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搞AR眼镜,网易再推AR游戏,到底哪个是窄门

来源:竞核

作者:陈佩佩

到底是硬件难还是内容易?

坊间传言,罗永浩进入哪个行业,哪个行业就得GG。

这句调侃足见罗永浩涉猎行业之丰富,也让外界更关注他的下一步规划。大家都在操心,他离开电商直播带货行业后会否进入自己所在的行业。

据不完全统计,露营、脱口秀、元宇宙等领域先后在列。直到昨天晚上(7月10日),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罗永浩的新公司“Thin Red Line”(直译为细红线)才正式露出水面,剑指AR行业。

罗永浩说,选择AR行业是希望抢先做出一个划时代平台,如同2007年iPhone+iOS那样,打造新的苹果公司。甚至放话这次会把一切都打进去,将是最后一次创业。

他还顺带怼了一把苹果,称其不看好苹果AR眼镜。原因在于,发生平台革命时,新旧世界的霸主定会不一样。据悉,罗永浩新公司新品发布会至少会在两年后举行,可能是海外发布会。


AR硬件创业是窄门?


水大鱼自然大。从华为与第三方洞察数据来看,到2025年AR的市场空间将达到3000亿美金。

这意味着什么呢?3000亿美金,相当于2020年深圳市GDP总值。罗永浩选择AR行业,是在下注一个万亿规模的市场。

AR市场规模前景固然很美好,可现实也很骨感。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显示,2020年专用AR眼镜市场全球出货量不到11.5万台,总收入为1.66亿美元,其中81%AR头显面向To B用户。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除开实机体验这一因素外,价格昂贵和用户基数小也是AR领域真实存在的难题。首选是体验上,市面上大多AR眼镜都较为笨重,用户最基础的体验就难以过关。例如微软HoloLens 2 AR一体机就重达一斤多,续航时间为4小时,不支持长时间连续工作。

当然,也有厂商不断尝试将AR设备进一步瘦身,例如Google Glass。据此前相关报道称,Google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在性能、功能和成本方面都进行了改进,外形甚至媲美常规眼镜。

相应所付出的代价是,产品续航时间大幅缩水,售价也远未达到普适性价格,高达999 美元(约合人民币7000元)。跟VR头显均价2000左右相比,确实显得有些高。

具体到硬件类型上,AR眼镜可谓是百花齐放,有双目式、单目式、插入式等六种。Rokid创始人祝铭明认为,现阶段AR领域连路径没有完全清晰的定义,整个产业还属于产业链早期。

AR眼镜有一个基本的特点,它是 always-on ,即长时间穿戴。作为一个穿戴的物品,它既具有科技属性,又具备时尚属性。后者决定了AR眼镜会存在较大的腾挪空间。

在他看来,AR领域硬件终端市场是特别窄的战场,软件才是未来的重点。一旦AR领域的交互方式和基本操作平台趋同之后,创业者们可在软件领域寻找机遇,巨头都有可能被推翻。

钟鼎资本副总裁李欣航认为,新技术将催生全新的需求。回复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展历史,不难发现打车、点餐等全新的应用。进入到XR时代,厂商们能够收集更多空间及多维度信息,这些都有望带来很多全新的应用。

不可否认,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部分玩家会成功迁移至XR时代。不过全新的应用场景,往往意味着全新的玩家。换句话说,XR领域一定会诞生一批独角兽。

大家可能会认为大厂更有机会,毕竟他们拥有人力、产业资源、资金等优势。这些都是创业公司欠缺的资源。换个视角来看,大厂们的资源是不是都用在创新上面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大厂们尤其是上市公司,他们得把当前股价作为自己的目标,因而注意力会集中在挖掘现有业务提振股价上。相应地,付出的代价则是牺牲未来的创新与投资。

“关于竞争,大公司更怕创业公司。大公司组织复杂跨部门协同效率很难跟创业公司竞争。”祝铭明认为,“创始人坚持的力量极其强大,资本、人才、技术这些都难以比得上。”

他强调,这份力量也许会在绝处逢生后改变整个战局。对于罗永浩来说,在AR硬件窄门里创业,跑出来的机会肯定有,但过程不会轻松。


华为、OPPO先行一步


正如早前创建锤子手机一样,这次罗永浩还得面对华为、OPPO等老对手。

客观来看,在一众手机厂商上,华为、OPPO在AR领域跑得相对较快。据悉,华为从2016年就开始布局XR领域,同年发布首款VR眼镜HUAWEI VR。

具体到AR领域,华为采取软件先行,硬件跟随的策略。公司于2018年发布通用AR引擎华为AR Engine。它是基于华为移动设备开发的一个应用平台。基于AR Engine,开发者只需要10几行的代码就可以实现AR的效果,让AR应用开发效果更高。

