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元宇宙,易守难攻

文 | 另镜 刘雨婷
编辑 | 陈彦旭
来源:蓝鲸财经

8月8日,有媒体报道,Meta已同意暂停收购VR健身应用“Supernatural”开发商Within Unlimited,Meta对VR工作室的收购因反垄断被迫按下暂停键。

今年7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提起诉讼,寻求阻止这宗交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认为,拥有 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 和 WhatsApp的Meta已是最大的虚拟现实设备供应商,如果这笔收购获批,Meta 将更加接近于“拥有整个元宇宙的最终目标”,这将大大削弱市场竞争,违反反垄断法。

Meta在元宇宙上的野心是不言而喻的,去年,Meta耗资100亿美元投资于Reality Labs业务,用于建设元宇宙技术。Oculus头显份额占全球VR市场的90%,为拓展其应用,从2019年开始Meta已经收购了七家VR开发工作室。

今年8月4日,Meta宣布将首次发行公司债券,其并未透露此次发债的规模,仅表示将把所得资金用于资本支出、股票回购、收购或投资等目的。据悉,Meta本次债券发行规模可能在80亿至100亿美元之间。

Meta在元宇宙领域的投入带来了很多方面的技术创新,但还是无法在短期内转化为盈利。近日,Meta公布了其最新财报,今年第二季度,元宇宙战略核心部门Reality Labs 收入4.52亿美元,同比增长48%,虽然营收同比提升近半,但仍亏损高达28亿美元。

Meta面临易守难攻局面,元宇宙作为Meta未来的重要战略方向,依然还需要持续投入。与此同时,作为利润支柱的广告业务也面临挑战。今年6月,曾领导Facebook广告业务的雪莉·桑德伯格宣布将卸任Meta首席运营官,并于8月1日正式卸任。

Meta CEO扎克伯格表示,目前经济正处于低迷期,这会影响公司的广告收入,因此必须减缓招聘、缩小团队规模,将资金用于其他地方。

在Meta遇挫的同时,苹果开始瞄准网络广告这块蛋糕。近期,有媒体报道,苹果正在搭建广告技术平台,使其能在运行于苹果操作系统的应用程序上投放广告,未来将与Meta在网络广告业务领域展开直接竞争。


01、元宇宙遭遇反垄断


2021年10月29日,扎克伯格正式将Facebook改名为Meta,将注意力转向以虚拟现实为主的新兴计算平台,通过发展 AR、VR 等软硬件及相关生态,全力奔向元宇宙。

Meta对于虚拟现实领域的追求可以追溯到2014年,当时其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显制造商Oculus,布局硬件入口。从Oculus DK1到Oculus Quest2,截至目前,Meta已先后推出了六款Oculus VR硬件产品。

IDC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VR头显出货356.3万台,其中Oculus份额占全球VR市场的90%。

在其最畅销的 Quest 头戴设备大受欢迎的推动下,Meta 的 Quest Store 已成为美国领先的应用平台,有 400 多个应用可供下载。作为其应用扩展的一部分,Meta 已经收购了七家虚拟现实开发工作室。

VR公司Within Unlimited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ris Milk认为,健身是 VR 的杀手级应用。野心勃勃拓展VR设备应用场景的Meta自然也瞄准了Within Unlimited旗下的健身应用产品——《Supernatural》,但因反垄断被迫按下暂停键。

Oculus已成为Meta在元宇宙布局中不可或缺的营收支柱,但有专业人士分析称,Meta在接下来可能要面临头显出货量下降的困境。

今年7月26日,Meta宣布,从8月开始,Quest2头显的128GB和256GB版本售价分别上调100美元至399.99美元和499.99美元。

Meta解释称,产品的制造和运输成本在上升。通过调整Quest 2的价格,公司可以继续增加对开创性研究和新产品开发的投资,将VR行业推向新的高度。

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对此表示,与竞争对手相比,更实惠的价格是Quest2的重要竞争优势之一。Quest的涨价可能会伤害需求及其硬件供应链的出货量。

今年6月,郭明錤就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Meta的元宇宙智能硬件/耳机业务有放缓趋势。他预测,2022年,Meta VR/耳机头显出货量将下调25-35%,对应出货量从1000万件以上降至700-800万台。此外,其判断,Meta暂停了2024年之后的所有新耳机/AR/MR硬件项目。

郭明錤认为,Meta 订单减少主要在2022年下半年,鉴于Meta减少硬件投资和经济衰退风险,他将2022年下半年Meta VR耳机头显出货量的预测下调了40-50%,并认为原定于2024年之后的 Meta 新一代头显出货将被推迟。

