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数字藏品这班车,企服公司迎来新一轮业绩爆发?

文:徐文璞、真梓

编辑:真梓

数字藏品营销火了,连带企服公司也分得一杯羹。 

36氪近期了解到,在数字藏品火爆的半年间,一家成立5年以上的应用类企服公司,每月都至少从数藏客户身上获得数十万元收入。如今其最大客户也已成为数字藏品平台。 

这不是个例。在采访中,有数家分处区块链、安全、支付等领域的厂商均表示,数字藏品的火热,让自己在过去半年间收获了不少新客户。 

“这是我们近半年内C端客户增长最快的领域。”趣链副总裁张帅如此表示。网易区块链业务总经理顾费勇也表示,“从今年1月上线区块链SaaS服务,4月份上线网易星球数字藏品馆交易平台之后,新增业务带来了非常多合作机会。” 

还有更多人正参与这场客户争夺战。 

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告诉36氪,公有云厂商也在加速布局数字藏品相关企业服务的业务。他观察到,阿里云已在通过电话营销的方式,给潜在品牌用户推销自建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业务。而龙典自己也联合了区块链、应用展示等技术提供方等角色,希望为客户提供整套数字藏品服务。 

这一切意味着,当数字藏品平台忙着占领C端流量时,不少企服公司也正瞄准这些平台,希望成为数字藏品生意的“送水人”。问题来了,机会真正属于谁? 


01 谁是数字藏品“送水人”?


数字藏品平台数量的快速爆发,是让上下游受益的首要前提。 

中国青年报在7月14日发布的文章中称,去年以来,许多企业和机构纷纷推出自己的数字藏品平台或产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有数字藏品平台近700家。 

从实际来看,这个数量或许还在快速增长。

链服务商超块链负责人史兴国告诉36氪:“近半年差不多每个月客户合作咨询量都在翻倍。咨询转化率在变化,不过总体来看有4成左右。” 

网易区块链总经理顾费勇同样告诉36氪,品牌以营销为目的发行数字藏品的咨询量,从去年11月到现在有数倍增长。 

验证服务商极验的数字藏品客户数量从今年3、4月份到现在增长了2倍。 

这些角色的业务,大体涵盖了打造一个数字藏品平台所需的技术范围。 

发行数字藏品搭建亚文化社群俱乐部的“星核未来”CEO徐才巢向36氪更细致地拆解到,其在打造数字藏品平台时,主要需要企业服务公司提供区块链、存储、支付、安全服务等能力支持。

其中,区块链是最基础的技术 ——在数字图片、GIF动图等通过上链动作后,同样可以成为数字藏品。因此,区块链是数字藏品行业最基础的设施。 

总体来说,区块链分为公链(如以太坊区块链、比特币区块链等)和联盟链(如蚂蚁链、腾讯至信链等)。在境内的监管要求下,数字藏品都是发行在联盟链上。国内较为知名的联盟链包括:阿里蚂蚁链、腾讯至信链、百度超级链、媒体融合链、天河链、趣链、京东智臻链、网易区块链等。目前,开发一条新的区块链在技术储备上已日趋成熟。国内不少数字藏品交易平台都有自己的联盟链。 

然后是存储。 为了追求高性价比,目前国内外的数字藏品或NFT作品上链的其实是一个作品映射的URL,数字藏品或NFT作品本身存储在Web2时代广泛应用的集中式存储和分布式存储网络中。这就涉及到云厂商提供的存储服务。国内云厂商巨头有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 

数字藏品平台需要的安全服务 ,主要包括传统安全层面的DDoS,CC等服务和业务安全层面的反欺诈等。国内的数字藏品相较于国外的NFT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不鼓励二级市场交易,严防数字藏品金融化炒作。因此,除了对藏品安全的考虑外,对消费者进行严格验证,也是为了避免薅羊毛等行为及对手恶性竞争让平台在短信、带宽、服务器等方面付出较多成本。 

接下来是支付。 完成数字藏品交易不得不依赖支付工具,这也给有牌照的支付公司提供了新商机。 

由此可见,数字藏品企服“送水人”范畴不小,区块链、云服务、安全、支付等厂商均能参与其中。 

而在这些企服公司眼中,如今这些数字藏品客户的需求不仅增长快,而且来得很急。 

极验CTO 谢强告诉36氪,由于公司在2016-2017年接触过区块链创业公司,今年三四月份有很多过往的客户带着数字藏品的项目继续寻求合作。 

“数字藏品平台前期往往更注重运营和增长,在安全方面的投入有限。等平台规模起来后,安全的问题就凸显出来。”谢强说,“一些平台在极端情况下,一天可达到几亿甚至上十亿次峰值调用我们的接口,其中必定有很多套利者。” 

