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武汉大学教授蔡恒进:区块链技术能够为元宇宙提供时间秩序

来源:财联社|区块链日报

记者 董宇佳

今年以来,不论是在地方政府的产业政策中,还是初创公司的宣传、上市公司的新兴业务中,元宇宙一词被反复提及;但各主体对元宇宙的理解、未来畅想不尽相同。

近日,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著名空间物理学家蔡恒进接受了区块链日报记者的专访,谈及了元宇宙的本质、作用、伦理问题等方面内容,以及他新出版的《元宇宙的本质》一书。

在蔡恒进看来,元宇宙本质上是意识世界的产物,是人类意识世界的一个延伸。他认为,元宇宙对经济的促进作用主要反映在对无形资产的精准定价上,无形资产未来有机会成为人类文明的第二增长曲线。

蔡恒进还在新书中提出“Web3.0架构”的概念,他称这个架构下数据是用户个人的,而用户可以在不需要与所有人达成共识的前提下用以变现。针对元宇宙中的性骚扰、暴力等伦理问题,他表示技术每进一步都会出现新问题,元宇宙中分身的行为可归因到主体上。

谈及区块链技术,他强调区块链能够为元宇宙提供时间秩序,而缺少区块链的元宇宙很难传递价值,也无法促进创新和协作。

以下是专访实录:

区块链日报:为什么您会认为元宇宙就是意识世界?

蔡恒进:对于元宇宙目前存在两种观点,其中一种基于物理还原主义和强计算主义的逻辑,认为物理世界是能够被复刻、完整模拟的,《雪崩》里对元宇宙的描述是倾向于这种观点的。

但我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物理世界太复杂,我们不可能复刻整个物理世界,理论上也行不通,因此还原主义并不成立。

在我看来,元宇宙一定是定位到意识世界上的。一个完整的故事就可以是一个元宇宙,比如西游记就是一个元宇宙,因为其讲述的故事和我们真实发生的事情存在一些关联。到了吴承恩这里,他把故事串成一个大家能接受的“世界”,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元宇宙。

元宇宙是意识世界的产物,甚至是可以认为是人类意识世界的一个延伸。但如果意识世界和物理世界完全是没有联系的,便不会引起大家的兴趣和共鸣。

我在《元宇宙的本质》中谈到一个重要概念是“可迁移性”,意识世界是由人类建构的,但并非完全胡编乱造的,而是需要能迁移到其他主体,也就是能让其他人理解和接受,具有可迁移性的内容也才能更顺畅地从意识世界上传到数字世界或元宇宙。

区块链日报:您认为人类意识来源和元宇宙技术发展的趋势相结合,能够在经济规律、区块链、社会架构等方面加以扩展。可以详细谈谈元宇宙会如何对社会架构产生影响吗?

蔡恒进:元宇宙的到来可能会让我们人类社会有质的飞跃。以国家关系举例,未来元宇宙中很可能会是一个协作大于竞争的关系,与当下丛林法则中的竞争关系不同。元宇宙未来终极状态是一个更像生命体的和谐状态。

就经济方面而言,过去我们主要是有形资产的经济,未来在元宇宙中更多的无形资产的价值,而且无形资产的价值增长有可能超越实体经济。1981年,1GB的存储要花费30万美元,现在仅需3美分,40年压缩了1000万倍。过去无形资产的价格难以定价,现在有了元宇宙和区块链技术,就有可能对无形资产做到更精准的定价,让无形资产未来有机会形成人类文明的第二增长曲线。

对于社会架构而言,最重要的一点是虽然不能做到真正的去中心化,但可以多中心,并且中心之间的迁移和转换会更容易。

在书中,我提出了“Web3.0架构”,它与比特币、以太坊“沉重”的架构不一样,比特币和以太坊要耗费巨量能量,用POW(工作量证明)或者POS(权益证明)在数据层里达成共识,成本很高,这样不能大范围推广。

“Web3.0架构”意味着数据是个人的,你有自己的隐私和权利,可以拿去变现,而不需要与所有人达成共识,只要你能证明数据是不可更改的。

区块链日报:目前关于元宇宙入口的讨论分为VR、AR或脑机接口等方式,在您看来未来这些接口是必要的吗?

蔡恒进:在我看来,这些接口不完全是必要的,但是有些场景的确会需要接口,比如工业元宇宙,或者是远程的外科手术。

对于普罗大众来说,VR/AR是有作用的,能够把他们引到元宇宙中去,让他们体验很强的沉浸感。

作为接口,我觉得还是人类的自然语言更为重要,语言经过长时间的进化发展,已经非常高效,也有一定的模糊性。一个单词就相当于是意识的一个单元,一个token。最重要的接口,还是通过意识单元/认知坎陷进行交互。

区块链日报:有不少报道及研究指出元宇宙的负面影响,诸如性骚扰、暴力等。元宇宙空间里的伦理问题是否不可避免?在虚拟世界中,类似事件的处置方法与现实世界有何异同之处?

蔡恒进:元宇宙中当然会存在这些问题。技术每进一步都会出现新的问题,但这些事件都会有相应的治理办法,不需要太过担心。

元宇宙里的角色,一定是现实世界中某个主体的分身。一个纯粹抽象的角色是没有意思的,相反,有个性的角色才更有意义。

那么个性来自哪里?来自于某一个主体,分身的行为是由主体授权做的,所以也需要由主体来负责,即可归因到主体上。我们不能说在元宇宙上创造一些东西是完全无主的。

区块链日报:元宇宙和Web3.0是相同的概念吗,还是存在区别的?

蔡恒进:不太相同,它们的侧重点不一样。Web3.0是互联网的概念,被普遍认为是“下一代互联网”,而元宇宙则更多是代表交互的概念。

两个技术层面的概念,终究是会相遇和融合的,因为整个技术一直在向前迭代。

大家会认为区块链是Web3.0的核心技术,因为区块链能够为数字世界提供时间秩序,元宇宙其实也需要区块链技术提供时间秩序。缺少区块链的元宇宙就很难传递价值,也无法促进创新和协作。

区块链日报:您认为政府或监管机构可以在元宇宙里的哪些方面发挥作用?

蔡恒进:元宇宙里是存在时间秩序和空间秩序的。区块链技术能够赋予元宇宙时间秩序,但空间秩序暂时没有方案。

政府监管机构可以发挥很强的作用。实际上因为有区块链技术,存证可以用来追溯与审计,是更容易监管和事后追责的。

每个节点可以有很多的自由,但是必须更负责任的行事。在Web2时代,为了追寻短期的热度,造谣传谣频发,成本很低,也难以查证源头。到了Web3时代,行为记录在案,链条很清晰,发现真相就变得很有价值并且可以得到奖励。

另外,政府是一个强有力的节点,政府有引导作用,能够监管,因为它仍握有独特的资源。有些事情是可以找政府背书的,比如房地产的买卖在虚拟空间中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