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乏力、平台“撤退”、数字藏品“玩家”们还好吗?

来源:雷报

作者:晓艳

原标题:《IP、平台、用户,数字藏品“玩家”们还好吗?》

相比于此前的“火热”,数字藏品近期显得有些沉寂。

7月20日,有媒体报道称,腾讯正计划裁撤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幻核”。虽然腾讯方暂无确切回应,但据了解早在7月初,幻核对外的业务就已停止。目前幻核最新发售的数字藏品时间定格在7月8日,距今已一月有余。

无独有偶,自7月1日起,腾讯新闻也宣称因“业务模式调整转型”暂停了数字藏品的售卖服务。

8月11日,雷报在百度APP中的数字藏品小程序“星际口袋”试着“抢”了下数字藏品,发现星际口袋发售的一款名为《大师名作之达芬奇名作创世首发系列》数字藏品,6款每款发行3000份,当日十点开售,但截至发稿前,也还未卖完,鲸探也曾出现藏品滞销和下架,据悉,6月幻核也有藏品滞销数量达上万件。

可见,除了平台“撤退”,相比于数字藏品刚火时销售速度以秒、分钟计,头部数藏平台都显得有些销售乏力,同时在二级市场,也有不少数字藏品出现较大幅度的价格下跌。


还有哪些IP在发数字藏品?


在头部数字藏品平台鲸探,近期其推出的藏品仍旧以文博、文创、文化遗产等类别为主,如平台发售的《宁乡北峰滩兽面纹大铙》《陶球》《铜摇铃》等数字藏品,其原型为收藏于湖南博物院的文物、由中国地图出版社有限公司发行的《地图上的古都 成都》,以及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袁师永创作的《雕漆_和为贵》数字藏品,也都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遗产和技艺。

在优酷APP中的“鱿物”,也是如此,以文博文创为核心。该平台8月4日发售了一款名为《和》的数字藏品,限量777份,售价19.9元,该款藏品灵感来自中国传统节日七夕,监制方为中国文物交流中心。

据了解,国潮、国风是网民比较偏好的数字藏品类型。随着国潮的兴起,文物通过数字藏品的风潮逐渐走进大众视野,一些博物馆销售的文创数字藏品,成为现象级爆款。艾媒咨询相关调查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网民偏好的数字藏品类型中,“潮玩、国潮、潮牌”等占据56.9%的比重,位居第一,其次是“文创、国风、博物馆、非遗”等,占比52.5%,“动画、漫画、游戏、虚拟形象”等则位列第三。

排名第四的综艺、剧集等类型数字藏品,也有不少平台在发。芒果TV近期就发行了旗下热门综艺IP《乘风破浪》第三季的数字藏品盲盒,还有与平台综艺《100道光芒》相关联的《光芒的力量》数字藏品,依旧在活用平台IP;腾讯视频内嵌的数字藏品馆,于7月初发售了以平台综艺《开始推理吧》和《战至巅峰》为灵感的数字藏品,售价均在几十元左右。

8月10日,B站基于平台虚拟偶像推出的花花Haya数字藏品开放报名,8月9日,还有B站原创数字藏品IP“干杯”与故宫宫苑联名打造的藏品系列《干杯!故宫》上线。7月则有《伊万生日会数字藏品》《冰糖IO数字藏品》(虚拟主播数字藏品)、《亿点点海洋探秘》《人间梦游音乐藏品》《洛天依十周年系列数字藏品》《“盛夏果实”2022毕业季数字藏品》(UP主数字藏品)、以及与坏猴子影业联合发行的首款电影联名数字藏品《大世界扭蛋机联名数字藏品》、哔哩哔哩游戏发行的《坎公骑冠剑》的数字藏品“火羊”蕾伊等开启活动。