另一家安全服务商顶象也收获了新增的数字藏品客户。顶象技术总监王路超告诉36氪,2021年4月出现第一家数字藏品客户主动找到顶象建立合作,“寻求安全验证服务的数字藏品平台用户增长很快,现在平均一个平台每天有几万次验证服务调用。” 

趣链副总裁张帅同样向36氪反馈,从去年年底开始,向趣链科技咨询数字藏品业务的客户快速增长,其中包括品牌发行方、技术服务商、IP运营方,甚至地方机构。 

客户的增长直接促进了收入爆发。极验表示,如今其数字藏品客户的营收环比提升了1.5倍。而对区块链公司来说,收入的增长可能更快——毕竟一次私有化部署的费用就可能达到百万元。在整体数额上,有行业人士透露,目前已有区块链公司依赖数字藏品客户获得上亿元收入。


02 谁在喝汤,谁能吃肉?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即使数字藏品已经出现一段时间,但参与者的热情依旧高涨。 

“品牌做自己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已经变成了跟当年建电商网站大致一样的需求了。 在我看来,它已经是(品牌方)一个比较大众的需求。”龙典表示,“特步、绿地集团和智已汽车都在已有APP及小程序里自建了数字藏品频道。” 

理论上看,更多的品牌自建需求,对企业服务公司意味着新的业绩增长空间。但回归实际,不同参与者从中获益的程度很可能产生不小差异。 

尤其,在大厂出没的环节,独立厂商喝汤、吃肉的比例很可能受到影响。 

星核未来CEO徐才巢告诉36氪,在数字藏品平台涉及的主要技术及应用场景中,阿里、腾讯和趣链等就可以提供区块链、安全和存储等技术服务,类似整体解决方案。 

龙典也表示,他了解到云厂商所提供的数藏平台功能,也是按不同技术模块组合而成,价格大致在十几到数十万元级别。 

从已有的信息看,大厂在数字藏品领域对初创公司更有吸引力——这不光是因为它们产品功能更齐全,客户使用体验更便捷,还因为大公司本身的名气可以为初创公司带来宣传或背书的效果。 

以选择上链为例,“我觉得现在(各厂商的)功能可能都大同小异,主要还是考虑价格以及这个链本身的知名度。因为如果跟一些公司推进合作的话,他们会考虑链本身的知名度,这时候我们合作的链来自大厂,BD就会更顺畅。”徐才巢说。 

这导致在这个新兴市场里,大厂会优先获得优质的、有付费能力的客户。 

这一现象也得到侧面印证。不少企服公司对36氪表示,当前自身的数藏客户数量涨幅可观,但对营收的贡献依然有限。

有从事反欺诈业务的安全企业表示,自己当前所服务的数字藏品客户,大多还是腰部平台,交易量和活跃程度有限。 

“数字藏品行业发展很快,但发展时间很短。目前来自数字藏品的营收占整体比重很低,相比我们之前服务的金融和政企客户,它的单位营收金额小。”有头部区块链企业高层也表示。 

36氪在此前发布的《2022年,便宜的线上流量在哪里?》曾有展示,当前影响力较高的平台不少直接出自大厂,技术提供方也至少在一定范围内呈现“自闭环”特征。

图片来源:新知榜 国内数字文创区块链交易平台排行榜

纵观国内企服发展,被巨头“卷”过的市场往往空间存疑。 

对此,多家受访的企服公司表示,只要在垂直领域做得足够专深,挑战大厂也不是不可能,它们会继续在数字藏品领域布局业务,满足客户日益增长的需求。 

比如,趣链副总裁张帅告诉36氪,趣链发起了《联盟链运营治理框架》,向业界呼吁共建一个“公共的联盟链”,“改变目前联盟链其实是私有链的状况”。 

张帅认为,目前的联盟链不是多方共同治理的去中心化平台,中心化的运营模式一旦因为运营者本身运营不当、甩手不做、内容违规等,整条链都会被波及进而废弛。即目前的联盟链在本质上不能保证用户藏品的安全性。而公共的联盟链则可以改变这一现状。 

