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退场、炒家被套牢、提现难频现,数字藏品行业迎寒冬?

来源:新京报贝壳财经

记者:罗东骏    编辑:岳彩周

“去年国内的一些美元风投基金,对数字藏品、NFT这些概念趋之若鹜。动辄投出上千万美元。”一位靠近国内某美元基金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现在很多投资人的钱打水漂了。”

这背后是数字藏品行业的退潮。

2022年8月16日,腾讯幻核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同时所有通过其平台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而此前,多家数字藏品平台发生退款无法提现甚至平台跑路现象。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数字藏品”发现,得到的相关1589条投诉结果大部分都与平台无法提现有关。境外NFT交易平台成交量也大幅下滑,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NFT市场的交易量为10.4亿美元,环比下降74%。

幻核退场对整个数字藏品行业会造成什么影响?曾经火热的数字藏品行业为何进入“冷静期”,行业的未来在哪里?


幻核退场 数字藏品行业迎寒冬?


“幻核可以退钱了,想退的可以退,兄弟们。”

8月17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一个人数超过2000名用户的数字藏品QQ交流群中看到这样的聊天记录。另一位ID名叫“111”的QQ用户在该群表示,其于8月16日中午申请退款,翌日下午五点半微信支付提示,他所购买的“西安博物院-「海马飞天」数字铜镜”退款刚刚到账。

“幻核”于2021年8月2日正式上线,是国内最大数字藏品平台之一。也就是说,“幻核”从“出生”到“关停”,仅仅存续了一年出头。

另一名数字藏品藏家艾力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自己是安卓用户,因此在幻核平台上购买的数字藏品退款花费了两个工作日,倘若是苹果手机用户,退款到账时间应该会更久。

幻核退场的同时,近日鲸探发布的两款七夕藏品也陷入了滞销状态。市场给出的冷淡反应与去年其平台的数字藏品“上线即售罄”的火爆场面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行业急转直下,一些平台选择了跑路。

不少数字藏品平台跑路是由于资金链的断裂。5月17日,数字藏品平台TT数藏通过官方公号发布消息称,“由于近期市场波动较大,我司老板禁不住诱惑,将平台启动资金100万挪用进行iBox的投资,目前持仓已缩水至10万,平台已经无法继续运营,已遣散技术团队。”镜域数藏和光艺数藏也先后跑路。

一时间,数字藏品行业一雨成秋。

多家数字藏品也频频出现提现问题。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发现,TOGOD数字藏品、光艺数字藏品、臻元数字藏品等多个平台被藏家投诉存在不让提取账户余额、冻结用户账户、难以提现等现象。


个人炒家有的被套牢数万、机构投资者踩雷


中国工笔画学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郭华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目前大部分藏家购买数字藏品的动机,还是出于投机倒卖的心理,目前国内为了严防数字藏品领域的金融化炒作,严堵数字藏品二级交易,一定程度上“劝退”了部分怀揣炒作目的的藏家。

不过依然有个人炒家被套了。

“我在iBox平台上投资了5万左右,现在全被套牢了。我在另一个数藏平台上的账户就无法提款,还在三个平台上分别亏了1万多。”数字藏品藏家艾力说。

“庄家、投资人亏得更多。国内这些平台发行的数字藏品,平台至少要回购一半———都是在烧投资人的钱。”一位在区块链风投行业从业的资深人士李连(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去年国内的一些美元风投基金,对数字藏品、NFT这些概念趋之若鹜。动辄投出数百万、上千万美元。”一位靠近国内某美元VC基金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现在很多投资人的钱打水漂了。”

在投资圈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士朱英涛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的确存在这个情况,他个人推测部分美元基金的投资人去年青睐数字藏品赛道可能是出于下列原因:第一,在2021年,整个中国经济大环境还不错,国际金融资本选择加码中国,导致资本市场热钱很多。第二,去年多家互联网平台遭遇反垄断调查,教培受打击,新消费赛道也基本上被投完了,这个时候投资人手里有钱但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投,有的投资人可能就选择投数字藏品项目。金融行业有个词叫“Fear of Missing Out”(错失恐慌),投资人可能想着先在这个数字藏品赛道占领一席之地,哪怕回不了本就当是拿这个钱去交学费,VC也从来不是依赖单笔投资赚钱的。