总体来看,B站发行数字藏品较为频繁,且也在较大程度活用自有的涉及“UP主”、“虚拟主播”、平台代理游戏等资源,且形式、玩法多样。

百度旗下数字藏品平台近期发行了中国大熊猫国际形象“阿璞”、方瑞丰皇家博物馆七夕珍藏系列、元宇宙邮局AI航天邮政、“僵小鱼”、航天文创“星辰少年宇游记”绘本有声动态数字藏品、国产动画《少年歌行》、《有药》等IP数字藏品,以及与品牌合作的洋河梦之蓝数字藏品等,涉及IP类别和藏品类型颇广。8月8日的国际爱猫日,其还与百科动物园联合发行了流浪猫主题的数字藏品。

除此之外,京东灵稀显示,其联合九木杂物社发行数字藏品,购买制定产品有机会获得,京东吉祥物JOY也发布了新的以电器奇妙夜为主题的数字藏品,和平台品牌商品及销售活动等密切关联;中文在线旗下数藏平台第五镜面近期发行了几款张大千系列数字藏品;小红书的R-SAPCE发售的数字藏品,依旧充满时尚潮流的特点,产品和平台设计师、艺术家等进行联通,有不少高价产品。

百度、京东、小红书销售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成“烫手山芋”?


虽然大多数藏品平台依旧在进行相关业务,同时拉来IP,但除了数字藏品愈发不好卖,藏品的上新速度或数量也在降低,相关报告显示,2022年1月以来,我国单月数字藏品发行量不断走高,2022年5月甚至达到496.85万件,发行总额超过2.5亿元。但在6月份,数字藏品在发行量和发行总额上均呈现显著的下降趋势。

可以看到,相比5月,6月数字藏品的发行数量少了近一半,发行总额则少了一个多亿,下滑明显。这其中也关乎数字藏品发行单价的大幅下降,6月是今年以来该项数据第一次出现下降态势。

从单独的平台来看,据相关数据,头部数字藏品平台的成交额处于剧烈波动之中,也有大幅下滑的情况出现,如7月第四周鲸探的成交额还在300多万元,但到了8月第一周,便仅有100多万元,该周最高的数藏中国交易额也才136万元,相比7月第一周排名第一的幻核的800多万元,差距不可谓不明显。

7-8月单周TOP10数藏平台成交额(图源:元宇宙创习社)

至于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其一是数字藏品平台太多了,据零壹智库发布的《国内998家数字藏品平台大全》报告显示,2019年至2022年7月12日,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已达到998家。其中仅2022年上半年就增加了640家,占到整体六成的比例。这意味着国内数字藏品市场已迎来千家大战,相比于今年初仅不到100家的体量,目前竞争空前,因此各家分到的“蛋糕”自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减少。数字藏品也不再稀有和新鲜。

其二是二级市场迟迟不开。虽然数字藏品具有唯一性和收藏价值,但对于目前市场上的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以及绝大部分入局者更看重其“升值价值”的特点来说,无法流通就意味着失去了购买的理由。同时,有不少玩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除了藏品价格下滑,还有不少藏品砸在手里,卖不出去。这加剧了玩家对市场的悲观情绪。

行业中也有唯一艺术、iBOX等平台开放了二级交易,但总体来看,当前大部分数藏平台都仅限于一级市场,甚至连转赠也有着超长的时间限制,例如鲸探规定持有平台藏品180天后可转赠,2月份还将一批私下进行交易的用户进行了处罚和公示,幻核则直接连转赠都不支持,将风险降至最低。

据01区块链、Forechain搜集自2021年6月至2022年6月,来自80家数字藏品平台发行的约1775万件数字藏品,并进行分析,其表示在这接近2000万件藏品中,支持二级市场的约有120.79万件,占比7%,没有二级市场且不支持转赠的约有147.83万件,占比8%。同时,在1274万件透露出转赠功能具体要求的数字藏品中,约72.75%需要持满180天后才能转赠。当这些数据投射到玩家身上,“坚持”了这么久,二级市场依旧不开,自然会对国内数字藏品的未来渐渐失去兴趣。

