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的焦虑,元宇宙故事解不了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周晓奇,编辑:叶丽丽

曾经众星捧月的商汤科技,如今却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弃子”。

6月30日,商汤迎来首个解禁日,当日解禁股份约占商汤总股本73%。港股开盘后,商汤股价暴跌,收盘时股价仅为3.13港元/股,跌破3.85港元/股的发行价,市值较上一个交易日蒸发900亿港元。

据第一财经报道,星展银行投资策略总监邓志坚表示,从解禁的情况来看,基石投资人都在抛售。

投资者们对商汤失去信心不是没有原因。从招股书和财报来看,从2018年到2021年,商汤净亏损分别为34.33亿元、49.68亿元、121.58亿元和171亿元。四年共计亏损376亿元人民币。

即使商汤表示2021年亏损大部分是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而导致,经调整后净亏损为14.18亿元,四年亏损也达到了220亿人民币。

商汤科技亏损情况,图源商汤招股书

如果短期亏损能换来长期收益,或许还可以理解,但商汤商业化前景不明,收入又无法支撑高昂的研发成本。

在此之下,商汤从去年开始大谈元宇宙规划,期望通过新故事挽回投资者信心。

据连线Insight不完全统计,目前商汤在元宇宙业务上推出了数字人、数字文创产品、AR导航、AR巡检等项目。

看似落地项目众多,但元宇宙还未给商汤带来更多营收。从财报来看,元宇宙业务所属的智慧生活板块,2021年营收为4.15亿元,而2020年这一板块营收为4.33亿元。元宇宙业务不仅没带来更多营收,反而还下降了。

但商汤并未放弃讲述元宇宙的故事,商汤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徐立近期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商汤科技人工智能企业论坛上表示,今年商汤会将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与无人自动驾驶车结合,打造自动驾驶AR小巴。

商汤期望靠着元宇宙打造出第二曲线,获得更多营收,但元宇宙的故事并没有这么好讲。

“商汤蹭上元宇宙概念,本质上还是想增加投资人信心,让投资人觉得这些新机遇有发展前景。但实际上,元宇宙真正落地可能5年,甚至10年都达不到。”投资人余啸表示。


1、商汤讲起元宇宙故事


刚佩戴上MR眼镜,墙壁上的虚拟人物“活”了,原本的二维图画变为了近在咫尺的三维立体的形象,玩家也能与这些哔哩哔哩(简称B站)上当红虚拟偶像互动攀谈,仿佛与真人交流无异。

在2021年哔哩哔哩举办的线下嘉年华活动中,商汤科技与其共同打造的MR虚拟体验馆,通过AI+MR创造的“元宇宙”,让玩家体验了一场沉浸式角色扮演游戏。

商汤与哔哩哔哩打造的MR虚拟体验馆,图源商汤科技SenseTime公众号

这是商汤在元宇宙方面的落地,背后用到的技术来自商汤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在商汤的上市招股书中,表示SenseMARS软件平台内含超过3500个人工智能模型,支持全新的元宇宙体验。

761页的招股书中,商汤多次提及元宇宙,这成为其上市时重点讲述的故事。上市后,商汤也在寻找各类场景,扩大自己的元宇宙布局。

近期,商汤通过AI+AR技术将徐悲鸿创作的《宋人匹马·徐悲鸿》画作进行了三维重建和数字重塑。通过商汤的数字猫App文创平台扫描产品实物底座,原本静态的马匹即可“动”起来。

在这背后,用到的是商汤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的AI能力,其能够结合“实物底座+数字内容”,将视频、三维模型等数字化文创内容投射到现实世界中。

这也不是商汤数字猫APP文创平台第一次与传统文化IP合作。此前,商汤还与敦煌文创合作将《千年一瞬-敦煌》壁画进行了数字化,近期也将推出以敦煌254窟《释迦摩尼降魔成道图》为故事脚本的第二款作品。

商汤想通过与传统文化IP合作,打造一系列数字文创产品,售卖给相关爱好者。但数字藏品并不只有商汤在做,腾讯幻核、阿里鲸探、京东灵犀等公司也与国内知名IP合作,推出了相关数字文创产品,其AI、AR方面的能力也不比商汤差。

商汤或许也意识到这一点,为此也在不断开拓与其他产业的合作,甚至提出了空间元宇宙的概念。

“AI技术赋予了机器理解现实世界的能力,AR则是对理解之后的再表达、再创作,是驱动空间元宇宙的重要基础。”在AWE(Augmented World Expo) Asia 2021世界XR产业博览会上,商汤科技产品总监李宇飞在演讲中表示。

