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直播:“概念期”的暴利生意,风口下的炒作游戏

文:镜象娱乐,作者:栗子酒
来源:钛媒体

眼下,似乎任何行业与元宇宙联系起来,都能迅速成为风口。

此前,不少人认为游戏将成为元宇宙最早落地的应用场景,但如今,随着“狗头云蹦迪”、挤地铁、开派对、战地塔防等直播风靡,在全程没有真人主播参与的前提下,直播间只需要挂上相关程序,观众便可通过点赞、评论、刷礼物等形式化身玩家,体验到沉浸式的游戏乐趣。

比如在战地塔防类直播中,观众可通过评论相应内容上场占位,再通过刷不同价格的礼物发起攻击,完成守塔。相对应地,这类直播中提供的类游戏玩法和全虚拟场景,也使之成为更接近元宇宙的内容形态。


“啥也不用做,一天能赚4位数”


2021年,业内普遍将其称为元宇宙元年。同年1月,游戏厂商FunPlus利用亚马逊云科技技术和云服务打造的“直播互动元宇宙平台” Pwnk上线测试。

据悉,该平台背后的创作团队中,不少成员来自Meta(原Facebook)、字节、腾讯等大厂,而Pwnk的不同之处在于,平台提供的几十种游戏玩法,都能与Facebook、Twitch、YouTube等直播平台联动,让直播间观众变身玩家参与其中。尽管基于平台的市场定位和其他种种原因,Pwnk并未走进国内市场,但这一玩法与国内目前所谓的元宇宙直播其实非常相似。

2022年初,B站UP主“修勾夜店老板”凭借特色的“云蹦迪”直播快速走红,通过直播间的特定程序,观众可通过发送弹幕随机创建出带有自己ID的柴犬形象,并进入舞池蹦迪。最火的时候,“修勾夜店老板”的直播间人数超60万,单日礼物收入达2万元以上。

后来,相似的带有强互动性的虚拟场景直播开始进入抖音、快手等更多平台,直播内容也演变出广场舞、挤地铁、战地塔防、三国攻城等更多形式,人物形象也出现了头像图标、蘑菇头表情包、3D动漫形象等,但整体上,挂程序直播和点赞、评论、刷礼物的参与方式并没有太大变化。

不过,早期这类直播更多被称为无人直播,后来才被贴上元宇宙的标签,但相较于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直播,这类直播在内容、玩法、接收设备等方面的要求更低。

当然也是因为要求更低,才能在当前有限的市场环境中快速风靡,再加上无需真人出镜,早期相关程序的成本几乎都在千元以下,且此类直播的互动玩法以点赞、评论、刷礼物为主,能够自然地拿到各直播平台的免费推流,起号速度相对更快,很多新号开播后能在短时间达到在线人数上万的规模。

低门槛、高产出,元宇宙直播很快成为不少人眼中赚快钱的好生意。在相关的推介短视频中,“躺着赚钱的好项目”、“啥也不用做,一天能赚4位数”等类似的描述频繁出现,风口之下,入局者越来越多。


大厂还在“铺路”,打赏和带货仍是主要变现形式


元宇宙直播能够在短期迅速发展起来,关键还在于商业路径都已经搭建起来。

其中,以游戏、互动、社交等为核心的元宇宙直播,其变现途径几乎都是直播间的礼物打赏收入。

一般而言,直播间所需参与游戏的礼物普遍在10元以下,但由于这类直播对主播的依赖性弱,能够实现多平台、24小时全天候直播,比如@互游广场就在多平台同时开播,其中在快手,尽管非热播时段其同时在线人数不过百人,但其半天内收到的礼物打赏收入就达到400元以上,按此推算,其多平台累计单日收入可达上千元。

不过,此类直播的爆发期相对较短,比如此前爆火的“修勾夜店老板”,经历过发酵期之后,飞瓜数据显示,其场均收入逐渐回落至1000元上下。且需要注意的是,就目前而言,打赏变现背后的运营主体更多是个人,其市场规模相对有限,平台、大厂目前还没有针对性的布局,其相关动作更多还是在为元宇宙铺路。

