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调查告诉你,624名专家学者眼中2040年的元宇宙是什么样的

来源:VR陀螺

文:万里

原标题:《624名专家学者眼中2040年的元宇宙》

今年年初,皮尤研究中心和埃隆大学的互联网想象中心共同推出了一份关于“2040年的元宇宙”的问卷调查。他们把调查问卷以邮件群发的方式发送给了超过10000名专家以及对该问题感兴趣的网友,最终收回了624份有效调查问卷。

该调查中的受采访者多为业界大咖,其中包括Meta、IBM等企业的技术骨干,作家、智库成员、创业家、经济学者、大学教师、政府职员等等。


54%受访者对于元宇宙未来保持乐观 


调查问卷开头给采访对象阐述了元宇宙的一些基本情况,包括元宇宙的概念、当前的一些发展节点以及该市场的投融资情况,并基于这些信息提出了几个问题。

里面的问题包括了一道选择题:考虑到你对元宇宙的了解,哪种说法更接近你对它到2040年可能演变的看法:

  • 到2040年,元宇宙将成为全球5亿或更多人日常生活中一个更加完善、真正完全沉浸式、功能完善的方面。
  • 到2040年,元宇宙不会成为全球5亿或更多人日常生活中一个更加完善、真正完全沉浸式、功能完善的方面。

其中有54%的人选择了第一个答案,剩下46%的人选择了第二个答案。

最后,调查问卷抛出了一个开放式问题:告诉我们您如何看待许多在线活动向更为沉浸的数字空间和数字生活的转变,它会如何改变人类社会?这种转变可能带来的积极影响是什么?可能会出现哪些负面因素?它将如何改变互联的日常生活?这种转变将如何改变我们对世界和自己的看法?

总而言之该问题问到了受访者对于2040年元宇宙的看法。VR陀螺从这些调查采访中挑选出了部分比较有意思的回答,至于采访结果完整版可以查看文末链接。

图源:皮尤研究中心


一千个人眼中的一千个元宇宙 


David Clark,互联网名人堂先驱成员、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高级研究科学家:延迟问题阻碍了元宇宙发展

当前,互联网肯定有足够的吞吐量来维持嵌入在联合视觉环境中的共享体验,当前互联网上远程、高交互性的根本障碍是延迟,不过延迟不会改善,因为今天的互联网传输数据的速度几乎达到了光速,而光速是一个常数。

这也就意味着,多人远距离共同演出一场音乐会可能永远无法实现,因为这始终会伴随着大约100ms的往返延迟,对于音乐来说,100ms的延迟实在是太大了,这个例子可以给未来元宇宙提供一些简单的参考。

Avi Bar-Zeev,XR技术先驱,曾在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等公司参与技术开发:需要提高对元宇宙隐私问题的重视。

元宇宙隐私问题至关重要,老实说,对隐私的最大威胁是由广告驱动的商业模式。广告本身并不邪恶,它通常只是为我们提供信息或创意表达的一种手段,它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不过,问题出在了个人信息可能会被用于广告投放。

当XR设备具有眼动追踪和情绪分析功能,计算机便能更好地了解我们对周围环境事物的看法以及感受,比如对他人的感受、对政治问题的感受以及我们的情绪触发因素。

无论我们的热键触发器是什么,科技巨头都有办法让我们进入一个不太理性的状态。它们通过优化系统,从而获得广告收益最大化,我们将变成一个数据矿、一个不再具有真正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Alf Rehn,南丹麦大学创新、设计和管理学教授:2040元宇宙仍是一种平凡生活

我们可以肯定2040年的元宇宙会变得更加流行以及沉浸,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生活在一个充满动漫头像的彩色宇宙中,相反,元宇宙提供的仍是一种相对平凡的体验。

就跟如今互联网一样,元宇宙是我们“途经”的东西,而非我们真正居住的地方。未来我们可能使用AR眼镜等设备查看、回复消息,在通勤途中观看视频又或者在路上漫步时查看一些有意思的滤镜。元宇宙将很像我们目前所使用的智能手机,它是工作和娱乐的重要工具,而非会让大多数人迷失的东西。

图源:谷歌

James Hochschwender,Expansion Consulting未来策略师:人性将获得极大解放

元宇宙有可能为所需或所期望的文化演变做出积极贡献,例如,在未来的世界中,随着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口可能不会像如今一样,在整个“工作生涯”中都从事着传统工作,他们将有更多时间专注于自我实现以及探索人类的潜能。