全球NFT交易平台成交量跌7成 或与美元加息及各国加强监管有关

数字藏品曾被称为中国版的“NFT”,只不过当下国内的数字藏品定位,类似于记录在区块链上独一无二的数字艺术品,更多体现的是商品确权价值和收藏价值,不能在二级市场上交易。而NFT则是非同质化代币,可在二级市场通过加密货币(以太坊等)任意交易。

当前,境外NFT交易平台成交量也大幅下滑,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NFT市场的交易量为10.4亿美元,环比下降74%。此前,全球最大NFT平台OpenSe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evin Finzer宣布,目前该公司已裁员20%。

朱英涛认为,今年美联储多次加息,使得美元持续走强,削弱了投资者对高风险资产的需求,间接造成加密货币和NFT暴跌。

同时,亦有藏家反映境外NFT平台提现手续烦琐复杂,提现门槛高。

汤祖望于今年2月在nWayPlay这个平台上购买了冰墩墩NFT,账面收益达1000美元,然而,为了提现这一千美元。汤祖望等待了长达六个月的时间。

“要提现并不容易,首先需要KYC验证,我当时人在国内,无法做KYC验证,即使是认证了,还是需要美国银行卡才可以提现。我今年8月要去美国留学,在美国银行开户之后,我在nWayPlay这个平台上提交了提现申请,2个工作日后,提现申请得到人工批准,电汇又花费了数日才到账。”

KYC验证是Know Your Customer的简称,是对账户持有人的条件审查和备案,它是反洗钱和预防腐败的制度基础。当前,在世界各国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共同努力下,加密货币领域也必须要执行 KYC 规则。

李连还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一般来说,“NFT变现最快的办法还是卖成稳定币出金,NFT出入金比较好的加密货币支付平台就是MoonPlay。然而,nWayPlay的这个NFT交易平台,用户的NFT和钱包账户都是由平台托管的,要提现需要平台人工审核,审核通过后还要以电汇的方式转账到用户的美国银行卡,以上这些举措客观上会减少NFT和虚拟币的流通性,降低了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可能。”

朱英涛认为,正是因为各国政府和跨国银行加大对加密领域反洗钱监管,使得NFT流通性下降,这也是NFT和虚拟币当前处于下行时期的重要原因。


数字藏品行业乱象亟待监管制约和引导


境内对数字藏品一直保持强监管态度。然而,当前相关法律法规还未落定。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在倡议声明中,三家协会提出了多项行为规范,其中包括:要求会员单位不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

7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支持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化、数字IP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

朱英涛认为,现阶段我国对于数字藏品还没有严格的法律条文约束,目前出台的相关文件还停留在政策倡导层面,缺乏具体操作层面的指导。

郭华卫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合规有序的成长是数字藏品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行业乱象亟待监管制约和引导。艺术家群体期待监管介入数字藏品的发行、销售、流转等环节,并设置一定行业准入原则,艺术家在数字藏品领域的创作才会更有方向,更踏实。

此外,郭华卫表示,当前大部分的数字藏品平台所售卖的作品还停留在卖“图片”的层级,相当多的数字藏品的艺术价值不高,也难以吸引具备一定艺术鉴赏能力的藏家。幻核退场会引起数字藏品行业秩序重构,一些低水平的数字藏品平台会被淘汰掉,依然存活的数字藏品平台在将来倘若能推出艺术价值更高的原创性数字藏品,这个行业的发展依然值得期待。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自身拥有雄厚技术能力的数字藏品平台,当下依然能够拿到融资。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统计发现,截至6月25日,国内获得融资的数字藏品相关公司达到了16家,而去年全年获得融资的数字藏品公司只有7家。一位靠近杭州一家国资背景的数字藏品平台的消息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该平台近期也在谋求融资机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东骏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