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流还是智商税? 元宇宙带火虚拟服饰 业内:警惕炒作风险

来源:央广网

记者 于琦

波光粼粼的美人鱼鱼尾、彩虹色半透明的蝴蝶翅膀、暗黑系列的蝙蝠战袍、波浪和金属织就的裙摆……这些往往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特效,如今“穿”到了消费者的“身”上。

在“元宇宙”概念的加持下,虚拟服饰应运而生。但与实际穿戴不同的是,虚拟服饰并不能真正穿戴到消费者的身上,而是需要消费者提供自己的照片,设计师会将其与虚拟服饰进行合成,为消费者打造“专属时装大片”。

央广网记者发现,一件虚拟服饰的售价从百元到千元不等,且只能“穿”一次,甚至有部分限量款被“炒家”炒到数万元。虚拟服饰到底是收割智商税还是真的有升值空间?

(图源自网络)

虚拟服饰要怎么“穿”?

那么,虚拟服饰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利用计算机技术对布料进行仿真制作,由设计师通过技术手段将真人照片与虚拟服饰合成到一张图片或视频中,即可实现虚拟服饰的“穿戴”。由于虚拟服饰无需使用面料制作,也并未在现实生活中真正穿在身上,因此可以进行个性化定制,其设计、色彩和造型,都可以突破现实中的局限性,看起来比较夸张,也充满了想象力。

央广网记者在某社交购物平台搜索“虚拟服饰”,可以看到众多造型百变、色彩丰富的装扮,包括美人鱼、机械战士、蝴蝶翅膀、金属礼服等。消费者无需考虑身材和尺码,即可化身为丛林里的蝴蝶精灵,大海中的小美人鱼,还能把蛋糕、水墨等穿在身上。

“虚拟服装摆脱了现实世界的束缚,有无尽畅想夸张的廓形与独特质感,把各种不可能的世界万物穿戴在身上。”一位穿搭博主表示,“它完全摆脱尺寸、服装自重等物理因素影响,不必担心自己穿不进去或者效果不好,各种身型都可以大胆驾驭。”

据悉,消费者购买虚拟服饰的流程较为简单。以小红书推出的官方“R-SPACE虚拟时尚买手店”为例,央广网记者看到,产品上新前会对其进行预告公示,定时限量发售,买家需开通数字账户,拍下产品后即可在个人小红书账号R-Space空间中收到3D的R-数字作品以及专属编号,但要实现穿戴还要将自己的真实照片发送到指定邮箱,设计师将在7个工作日内返图。

不过,大多商家规定每套衣服限量只能穿戴在一张照片上。

“童年的梦想,这一刻实现一键换衣。”有博主感叹称。在一些社交平台上,虚拟服饰被打上了环保、社交、想象力、科技感、包容性等标签,元宇宙等概念的加持,更把虚拟服饰推到了风口之上。

扎堆抢滩市场?

“数字化技术和数字化平台的发展,为虚拟服饰的开发和售卖创造了数字化的环境。”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智能社会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鹏告诉央广网记者,“同时,在互联网背景下成长起来的Z世代更容易接受新事物,更注重个性化产品的追求,使得虚拟服饰变得火爆起来。”

早在2018年,来自挪威的Carlings推出了品牌首个虚拟时装系列Neo-Ex,风格偏向街头潮流,各个款式的价格也主要集中在10欧元到30欧元之间。

2019年5月,全球首款区块链虚拟时装 “Iridescence”诞生,并最终以9500美元的价格售出。它通过2D服装图案软件和3D设计软件,以及强大的渲染工具,来“生产”十分逼真的时装。

随着“万物皆可元宇宙”时代的到来,传统时尚服装品牌、众多互联网公司等也试图搭上“元宇宙”的快车,探索产品发展的新赛道,其中之一就包括虚拟服饰。

2022年6月,字节跳动上线了数字时尚创意平台“沸寂”。据悉,“沸寂”业务将涉及虚拟服装、虚拟人、虚拟时装等,并与抖音、Pico等业务进行联动。官方称,在该平台有众多中国原创设计师的数字时装作品。央广网记者发现,在该平台展示了多款虚拟服饰,售价从99元到399元不等,都处于未发售/已售罄/补货中的状态。

小红书同样建立了“R-SPACE虚拟时尚买手店”数字艺术平台,并且利用小红书的区块链技术、流量扶持计划等针对性地吸引优质数字服饰设计师、团队入驻,铺设属于小红书的数字时装平台道路。值得注意的是,该平台上在介绍中表示,每一件虚拟时装都具有区块链上唯一序列号。同时,该平台也正在招募有创意的虚拟时尚设计师。

