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核周岁哑火 ,腾讯数藏大撤退

来源:北京商报

文 / 北京商报记者刘四红

刚满“周岁”的腾讯幻核,随着 “业务调整”一声官宣,正式从数藏市场落幕。

对于停售原因,官方表态是“聚焦核心业务”,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个信源处采访了解到,幻核此次撤退计划更多考虑的是行业问题与监管风险。

平台门槛不一、市场鱼龙混杂、合规问题不确定、法律性质不明下,对于一向求稳的腾讯来说,退出也不失为一种最佳选择。在业内看来,腾讯幻核的停售动作,体现了其对于数字藏品行业当下发展机会与风险的判断,发展前景不明朗下,不排除会有更多类似平台逐渐退出市场的可能。

01停售不停“服”

市场传闻近一个月之久,幻核关停消息终于等到官宣。8月16日,腾讯幻核发布公告称,基于公司聚焦核心战略的考量将做出业务调整,自2022年8月16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

不过,停售不停“服”。对于用户拥有的数字藏品后续如何处理,幻核公告也给出对应方案,用户可选择继续持有或退出:若选择继续持有,包括此前通过活动免费领取的数字藏品将仍可正常访问和使用;退出者则可发起退款申请,退款完成后幻核将对退款藏品进行回收销毁。

图片来源:腾讯幻核

对于腾讯幻核停售动作,从用户反应来看褒贬不一。8月16日,有网友评论称将继续持有,不过更多人表示已经成功退款,希望调整后能给用户更好的体验;不过也有少数声音对幻核此举表示不理解,甚至扬言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图片来源:微博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幻核于2021年8月2日上线,是市场上为数不多未开放转赠功能并禁止二级交易炒作的数字藏品平台,一上线曾收获大量关注。

例如,首批上线限量发售的 300 个“十三邀黑胶唱片 NFT”,曾在一秒内售罄;此外还与博物馆、文物艺术机构、明星、漫画IP等多方联推过数字化产品,凭借庞大的流量支撑,收获了一定的用户群体。

不过,出生即高光的幻核,并未持续活跃度。从近几个月表现来看,幻核有多个数字藏品出现滞销情况,另自7月份开始,幻核就已经没有在售的数字藏品。

“其实幻核停售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之前就听到消息,只是今天正式发声。相比去年来看,数字藏品整个交易市场都在缩量,腾讯虽然自身流量庞大,但数字藏品市场占比份额并不靠前,玩的人其实也并不是太多。”一数字藏品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8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幻核发现,目前仅可体验数字展厅板块,通过AI进行云看展,而其余数字藏品均显示“已售完”。

02多方评估后的审慎决定

对于停售动作,市场此前就曾猜测纷纷,包括销售遇冷、价值不够、关闭该业务主要为“降本增效”等等。

但这或并非停售要害。一方面,从腾讯内部人士此次透露的“幻核调整不涉及团队人员裁撤”,或可侧面证明,幻核停售并非仅为降本;另外,北京商报记者也从多个信源采访了解到,退出数藏布局,主要还是为考虑监管风险与行业前景。

正如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当前,幻核是国内知名的数字藏品发行平台之一,也是腾讯在元宇宙层面的一项探索,推出一年之后宣布停售,应该是腾讯对幻核一年来的业务表现、监管态度、市场机会以及集团战略等多方面评估的结果。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各数字平台鱼龙混杂,在开放二级市场上要求不一,其中一类包括以腾讯幻核为代表的,不开放用户间的数字藏品转移;一类以阿里鲸探等为代表的,支持首次收藏180天后无偿转赠,但不允许任何形式的交易炒作;还有一种则是数字藏品交易平台,通过设置“寄售”板块,相当提供了二级市场,被普遍认为是变相设立了交易场所。

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交易模式,是首先由平台披露发行价格和流通数量,用户完成购买后,再根据市场行情对其自主定价,并通过平台寄售完成转让交易,赚取差价,平台则从中赚取手续费。但从数十元暴涨至数万元,动辄达到数百倍甚至千倍的涨幅,也让不少用户选择“赌一把”。

