已超400亿美元。

这股带着“一夜暴富”味道的风口随即刮向国内,大厂小厂纷纷入局。为了“防范虚拟货币炒作风险”,开展NFT业务的大厂将其改名为数字藏品,腾讯的幻核、阿里的鲸探、网易星球、百度超级链,都是这一风潮下的产物。

财通证券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今年1月,国内数藏市场单月总发行额突破4500万元,到了4月,单月总发行额已经将近3亿元。

然而,热潮还没持续多久,却在最近迎来“降温”,很多入手的用户纷纷被“套牢”。大厂中,最先退场的是腾讯旗下的“幻核”。8月16日,幻核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用户可以选择继续持有已经购买的数字藏品,也可以发起退款申请。

数字藏品为何一夜暴涨,又为何迎来“大降温”?未来,玩家和平台该何去何从?


有人赚几万,有人被割韭菜


数字藏品,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简单来说,就是给作品配上一个独一无二的“数字身份证”。

数字藏品,首先是“藏品”。比如,2021年9月,腾讯发布了带有莫高窟第156窟的全景数字卡片。10月份,蚂蚁链推出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四羊青铜方尊等文物的数字藏品。今年5月,鲸探与28家文博单位为馆藏文物发行数字文创产品。

然而,“收藏”之外,数字藏品也吸引了这样一部分玩家,他们并不是出于对艺术品的喜爱,或者真正支持新兴技术,而是将其视为一场“投资”,企图在交易过程中通过溢价获得高额回报,实现一夜暴富的梦。

在一个500人的数字藏品交流群中,有玩家问:“有做数字藏品挣到钱的吗?”有人称“赚了六七万”,也有人说“打野还没赚到钱”,更多的群友则沉默不语。

确实有人在暴涨时赚了一笔钱。小宋告诉《豹变》,“十八数藏”app中曾经赠送给用户的“运粮鼠”数字藏品,曾经涨到8000多元。

更多玩家则像王泰一样,“一开始赚了,现在又被套住了。”

大三学生王泰从今年5月份开始入手数字藏品,总共投入了8000元左右。他告诉《豹变》:“数藏电商平台iBox之前巅峰时期大盘100多个亿,现在才十几个亿,想想就知道跌了多少了。”在王泰的寄售记录中,他在8月14日花8088元买入了一款数字藏品,8月25日,他以1378元的价格将其寄售出去,亏了6710元。 

王泰出示了一张截图,上面显示他在iBox上的持有市值是3535元,持仓盈亏-3941元,盈亏比例-54%。 

王泰的数藏账户 

想要投机赚钱,必然要接受其不稳定性。王泰观察到,在“十八数藏”平台发行“欢喜罗汉”,半个月前还卖9000元多,前几天跌到了400元,这两天又涨到了2000多元了。 

“高风险高收益,玩这个的人大部分都想快进快出。”王泰这样说,“有资金进来就会涨起来,然后散户就会追,一旦横盘,基本就会跌,一跌下来,很多人就会有恐慌心理,然后践踏抛货。”

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数字藏品更吸引青年消费者,在2022年的数字藏品消费者中,53.3%为青年群体,其中 35.8%的青年消费者以黑科技的态度对待数字藏品。

“学生玩数藏的很多,甚至有学生拿学费玩,最后都亏没了。”王泰对《豹变》说。


数藏平台,机会还是风险?


巨大的市场需求下,一切皆可NFT,国内大大小小的数字藏品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2022上半年全球NFT数字藏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2年6月13日,入局数字藏品领域企业数量已达到589家。许多公司都希望在数字藏品的基础上,离元宇宙更进一步。

大厂入局数字藏品,长期发展的可能性更大。

对用户来说,背靠大厂的数字藏品平台的交易安全性更能得到保障,前景似乎也更加光明。数藏玩家冰冰首选的平台便是鲸探和幻核,目前他在鲸探上持有51个数字藏品,“这两家应该算是流量最大,背书最好的数藏平台。

据产业区块链资讯平台“链新”统计,2022年开始,幻核的销售量飞速增长,4月的月度销售额近2000万元。王泰告诉《豹变》:“一开始,幻核随便发布什么都会一抢而空。”比如,在幻核上线之初,首批限量300个的《十三邀黑胶唱片NFT》1秒内被抢光;98元1枚、限量6000枚的《一人之下》相关数字藏品也全部售罄。 

幻核上的数字藏品 

然而,短短几个月内,由于没有开放二级市场、不能转赠等原因,幻核的人气直线下降。幻核App显示,今年3月发售山东舰数字藏品时,参与提前购资格抽奖人数超过15万。到了7月的郎世宁的中国印记系列数字藏品时,参与人数仅有2.8万人。 

幻核的多个数字藏品也出现了滞销情况。比如,发行了5万件的《弘一法师书法格言屏数字臻品》滞销两万多件,共发行2.5万份的《十竹斋画谱》系列滞销8000多份。

如此看来,“卖不动了”是腾讯放弃幻核的直接原因。2022年Q1财报显示,这一季度净利润为255.5亿人民币,同比下滑23%。在优化成本结构、收缩非核心业务下,舍弃发展尚未成熟的幻核也许是明智的选择。