其次是监管方面的压力,鉴于当前数字藏品市场的“混乱无序”,但具体的监管措施一直未真正出台,数藏企业头上就如同悬着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着头部数藏平台幻核或将关闭数字藏品业务,据贝壳财经报道,多位数字藏品平台从业者表示,不仅玩家市场遇冷,不少平台也纷纷宣告关停。

6月下旬,微信公众平台《行为规范》新增数字藏品交易行为相关条款,明确提出未取得审批文件或相关许可从事虚拟货币或数字藏品类业务为违规经营行为,提供数字藏品二级交易相关服务或内容,则可能被永久封号。

而早在3月,微信就封禁了一批数字藏品公众号和小程序,当时官方就表示,公众号不支持提供二级交易,同时仅提供数字藏品展示和一级交易的公众号,要求提供和国家网信办已备案认可的区块链公司的合作证明作为资质证明;小程序则只支持数字藏品展示和一级赠送,数字藏品交易和多级流转属于未开放范围。

要知道,基于庞大的用户群体,此前微信是众多数字藏品从业者的重要阵地,此举一出,对行业产生规范作用,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从业者积极性造成影响。

除此之外,数字藏品行业的版权问题也较为突出,除了今年4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公开审理的国内NFT侵权第一案,以及5月幻核发售的徐悲鸿数字藏品被指未经授权,6月还有著名影视剧演员古天乐发布相关声明,辟谣其与某数字藏品平台的合作,其表示从未与链玩合作,亦没有参与任何链玩活动、产品或推广服务。相关话题还登上微博热搜,超高关注度的行业乱象,亦可见一斑。


“数字藏品”会如何?


基于从业者无序涌进和不规范从事相关业务,数字藏品的相关规范和倡议也一直在出,如4月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表示要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很大程度上来讲,目前“去金融化”是相关规范条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点,但在这个“底线”之后,国家其实更大意图在推进数藏行业的发展,并且看好其对于实体经济的赋能和文化传承的作用。

7月6日,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主编,中国数字文化集团等单位联合发布的《数字藏品应用参考》。该参考书是目前数字藏品领域最为详尽的应用参考书,旨在为数字藏品行业相关区块链平台、发行平台及用户的应用和国家相关部门的监管提供理论参考。同时,为规范和发展数字藏品市场提供了基础保障。

7月1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规划提出,上海将在“十四五”期间培育包括数字内容、数字贸易在内的数据新要素,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非同质化代币)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化、数字IP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同时,7月21日,上海徐汇区政府还发布关于支持元宇宙发展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指出,将对符合条件的元宇宙企业给予上百万的补贴,并在人才引进方面建立绿色通道。而除了上海,浙江、广州等省市也出台了相关规划或补贴措施,以此更大程度调动企业和人才入局“元宇宙”。

数字藏品是建设元宇宙极为重要的一环,这一定程度上表明,伴随各地对元宇宙的重视,数字藏品未来的能量也理应不容小觑。

值得一提的是,具有“官方”背景的数字藏品或平台也依旧层出不穷,如人民网旗下灵境·人民艺术馆7月发布以《人世间》小说经典短句为基础创作的6款数字藏品、环球时报推出新闻数字藏品,6月8日,中国照片档案馆也授权数字藏品平台“时藏”发行相关数字藏品等。可见数字藏品对于推广正向事件、精神所能产生的影响和价值,而当下也有不少平台除了结合优质藏品资源,也将其功能进行拓展,以此来更大程度发挥数字藏品的文化和商业价值。

同时也可以看到,虽然数字藏品行业问题颇多,具体规定、政策未定,但对于遵循目前已有的相关规范进行谨慎布局,同时抱着良好健康心态的企业来说,数字藏品依旧还是一件可做的事,但面对当前数量庞大的“分羹者”,以及消费疲软的状态,企业如何扛住竞争,吸引消费者,也是摆在其面前较为严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