总体来说,监管在国内数字藏品行业有着不容忽视的地位,犹如悬在行业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大部分受访企服公司表示,业务的持续性还是以相关监管政策为主。有企服投资人告诉36氪,如今一些企业主要通过月度收费的模式收费,这或也是为了避免客户突然被“清理”。

大厂在合规方面显然充满“求生欲”,这反而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给其他参与者提供了更多空间。 

比如在支付环节,36氪了解到,目前不少公司主要使用连连支付、有赞API、易宝支付等第三方技术服务商来完成交易。 

不久前曾有报道称,一些第三方支付公司,可能通过收取用于存储作品、寄售的钱包管理费、交易手续费等方式日赚百万。 

面对这一高额数字,大厂显得十分低调。在采访中,上述区块链公司高层告知36氪,目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并未对外开放这一功能。他认为,当前或许是为规避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潜在的合规问题,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分别只针对自己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鲸探和幻核开放支付功能。 


03 国内客户:需要技术服务,但不仅是技术


如今国内外在数字藏品/NFT发展方向的差异已是共识,这也带来了不同背景企服公司的业务分野。 

比如在安全方面,浙江大学教授、区块链安全公司“BlockSec”创始人周亚金告诉36氪,由于NFT在海外可以二次交易,所以针对项目方的NFT盗取、被超发等方面的攻击频发,C端用户也经常遇到NFT被盗取、交易忘记撤单而低价卖出等安全问题。“BlockSec”如今主要服务B端项目方,针对C端的安全则正和钱包提供者进行探索。 

但在国内,由于如今的创业环境不同,“安全虽然有需求,但依然围绕Web2,和海外差别巨大。”一家服务于国内数藏公司的安全企业高层直言。 

回到国内,多位受访者告诉36氪,往合规方向发展的数字藏品,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做内容的生意。在这种情况下,服务数字藏品客户,技术能力是一方面,运营能力也更显重要。这也使得国内有能力的技术提供方,不少也正探索将技术和运营结合的方式,希望满足国内数字藏品客户的深层需求。

比如,趣链副总裁张帅向36氪表示,他发现如今还有不少客户遇到的问题是“不知该如何做数字藏品”。这里的“不知”,不仅包括不知道如何搭建,还指的是不懂如何发挥数字藏品的流量价值。 

针对这类需求,趣链投资布局了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红洞数藏。红洞科技为品牌发行数字藏品的同时,还和第三方运营服务商咖啡科技等一起为品牌提供数字藏品运营服务。 

网易区块链总经理顾费勇也认为,网易在区块链能力之外,对运营能力的深度积累也是壁垒。他告诉36氪,“我们让数字藏品有使用场景,有文化内涵,进而让消费者有收藏欲。” 

他表示,以网易区块链与南京夫子庙联合发布的数字藏品为例,游客可以在参观景点的过程中完成打卡,获得带有当地景点介绍的秦淮河花灯等文创数字藏品,并在现实中也获得一个莲花灯实物,让数字藏品与发行方的业务本身结合,打通虚拟和现实的壁垒。 

往更深层看,帮助企业建设私域流量池,是数字藏品更大的价值。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观察到,数字藏品平台或在未来承担品牌方的流量入口功能,直接对接品牌自己的线上商城。 

在海外,主流的品牌都有自己的网站承接消费者的购物需求,而在国内,电商平台几乎承接了大部分品牌的线上流量入口。在流量越来越贵的当下,品牌方要向电商平台交坑位费,搞各种营销才能获得流量。 

“很多品牌综合算下来发现,淘宝、京东等平台赚了他们最多的钱。”龙典说,正是看到了中小品牌在这一块的需求,今年火讯财经联合超块链、倍轻松股份、竹子科技共同成立“数藏云”,为中小品牌提供包含基础云服务、实名验证、支付解决方案、上链及存储服务的一站式NFT数字藏品解决方案。 

看到此类需求的还有趣链和星核未来,相关负责人告诉36氪,两者将在今年发布的数字藏品SaaS解决方案,针对的正是类似场景。 

或许大家需要承认,数字藏品之所以在国内火热,除却C端用户的收藏爱好,更重要的是品牌方对流量的渴求。所以对国内企业服务公司来说,提供技术固然重要,但通过自建或合作等方式,为客户解决“不知如何运营数字藏品”的深层需求,可能更是一种优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