商汤认为作为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连接,空间元宇宙正在重塑人与人、人与空间乃至人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关系,衍生多样化的经济业态和商业价值。

所谓空间元宇宙,即是将AI+AR技术用于文旅、商业地产、园区等领域。例如商汤与成都IFS国际金融中心合作后,实现从地下停车场到商场内所有品牌门店、服务设施以及配套写字楼、酒店、服务式公寓的全场景AR导航导览,以及在用户导航过程中加入了礼券、新品推荐、主题活动推广等营销内容,试图达到帮助商家促销的目的。

商汤AR导览服务,图源商汤科技SenseTime公众号

不过,这类AR导航服务也早有玩家涉及。谷歌地图、高德地图都推出了相关的AR导航服务,而且地图厂商优势更显著,毕竟用户从日常地图模式转换到AR导航更顺畅。

“AI公司技术能力强,主要在最底层的通用算法很强,但这些行业内的玩家都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各家没有太大的区别。”余啸表示。

从目前商汤在元宇宙的落地来看,每个领域几乎都有垂直行业玩家驻足,商汤的技术优势也不明显。商汤要想讲好元宇宙的故事,并不容易。


2、元宇宙业务能成为第二增长曲线吗?


“元宇宙的概念很宏大,但真正能带来怎样的体验,现在来看非常不清晰,不确定性太大了。”余啸表示。

但商汤似乎不这么想,在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中,其对元宇宙业务寄予厚望。

“智慧生活板块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赋能元宇宙发展的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业务,其发展目标是成为行业领先的元宇宙赋能平台。”商汤表示。

为此,商汤也在财报中列举了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的业绩:已经有200多个移动应用及手机游戏内嵌了SenseMARS引擎。同时也有超过60个大型商场、博物馆及机场基于SenseMARS开发了虚实融合的交互应用来更好地服务顾客。

“现在元宇宙落地比较好的场景,一个是B端,例如帮助工厂做仿真模拟,另一个是游戏娱乐领域。但要达到《头号玩家》那样将真实世界完全搬入虚拟世界,现在来看不确定性太大了。这不光考验AI算法能力,关键还要看硬件设施。”余啸表示。

从商汤对元宇宙的愿景来看,其主要还是想通过AI能力带动元宇宙项目。“随着围绕SenseMARS的开发生态逐渐成熟,我们期待未来可以有新一批的爆款元宇宙应用在SenseMARS上诞生。”商汤在财报中表示。

商汤不考虑硬件基础,与自身没有这方面的积淀有关。毕竟从成立以来商汤主要研究的方向就是AI算法,硬件并不是其强项。

但现如今随着开源越来越成熟,各家AI企业底层通用算法差别不大,接下来打拼的是谁离客户更近、更理解客户需求,以及拿到客户数据后跑出针对性的应用和产品,最后进行交付。在这方面,商汤或许并不擅长。

“商汤等AI公司不擅长和传统公司打交道,综合能力比不过海康、大华这些已经积累下大量客户、具备落地能力的公司。所以商汤现在接的都是不差钱的形象工程,而且项目一定会用到最好、最炫的算法,这样既展现了AI实力,项目效果也好,撑得起场面。”余啸分析。

从目前商汤落地的元宇宙项目来看,似乎印证了这一说法。据连线Insight了解,商汤主要倾向于虚拟文创产品、虚拟人物、AR导览等,另外还与南方电网合作了AR巡检项目。

基于商汤SenseMARS生成的变压器三维模型效果,图源商汤官网

例如商汤和宁波银行上海分行、中国农业银行杭州中山支行合作开发了数字人员工,试图代替银行大堂经理为客户提供业务咨询和办理服务。未来,商汤还想将数字人推广到购物中心、展馆、旅游景区等行业。

数字人的出现,的确可以减缓人力压力,释放一定的人力资源。但从实际应用来看,目前数字人能解答的问题较为基础,涉及到复杂问题还是要回归人力,而且有多少人能接受数字人冷冰冰的问答,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与南方电网合作的AR巡检项目或许价值更大,通过AR巡检与远程“孪生”指导技术,电网专家也可以在电脑前标记,将三维空间物体标识和检修说明推送到巡检人员的AR眼镜上,协同快速解决现场作业难题。

但这也需要配合AR眼镜等硬件设备,而且商汤并不是唯一拥有该技术的厂商,其成本或许也比其他厂商更贵。相较之下,商汤又能抢到多少客户?

