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国内PFP数藏新玩法:困局不在二级交易,而是持续的IP影响力

打开OpenSea,搜索近30天交易量排行榜,前十大项目中7 个都是PFP(profile picture)头像类项目。毫不夸张的讲,海外NFT市场里PFP头像类项目在交易量、影响力等纬度,一家独大。

图:Opensea交易额前十大项目
图:Opensea交易额前十大项目

为什么?总结有4个原因。

1、实用价值,可做社交媒体头像,是“身份标志”,有明显的标识感。
2、社交属性,普遍发行量在1万份,形成有统一价值观、行动力、认同感的社群。
3、无尽的创意空间,大多可构建独立的世界观、故事、世界,甚至是文化。
4、会员卡,社区内的资源共享。

在国内,NFT被广泛定义为数字藏品,因而,数字藏品从发行到运营基本就是“收藏”逻辑。

发行上数藏的内容往往有一定的文化属性,普遍聚焦于绘画、博物馆馆藏、景点图片、事件纪念类插画等。

运营上普遍看中首次发行,缺乏持续性运营。对数藏的“赋能”普遍局限于空投、优先购买资格等。

纵观鲸探、幻核等发行平台,真正从PFP头像纬度切入的项目并不多,即便属于头像类项目,运营逻辑依然是数藏。

进入2022年下半年,数字藏品赛道“黯然失色”,发行内容同质化,首次发行卖不掉等问题突出。从海外优质头像类项目看,有理由猜测,头像类数字藏品有可能突破当前国内数藏发展的难题,打开数藏新的发展空间。

我们整理了3个比较有趣的头像类数藏项目,悲伤蛙,艾克斯编码,元虎。看一看,这些项目是如何玩转PFP头像的。


悲伤蛙:打开“IP授权新玩法”


由薄盒Mints联合“悲伤蛙Pepe”授权发行,每一枚在配饰、着装等细节上不尽相同,独一无二。数量共计10000枚,其中2000枚由品牌方珍藏,其余8000枚分批次发售。

7月28日,首次限量发行500枚,每枚售价699元。8月2日,第二期发行1000枚,每枚999元。

悲伤蛙相比主流数藏的特点在于:

1、空投3D形象,后期为购买者空投实物盲盒。

2、为购买者打造“悲伤蛙Pepe俱乐部”同好社群。

3、藏家不仅拥有“悲伤蛙Pepe”2D头像和3D形象所有权,平台还授权其对应图像的第三方商业使用权,可获得相关授权收益。

第三点非常有趣,从官方公布的消息看,包括浪莎袜业、同程打车、明一乳业等多个企业都参与了合作。比如同程打车选择了2个PFP数藏,且为每个支付1500元作为商业授权的合作资金,授权期为半年,这个商业授权费用归对应藏品持有者。

这完全打破了数藏的运营逻辑,IP授权新玩法使得消费者不仅仅是收藏者,也是商业利益的受益人。

悲伤蛙号称要打造中国的无聊猿猴,目前虽然影响力有限,但薄盒Mints的PFP运营还是令人眼前一亮。


《艾克斯编码计划》:围绕版权的Web3创作者经济IP新玩法


《艾克斯编码计划》联合插画师Acu07发行于数字版权平台“无界版图”,每一份PFP头像在肤色、发型、服饰等纬度有区别,独一无二,永不增发。总量800份,目前已通过用户购买实物商品、拉新等活动完成空投发行。

相比而言,《艾克斯编码计划》在PFP赛道里很特别,完全是Web3的运营思路。

《艾克斯编码计划》独特玩法表现如下:

1、数字版权作品。

《艾克斯编码计划》是数字藏品浪潮下的产物,但它不能被归为数藏。与悲伤蛙发行方主动将商业使用权授予用户不同,每一份《艾克斯编码计划》头像所有者都拥有该头像的版权(著作财产权),用户可拥有各类商业授权权益、改编权等。

与悲伤蛙用户目前还无法转让不同,《艾克斯编码计划》用户则可以在无界版图以版权的形式转让PFP头像。

2、架空的科幻宇宙背景。

《艾克斯编码计划》另一个特点是设计了一个元宇宙:未来,全球气候发生极端变化,人类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环境,而借助人工智能、脑机接口以及机械化,人类将意识传输到机械人体中从而拯救了人类,这个计划代号就是《艾克斯编码计划》。目前发行的800份PFP是男女机械人,而未来可能还有功能性机器人面世。

这种故事背景为《艾克斯编码计划》的运营提供了极大的空间,而目前仅仅浮现出了它科幻宇宙的一部分。

3、商业衍生品。

与薄盒Mints平台为悲伤蛙持有者对接商业品牌实现授权不一样,无界版图平台自带文创商城,商城设立了《艾克斯编码计划》衍生品专区,它为选中的PFP头像所有者提供包括手机壳、T恤、抱枕等衍生品销售。据创作者Acu07介绍,未来还可能推出实体潮玩盲盒,从而为版权所有者赚取收益,也进一步扩宽IP影响力。

如果说蜘蛛侠、蝙蝠侠这类超级IP是先有了电影、小说,然后才有了衍生品,《艾克斯编码计划》其实是在以Web3创作者经济的运营思路先打造科幻IP,先有形象、衍生品,最后延展到电影这类大制作。

不难发现,这种思路已经彻底抛弃了数藏的运营逻辑,是数藏可以借鉴的玩法。


元虎:动漫公司的IP元宇宙打法


元虎是中南卡通子公司“一帧一现”与红洞数藏联合发行的数字藏品,总量共计1万枚,每份均独一无二,分4阶段发行,目前完成3阶段发行。

元虎的特别玩法:

1、强原创力。

“一帧一现”是中南卡通专门成立的数字藏品项目工作室,中南卡通无疑是国内原创动画行业巨头,是元虎这个PFP最大的“靠山”。在元虎发布与后续运营中,首先就表现出了团队很强的图像创作力,这是很多数字藏品项目无法匹敌的。比如,在发行期间发起“中南·红洞杯”元虎二次创作创意大赛等,公众号推送的内容也都配有精心制作的插图。第二是持续性,“一帧一现”试图打造元虎的“元宇宙”,在运营上具有一定的延续性。

2、IP运营。

至今元虎发布了不少联名活动,诸如元虎与精酿啤酒品牌楽如斯发行联名啤酒,与奇妙派对APP举办七夕元宇宙派对,与永乐拍卖联合发起拍卖等。元虎的IP打法还包括各类社群共创,像元虎表情包、元虎日历等,也有较为频繁的社交和社区互动活动,比较完整的演绎了创造者经济。


PFP头像,只能用来做头像吗?


PFP头像到底是什么?是社交账号头像?是艺术收藏品?是兴趣社交网络?是萌芽阶段的IP?还是投机标的?

可能PFP类项目每一个都沾边,因而它比艺术类的数字藏品具有更多元的内涵,也就有了更多的延展空间。

NFT从业者,推特大V“Shrimpwen”在他的PFP“三部曲”里写到:“PFP是IP的新范式,PFP的本质是诞生于Metaverse的IP,是元宇宙的新品牌。”

在他看来,PFP的的终极道路就是成为IP,然后通过授权来获得收益。PFP要走的路,其实就是迪士尼、宠物小精灵这类超级IP要走的路。

纵观上述3个PFP头像项目,实际上每一个都不太像数字藏品,而更像一个还在萌芽期的IP,打造IP就跟创业一样,可能九死一生,可能十死无生。但只要成功,就极具想象力。

数字藏品今天需要打开的或许不是二级市场,而是持续的IP影响力。但卖图片多简单,做IP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