2020年9月份,迷你玩科技旗下《迷你世界》接入华为AR Engine能力,将人体骨骼跟踪应用到游戏中的皮肤模型,从而实现星舞动功能。此外,双方还在平面检测、人体Mask等技术方面做了深度的沟通交流。

在应用侧,华为还推出了“华为AR地图”。它以华为自研河图(Cyberverse)技术为核心,结合AR Engine华为增强现实引擎等技术,轻松把虚拟数字世界稳定、高精度地与真实世界融合。

在AR眼镜硬件侧,能频繁看到华为申请相关技术专利。据LEDinside不完全统计,从2月份至今,华为已公布超过6项XR专利,涉及VR头显、AR眼镜、VR应用设计方法及系统、存储介质等内容。

4月19日,华为“一种AR眼镜”专利获得授权。专利摘要显示,该眼镜本体包括镜框和安装在镜框上的波导镜片组成,主板模组摄于镜腿内部,可以控制光机主体将图像投射至波导镜片之上,用户不使用时可以折叠镜腿使整机体积降低。

截至目前,华为尚未发售一款AR眼镜。相较而言,OPPO在硬件侧走得相对较快。早在2019年,OPPO便推出第一代AR眼镜原型。次年11月份,OPPO还正式发布第二代AR眼镜概念产品OPPO AR Glass 2021。

今年3月3日,OPPO第三代AR眼镜OPPO Air Glass正式开售。它采用单目分体式方案,产品重量仅30g,镜片相当轻薄,并且形状设计有点类似于“羽毛”,厚度仅1.3mm,是目前业界最轻的单目波导智能眼镜。

在应用场景上,可支持骑行导航、演讲提词、日程提醒等。与此同时,OPPO Air Glass还拥有触控、语音、手势和头动操控四种交互方式。

如何跟华为、OPPO展开竞争,对以罗永浩为代表的创业者来说,都是巨大的难题。


腾讯、网易已经开始行动了


翻过硬件的山头,会发现软件内容厂商已经跃跃待试,尤其是腾讯、网易等游戏大厂。

前不久(6月30日—7月7日)网易游戏在海外上线测试了阴阳师IP AR手游《阴阳百鬼物语》。玩家通过利用AR技术探索地图,可在手机上呈现出平安时代的街景。除开场景之外,街景中还会出现式神妖怪等角色,比如茨城童子、酒天童子、大天狗、八田大蛇等。

跟爆款AR游戏宝可梦Go相比,《阴阳百鬼物语》还拥有走心的故事剧情,加入了超多的自由玩法和竞技PK。

这并不是网易游戏首次尝试AR游戏,最早可追溯至2017年。当年,网易游戏推出《破晓唤龙者:龙魂对决AR》,后续又推出了AR解谜游戏《悠梦》。仅从市场表现来看,上述两款产品不算出彩。不过,它们为网易游戏积淀了丰富的AR游戏经验。

而今,网易再次出手AR游戏想必也不会是某个事业部的单独行动。继Zen事业部之后,未来会有越来越多事业部参与研发AR游戏。

网易游戏试水AR领域,作为竞争对手的腾讯自然不会漠视。三年前,腾讯游戏也推出过AR游戏《一起来捉妖》,可惜市场反响较为平淡。

走向新世界的旅途中,难免会有波折。腾讯游戏意识到了这一点,正逐步积累AR游戏相关的技术。

正如腾讯公司副总裁、光子工作室群总裁陈宇在向光子全体员工的公开信中提到,光子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研发中,积累了一定的焕新技术,形成了一定的移动端研发优势。可是面对着新生代的主机和PC平台技术、VR和AR等新生代硬件,光子的研发还尚未深入。

其中,新加坡分部将作为研发创想和协同中心,负责光子在海外研发协同和全球化运营的统筹,并进行AR、VR、云游戏等前沿技术的探索。

回过头来看天美,它们在XR这块披露的信息不多。不过,我们可以从天美工作室群总裁姚晓光的发言及制作理念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他们肯定也在默默预研XR游戏。

工作室群只是一个侧面。从腾讯公司整体来看,押注XR的决心不容忽视。就在六月底,腾讯正式成立XR部门,押注全真互联网。

据悉,该部门的任务是为腾讯建立包括软件和硬件在内的XR业务,并将成为公司互动娱乐事业群(IEG)的一部分,总负责人为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部门员工规模大概在300人左右。

正如马晓轶所言,一些有潜力推动游戏行业巨变的新技术(XR)正在突破前夜,我们已经开始积极投入资源,希望推动这些技术更快实现落地,为我们带来更加令人兴奋的应用前景。

游戏厂商已经躬身入局,属于XR硬件或者说AR硬件的前景愈发明晰。谁能抢跑下一代平台,就看产品够不够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