“如果大家购买数字藏品,仅仅用于收藏观赏还好,一旦涉及场外交易,实则就放大了数字藏品的金融属性,投机炒作风险极高。”前述数字藏品从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说道。

市场野蛮生长下,基于合规考量,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幻核曾与阿里鲸探等一起,将NFT改名“数字藏品”,开创了发售数字藏品但不提供交易功能的中国模式;另外,腾讯微信公众平台也出台规范,新增数字藏品交易行为相关条款,明确数字藏品类业务与虚拟货币属于同一类违规经营行为,若公众号提供数字藏品二级交易服务或将被封号的规定。

不过,也正由于交易功能的缺失,使得其数字藏品的市场空间和活跃度受到限制。

“一个是数字藏品出现了滞销,幻核的活跃度下降,虽然数字藏品有一些玩家,但远远达不到普及的程度,从腾讯业务来看,幻核带动的价值量太小,且还存在很多监管风险。”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说道。

“国内数字藏品平台的监管风险一直存在,加之国外NFT(非同质化代币)市场快速遇冷,国内数藏发售出现滞销。”在于百程看来,对于巨头腾讯来说,数字藏品虽然业务规模不大,但作为前沿创新领域受到的社会关注度非常高,数字藏品的发展方向依然模糊,如果行业出现风险事件,对腾讯来讲可能产生较大负面影响,有些得不偿失。

除了行业问题考虑外,博通咨询金融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进一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数字藏品自身价值来看,个人认为价值和热度并不十分匹配,既然无法通过运营后长期盈利,又容易沦为金融炒作和洗钱的工具,腾讯关闭相关平台也情有可原”。

03其他平台跟进停售吗

腾讯幻核停售,是否会对市场造成冲击、形成行业拐点,也引发讨论。

于百程指出,腾讯动作体现了其对于数字藏品行业当下发展机会与风险的判断,对行业肯定会有一定的引导性。不过,作为具有海量用户和IP的互联网巨头平台,如果数字藏品市场出现明确性机会,腾讯也不会缺席,此次事件可能是个阶段性的选择。

“春江水暖鸭先知”,王蓬博则指出,头部平台停售意味着行业未来发展空间进一步缩小,发展前景不明朗下,不排除一些类似平台逐渐退出市场的可能。目前市场上仍然存在为二级交易提供场所的平台,三大协会发布的倡议实际上已经代表了风向。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行业监管政策怎样落地,何时落地。

其实,不仅仅是腾讯,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包括阿里、京东、百度、小红书等平台,也在近两年入局了数字藏品市场。对于腾讯幻核此次停售动作,记者向前述其他平台询问是否会有跟进动作,未有平台作出明确表态。

其中,百度回应北京商报记者,数字藏品在中国的发展仍在探索阶段,需要每一个平台共同参与,找到适合中国市场的数字藏品模式。百度从今年二季度开始探索数字藏品业务,整体发行交易量仍在正常的波动范围。

北京商报记者亲测发现,这些巨头目前均有不同数字藏品在售,不过对于产品流通同样比较谨慎,均表示不开放二次交易,并提醒不得用于炒作。

谨慎的态度主要源于监管信号。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曾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表示行业应保护底层商品的知识产权,支持正版数字文创作品,但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另外还有法律性质不明的问题。8月16日,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数字藏品行业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数字藏品的法律性质未明,基于此产生的平台审核标准、财产性质、监管方式等都需要在实践中探明。

“炒作是数字藏品行业的硬伤,由此产生的民事和刑事风险依然会长期存在,另外,目前有不少平台在市场竞争中倒下,这部分平台的用户权益如何保障也是一个亟须解决的问题。”肖飒补充道。

虽然问题不少,不过对于数字藏品后续发展,盘和林认为,数字藏品行业仍有其前景,且需要和现有社会体系结合起来。“主要还是在法治层面要做制度性的完善,要建章立制在前,发展数字藏品在后。”他说道。

“合规是第一要义。”肖飒同样称,如果能在现有基础上剥离数字藏品的金融属性,发挥其作为数字收藏品的文化价值、文化数字化的工具价值以及存证、确权、权益凭证等价值,那么数藏在未来依然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