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国家争夺元宇宙先机,中国该如何参与博弈?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崔冰 马涛 何颖 均来自赛迪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

元宇宙产业化作为发展性概念,可理解为数字经济在千行百业中形成闭环达成现实价值,并通过虚拟世界改造和提升现实世界体验和生活的过程。目前,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依托技术基础领域的先发优势,积极推进元宇宙产业化所依托的基础设施和功能性平台建设,逐步夯实元宇宙产业化发展的“地基”。同时,对制度和法规的制定完善工作也在稳步推进。

赛迪研究院科技标准研究所认为,中国近年来虽然在 5G 建设、AI 算法、云计算等信息技术领域取得一定成果,但元宇宙产业化发展仍需建立在扎实的底层技术、丰富的应用场景和相对规范的制度体系上。中国应抓住元宇宙产业化布局萌芽阶段的机遇,充分发挥市场应用空间等比较优势,结合自身特点实现协同发展。 


一、全球元宇宙产业化进程中多元主体布局特点


目前元宇宙产业化发展已引发各国关注,但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促进其发展的态度不尽相同,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以美国、韩国和日本为代表的积极派,着力于从技术、应用场景和资源汇聚等方面,巩固元宇宙产业化发展基础。另一类是以欧盟为代表的谨慎派,注重优先搭建虚拟市场法律法规和行业运行规则,前置化风险规避行为。但各国科技龙头企业态度相对一致,普遍采取顺势而为、主动拥抱策略,积极拓展元宇宙产业化的商业版图,高度重视提升数字时代的话语权。

(一)政府聚焦具有本土特色的产业方向,创新发展模式、丰富应用场景

在元宇宙产业化进程中,日本和韩国是具有典型特色产业的国家,依托本土文化大力进行企业转型升级,在畅通资源汇集渠道和丰富关键技术应用场景方面进展良好。

日本:经济产业省 2021 年 7 月发布《关于虚拟空间行业未来可能性与课题的调查报告》,明确体现了政府积极拓展虚拟空间应用场景、规范元宇宙建设等意图。依托 ACG 产业优势和丰富的 IP 存量,通过降低消费服务端口体验门槛、优化高质量内容等方式,充分优化元宇宙世界与动漫形象虚拟化结合的效果,促进游戏和动漫产业的发展,任天堂发布的《动物之森》系列第7部作品就是其成功代表之一。目前,相关技术从娱乐等应用场景向外延伸,已将相应技术应用于演出及会议等领域。

韩国:大力推广数字新政,计划将首尔打造成全球第一个元宇宙城市,投资2024亿韩元推出数字内容产业培育支援计划。

目前,依托成熟偶像工业的海量应用场景,在“虚拟数字人”方向应用方面已相对成熟,比如,SK电讯开发的基于AR的 App、NC soft推出的元宇宙平台,针对粉丝的消费心理和需求,通过虚拟空间拉近了与偶像的距离,进一步刺激了偶像产业经济发展。

此外,政府还积极探索旅游业与元宇宙渗透融合场景,敲定《旅游产业复苏及再跃进方案》,构建“韩国旅游宇宙平台”,通过在虚拟世界设置热门景点、影视剧取景打卡地等方式,推动虚拟旅游和现实旅游双轮驱动经济复苏。

(二)企业依托关键核心技术基础优势,拓展重点领域的市场空间

元宇宙作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的载体,将高度依托可穿戴设备、虚拟/增强现实、机器视觉、通信技术、神经网络、人机交互、图像处理、区块链等诸多前沿技术夯实底座。

美国:以Meta、微软、谷歌、英伟达等科技巨头为代表的企业,正积极布局硬件入口及操作系统、后端基建、底层架构和人工智能等基础设施和功能性平台建设,陆续发布了进军元宇宙规划蓝图和技术路线。目前,Facebook (Meta)布局最为全面,包括Creator内容创作社区、VR/AR Oculus Quest、数字货币 diem、Workplace虚拟办公空间等。显卡巨头英伟达(NVIDIA)2021年8月宣布,要向数百万新用户开放全球首个模拟和协作平台Omniverse,支持元宇宙基础建设。

韩国:以三星为代表的企业作为推进元宇宙产业化的主导力量,积极为元宇宙搭建资本基础,推出广受欢迎的元宇宙基金,资助STAR Labs等创新实验室研发人工智人“NEON”等项目,通过底层计算系统创建虚拟形象,赋能机器人更加人性化。Snow公司基于Avatar系统基础研发推出了火爆全球的ZEPETO捏脸软件,汇集2亿多用户,曾举办偶像虚拟签名会,创下4000多万人参加的记录,ZEPETO还与时尚名牌Gucci、Nike、Supreme等时尚大牌联名推出虚拟产品。

(三)政企联合构建顶层设计制度规范,抢占虚拟世界准则先机

由于元宇宙产业化还处于起步探索阶段,世界各国尚未就相关法律法规和行业规则达成统一。因此,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以政府和企业为实施主体,正在布局制度空白点,谋求行业标准制定的话语权。

美国:以Meta为代表的科技巨头企业正积极对接政策制定者和相关专家,从专业角度提出参考建议,以协调各元宇宙参建方共建虚拟世界的行为规范,塑造科技巨头对新兴互联网形态的自我监管模式。同时,也呼吁其他相关部门和企业共建元宇宙基础设施,为元宇宙后续发展夯实基础。

