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天有3到5家新平台上线,大厂和较早入局者出现“破发”和“滞销”,腰部数藏平台出路何在?

来源:元飞船

原标题:《“不流通,连幻核也照样滞销”》

从今年二季度开始,数字藏品行业回落的趋势已越发明显。

据元飞船数藏舰统计,截止6月22日,国内上线的数字藏品平台已达681家,而自3月份开始,已连续3个月每月新增平台数过百家,按目前的统计和趋势,6月份的新增平台数仍会超百家。

这意味着近期平均每天有3到5家新平台上线,在这无尽的内卷中,大厂和较早入局数字藏品的平台也已被逼入“破发”和“滞销”的绝境,更遑论那些刚刚上线的腰部平台,焦虑和惶恐的气氛正在行业内蔓延。

近期,元飞船数藏舰对谈了3家中小平台,聊一聊他们现在的处境和看法,由于内容较为敏感和涉及商业机密,所以文中不透露具体平台名。


不流通,连幻核也照样滞销


我们平台从去年底就开始筹备了,那时候整个团队都处于异常亢奋的状态,因为当时整个数字藏品市场非常好,所有平台发行的数字藏品几乎都是被迅速抢购一空的

我们公司拥有国内数十家主流博物馆资源,文博类数字藏品又一直是最受追捧的藏品品类,所以我们对平台未来上线非常的有信心。

今年过完年复工,为了尽快让平台上线,团队每天加班到10点以后,终于平台在3月中旬匆忙上线了。

然而上线后各种问题不断发生,先是开放注册便出现了H5页面部分机型或浏览器无法访问的情况,同时也有用户注册无法接收验证码短信的问题。

再就是由于我们的拉新活动是前2000名注册实名用户就送空投一份,但是到了发空投时却出现了错发漏发,导致部分该受到空投的用户没收到,不该收到的用户却收到了空投的情况,平台社群里的用户为此吵了好几天。

好不容易挨过拉新与内测,到了首发藏品时“科学家”(注:特指使用非法技术手段抢购数字藏品的人)的进场导致服务器崩溃,用户大面积出现无法登录的情况。

当时无比痛恨这些搞破坏的“科学家”,不过现在才明白,有“科学家”进场至少说明了平台有热度和有利可图。如今平台已经陷入“滞销”状态,“科学家”再也没有光顾了。

现在想来,主要问题还是我们转增开的太迟,转增周期定的太长,数字藏品不能流转,即使幻核也要滞销。

最近我们已经在规划开寄售市场了,真的没有办法,虽然公司也知道开二级市场有很大的合规风险,但是不开就是等死。


出道即巅峰,开盘后便一路下滑


6月开始,市场冷却的太快了,唯一、iBox这些二级龙头都在急速下跌。我们是在6月初开的二级,本以为能抓住这波热度的尾巴,没想到却撞到了枪口上。

在开通市场前,我们平台在端午节还给每位持有创世的用户送去了粽子礼盒、数码产品等实物礼品,希望这批创世用户可以给平台建立起共识,并裂变一些粉丝。

但是在市场刚开通,便遇到了锁单恶意炒作的问题,技术紧急暂停修复了几天重新开通后,又碰上了支付渠道限额的问题,公司又花了一周重新对接几家支付渠道。

第三次重开市场后,我们明显感受到多数用户已经对平台失去了耐心和信心,这次市场开启抛压非常重,不少创世用户都选择了保本离场,导致创世藏品的价格较高位跌去三分之二。

“出道即巅峰”,这个月开二级的友商平台多数也是如此,基本都是在开盘后迎来一波高潮,然后就逐渐下滑,除了创世等几个重点藏品,多数藏品的市场价都在发行价附近徘徊。

现在我们已经规划好了回购计划,并对接好了实盘(注:NFT实盘,数字藏品价格走势监测工具),希望把创世藏品的价格重新拉回巅峰,以此给用户信心。

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办法了,现在进我们平台的用户,根本没人关心藏品本身IP质量的优劣,他们只关心我们平台的玩法,发行数量和频率的规划,以及拉新活动,如果这波组合拳还不能让平台重获热度,后面就很难了。

我们虽然手握一些政府资源,但是和背靠大厂腾讯的幻核等大平台不同,他们之所以现阶段即使滞销也不改变策略,是因为他们心里有十足的信心,即便让中小平台先跑半年,他们也能在政策明朗化后瞬间反超。

数字藏品平台数量马上要上千家了,我们即使冒着风险开出二级也只有一线生机。


小平台只能用策划和玩法留住用户


我们公司是在年初成立的,我被公司老板从一家互联网企业挖过来作为整个项目的负责人。老板允诺了不错的待遇外,还保证项目资金充足,让我放手去干。

搭建起初步的团队已经是3月末了,老板要求平台5月初就必须上线,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自己从零开发一套平台,没办法我们只好去买现成的源码二次开发。

所以上线初期我们的H5页面体验十分糟糕,因为不熟悉底层代码,经常一个很小的改动就需要花费技术部门很长的时间,加上前期各种突发情况不断,整个技术部门一直处于老板的怒火和无休止的加班之中。

这使得3个月内,技术部门已经换了一大半人,新人又得重头熟悉整套平台代码,工作效率低下又导致用户体验迟迟得不到保证。

市场部门反映近期推广效果大打折扣,主流渠道数字藏品自媒体整体阅读量下滑明显,多数自媒体存在虚假阅读量的情况,事实上不管是自媒体的用户社群还是我们平台自己的用户社群,热度都在下降,群里除了各种拉人头的广告,已经很少有人出来聊如何购买数字藏品的相关话题了。

策划部门自平台上线初期的一波拉新活动受到老板的嘉奖,后面每天都是老板的抨击对象。因为策划部门对某个系列的小图、中图和大图(注:大中小图是指合成前后的数字藏品)的比例计算不当,导致多出了很多废图,创世群内不断有用户要求更换策划。

当前的市场环境完全偏向炒作,对于我们这种不可能拿到顶级IP的腰部平台而言,藏品质量已经变得无足轻重,公司已经把IP的授权经费压到了极限,甚至刚毕业的美院学生的作品,或者AI生成的图片只要看上去还过得去,都可以作为藏品发行。

现在公司已把能挤出的精力和财力都放在了策划和玩法上,因为小平台只能用策划和玩法才能留住用户,我们的藏品质量比不了大平台,更是没有能力赋能实体或者搭建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