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价从100元到100万,虚拟人究竟是什么?

来源:新榜

作者:云飞扬1993

在国外,“韩国第一网红”Rozy在过去一年为制作公司Sidus Studio X创造了1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00万)的收益,日本虚拟偶像公司彩虹社则在去年6月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成为VTuber(虚拟主播)界首家上市公司。

在国内,自去年柳夜熙爆红,从投资机构、品牌企业到内容公司、技术公司,都对虚拟人产生了极大兴趣。开源证券在相关报告中提到,仅2021年下半年,就有近20家虚拟人相关企业完成融资。 至少从商业价值角度,虚拟人的“钱景”相当不错。 但是,虚拟人究竟是什么?行业现状如何?这门生意值得做吗?因为尚处于行业早期,目前业内并没有达成共识。 近期,新榜编辑部陆续对话了10多位一线从业者,尝试用3篇系列文章来回答这些问题。 本文是虚拟人系列文章的第一篇。

(PS. 本系列对虚拟人的定义和描述均来自和一线从业者的对话和网络公开资料,如有异议,欢迎讨论。)

制图:鹤川

近日,快手虚拟人账号“狐璃璃”40天涨粉超120万,成为虚拟人行业的又一个黑马账号。值得注意的是,狐璃璃和我们熟悉的柳夜熙、希加加,以及Vox、A-SOUL似乎并不相同。

左为狐璃璃,右为希加加。图源:抖音

如果说柳夜熙像明星,那狐璃璃更像是秀场主播,如果说希加加是板正的企业员工,那狐璃璃便是活泼的二次元萌妹。

事实上,中之人、超写实、元宇宙、二次元、数字人……在一系列复杂概念的轰炸下,我们似乎很难给出一个准确的虚拟人定义。


理解虚拟人的4种方式


什么是虚拟人?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先从不同角度对目前市面上的虚拟人做一些分类说明。

1. 非实时虚拟人VS实时虚拟人

按虚拟人的交互方式来分,虚拟人可以分为非实时虚拟人和实时虚拟人。

在许安一运营公司吉光喵创始人范世育看来,孙悟空、蜘蛛侠等虚拟人物都可以算是广义上的虚拟人。这类虚拟人主要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形式与用户进行交互,因为没办法与用户实时互动,更多是在一个固定世界观中,所以算是非实时虚拟人。

99年版央视西游记动画中的孙悟空形象。图源:微博

实时虚拟人,则是指虚拟人可以借助AI、中之人等驱动方式,通过直播等内容形式与用户进行实时互动。因为可以与用户进行实时对话,甚至情感交互,所以生命感是实时虚拟人的一个重要特征。

最近在抖音热度比较高的虚拟主播,左为许安一,右为居居。图源:抖音

LA.WK李未可科技合伙人李恬认为,技术进步带来的知识图谱、语音包、AI大脑的进步,让虚拟人能够进行更多拟人化交互,这是虚拟人区别于传统虚拟人物的重要标志。

目前,在大众的理解中,虚拟人更多是指实时虚拟人。从这个角度讲,包括柳夜熙、AYAYI等虽然号称是虚拟人,但因为尚未进行直播等实时交互,所以给到用户的观感与萧炎、韩立等3D国漫人物并无区别。

左为虚拟人柳夜熙,右为3D国漫《斗破苍穹》角色萧炎。图源:抖音

当然,只要借助虚拟人技术让他们动起来,不论是孙悟空还是柳夜熙都可以成为大众认知中能对话、有情感的虚拟人。

如何让虚拟人动起来?目前业内主要有两种方式:中之人驱动、AI驱动。

A-SOUL是典型的中之人驱动型虚拟人,包括珈乐等虚拟偶像的动作、声音、才艺甚至灵魂都需要由背后的演员(业内将这类演员称之为“中之人”)来赋予。

乐华推出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图源:微博

一个演员可以穿上恐龙套装在儿童剧扮演霸王龙,也可以穿上虚拟人套装在直播间扮演偶像,所以中之人驱动型虚拟人又被称为“皮套人”。

洛天依、华智冰则是典型的AI驱动型虚拟人。作为虚拟歌姬,洛天依的歌曲表演不需要真人,而是由制作公司先对真人歌手/声优进行声音采样,建立声库,再依靠人声合成技术和应用程序对声音进行调教,最终完成创作。作为清华大学虚拟学生,华智冰则可以基于“悟道2.0”大模型等人工智能技术,完成作诗、绘画、编程等任务。