正确构建的元宇宙还可以促进日常行为的改变,在生产、运输、服务以及消费等领域朝着更为环保的方向发展,比如,当前AR技术能够让用户在购买新家具或者装饰品前先体验它放到家里是什么样子。

Doc Searls,互联网先驱和Customer Commons的联合创始人:元宇宙去中心化难以实现

到2040年,沉浸式虚拟空间的用户人数可能会超过50亿,很多底层建设需要具有巨大的计算规模以及能力。因此,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种沉浸式在线环境只能由拥有庞大数据中心的大公司创建和维护,比如亚马逊、苹果、Meta、谷歌等。

这意味着元宇宙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游戏端的PS/XBOX或手机端的iOS/Android平台相比,用户并不会拥有更多的自由和独立性。

Melissa Sassi,IBM Hyper Protect Accelerator全球负责人:未来的世界是虚实结合的

我看到了数字孪生的兴起,以及通过数字孪生将AI和ML技术带入生活的个性化方式。我们将能利用(数字孪生)技术来帮助我们变得更有生产力以及更有效率,未来我们无需动身就能前往由虚拟技术所构建的世界的任一个角落。

随着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交织在一起,未来它们的界限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模糊,以至于我甚至无法确定“在现实生活中”这句话的表述是否恰当。未来现实生活将成为我们的数字生活,反之亦然。

图源:网络

Douglas Rushkoff,数字理论家和NPR One博客“Team Human”节目主持人:元宇宙可能是一个悖论

我们脱离气候变化、人口迁移、去物种化、地缘政治冲突等因素考虑2040年的元宇宙是没有意义的。

元宇宙或管理它的去中心化Web 3.0区块链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让市场创造更多“表面积”,为了量化和货币化我们世界和经验的更多方面。虚拟世界中,我们所输入的问题,我们所呼吸的空气,可能都将会是知识产权。(可以简单理解为元宇宙是资本主义牟利的一个工具。)

如果我们无法解决上述所提到的气候变化等问题,那么我们到了2040年,就难以拥有足够的支撑起元宇宙的能源。而如果我们能够应对气候变化,从而大幅减少碳排放以及能源消耗,很可能是因为:我们已经以某种方式从唯GDP论的抽象需求中解脱了出来。到这时候,我们可能就不再需要一个元宇宙了。

Garth Graham,加拿大电信长期负责人:机器将通过图灵测试

就我们的人际关系和身份塑造而言,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未知领域。斯蒂芬·马尔凯发表的《意识的模仿:论自然语言处理的现在和未来》书中指出:具有自然语言处理能力的人工智能令人震惊的地方不在于我们创造了新的意识,而是我们创造了自己都无法区分是否具有意识的机器。可能未来我们将面临的问题不是“机器人能思考吗?”以及“你如何创造一台模仿人的机器?”,而是“你如何区分机器和人?”

Jonathan Kolber,《A Celebration Society》作者:物理地段价值会被削弱

到2040年,我们生活出现的一大变化可能是,我们对各种物理对象的需求将急剧减少,原因在于,几乎在所有情况下,人们想要的是由对象而不是对象本身带来的体验。

举例来说,一旦人们可以体验到理想化的生活环境,几乎可以立即从交由AI管理的庞大数字组件“库”中进行定制和修改,那么此前房产市场高喊的口号“地段、地段还是地段”,这一要素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图源:Yahoo!

匿名,Meta员工,长期关注公共利益技术:5-10年内XR产品将迎来大发展

目前许多用于元宇宙创建的技术已经可用。我们应该期待未来5-10年内元宇宙可穿戴设备等硬件以及工具的快速发展。到了2040年,元宇宙应该成为数百万用户所享受到的相当主流和广泛使用的技术。

Andrew Koch,加德纳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元宇宙概念不能与互联网做类比

在2022年讨论元宇宙与在1978年讨论“互联网”的情况不同。当时这种新技术形式(互联网)的基础组成部分正在建造中,没人真正知道基于互联网的现实生活在10年后会是什么样子,更别提20年后了。

以此为背景,我认为元宇宙本质上是如今网络空间发展的一部分,因为它不像1970年代的互联网那样具有创新性或革命性。拿未来的虚拟世界与如今的网络空间进行比较,与拿电动车与燃油车比较并没什么不同——尽管两者在推进方式上有所不同,但它们很多概念甚至组件都是一样的。

