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虚拟偶像越来越多,却也越来越“糊”了?

文字:阿文  编辑:小唐  设计:戚桐珲

来源:DT财经

原标题:《虚拟偶像为什么越来越多,却越来越糊》

六月,美籍亚裔虚拟主播Shoto首次出现在B站直播间,两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演唱14首歌,获得超过100万的打赏。尽管因为停电导致延迟开播,评论区依然洋溢着粉丝满满的喜爱,更有粉丝热情为新粉安利,介绍起这位虚拟主播从默默无闻到如今红火的成长历程。

同样也是在六月,第十二届北京电影节找来新国潮智慧型虚拟偶像“梅涩甜”,作为元宇宙推介官,梅涩甜厅局风的皮囊和知识人设,引来围观。不过,看完梅涩甜的自我介绍,网友的心情很复杂:“看完你的建模后我决定不骂王者荣耀了”。

顺着元宇宙的热风,技术加持下的虚拟人好比流量密码,总能一登台就吸引观众的目光,赚足噱头。

虚拟人真的受欢迎吗?消费者眼里,虚拟人是个技术产品,还是完美偶像?我们想一探究竟。


#01高人气虚拟人都是谁?


过去一年,不少虚拟人涌现在大众眼前。他们有的是唱跳爱豆,有的是公司员工,甚至有清华大学的学生。

我们搜罗了微博上活跃的虚拟人,试图找出他们的特点和共性。

可以看出,我们目前在社交平台上接触到的虚拟人,主要是虚拟偶像和虚拟员工,虚拟偶像通过虚拟形象的皮套,呈现内容,供观众享用;虚拟员工则是虚拟“打工人”,担负主播、代言等工作任务。

其中,大部分活跃的虚拟人定位为虚拟偶像。微博粉丝数量前25位的虚拟人中,19位定位为虚拟偶像。

虚拟偶像们持续更新照片、歌曲、甚至舞蹈等娱乐内容,吸引人气也颇高。达到百万级粉丝数量的4位虚拟人中,洛天依是歌手、A-SOUL是女子团体、reddi是时尚博主,只有央视网小C是在央视“上班”的主播员工。尽管还没有虚拟人拥有顶流们千万级的粉丝量,但洛天依也已经有超过500万的微博粉丝。

上榜的6位虚拟员工中,有3位代言人,2位主播和1位员工。代言人的品牌属性极强。屈晨曦,是屈臣氏的专有代言人;哈酱则是哈尔滨啤酒的虚拟人,不仅拿到了华纳音乐的签约,成为一名虚拟艺术家,去年底,还登上了GQ杂志。

2位主播的情况则有所差异,央视网小C在央视网兢兢业业主持节目,与专家对话;B站的冰糖IO则是个人向主播,通过视频、直播与观众互动。

另一名榜上有名的华智冰身份更特别些,是清华大学的虚拟学生,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知识工程实验室努力学习,目标是成为有知识、懂交流的聪明(机器)人。

不难发现,虚拟偶像与真人偶像相似,以内容吸引和娱乐大众,而虚拟员工承担各种工作任务同时,也是品牌和机构涉足前沿技术的活广告。


#02看似“完美”的虚拟人


众多虚拟人活跃,背后必定有众多的公司玩家。

推出虚拟人的公司,既有科技公司、传媒公司,也有消费品牌。各行各业的玩家入局虚拟人,无非三个原因:

1. 借力虚拟人的话题性

当新的技术,如此近距离地出现在赛博生活中,必然引来围观。

超现实的拟真效果、突破次元壁的互动性,总是比熟悉的真人多了几分趣味,即使是路人,也会定睛看上两眼,发出对科技的感慨。虚拟人背后各类公司,也能借力流量,博得关注。

2. 可塑性强,更接近“理想的人”

非真人的另一个特性,是无限的可塑性。虚拟人可以随意调整的发型、五官、身材,打破了真人的局限,通过建模,虚拟人外观可以无限度接近完美,并且不断调整迭代。数字特性让他们既不会外型走形,也不会人设崩塌。相比频频掀起舆论风波的流量明星,虚拟人的“皮套”,几乎是无可挑剔。

3. 赚噱头,也赚钱

流量和稳固的形象,最终也回归到盈利。虽然虚拟人起步不久,但赚钱能力已经开始让人眼红。

6月,B站虚拟主播总营收达到8700万,付费人数超过50万。除了人气飙高的Shoto,虚拟女团A-SOUL的成员向晚大魔王,在6月直播近十小时,获得超200万的营收。

虚拟艺人能带来营收,并且是高利润的营收。

A-SOUL背后的乐华娱乐,就在今年的招股书中披露,2021年,虚拟艺人所属的泛娱乐业务模块收益增长79.6%,达到3790万元。由于运营成本相对较低,泛娱乐业务的毛利率也同步走高,从2020年的56.5%增加至2021年的77.7%。