华智冰的绘画作品。图源:网络

简单来说,虚拟人就是一个不断接近真人的虚拟形象。

2. 虚拟人VS数字人

按“真假”来分,虚拟人可以分为“虚拟人”和“数字人”。

西谷直播电商集团研究院院长雄歌认为,虚拟人的严谨说法应该是“虚拟数字人”。(为了书写方便,下文仍采用“虚拟人”的说法)

所谓“虚拟人”,指的是在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虚拟形象,包括柳夜熙、李未可等,在诞生之前并无现实原型。

所谓“数字人”,指的是依托于真实世界的人所生成的数字分身,比如龚俊、易烊千玺等明星都有自己的数字分身。

雄歌介绍,目前“数字人“主要有两种技术路线:光学扫描、CG扫描。

光学扫描是利用摄像头对真人进行拍摄,或借助照片生成真人的数字分身。光学扫描的缺点是精细度较差,优点则是周期短、成本低。综合多位业内人士的说法,光学扫描数字人的成本在5万元以内,制作时间则可以控制在一天以内。

雄歌的光学扫描数字人元小牛。图源:视频号

CG建模则是利用CG建模技术制作真人的数字分身。CG建模数字人的优点是精细度更高,缺点则是周期长,成本高。综合多位业内人士的说法,CG建模数字人的制作周期通常需要1-2个月,市场报价在百万元左右。

龚俊的数字人。图源:百度百科

因为技术水平和产品要求不同,目前数字人的市场定价并不统一。

比如创匠科技CEO刘卫透露,目前百度可以做到用1张照片15分钟制作一个光学扫描数字人,花脸AI CEO刘威则表示,自己公司可以把CG建模数字人的制作费用控制在50万元以内。优链时代则表示,最快可实现五分钟内创建数字分身,成本仅需100元。

简单来说,虚拟人是一种虚拟身份,这个身份既可以由真人赋予,也可以凭空创造。

3. 服务型虚拟人VS演艺型虚拟人

按应用场景来分,虚拟人可以分为服务型虚拟人和演艺型虚拟人。

服务型虚拟人更强调虚拟人的工具属性,定位更像是升级版智能客服。服务型虚拟人多依靠AI驱动,特点是智能要求低,多用于特定场景。万科的虚拟员工崔筱盼便是典型代表。

崔筱盼。图源:网络

演艺型虚拟人则更强调虚拟人的情感属性,与用户的情感交互是这类虚拟人的立身之本,所以演艺型虚拟人多依靠中之人驱动。

目前演艺型虚拟人主要细分出了3个方向: 许安一、金桔2049,定位更像是秀场主播,赚的是直播打赏的钱。 柳夜熙、AYAYI,定位更像是明星网红,赚的是流量代言费。 绊爱、A-SOUL,定位更像是偶像艺人,赚的是饭圈粉丝的钱。

5月6日,彩虹社旗下虚拟主播Vox在B站开启直播首秀,营收达111万元。图源:萌娘百科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直播具备电商、内容双重属性,虚拟带货主播也兼具服务、演艺双重属性。通常情况下,在淘宝、京东等传统电商平台的虚拟带货直播多由AI驱动,可以定义为服务型虚拟人;在抖音、快手等内容电商平台的虚拟带货主播则更强调与用户的实时交互,带有一定的内容创意,可以姑且认为是演艺型虚拟人。

至于明星数字人,代言百度AI探索官的数字人“龚俊”,算是明星代言的衍生品,是服务型虚拟人;与周深合唱的数字人“邓丽君”,则算是演艺型虚拟人。

2022年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周深与“邓丽君”共同表演。图源:网络

动画导演陈凌宇透露,自家公司偶尔会承接各大晚会的明星数字人需求。这类业务需要先根据晚会需求定制某个明星的数字人,再由中之人借助动捕设备操纵明星数字人上台完成某一段表演。

“正常一个明星数字人的制作周期需要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如果要求不高,或者有现成模板,时间可以节省15-20天,市场报价则是每分钟10-20万元。”

陈凌宇认为,与柳夜熙等需要长期运营IP的虚拟人不同,这类明星数字人因为版权问题,很少会复用,本质上是为晚会提供了一段用于表演的三维影像。

简单来说,虚拟人是一种用于特定场景、完成特定目的的内容形式。

4. 二次元虚拟人VS高保真虚拟人VS超写实虚拟人

按制作的方式、周期、成本来分,虚拟人从低到高可以分为二次元虚拟人、高保真虚拟人、超写实虚拟人。

二次元虚拟人,以A-SOUL、绊爱为代表。

这类虚拟人多为2D人物,因为对人物动作、表情的精细度要求相对不高,二次元虚拟人的最大特点是技术门槛低、制作成本不高。雄歌表示,如果是懂行的人,借助免费开源软件,一个人在家就可以独立制作二次元虚拟人并完成直播等操作。