Alex Simonelis,蒙特利尔道森学院计算机科学教授:元宇宙具有更强的成瘾性

社交媒体会让人上瘾,而虚拟世界会更让人上瘾——想象一下你能够真实地滑下阿尔卑斯山、在夏威夷冲浪、与好莱坞名人约会或参加斯坦福大学的讲座,未来只需一台200美元的设备以及一个10美元/月的会员账号就能实现这一切。

元宇宙在保证价格低廉的情况下提供了很多优质的体验,不过它的负面因素可能包括:将培养更多瘾君子。

图源:Pexels

Amali De Silva-Mitchell,未来学家、联合国IGF数据驱动健康技术动态联盟创始人:区块链生命周期可能不长

区块链的问题在于它会产生高昂的能源成本,并且一旦量子计算等新兴技术得以完善,它将不再是一个安全的选择。不过,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它仍将是一个有用的选择,因为在当前的供应链时代,它仍是许多情况下最佳的以及可用的解决方案之一。

Andrew Tutt,法律专家,《An FDA for Algorithms 》一书作者:AR使得信息索取成本极大降低

未来个人在与他人和世界互动中更加以数据为导向,它可能会对某些传统知识领域带来一定改变。

比如说在人类历史很长一段时间里,如果你在树上看到一只红色的鸟,如果你没有鸟类相关知识储备,可能无法得知这只鸟究竟是红雀还是唐纳雀。

而如今,越来越多的可访问数据将减少知识领域对死记硬背的需求,并有可能增强人们理解以及向其他人传达他们周围世界信息的能力。

Peter H. Hellmonds,公共事务咨询公司Arete Publica创始人/所有者:区块链将会有更多有益应用

我们这一代人见证了互联网的出现,从拨号调制调解器开始,迅速发展到DSL、VDSL,如今则是通过光纤电缆实现了千兆的链接。我们也见证了从具有128KB RAM的8位计算机到如今具有433 qubit量子计算能力的高端机器的发展变迁。

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WhatsApp》、《Telegram》、《Facebook》、《TikTok》等一系列社交应用,而所有这一切都出现在了互联网发展的10-20年间。对于未来2040年的元宇宙,也有近20年的发展时间,我们永远不要低估全球发明者以及用户的力量。

William Gibson在1980年代推出的神经漫游者三部曲中,创造了“cyberspace”(赛博空间)这一概念,未来你的大脑将直接连接到一台计算机设备,用户可以在虚拟现实世界中进行交互,而这一切可能会在2040年前发生。

区块链如今仍处于起步阶段,但它未来可能会对我们生活带来多方面的积极影响。如今从验证金融交易到记录货物运输,再到证明国际贸易中的钻石或其他矿物的来源,区块链在日常生活的用途将很快超过作为加密货币手段的用途。

图源:EasyAR

Mark Nottingham, Fastly高级首席工程师和Internet工程任务组的长期领导者,在互联网和网络标准方面具有专业知识:元宇宙只是一个营销甜点

元宇宙是一个营销甜点,目前还没有现实基础。它的支持者(当前某些科技巨头)专注于占领未来市场,而不是建立没有任何单一所有者的新共享空间。目前它们在互操作性、共同标准、开放治理等方面没有做任何努力。

基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所谓元宇宙很可能只是一个3D版的Facebook,它只是一个科技巨头用来在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中博取眼球的平台。

匿名,AI领域专家:AI是元宇宙的关键技术

随着元宇宙技术的成熟,人工智能将会成为其中关键的一环。由于数据本身并不能创造太多价值,它需要被大规模组织、分析和使用,而AI能做到这一点。为了让这种人工智能投资能真正获得回报,它需要嵌入到可以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工作的应用系统中。

反过来,这些系统需要基于云的计算能力,可以随意扩展或者缩减从而能够更经济以及高效地满足不断变化的需求。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行业领先的企业开始投资和管理数据。

图源:网络


结语 


由于采访对象的身份职业各不相同,他们对于“元宇宙2040”的看法可谓是包罗万象,既谈论到了元宇宙的AI、AR/VR、区块链等核心技术,也谈论了社交、游戏等相关应用场景。

这些观点中,既有积极乐观的部分,也有相当悲观的看法。2040离我们还很远,未来依旧充满了不确定性,不过,该调查的价值在于,通过综合他们的看法,我们得以从不同的角度以及碎片化的视角中还原一个相对客观的元宇宙。2040的元宇宙,不知道你又持有什么样的一个看法呢?

来源:

https://www.pewresearch.org/internet/2022/06/30/the-metaverse-in-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