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猴有风险!李宁、绿地、倍轻松等高价入手无聊猿后浮亏80%

来源:财联社|区块链日报

记者 徐赐豪

随着加密货币市场下行,NFT交易龙头平台OpenSea在7月中旬宣布大裁员20%,网红NFT项目无聊猿BAYC(Bored Ape Yacht Club)也开始遇冷。

数据显示,截至今日(22日),共有6400人持有BAYC,不过活跃用户只有12人,其地板价跌至64.01ETH(合约98584美元),短短3个月时间累计跌幅近80%。

此前,李宁、绿地、倍轻松、蔡文胜、朱啸虎等国内公司和个人都在高价入手了BAYC,如果目前还未转手售出的话,将出现80%的浮亏。


李宁、绿地、倍轻松等上市公司“撩”上猴子


4月24日,中国李宁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推出中国李宁无聊猿潮流运动俱乐部系列服装,以无聊猿游艇俱乐部编号4102 形象为主题,融入像素风、街头风等潮流元素。

同时,中国李宁于4月23日至5月4日在线下推出无聊快闪店。该快闪店主理人是一只不存在的猴子——来自Bored Ape Yacht Club的4102号无聊猿。

与传统繁琐的IP授权不同,李宁所做的只是去市场上购买了4102号无聊猿头像,并安排各种产品设计和宣传活动,这相当于一种全新的IP发展方式。

据公开资料,编号4102形象的无聊猿价格为120ETH,当时价格为357480美元,合约人民币240万元左右。

不仅仅是体育用品公司,地产公司绿地集团4月29日也在其官方公众号宣布推出象征绿地集团数字化战略的NFT形象——编号8302款的无聊猿。据介绍,8302数字寓意为:8谐音“把”,30代表绿地集团成立30周年,2意指以此作为绿地二次创业的起点。

绿地集团表示,此举表示正式踏出了构建绿地G-World的第一步,未来希望通过VR和AR技术,打通虚拟和现实之间的次元壁,真正做到线上线下场景的互通,让G-World成为绿地用户的综合社交地,沉浸式的体验可以让用户更好地享受到绿地多产业集合体的服务。

智能按摩器品牌倍轻松则成为科创板首家宣布购入无聊猿BAYC编号1365的公司,也是继李宁、绿地集团之后的第三家国内实体企业。

据倍轻松4月30日在官方微博介绍,编号1365对于倍轻松有着特殊的意义——期待大家1年365天都能天天早睡。

倍轻松方面有关人士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当时买入无聊猿BAYC是基于营销的考虑,未来不排除将其作为数字化战略的形象。

8月22日,倍轻松发布了2022年半年报。数据显示,销售费用投入达到2.27亿,研发费用投入仅为3000万,销售费用占了营收的49.56%。

在速途元宇宙研究院首席探索官赵佳茹看来,本就“重营销轻研发”的经营风格也说明了其购入无聊猿的合理性。

赵佳茹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倍轻松自去年第四季度营收增速下滑,以及今年第一季度存货周转天数的增加,也间接说明了其需要借助无聊猿等外界IP刺激营收的迫切。


国内用户被Fomo后浮亏近80%


BAYC(Bored Ape Yacht Club)即“无聊猿游艇俱乐部”是美国一家Web3初创企业 Yuga Labs 在2021年4月推出的NFT项目。

BAYC生态包括一万个独特风格的无聊猿NFT头像,每个猿猴的着装、造型都不尽相同。无聊猿NFT可以作为游艇俱乐部的会员资格,同时也可以获得会员专用的福利。

初推出时,“无聊猿”NFT的单个售价仅为0.08ETH(约190美元)。所有1万个NFT在一周内被售出,使得后来者不得不在OpenSea等NFT平台上购买无聊猿。

后来随着贾斯汀比伯、库里等名人晒出他们自己的无聊猿头像,无聊猿系列NFT的价格飙升。

4月30日,据OpenSea上的数据显示,一个名为“allenzhu.eth”的地址以170ETH的价格(约合50万美元)买入了BAYC 9279序号无聊猿,而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啸虎的英文名正是Allen Zhu。

OpenSea数据显示,5月1日,蔡文胜的以太坊地址longling.eth 以 187 ETH(约合56万美元)的价格买入 BAYC 8848序号的无聊猿。随后蔡文胜在朋友圈发文称,“被Fomo了,忍不住买了BAYC #8848,为这个Otherdeed #8848土地。”

据NFT Price Floor(NFT地板价)网站数据,今年5月1日,无聊猿地板价曾创153.5367ETH(约合45万美元)的新高,和刚上线时0.08 ETH的售价相比,短短一年的时间,价格翻了1900多倍。

据Opensea数据显示,截至今日(22日)无聊猿地板价跌到了64.01ETH(合约98584美元),短短四个月时间跌幅达78%。

据欧科云链OKLink多链浏览器数据显示,目前无聊猿BAYC共有6400人持有,不过今日只有12个活跃用户,日交易额不到100万美元。

区块链日报记者注意到,与蔡文胜有关的 BAYC 8848序号的无聊猿价格已经浮亏82%,与朱啸虎相关的BAYC 9279 序号无聊猿浮亏80%,与李宁有关的BAYC4102序号无聊猿跌幅在72.43%,与倍轻松有关的BAYC1365的无聊猿浮亏81.32%,与绿地集团有关的BAYC8302序号无聊猿浮亏75.96%。

在数字经济学家高泽龙看来,购买无聊猿BAYC的出发点一般有几个:为了炒作,保持自身的话题性和热度;为了增值谋利;出于纯粹的兴趣和爱好;跟风购买。

高泽龙向区块链日报记者分析称,从去年五六月份开始,全世界范围内很多国家开始打击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NFT的价格开始下跌走低,有的跌幅达到85%,这并不足为奇。即便是有明星站台、李宁和绿地都在购买的无聊猿也难逃厄运,因为大盘暴跌,每个项目基本上都是跟随大盘的走势而变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