Vtuber四大天王,从左到右分别是电脑少女小白、辉夜月、绊爱、未来明、nekomasu(狐娘大叔)。图源“BB姬”

业内通常将二次元虚拟人分为公司运营的企业势和个人运营的个人势。

对于个人,通常只需要准备人物立绘、电脑摄像头等硬件设备,以及live2D等软件设备。以live2D模型为例,查看淘宝发现,简配版价格低至50元,高配版价格则在1-2万元之间。

免费面捕软件界面。图源:网络

对于企业,因为精细度要求更高,需要高端动捕设备等,制作成本也相应提高。有媒体报道,绊爱使用的是国内公司诺亦腾的Perception Neuron惯性动捕方案,价格在四万元以上。

陈凌宇估算,类似A-SOUL这类二次元虚拟人,单人平均制作成本在10万元左右。需要注意的是,10万元只包括二次元虚拟人的制作成本,不包含在运营、内容、中之人等方面的投入。

高保真虚拟人,以金桔2049、方小锅为代表。

这类虚拟人介于二次元虚拟人和超写实虚拟人之间,因为是3D人物,从人物建模、表情库建立到面部绑定都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但在精细度上仍与超写实虚拟人有一定差距。

左为金桔2049,右为方小锅。图源:抖音

多豆乐创始人刘主力透露,方小锅从无到有历时3个月,前期投入费用在百万级别,主要包括制作、技术、运营三部分。金桔2049创作团队则表示,金桔2049的开发耗时3-6个月,费用同样在百万级别。

陈凌宇估算,人物建模费用在7-10万元之间,动捕设备费用从几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一个合格线以上的高保真虚拟人的平均制作成本在30-50万元左右。

超写实虚拟人,以柳夜熙、李未可为代表。

这类虚拟人算是目前虚拟人行业的顶配,人物精致、动作流畅,无限趋近于真人。当然,超写实虚拟人也是最贵的,技术要求高、制作周期长,投入成本大。

创壹视频CEO梁子康曾向媒体透露:“2018、2019年,我们每一秒视频价格比1克黄金还贵,现在每一秒价格相当于2到3克的黄金制作水准和制作成本。“去年柳夜熙爆火时,梁子康曾向新榜编辑部表示,其团队人数在150人左右,其中超过一半均为后期技术人员,且多来自影视公司。

刘卫则表示,其公司技术100%来自百度,目前一个超写实虚拟人的制作周期是4-6个月,费用也在百万级。“我们的超写实虚拟人跟柳夜熙是一个级别的,部分细节甚至会有超出”,刘卫说。

创匠科技的超写实虚拟人。图源:受访者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虚拟人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缺乏透明的市场环境,加之各个公司的技术路线、供应链、费用计算方式以及虚拟人的精细度、完成度不同,虚拟人的价格浮动极大。

“一方面,虚拟人的技术进展很快,可能同样一套方案,去年是一个价格,今年是一个价格;另一方面,做虚拟人本质上是在做内容,中间会有非常多版本的迭代,这个成本是很难计算的。如果只是抄现成模板,可能成本就几千块”,范世育解释。

他认为,市场价50万元以内的二次元虚拟人、150万元以内的高保真虚拟人、200-300万元以内的超写实虚拟人,都可以算是合理报价。

简单来说,虚拟人拥有多种内容形态,且每一种的实现方式和制作难度都有着巨大差别。

类似的分法还有很多,比如国盛证券在相关研报中就将虚拟人分为服务型虚拟人(PGC+功能型)、虚拟偶像(PGC+IP价值)、数字化身(UGC+功能型)、创作载体(UGC+IP价值)四种。

事实上,就像在iPhone这款杀手级产品统一共识之前,智能手机的概念复杂且凌乱一样,关于“虚拟人是什么”这个问题,目前并没有在从业者和用户中形成广泛共识。


虚拟人爆火的3个底层逻辑


在虚拟人的iPhone出现之前,我们似乎很难给虚拟人下一个准确定义,但如果回到虚拟人的过去——虚拟人为什么会火,我们却可以找到看待虚拟人的一些角度。

1. 对未来的美好想象: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

对比近两年“虚拟人”和“元宇宙”的百度搜索指数发现,两者的趋势变化基本相同。

图源:百度指数

柳夜熙的爆火是一个标志性的时间节点。据观察,不少虚拟人公司的项目启动时间与柳夜熙的爆火时间相当吻合,都是在2021年年底。

范世育坚定地认为,“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虚拟人则是目前元宇宙比较容易落地的基础设施之一。