兼具“流量”“不倒人设”“吸金”等完美体质、几乎完美的虚拟人,似乎在“造势”和“搞钱”上,前途无量。现实却并非如此,真实世界正在刺破虚拟人浮起的泡沫。


#03虚拟人的落差,观众们的落差


翻一翻活跃在各平台的虚拟人内容互动量,我们发现,他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人气波动,其中不乏热度下滑严重的偶像。

从B站的播放量、微博和小红书的点赞数来看,不同平台的虚拟人都面临着热度的减退。在洛天依同公司的后辈——言和、AR科技潮牌旗下的李未可、以及入职过阿里巴巴的AYAYI的身上,甚至出现了“出道即巅峰”的唏嘘景象。

对比各平台数据,不难发现,相较于微博、小红书等轻内容平台,活跃在B站的虚拟人,热度相对较高。仔细翻看内容,我们还发现,不论是视频、图片,首次亮相、破次元等内容,更能得到观众的偏爱。

虚拟美妆博主柳夜熙的人气巅峰,是在入驻小红书的第一条笔记:“正式入驻小红书啦!”,这条视频笔记点赞超过49万。洛天依2019年与薛之谦合唱《达拉崩吧》的视频,成为他迄今为止热度最高的视频,播放量高达668.6万;虚拟人Vince与运动博主赵依浓合照的照片,也是其热度最高的一条原创微博,获得1.3万的点赞。

对初次见面、破次元倍感新奇的围观群众渐渐离去,似乎表明虚拟人完美,却又不完美。虚拟人的这份落差,即是观众们的心理落差。

从观众的角度,我们找到3个落差点。

1. 拟真的观感

够不够真,能不能看得顺眼,是虚拟人被认可的第一步。在引起争议的梅涩甜视频微博评论区,就不乏对梅涩甜“建模”“动作”“美术”的评论,有人吐槽外形设计的审美,有的则是提出优化的建议。

从小红书“虚拟人”相关笔记中出现的高频词,更能直观看出大家对“拟真程度”的关注。

进一步分析高频词,可以发现,最高频出现的,是关于颜值的词:“好看”“可爱”“漂亮”,虚拟人也正是凭借完美外观被关注。

除了颜值,大家的关注点,便落到了“拟真程度”。年轻人们纷纷赞叹虚拟人与“真人”的相似度,关注“衣服”“眼睛”“皮肤”等细节的还原。值得注意的是,高频词中,还出现了“恐怖”。部分失真的虚拟人,带来了“恐怖谷效应”。

再者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如何“扫描”“建模”,运用“3D”,虚拟人背后的技术,同样也引起大家的关注。

当虚拟人以人的身份出现,大家自然好奇,虚拟人是否真的复刻了真人的一举一动,能否精细到衣服的褶皱、皮肤的纹理。不够拟真的虚拟人,似人非人的神态,不仅不能被看作有“技术含量”的偶像,反而让人产生恐惧。

2. 持续吸睛内容的落差

虚拟人热度的式微,某种程度上表明:当新鲜感和感官冲击过去,没有持续的内容,虚拟人的完美皮套,也无法维持魅力。

可塑的完美在现阶段尚能让虚拟人用颜值博取喜爱,但这份完美并非不可复制。几乎目前可见的每个虚拟人,都有着光滑皮肤、深邃五官和匀称身材。当越来越多“完美”的虚拟人出现,这份完美就变得稀松平常,甚至理所应当,无法成为虚拟人的立足点。

虚拟偶像们要想长红,或许可以参考2007年出道的初音未来。出道以来,初音未来陆续发行专辑,演唱动漫、游戏主题曲,《甩葱歌》一度成为洗脑神曲。

虚拟人也许有技术优势、暂时的流量优势,但就内容而言,他们并没有额外的光环。依然需要好内容,才能让观众买单。

3. 情感的落差

一旦对虚拟偶像入坑,粉丝们就会投入真情实感,为偶像花费时间和心力。比如虚拟歌手顶流洛天依,大量的粉丝二创让其红上加红。

出于对偶像的爱,粉丝也会自然关注偶像相关的一切。而目前虚拟偶像的运作机制,并不那么经得起考验。

5月,虚拟团体A-SOUL的粉丝就中之人提前解约、收入微薄,集体声讨乐华娱乐。尽管乐华娱乐迅速对事件进行公关说明,但其招股书中的泛娱乐业务高毛利率,与之直播收入中仅1成给到中之人的薪资结构,势必很难让粉丝满意。

A-SOUL曾在宣传中打出“永不塌房”的名号,但这起中之人事故,让A-SOUL的B站官方账号在事发之后的5月11日,直接掉粉5万。

人设的确没有崩塌,粉丝对虚拟偶像投入的情感,却是塌毁了。


写在最后


前沿科技给人们带来新的体验和可能,总是引人注目的。“虚拟人”,这样充满未来感的词,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目光拉回眼前,虚拟人本身,尚欠火候。

我们目前最直接接触到的虚拟人,更多被当作招牌,或内容载体。其本身的智能程度、内容的丰富、机制的完善,乃至未来更多参与到我们生活的可能性,有待时间告诉我们答案。

当越来越多的虚拟人融入生活,也许我们对于情感、对于所谓完美、甚至对真实与虚拟,都会有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