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推虚拟人主播扶持计划,虚拟直播到底有何魅力?

来源:“鞭牛士”(ID:bianews8),作者:林小白

近日,鞭牛士从快手官方了解到,快手已于近期推出面向虚拟人主播的V-star虚拟人扶持计划。据官方介绍,该计划旨在与合作伙伴共建行业生态标杆,将针对不同虚拟人账号情况定制成长路径,通过举办定制活动、开发平台独家虚拟互动能力、提供专属资源位等方式,为虚拟人提供冷启及加速成长保障。此外,该计划还涉及优质账号保护、运营1v1扶持、招商资源等多项附加权益,总曝光量将超过100亿。

目前该计划已吸引狐璃璃、机灵小熊猫、万一、图南翼、M浔少鹿等众多虚拟人入驻快手,随着计划的启动与实施,成效已逐渐显现。如基于V-star计划首批孵化出的虚拟人狐璃璃,在一个半月收获了120万粉丝,短视频总播放量超1亿,成为行业涨粉标杆。


狐璃璃的生日会


“我经历了一段很长时间的试播期,那个时候直播间里不到10个人,当时我就许愿我的粉丝数能够破100,但现在我竟然破100万啦。”生日会上,狐璃璃和大家分享了这一好消息。

作为一位新晋主播,在入驻快手短短40天的时间,狐璃璃的粉丝数就完成了从0到100万的突破。而刚刚结束的这场直播又为她增加了2.4万的新粉。

根据官方设定,狐璃璃是一只养成系小狐娘、学习型灵魂歌姬,她和师兄僵小鱼都来自巫灵山,她还是一个经常施法不灵的小公主。

狐璃璃所属公司风鱼动漫CEO徐久峰对“狐璃璃”目前取得的成绩非常满意。“和快手合作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涨粉到一百多万,我个人非常看好这一板块。”徐久峰强调。

近年来,随着元宇宙热度增加,我国虚拟数字人行业发展迅速,相关行研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核心市场规模为62.2亿元。

虚拟数字人的火热也在不断吸引资本的加入,根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虚拟人相关企业融资达到1713起,到了2021年,红杉、IDG、顺为资本在内的一线基金也纷纷入局,虚拟人领域的融资数飙到2843起,累计超过2540亿元。

目前,我国现有“虚拟人”、“数字人”的相关企业高达28.8万余家,2016-2020年,5年新增注册企业复合增长率近60%。

互联网大厂,人工智能技术公司、娱乐公司、动漫公司等纷纷推出各家的虚拟人:百度打造首个可交互虚拟偶像度晓晓;AYAYI成为阿里巴巴的首个数字人员工;腾讯推出了以《王者荣耀》角色为原型的虚拟偶像唱跳男团“无限王者团”;网易推出以《逆水寒》角色打造的虚拟数字人。

2021年抖音上虚拟网红“柳夜熙”,一夜之间关注粉丝超过百万。而快手此前推出的虚拟人“关小芳”,曾创下1小时的直播专场累计观看人数达105.4万,累计点赞量达17.2万的战绩。

这也说明,IP人设稳定、场景特效多变、互动性强的虚拟直播将有效填补直播市场人才缺口,满足大众在“元宇宙”浪潮下的全新消费期待。


虚拟人的魅力?


根据艾媒咨询2021中国网民追星情况调查数据显示,有八成以上的网民都有追星行为,其中喜欢追虚拟偶像的网民占到了63.6%。而92.3%的虚拟偶像爱好者年龄在19-30岁之间,其喜爱的虚拟偶像也遍布游戏、影视、综艺及文化等领域。

而和才艺兼备的初音未来、洛天依、A-SOUL不同,刚入行不久的狐璃璃并不是一位才艺兼备的“艺人”,其在生日会上的表现甚至有些“惨不忍睹”。

唱歌跑调、魔法失灵,就连直播时重复展示的基础舞蹈,也是花两个月时间刚刚学会的。显然,虚拟人狐璃璃并不是靠才艺征服大家的。

那新人狐璃璃靠什么吸引粉丝呢?

徐久峰表示,和虚拟偶像洛天一、初音未来按照明星的打造方式不同,这类虚拟偶像的内容虽然精致,但内容输出速度偏慢,时间周期也会拉长。

“我们以网红打法去做,直播是其中一种内容形式,它的人格和故事,世界观都可以在直播间里面做一些完善,而且还可以实时跟观众互动,有陪伴和一起打怪升级的感觉。也有一些粉丝对狐璃璃产生了保护欲。”徐久峰说,“后面还会给狐璃璃排片、发行专辑,做综艺,参加活动等。”

据了解,此前在直播间售卖发行的1000张狐璃璃的壁纸仅用一个小时就售罄。

另外,为了确保能留住粉丝,狐璃璃的直播间里经常会有互动和变量性玩法,比如生日会上的垒蛋糕环节,以及直播间的随机换装,“这些游戏玩法可以一直保持新鲜度,但在真人直播间里没法实现。”徐久峰表示。


虚拟人如何变现?


对于现阶段的虚拟人行业来说,如何扩大应用场景及商业模式是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徐久峰告诉鞭牛士,直播虚拟主播最大的成本在前期,包括数字资产、软件开发、硬件投入等,后期的高成本主要是直播间里的成本,比如新的玩法,新的道具的成本。

“目前,狐璃璃在直播间收获的打赏纯收益已经能够覆盖之前成本投入”,徐久峰表示,但团队也在思考着如何进一步降低成本,“后续我们也想孵化其他的虚拟形象出来,手头上策划了五六个虚拟主播形象,这些主播统一用一套中台上课,平摊到个人上面去的话成本就会进一步降低。”

在打破了技术的壁垒后,当下虚拟人层出不穷,然而如何能够在火热的虚拟人赛道上脱颖而出,并保持长久的生命力, 还考验对一个IP的运营能力。

GGV纪源资本投资人罗超曾表示,许多虚拟人公司如果只负责生产制作,很难差异化,结果就是IP不够有亮点,流血烧钱。

相比于技术的成熟和突破,后期的运营能力,才真正决定一个虚拟人的生命周期的长短。

“虚拟人最终拼的还是运营能力和内容创作能力。”徐久峰称。实际上,快手在帮助“狐璃璃”关注人数破百万之外,也帮助徐久峰的虚拟人团队降低运营难度。

比如,在“狐璃璃”冷启动阶段,快手的数据支持,帮助徐久峰团队“吃透”用户画像,给出了方向建议。同时,快手会联系一些和狐璃璃属性相关的主播做连麦,帮助虚拟主播快速融入真人头部主播圈子,有效为其引流,并让狐璃璃的直播很快跟上节奏。

中金公司认为,从中短期视角看,虚拟人相关技术逐步落地,应用场景持续拓宽,或为元宇宙概念下技术、内容及产业融合升级的初步尝试;长期视角看,当技术进展能够实现虚拟人的低成本量产、个性化定制及全智能交互,有望推广至多行业应用,成为连接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入口。

《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测,到2030年,我国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有着强内容创作、运营能力的虚拟人,才能获得观众长久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