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个虚拟人只要599元,“捏脸”大军抢占虚拟人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谭丽平 陈睿雅

编辑:姚赟

元宇宙没来,虚拟人先卷起来了。

“一个iPhone手机,加一款打游戏的电脑,就可以驱动了。”直播间里,一位售卖3D虚拟数字人直播服务的主播,正在展示自家的虚拟人直播技术。据他的解释,无论是仅有面部画面的虚拟人,还是能够捕捉全身动作的数字人,“不需要你建模,不需要你有任何技术能力,十分钟就可以(上手)直播”。

2021年元宇宙“爆炸”后,作为现实世界连接元宇宙的媒介之一,大批虚拟人跑步入场:2021年12月,“崔筱盼”被评为万科2021年度优秀新员工;2022年6月,一位来自海外的紫发紫瞳二次元男孩霸榜了B站全站排行榜,直播两小时,收入达百万元;同年7月11日,红杉中国官宣入职了一秒能阅读上百份商业计划书的新员工“Hóng”。除此,还有一夜涨粉百万的“柳夜熙”、美女学霸“华智冰”、谷爱凌的数智分身“Meet Gu”等。虚拟人不再是虚拟偶像的代言人,他们甚至开始在汽车、银行、证券等行业“持证上岗”。

虚拟人直播。来源:各视频平台直播截图

与真人相比,虚拟人被认为成本更低,且“不会塌房”,因此获得各类品牌、MCN机构的青睐。于是,伴随着技术的提升,虚拟人的使用场景不断被解锁。

一批服务商嗅到了商机。视频号上,一场讲售虚拟人的直播能吸引20万人的观看;抖音、快手、小红书上,相关公司认证的账号纷纷取名为“虚拟人”“数字人”;打开搜索网站,输入“虚拟人”,前五条均为“一站式虚拟人解决方案”“虚拟人平台”等公司的广告。

狂热之下,水大鱼大。

《中国企业家》联系了多家虚拟人卖家,他们给出的报价参差不齐:价高者如定制一个虚拟人,从几万到上百万元不等,虚拟人的写实程度与价格成正比;非定制的通用模型,甚至花费599元,就能拥有某个平台上50多款虚拟形象一个月的使用权。价格之外,负责运营或服务的公司,也是如此:动捕设备公司、影视制作公司、游戏公司、AR&VR公司,能沾上边的公司都纷纷加入了“捏脸”大军。


虚拟人大爆发,50个只要599元


“接下来,带来最后一个舞蹈——华尔兹”,镜头里真人主播的声音传出,屏幕前的虚拟主播开启了“舞动模式”。跟随着紧凑的音乐节奏,这位身着白色吊带、蓝色裤裙的短发虚拟人,轻松地做出下蹲、甩头发、跳跃等高难度的舞蹈动作。

瞬间吸引了评论区的刷屏留言,“这是真人跳的吗?还是程序在跳”。这段舞蹈开始不到5分钟,直播间涌进了1万新观众。几曲舞蹈结束,屏幕右下方出现了真人身戴设备操控虚拟主播的画面。真人主播解答用户问题的同时,虚拟主播实时同步着真人主播的口型、表情、动作。期间,真人主播多次更换虚拟形象。

这是一家提供二次元、超写实数字人形象定制服务的公司。

根据主播介绍及其官网的资料,只需三步,商家就能借助公司的技术开启虚拟人直播:运用公司的云服务,随意创造角色丰富、造型多变的虚拟形象;无需昂贵的动捕设备,一个摄像头就能轻松搞定捕捉;安装客户端,就能同步直播方案,支持抖音、快手、虎牙、微信视频号、斗鱼、B站等平台。

不仅操作起来简单,价格也格外让人“心动”。目前,该公司主要提供三种服务:面部捕捉、半身捕捉和全身捕捉。价位最低的产品中,设备只需电脑+手机的面部捕捉,就能使用公司的所有数字资产,即27个女性角色和21个男性角色,外加可以DIY的捏脸系统,价格上则以使用时间来分,599元/月,4999元/年。捕捉的范围越大,费用越高,半身捕捉效果,7999元/年,全身捕捉则需要另外支出1.2万元的传感器设备费用。