如今,虚拟服饰浪潮也吹到了奢侈品行业。在2020年,Gucci就已经开始布局虚拟时尚领域,与Genies联手打造了虚拟衣橱,在其平台上Gucci可以售卖各种虚拟服饰。此外,Gucci与网球手游《Tennis Clash》推出主题服饰,与科技公司Wanna联手推出虚拟潮鞋。紧随其后,其他奢侈品牌也在虚拟服装上有所动作。巴黎世家与《堡垒之夜》合作推出数字服装、LV 尝试游戏皮肤、Prada 等也宣布推出虚拟服装 NFTs。

此外,更多专注虚拟时尚的独立平台和品牌也开始出现。包括Mo、DressX、Tribute Brand、RTFKT等品牌。据悉,Meta 正在与数字时尚初创公司DressX 合作,于 7月19日发售虚拟服饰,用户可以Messenger、Facebook、Instagram 和头戴VR设备Quest在内的Meta平台上购买和穿着。

真价值还是假炒作?

“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的钱去购买虚拟服饰?还不如在现实生活中买一件新衣服。”“居然还能这么操作,真的让我长见识了!”央广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年轻人之前并未听说过虚拟服饰,认为其仅是升级版的QQ秀,花大价钱购买并不值得。

实际上,虚拟服饰并非新的概念,从早期的QQ秀,到现在的游戏皮肤等,基本上都是属于虚拟服装的范畴。但目前来看,虚拟服饰尚处于探索阶段,行业远未成熟完善。不少商家以唯一性、限量、增值的互联网资产标榜,一时间,以P图代替的假虚拟,以限量为噱头的真炒作等乱象频发,有的虚拟服装价格被炒作到几千甚至数万元。

“虚拟服饰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数字藏品。”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种商业的炒作行为,并没有新的技术含量,与数字藏品、互联网艺术品还相差甚远。”

朱巍指出,现在对虚拟服饰的炒作就类似于17世纪的郁金香泡沫一样,买涨不买跌,但如果有一天市场不再需要了,就会发生崩盘事件。

“这个和市场规律是相违背的,仅是一种商业运作。”朱巍坦言,“元宇宙适用的空间大多是工业互联网领域,在产品领域还未看到有价值的东西。虚拟服饰到底存不存在本身的价值和交换的价值,目前来看应该是没有的。”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一些虚拟服饰设计师入行门槛低,制作不规范,让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消费者花费不菲,买到的所谓唯一版、限量版虚拟服装,很可能就是炒作出来的一张简单的P图而已。而实际上,真正的虚拟服饰则需要根据人物的动作在电脑中进行模拟对位、环境渲染和后期细节处理,才能达到逼真的穿戴效果,并非简单的P图贴纸。

“对于新事物,广大投资者要保持理性,不要被所谓的暴利迷惑,切忌盲目投机,以免落入不法分子利用信息不对称所设置的各类陷阱。”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告诉央广网记者。

出现纠纷如何维权?

从传统的服装定制来看,完成一件成衣需要精选布料、独特设计、打磨版型、注重剪裁工艺等多个步骤,对于虚拟服饰来说,完成一件精品也需要如此的复杂工艺,只不过把线下挪到了线上。

央广网记者发现,由于设计师的技术水平不同,虚拟服饰也存在粗制滥造,或存在不完全贴合人物、衣服与头发重叠等情况,有的还仿冒设计师,实则是将衣服直接P图到人物身上。

那么,倘若购买的虚拟服饰并不能让消费者满意或受到不法分子欺诈时,产品是否能退换呢?“除非有合同,否则这种数字产品一般是不予退换的,不适用于7天无理由退货。”朱巍表示。央广网记者也留意到,在虚拟服饰购买页面中,也出现了不可退还的提醒:数字作品一经领取,则该订单不支持退换货。

目前,对于数字藏品并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行业监管尚存不足。在利益之下,很多不法分子会投机牟利。一旦商家和消费者出现纠纷,该如何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行业应该自律,设计师应该对消费者负责。”王鹏表示,“此外,平台方需要担起主体责任,严格把关每一个作品;执法部门也应积极介入,对于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重拳出击。”

王鹏同时建议,消费者在购买虚拟服饰时,应选择正规的平台,若合法权益被侵犯,要公开维权。“虽然可能面临成本高、难度大的问题,但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帮助更多的消费者了解市场环境,避免上当受骗。”

日前,近30家机构联合在京发起《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倡议》,反对二次交易和炒作、提高准入标准成为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共识。“今年以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等单位陆续发布了关于防范元宇宙、NFT相关风险的提示。作为一种新型商业模式,NFT还在探索中发展。对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而言,不管想要以何种方式突围,都要坚持合规经营。”孟博对央广网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