“从企业层面考虑,不应该将希望寄托在元宇宙上,当前环境下元宇宙只能作为公司未来方向之一。”余啸表示。


3、大跌之下,新故事能帮商汤挽回多少信心?


上市后首个解禁日,商汤股价惨遭断崖式大跌。

6月30日,商汤上市前的投资者与基石投资者所持股份全部解禁,解禁股份约占商汤总股本73%。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当日商汤科技成交规模为61.98亿港元,较上一交易日的1.58亿港元的成交量,扩大三十余倍,这无疑意味着资本,尤其是解禁的投资者们正在上演着“大逃杀”。

商汤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情况,为此一早就发布公告表示,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徐立,首席科学家王晓刚,执行董事徐冰及若干管理层成员自愿承诺,将延长持有受限制的B类股份,连同仍然禁售的A类股份,合并约占公司全部已发行股份的28.44%继续锁定至2022年12月29日,股份禁售期延长至12个月。

但商汤的紧急举措没能阻止股价下跌。在投资者抛售之下,商汤科技开盘后即暴跌,截至当日收盘报3.13港元/股,股价下跌46.77%,市值较上一日蒸发900亿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据财联社报道,根据港交所中央结算系统数据,在解禁期到期前半个月,已经有多达140.84亿股商汤股份,约占其流通股的54%,由实名持股转入中央结算系统(CCASS),后又陆续存仓至富途、华泰证券、中金、和国泰君安。当中,富途存仓多达约6亿股,华泰证券、中金、国泰君安持仓则各增加约14.04亿、12.17亿及10.32亿股。

据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表示,大举存仓表示大股东已提前作出沽货部署,而此举也是令广大投资者失去信心的重要原因。

股东与投资者们纷纷“抛弃”商汤,主要还是对AI公司的未来前景没有信心。

商汤的主营业务分为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和智能汽车四大板块,但从财报来看,2021年全年智慧商业和智慧城市业务合计占总营收的比重为87.3%,并且比重呈现进一步上升的趋势,而智慧生活和智能汽车业务两者占总营收的比例从2020年的17.2%下降为2021年的12.7%。

商汤主营业务营收,图源商汤财报

智慧生活业务所包含的元宇宙业务,一直是商汤想讲的新故事。2021年下半年,元宇宙概念爆火,商汤随即在上市招股书数十次提及元宇宙,并在之后发布了多个元宇宙项目。

但反映到财务数据上,支撑商汤元宇宙发展的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所属的智慧生活板块并未给商汤带来更多的营收。截至2021年12月31日,商汤智慧生活板块营收为4.15亿元,占总营收8.8%,而2020年这一板块营收为4.33亿元,占总营收12.6%。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智慧生活板块客户数量从236个增长到257个,同比增长8.9%。这意味着,客户数量的增长并没有带来更多的营收,反而同比减少了4.33%的营收。

从市场规模来看,据美国彭博行业研究调查报告,元宇宙之全球市场规模至2024年可达8000亿美元。麦肯锡咨询公司发布的标题为《在元宇宙创造价值》的研究报告,称到 2030 年,全球元宇宙市场的规模有望增长至 5 万亿美元。

元宇宙市场前景向好,但竞争也极为激烈。

在这一领域,商汤不仅要面对旷视、依图、云从等同行玩家,还要面对海康威视、舜宇光学、歌尔股份、欧菲光等集软硬件能力一体的强劲对手,更有百度、腾讯、华为等一众大厂入局。

面对如此之多的强劲对手,商汤还是一头扎进了风口。

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商汤科技人工智能企业论坛上,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徐立表示,今年商汤将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与无人自动驾驶车结合,让乘客有一种处在不同次元世界的感受。

商汤自动驾驶AR小巴,图源商汤科技SenseTime公众号

具体来说,即将自动驾驶小巴内的所有玻璃都改装了增强现实的屏幕,将车外内容实时投射到屏幕上,由此打造出自动驾驶AR小巴。

元宇宙+自动驾驶,两大热点概念叠加下,商汤似乎有了更好的故事,只是谁来为这一故事买账?股东出逃之下,资本市场又会相信新故事的前景吗? 

(本文封图来源商汤官网。应受访者要求,余啸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