除了这些通用的模型外,该公司还提供私人定制服务,单个虚拟形象设计费用在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的直播账号名称极具“元宇宙风”——元创岛。根据公众号简介,这一名称还是今年2月25日刚刚完成认证,此前的名称为“XX智能耳机”。根据公司资料,这是一家以语音交互和软硬件结合的人工智能公司。

《中国企业家》试着在抖音、小红书、快手等社交平台上,以“虚拟人”“数字人”为关键词检索,能搜到大批有企业认证的蓝V账号。其中,不乏账号每天直播,粉丝数超十万,橱窗内的热门款销量过百,另外,一个账号有39个粉丝群,总计超1.2万名的粉丝加入。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涉及虚拟偶像/虚拟人企业现存3834 家,2021年新注册相关企业就有1000余家,同比增长63.69%。2022年一季度共新注册近300家相关企业,同比增长67.47%。

相关行研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核心市场规模为62.2亿元,带动产业市场规模为1074.9亿元。预计到2025年,两组数字将分别增长至480.6亿元和6402.7亿元。

虚拟人爆发的同时,服务供应商也迎来集体增长。


一个虚拟人,售价从几百元到上百万元不等


在林琪的观察中,2021年6月前后,虚拟人开始在市场中热起来。她关注到,当时市场已经陆陆续续出现一些代言虚拟人,比如天猫的Ayayi和钟薛高的阿喜Angie。11月,柳夜熙的出现,则是被公认为虚拟人爆火的重要节点。

2021年的6~7月,当时还是自由职业者的林琪接到了一项汽车广告的虚拟人制作项目,这也是她第一次制作虚拟人。由广告公司拍摄真人,设计师会设计一副人脸模型,林琪的任务是用虚拟人替换真人。  

2021年9月,研究生毕业后的林琪入职上海的一家公司担任编导一职。入职后,团队意外发现林琪有对虚拟人的技术了解,她很快崭露头角,目前公司里有2支虚拟人团队,她负责带领其中一个虚拟人团队。林琪算是“误打误撞”入了行。

值得一提的是,她前期的虚拟人制作技术,是跟着YouTube和B站上的教学视频自学而成,还是在毕业后租住的出租房里跑通了模型。

虚拟人制作技术,难度不一。林琪表示,目前,数字人制作技术主要有三种:扫描后重建、建模后绑定、用一些数字人制作工具(如metahuman, character creator等),根据精度不同价格有差异。第一种技术相对先进,价格也更贵,后两种技术,稍微更简单,也是她自学的技术内容。

技术的差异,直接影响着这个尚无标准的行业。

《中国企业家》咨询了多家虚拟人制作公司,目前,虚拟人的购买方多来自B端,小至MCN,大到银行、汽车、家电等行业的一线品牌,都有涉及。而想要定制一款虚拟人,前期大概需要三大板块的投入支出:形象定制费用、平台软件服务费用、设备费用。但每家公司的单项收费标准都不尽相同,不同公司定制一款虚拟人的综合收费,差距以数十万元计。

比如,《中国企业家》咨询了某家自称游戏引擎出身、实时渲染技术较强的公司,其中二次元、卡通形象虚拟人模型设计费为12万元,写实数字人的设计费为28万元左右,具体可根据客户需求调整。需要用到的公司软件服务系统为18万元/年,也可以花28万元买断。动捕设备则可以按需推荐购买,价位从3.9万元~39万元不等。整体算下来,前期投入至少需要五六十万元。

还有一家最初做机器人动作捕捉系统的公司,卡通形象、写实数字人模型设计制作费用分别为1.5万元、2.5万元,设备加软件为六七万,总共投入则在10万元左右。

当然,也有已经设计好的通用模型,价格几百到几万元不等。

为何收费差异如此之大?

一位名为“爱化身科技”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目前行业没有一个标准,也决定了市面上服务水平的参差不齐。20万元想要做一款精品虚拟人,已经算击穿底价了,有的收费甚至上百万元,但不妨碍有人能几百元捏一张脸。”

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位工作人员直言:“有的虚拟人只能看到嘴巴张合,有的超写实虚拟人在图像呈现上甚至能一比一复刻真人,甚至毛孔、毛衣的细节,说白了就是钱到没到位的问题。”

放眼至虚拟人全产业链条来看,IP设计、建模材质、骨骼绑定、动作捕捉、渲染成片、运营,设计一款虚拟人,涉及的生产环节往往分布在不同公司,这也导致了规模化的难度较大。