在Oculus面对着出货量波动的同时,Oculus 前CTO John Carmack近期在YouTube上与科技博主Lex Fridman进行了一次长达5个多小时的对话,在对话中,Carmack直言不讳:Meta在元宇宙开发上投入了太多资源,但效率并不够高。

Meta在去年就宣布将投资100亿美元投资Reality Labs,用于建设元宇宙技术,“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投入100亿美元,一想到花了多少钱,我就难受......我们可以做得更好”,Carmack认为VR研发的效率本该是现在的2到4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Oculus被收购之前, Carmack就对探索元宇宙领域有争议,因为这将需要大量时间和资金投入,未来前景不明朗。

Carmack认为,这将需要耗费大量金钱和资源,只能希望这些投入能够带来积极的短期实用价值。实际上,他担心在投入数年时间和数千个人才后,元宇宙的普及规模依然无法媲美现在的主流硬件平台,比如PC、手机等平台。

对于短期实用价值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尽管Meta在该领域大手笔投入,但仍未看到盈利的曙光。今年第二季度,包括AR和VR相关硬件、软件和内容在内的元宇宙相关业务的Reality Labs 收入为4.52亿美元,是自近四个季度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该业务在当季带来28亿美元的亏损,第一季度亏损为29.6亿美元,这些亏损主要来自于元界和VR产品相关的研发成本。


02、广告业务遇挑战


元宇宙业务面临着低效率、难盈利的质疑,与此同时,作为Meta的营收支柱的广告业务,也正面临挑战。

一方面,过去几年,Facebook平台的用户被新兴的社交平台所捕获,年轻人先是转移到了Instagram, 之后又受到TikTok冲击。

面对短视频平台的冲击,Meta旗下Facebook和Instagram两大应用内,都加载了短视频功能Reels,并搭配特效、音乐、变速等视频剪辑插件。扎克伯格还宣布,Reels将是未来Meta三个主要的业绩增长引擎之一。

另一方面,苹果和 Google 等大公司都针对平台的隐私政策进行大规模修改,它对Meta而言,这意味着其无法更有效率地追踪能用来投放广告等策略的用户信息,广告商业模式受到了严重影响。

近期,Meta因隐私问题被起诉。8月3日消息,在美国的一起最新诉讼指控显示,Facebook母公司Meta在未经用户允许的情况下,访问了数百万人的私密医疗数据,并使用这些数据在Facebook平台上提供有关药物和医疗信息的精准广告。

广告业务是Meta的营收支柱,但对于数字广告的未来,Meta CEO扎克伯格在电话会议中表示,经济衰退给其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且未来发展并不乐观。

“数字广告市场所面临的增长环境调整还是挺大的,这包含有几方面的因素,当然有总体经济增长不确定对于市场的影响,疫情推动增长的一些行业,包括电商,其增速也放缓,最后还有不利的宏观经济环境对于广告客户投放广告预算的影响。”Meta CFO戴维·韦纳表示。

今年第二季度,Meta营收为288.22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290.77亿美元相比,下降1%,为公司史上首次营收同比下滑;净利润66.87亿美元,同比大幅下降36%,利润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下滑。

这并不是最差的情况,戴维·韦纳预测,今年第三季度收入预计将再次下降,最佳情况是同比下降 1.7%;如果出现最坏情况,则可能下降10%。

在Meta遇挫的同时,仍有许多互联网科技巨头瞄准网络广告这块蛋糕:付费订阅视频流媒体奈飞宣布引入广告模式,广告已成为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的新增长点。

近期,苹果公司的招聘启事等渠道消息显示,苹果正在搭建广告技术平台,使其能在运行于苹果操作系统的应用程序上投放广告。

据了解,此前苹果曾表示将扩大其广告业务,并准备在App Store增加了两个新的广告位。苹果在一份声明中解释道,这些新的广告植入为开发者提供了一种定位和接触新客户的额外方式,同时仍然遵守苹果公司的隐私承诺。

Needham分析师劳拉·马丁认为,苹果正处于建立一个新的移动广告平台的早期阶段,未来将与Meta在网络广告业务领域展开直接竞争。与苹果竞争将使Meta的前景变得更糟,因为苹果拥有一流的数据,并且限制了广告追踪,从而可获得更大的定价权。

今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扎克伯格在一次全体员工会议上告诉员工,他们正在与苹果竞争,以确定“互联网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他表示,Meta 将把自己定位为更开放、更廉价的苹果替代品。苹果预计最早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首款AR头戴设备。

如此看来,Meta与苹果的交锋不仅仅在互联网的元宇宙未来,还在互联网的现在日益焦灼的广告市场。

运营|陈小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