欧盟:由各国政府牵头,结合企业元宇宙产业布局实际,出台了《人工智能法案》和“平台到业务”监管法规,强调了相关监管部门推进元宇宙建设的立场与倾向。颁布《数字服务法案》和《数字市场法案》,从数据安全和隐私角度,提出了增加透明度、尊重用户选择权、严格保护隐私和限制高风险应用等具体要求,进而保护欧洲企业内部市场。

日本:政府牵头,由ANA控股、三菱商事等20多家企业共同成立“元宇宙推进协议会”,探讨元宇宙运行的法律规则,并拓展参与成员数量。随后,加密资产兑换平台FXCOIN则成立“一般社团法人日本元宇宙协会”,后者将通过与金融厅等行政机关协作,共同为元宇宙规范的制定出谋划策。目前,其成员包括FXCOIN、CoinBest等日本虚拟货币兑换平台和 Ginco等涵盖电子钱包业务的成员。后期,其他互联网金融公司和游戏公司会被陆续邀请加入,助力日本成为元宇宙发展领先国家。

韩国:由政府牵头成立“元宇宙联盟”,汇聚SK电讯、现代汽车等200多家公司或机构,旨在通过政府和企业的合作,民间主导构建元宇宙生态系统。首尔市政府宣布,将耗资39亿韩元建立元宇宙平台“Metaverse Seoul”(元宇宙首尔),计划在虚拟世界提供城市公共服务,持续为各方资源汇聚拓宽途径。比如,设立虚拟空间市长办公室、提供金融技术、投资“大学城”项目虚拟服务,举办虚拟跨年仪式等。 


二、启示与建议


与主要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元宇宙产业化发展中仍面临产业结构调整和国际话语权变化等多重挑战,突出问题或瓶颈主要体现在与元宇宙产业化相关的关键核心技术有待突破、相关领域标准制定有待前置、赋能现实价值有待体现等方面。下一步,中国应着重针对上述问题采取相应措施。

(一)夯实底层技术基础是元宇宙产业化的必要前提

目前中国在云平台、算力、芯片等环节与美国仍有较大差距,可能会在底层技术支撑方面拖拽元宇宙产业化布局进度。IDC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拥有数据中心416个,不足美国体量的1/5。对此,一方面要加大研发投入,着重布局算力、芯片、系统基础软件和存储层面的核心技术攻关,扩容数字基建效能,实现关键核心零部件的自主可控。要将研究范围拓展到社会网络系统(CPSS),通过嵌入式环境感知、网络控制等系统工程,使物理系统具有计算、通信、精确控制、远程协作和自治功能,构建智能化人机交互方式,提升产业链供应链效能,为元宇宙产业化高效发展夯实底层技术基础。另一方面,要加快构建元宇宙产业化生态体系,依托以腾讯、字节跳动为代表的国内互联网巨头,从人工智能、虚拟场景和社交网络等相关技术领域入手,逐步升级和完善虚拟智能化交互系统,延展元宇宙产业化的应用空间和场景。

(二)构建顶层制度体系是元宇宙产业化的重要保障

元宇宙时代数字经济的博弈不仅是技术竞争,也是各国制度和政策环境的竞争。目前国内龙头企业普遍基于前期产业优势形成了众多子元宇宙体系,缺乏资源整合,在一定程度上桎梏了元宇宙产业化的总体进程。

对此,一方面,由政府牵头,企业、科研院所和高校等多元主体联合组建行业联盟和稳定的研究团队,尽快推进顶层设计,整合各地扶持元宇宙的政策,完善多层次、立体化、一揽子的配套治理体系,坚持促进发展和监管规范两手抓,塑造有利的竞争和创新环境。以制度创新释放发展红利,推进相关法律法规、监管规范体系的建设,把握数字经济发展新机遇,推动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

另一方面,要用市场打破各自为战的资源瓶颈。元宇宙产业化发展需要更大规模的人才和用户资源支撑,先发企业竞争态势决定了未来产业生态,必须依托强大的市场培育协同发展产业链条和企业主体,抢占未来发展的制高点,在制度层面为元宇宙产业化发展保驾护航。

(三)增强现实世界价值是元宇宙产业化的核心方向

不同于美国Meta公司等狂热消费型元宇宙发展理论,中国应立足于国情,理智聚焦产业型元宇宙建设,协调好短期内关键技术突破进程缓慢与产业长期极具发展潜力之间的关系。以物联网、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为突破点,展开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生态体系建设,强化虚拟现实世界的连接和交互,丰富沉浸式科技体验场景。以物理世界实体经济发展需求为导向,不断拓展虚拟世界的响应广度和深度,推进上中下游产业链供应链生产要素的协同,通过整合创新融入到应用和场景中,形成覆盖全价值链和全生命周期的制造和服务体系。在虚拟世界发现既存问题和未来隐性问题,用虚拟现实技术解决传统产业的痛点难点问题,降低各行各业的生产成本,提高各主体作业效率,促进产业链协作,助推实体产业高效发展,增强现实世界幸福感、获得感的生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