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冰火两重天:有平台“亏本经营”,IP方仍在等红利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黄婉仪

腾讯旗下数藏平台“幻核”被裁撤的传言,引发了业内对数藏寒冬的议论。据7月20日媒体消息,腾讯计划裁撤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幻核”。

手握强大IP和流量入口的头部数藏平台尚且难挡低迷局面,数字藏品产业链其他参与者当下的生存境况又如何?关于数藏寒冬是否来临的讨论不绝于耳,也出现分歧。

“数藏寒冬早有迹象。”一家数藏平台的相关负责人向《链新》分析,5月iBox二级市场部分藏品价格暴跌和幻核部分藏品滞销是两个标志性事件,此后市场一直很低迷,数藏红利期早就过去了。

作为数藏发售流程另一重要的参与者,IP发行方则显得乐观很多。阳子文化CEO张书庆向《链新》表示:“国内数字藏品的市场规模还很小,用户基数还是很少的,已经发行数字藏品的知名艺术家和IP还是少数。数字藏品对艺术家IP的赋能还处于初级阶段。”

面对当下市场行情,数藏产业链上的参与者可谓冰火两重天。


1 .有上市公司旗下数藏平台退出


今年5月,iBox一度因为部分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价格暴跌登上了微博热搜。

“(之前)炒大闹天宫的真发财,4万变8万。”5月17日,一位用户在iBox数藏交流群里说。

然而,5月17日,iBox二级市场部分藏品交易价格暴跌,最高跌幅80%以上。对于花费数万元接盘的用户来说,大闹天宫系列藏品只值数千元了。

这位用户提到的“大闹天宫”,指的是由iBox发行的“大闹天宫系列”数字藏品,是各个iBox用户交流群中被广泛讨论的明星藏品,最初发行价仅99元。

根据NFT实盘数据显示,“大闹天宫-孙悟空看守蟠桃园”最新流通价格仅剩5290元,距离此前2.8万元的价格高点已经暴跌80%。

前述数藏平台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这是数藏寒冬来临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iBox会成为数藏二级市场价格的标杆,团长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一位数藏行业观察人士表示,每个团长都有自己维护的用户群,这就是这些数藏平台的私域流量来源,平台会根据销售额给予团长分成,利润非常可观,因此团长们都愿意跟开二级市场的平台合作。

这位数藏行业观察人士直言不讳:“其他开二级市场的不知名的数藏平台不少,这些平台甚至不追求出圈,因为只要把自己私域流量范围内的韭菜割完跑路就行了。”

这样的模式注定难以为继。

在iBox藏品价格暴跌登上微博热搜之外,另一个头部平台“幻核”的部分藏品滞销、发新放缓乃至平台裁撤传闻让数藏行业发展前景再度蒙上阴影。截至发稿,幻核平台已经超过两个星期没有发售新的数字藏品。

而不久前,腾讯新闻旗下的“数字藏品”板块也替换成“数字订单”,其数字藏品业务调整公告显示:“因业务模式调整转型,自2022年7月1日起,腾讯新闻将暂停数字藏品的售卖服务。”

此外,上市公司恒生电子旗下数藏平台“予藏”也关停了业务。

有不愿具名的头部数藏平台工作人员向《链新》表示,该平台藏品发售在今年4月份之后就经历了一个低谷期,6月底达到了最低点。

在前述数藏行业观察人士看来,数藏平台在市场行情低迷的时候首当其冲,与“炒用户”不可持续的发展路径有关。原本寄希望于大平台的用户都在等待幻核开放二级市场,但幻核迟迟不开放,而当把用户期望炒到很热的时候,用户进来发现赚不到钱甚至造成损失,往往流向别的平台。

一家没有开放二级市场数藏平台的负责人坦言,目前是“亏本经营”,他向《链新》表示:“我们其实是亏本经营的,因为不支持流转的平台对大部分想投资的用户来说挣不到钱,就吸引不到用户。而且平台也没有流转手续费的收入。我们只有一级发售的营利渠道,但是一级发售是一次性买卖,收入不多。”

而数藏发售的低迷行情也传导到了产业链上游。有数藏系统开发商表示:“多少都会有影响,市场行情出现降温就会导致服务的商户变少,不管是平台开发还是支付通道都会有影响。“

而面对现在的市场行情,该数藏系统开发商最直接的应对方式就是把开发费用适当降低,以此来吸引客户。


2 .IP发行热度不减


今年上半年,数字藏品新平台不断上线,一度出现“千藏大战”的市场格局。据数藏舰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7月9日,国内的数字藏品平台数量达到820家,而年初平台数量还不超过100家。

在平台数量井喷之后,数藏产业链涌入了不少IP发行方。在头部平台出现发售低迷的情况下,IP发行方的生存境况又如何?

据宇盒VerseBox负责人黄树基介绍,发行一个数字藏品对于IP方来说其实并不需要太多成本,IP方只需要提供IP,购买数藏的用户群相当于由平台来提供。数藏IP面向C端用户发售获得的收入由平台方和IP方一起分账。

基于IP方在数藏产业链中的角色定位,IP发行方在市场低迷情况下相对更加乐观。

据阳子文化CEO张书庆观察,当下数藏行业遇冷的主要是一些头部的、前期发展过猛的平台,但整个行业是没有降温的,一些专注特定IP领域的新平台在不断出现。

张书庆表示,这些新上线的平台不像老牌的大平台用户群体大、一次发新很多、IP方背景很强,相反,这些平台开始呈现更加垂直和细分化的趋势,例如给IP方提供店铺,为艺术家提供自主上传IP的通道、设置发售时长等。

专门的IP发行方通常会和多个数藏平台合作,由于每一个数藏平台看中的IP风格、名气各不相同,IP发行方会为每个IP匹配合适的平台发售。

与幻核等主流数藏平台的交互界面只是简单呈现数藏购买区相比,一些持续发新或新上线的数字藏品平台专门开拓了艺术家IP专区,并为艺术家提供创作平台、社群运营,在创作者和用户之前形成更强的IP粘性和价值赋能。

在挖掘IP方面,一些专注本土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的地方性数藏平台正在涌现。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浙江、山东、四川、河南等地分别推出有国资背景的数藏平台虚猕数藏、海豹数藏、灵兽宇宙、数藏中原。灵兽宇宙将自身定位为专注巴蜀文化的数藏平台,“海豹数藏”则多次推出鲁派内画、扑灰年画等山东传统文化藏品。

炒作用户和精耕IP或已成为数藏平台度过寒冬的两种选择。

黄树基表示,炒作用户来钱快,精耕IP走得远。也许走得更快的人能保证资金流迅速熬过这场寒冬,但真正要做好数字藏品的一定是要抛弃投机心理,让数藏IP与实体和场景结合,让消费者真正认可数字藏品的价值,而不是一味迎合投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