出于对元宇宙未来的看好,提前布局,积累虚拟人资产,是不少从业者的想法。(有关元宇宙是否是未来,新榜编辑部将在后续报道中与大家共同探讨。)

“既然元宇宙是未来,那就要先下场,这样不论未来如何变化,我们都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范世育解释。

《头号玩家》剧照。图源:豆瓣

就在柳夜熙爆火前10天,2021年10月20日,广电总局发布《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十四五”科技发展规划》,提出“探索短视频主播、数字网红、直播带货等虚拟形象在节目互动环节中的应用”,首次明确鼓励和支持虚拟人的发展。

标杆案例加上相关政策,点爆了国内相关从业者对虚拟人的热情。

2. 对现实痛点的真实需求:主播恐惧症、流量饥渴症

当然,只有未来没有现实,虚拟人也走不长远。目前来看,虚拟人主要满足了市场上的两类需求:

电商企业缺流量、缺主播。

传统电商企业想转型直播,直播电商企业抱怨主播又贵又不稳定,这是业内的主要痛点。

刘威认为,虚拟带货主播不仅比真人主播便宜,不怕翻车,还可以实现24小时直播。“花脸AI主播可以24h不间断工作,成本极低,一天仅需数十元的成本。”

韩束的虚拟带货主播。图源:淘宝

刘卫则表示,目前用户对虚拟人还比较好奇,虚拟带货主播有一定的引流作用。“另外,直播间场景需要经常改造,如果使用虚拟带货主播,可以极大节省这方面费用。”

虚拟人被认为是真人带货主播的替代方案之一。

品牌公司缺流量、缺故事。

近年来,国内明星的频繁翻车不仅给品牌造成了极大损失,还打破了品牌的安全感。在流量红利消失的大背景下,不少品牌希望寻找新的流量入口。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虚拟人不仅比明星更便宜、更安全,还能帮助品牌沉淀私域品牌资产。此外,虚拟人天然吸引Z世代,这是不少品牌最想接触的用户群体。

雪爪科技市场总监庞博认为,IP人格化是未来的趋势,品牌需要一个新的与用户对话的方式,虚拟人则是一个很好的内容载体。更重要的是,虚拟人自带未来、科技、潮流、先锋等标签,能帮助提升品牌形象。

品牌商家的业务需求,让虚拟人走上了快车道。

当然,以上两点仅仅是品牌商家、资本市场的B端需求,虚拟人要真正火起来,还需要广泛的C端需求,这才是虚拟人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3. 对创作的永恒追求:成为造物主的渴望

在范世育看来,自古以来,人类一直希望创作出一种能传达情感、与真实世界互动的“活过来的生命”,这是深藏人类内心的成为造物主的渴望。

从壁画到电影,从虚拟人到元宇宙,都不过是人类实现造物渴望的工具。这也是虚拟人发展的内在驱动力。

作为人类造物的副产品,雕塑也好,虚拟人也罢,转换的是内容形式,不变的是与用户之间的情感链接,这也是用户愿意消费的核心原因。就像有用户愿意为许安一打赏,表面是因为他好玩的性格、好听的声线,内里还是因为对许安一的喜欢。这本质上是一种情感消费。

简单来说,因为虚拟人是一种与外界交互更便捷,表达形式更多元的“造物”,所以用户希望用虚拟人进行更丰富有趣的内容创作,商家则希望虚拟人能创造更大的商业价值。


结语


回到最初的问题,什么是虚拟人?

按照现在视角,虚拟人是一种用户体验更好的内容形式,本质上与绘画、电影并无不同,但因为有潜力创造更好的内容,获得更多的流量,因此获得了市场热捧。

按照未来视角,虚拟人则是目前最有可能落地的元宇宙入口之一,虽然暂时被困在Web2.0世界,但不少人相信,虚拟人预期回报惊人,值得跑马圈地。

图源:艾媒咨询

在我看来,不论哪种视角,虚拟人都尚未成型,但却承担着巨大的商业期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新生儿。正因如此,虚拟人行业才会讲故事多过讲产品,用户在看虚拟人时也会有雾里看花之感。

当然,这也未必是坏事。不少从业者相信,虚拟人行业不仅处于快速发展期,技术、产品、市场接受度都在逐渐变好,还存在许多非标准化难点,这种不确定性恰恰是创业公司的机会,让他们不会被巨头用资金轻易砸死。

那么,创业公司们是如何在虚拟人蓝海中乘风破浪的?如何成立一家虚拟人公司?如何确定虚拟人的市场定位?如何顺利走向变现?

下一篇文章我们继续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