根据《中国企业家》的观察,如今入局虚拟人制作服务的,大多也是近一年来从这些行业中衍生出来的“副业”。比如,林琪所在的公司,依旧是以传统影视流程为主业,目前公司内部已经有数字人MCN运营团队,也开始承接国内一线综艺的有关数字人制作及动作捕捉的需求。

跑通第一个数字人,林琪花了两三周的时间。随着技术的精进,她最快可以用2天完成一个虚拟人的制作。目前,她所在的团队有十多个人,在7月份的项目里,需要一个月制作12个虚拟人。不过,制作虚拟人只占用其工作室的一部分工作量,更多的工作,还是聚焦在公司传统业务上。


虚拟人能活多久,取决于运营


技术跑通了,对于一些使用者而言,使用起来却常常受限。

晓晓是一名主播,所在公司今年开始研究虚拟人IP项目,经过三个月的前期准备工作,终于设计出了一款虚拟形象。但目前,仍然需要她这个“中之人”身戴动捕设备控制虚拟人。

覆盖到指关节的动捕设备,为虚拟人提供了更精确的动作表达,但也因此导致了诸多限制。“直播中所用到的光塔不能随意移动,导致使用场景非常局限;目前实物以及真人无法和虚拟人一起出现在画面中,直播如果不做后期处理,画面中就只有虚拟人,导致无法带货和做大型活动实时直播;动捕设备是按照一米八的统一标准设计的,有些动作并不适配;设备整体也十分笨重,戴了十分钟就会手酸。”晓晓说。

除此之外,虚拟人对设备要求较高,普遍都会对PC电脑、手机、摄像头有最低配置需求,一些公司甚至会对充电宝的容量也有规定。“仅直播设备采买下来就需要至少四五万元不说,关键是,现在直播谁还用台式电脑?”

晓晓认为,虽然当前的单一个虚拟人的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但实用性、便捷性上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从技术专业上看,林琪认为,当前的虚拟人制作存在两个痛点:第一,根据图片建模:根据给定人脸直接生成一比一仿真模型;第二,虚拟捕捉/AI动作捕捉:摆脱昂贵的光捕、惯捕设备,使用普通电脑摄像头就可以驱动高质量模型。这些是需要提升的地方。

另一方面,即便虚拟人成功出生了,却不得不面对“出道即巅峰”的难题。柳夜熙在抖音上的人气巅峰是第一条视频,获得360.9万的点赞量,今年发布的13条作品中,只有4条点赞量突破百万;AYAYI在小红书上,第一条动态收获10万的点赞量,如今的动态点赞量大部分只有二三百。在B站、抖音、快手或小红书上,不同平台的虚拟人都面临着热度的减退。

虚拟人迎来爆发期的同时,未来的具体路径依旧不够明朗。

“不少公司购买虚拟人后,大概使用三五次就抛弃了”,林琪告诉《中国企业家》,“感觉许多公司拿虚拟人做一次发布、蹭一蹭直播的流量,虚拟人就消失了。”但也有团队将之当成IP长期运营,得到很多粉丝,并获得了商业利益的回报。

虚拟人制作完成后,如何运营依旧显得至关重要。

在林琪看来,在当前的技术背景之下,虚拟人的外表、对虚拟人进行躯干和面部的动作绑定各占20%,余下60%则由运营团队决定。如果要将虚拟人运营好,运营团队更应该像一支艺人经纪团队,而且,中之人的身份是至关重要的——他(她)是真实的人,正是其赋予了虚拟人以思想。她举例日本的游戏直播运营虚拟主播codemiko,讲话很风趣幽默,爱开玩笑,“按照我们的话说就是很有梗。”

“如果没有运营团队可以跟上的话,虚拟主播的寿命基本就等于发布的时间段而已。”林琪希望准备入局的制作公司能意识到,虚拟主播不是冲一次流量、用完就可以抛弃的躯壳,而是可以真正将其注入生命和情感的创作。很多时候,她也会将自己在现实世界未能完成的事情、想表达的情感,倾注到自己制作的形象上。

林琪依旧看好这个行业,“这是一个非常有生命力的朝阳行业,与新的科技及研究成果密切相关的行业。” 她认为,在元宇宙里,数字人比真人有更广阔的舞台。但她也表示,现在还处于初期探索阶段。

(应采访对象要求,林琪、晓晓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