比如快手最近推出“V-Star虚拟人计划”,拟上线定制活动,并投入百亿流量扶持;字节跳动也在孵化A-SOUL之后,推出相关的Pico VR一体机等。相比之下,各平台围绕直播带货已经有了更实际的动作。

今年上半年,淘宝公布其在2022年直播营销的三大发力方向,其中虚拟主播和虚拟场景成为了平台新驱力。618期间,淘宝成立元宇宙专项项目组,进行针对性购物和交互场景的探索,娃哈哈、奥普、森马、纳爱斯、北京同仁堂等多家品牌都发布了618元宇宙直播间好物清单。

而在今年夏天,抖音夏日奇遇季与二次元虚拟偶像“默默酱”合作,推出面向年轻群体的线上迪厅形式的盛夏派对,该派对借鉴元宇宙直播的核心玩法,用户在直播间被赋予一个虚拟身份,只要按照相关指令点赞、评论、刷礼物,就可以在直播间里和其他观众互动。整场活动在站内总曝光量近15亿,其中单场成交额破百万的好物直播间达135个,破千万的好物直播间有15个。

对比来看,在风口之下,元宇宙直播确实给了普通人赚快钱的机会,但变现空间容易见顶,而脱胎于直播带货的电商路径,似乎借助元宇宙直播而变得更具想象力。


乱象与隐忧并存,未来的万亿市场不能走得太快


不可否认的是,当前的元宇宙直播还是“概念阶段”的产物,整个产业还在摸着石头过河。尽管确实有人已经赚到了快钱,但也让行业环境变得更加复杂。

有句话说,如果一个行业开始教人如何利用这个行业赚钱的时候,说明这个行业已经饱和了。代入到元宇宙直播这条赛道来说,新的风口涌现,人们都想分一杯羹,新的概念、新的玩法所产生的信息差,也让不少人有机会钻空子。

相较于早期普遍几百元的挤地铁、云蹦迪等直播挂机程序,目前在淘宝检索同类关键词,不少商品标价低至1元,但销量仍寥寥无几。

这一方面反映出此类产品的迭代速度极快,需要持续更新来维持用户的消费热情。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行业环境正变得更加复杂,“卖概念”的人甚至已经超过想入局的人。但两者实际上对此都不甚了解,在低价产品咨询中,往往会得到“我也不知道”、“你自己了解看看”的答复。并且,直播对观众刷礼物的引导也更容易被平台封号。

而在电商赛道,元宇宙直播的门槛正变得越来越高。最直观的,相较于画质粗糙的柴犬、蘑菇头等形象,元宇宙直播带货用到的大多是高清晰的、能够捕捉人物动态的虚拟人,这也是各大直播平台都在发力的方向,B站CEO陈睿曾透露,2020年6月-2021年5月,一共有32412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40%。

当然,与此相对应,在带货场景上,一种是单个直播间,利用绿幕抠图的形式,配合虚拟人形象和产品变换背景,根据淘宝官方的数据,目前累计已有1000多个商家加入直播3D绿幕时代。但是,一张静态虚拟背景图的设计费普遍在300~600元不等,动画背景设计也多在300元/秒。受此影响,直播成本大概率会超过不少个体的承受能力,未来或许会进一步寻求MCN机构或平台支持。

另一种则是打造一个更真实的派对场景、商业街场景等,所需要的技术支持、资金支持也将进一步拉高直播门槛。由此而言,在短期内,元宇宙直播大概率还不会成为电商带货的核心场景,未来更多的也是MCN机构、大厂之间的游戏。

整体上看,元宇宙被炒热的这几年,行业对其发展前景普遍给出乐观估计。据普华永道预计,元宇宙相关经济未来将大幅增长,市场规模有望在2030年达到15000亿美元。但在眼下,风口的出现更多的仍是加速概念普及,行业发展还需要一步一个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