而对用户来说,不开放二级市场的大平台,赚钱的几率比较小,更难带动消费。小宋直言“大平台根本就赚不到钱,是真正的收藏家。”不过,幻核即使退场,也尽显体面,用户可以申请退款。

另一种平台,也就是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虽然受到“投资类”玩家的热捧,但却暗藏风险。

国内数字藏品的二次交易至今处于灰色地带,所以有大公司背书的平台,比如鲸探、幻核等一般不开放二级市场,这类平台通过发行来赚取发行费。即便如此,仍有交易的可能。冰冰告诉《豹变》:“这种平台也有很多人通过第三方买卖,比如闲鱼、QQ群等私下交易。”在某鲸探交流群中,有用户截图自己的藏品,并标明价格。 

数藏二次交换平台 

今年4月份开始崛起的iBox被很多数藏玩家视为龙头老大,拥有百万级用户。 

尽管iBox声称不支持炒作NFT,但用户注册账户绑定手机后即可自由买卖。主要流程是平台披露发行价格和流通数量后,用户买入再根据市场重新定价,完成转手,其中iBox向二级市场的参与者收取4.5%的手续费。据媒体报道,该平台下发行价99元的“大闹天宫系列”数字藏品“玉皇大帝”在二级市场的价格一度涨到几万元。也就是说,平台光靠手续费平台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二级市场倒买倒卖的造富神话吸引着无数玩家入局,一阵狂欢过后,很多人却被牢牢套住。“我买入的时候,已经是历史低价了,没想到最近一直跌,重新涨回来已经遥遥无期了。”王泰告诉《豹变》。

由于监管政策并不明朗,开放二级市场的小平台野蛮生长,炒作之风愈演愈烈,甚至有平台直接跑路,资金风险越来越大。比如“光艺数字”在今年五月份上线之后,涨幅巨大,但不到一个月,便被公安机关列为刷单返利诈骗平台,大量用户账号被冻结。

今年6月,微信公众平台《行为规范》新增数字藏品交易行为相关条款,明确提出从事虚拟货币或数字藏品类业务为违规经营行为,提供数字藏品二级交易服务将被封号。

在新增此条规范之前,微信客户端已经封禁ArtMeta数字收藏、一点数藏、归藏元宇宙、画生Meta等十多家数字藏品相关公众号,关闭理由大多为“由用户投诉并经平台审核,存在未取得法定许可证件或牌照,发布、传播或从事相关经营活动的行为,账号已被停止使用”。


行业降温之后,未来往哪走?


目前,数字藏品行业在国内属于新生事物,在金融风险、技术完善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目前国内对于NFT的法律性质、交易方式、监督主体、监督方式等尚未明确,NFT存在炒作、洗钱和金融产品化等风险,对于NFT投资应该保持谨慎态度,警惕“击鼓传花”式的金融骗局。

相关部门也开始重视数藏市场的监管问题,陆续出台相关规定规范行业发展。

2022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提出了6条行为规范,比如不在NFT底层商品中包含证券、保险、信贷、贵金属等金融资产,变相发行交易金融产品,不以比特币、以太币、泰达币等虚拟货币作为NFT发行交易的计价和结算工具等。

7月6日,由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主编《数字藏品应用参考》发布,从现状、风险、规范、资质等方面进行专业论述。

但现阶段出台的相关文件大多停留在指导、倡议层面,缺乏具体的法律条文约束和操作层面的指导,平台也处于自律阶段,相对来说大平台更为谨慎。比如,鲸探的数字藏品均不得以转售、炒作、场外交易等非法方式进行使用,仅支持无偿转赠,并且首次转赠要购买满180天之后。

而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似乎也在风向中悄悄调整。

8月25日,iBox国际版官网发出一则公告,称基于iBox国际版核心业务方向调整,平台将于近期做出有序清退工作。根据界面新闻报道,8月26日,iBox链盒回应称:“iBox国际版由火币投资,由原海外运营团队运营且主导清退,具体情况海南链盒并不清楚。与我方非同一主体,不会影响iBox海南链盒正常运营。”

iBox国际版的清退,是否预示着国内市场也将迎来大洗牌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行业乱象普遍存在,数字藏品的交易处于灰色地带,平台在允许交易的情况下很容易沦为炒作、投机的渠道,这违背了目前的监管要求,未来政策一定会收紧。

大平台开始退场,玩家手中的藏品价格开始下跌,第一波红利期似乎正在消退。不过,泡沫开始破灭的时候,也许正是市场秩序重建的时刻。

回归“数字藏品”最初的概念问题,它首先应该具备的是收藏价值,成为“炒品”不应该是其归宿,最起码也应该“价有所依”。

总之,国内数字藏品还处于萌芽阶段,未来也许还有无限发展的可能,但这一次降温无疑会让很多人先“冷静下来”。

冰冰告诉《豹变》:“可能大家都凑热闹玩的,现在平台都很低迷,好多人都被套住了。”

(应受访者要求,小宋、冰冰、王泰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