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元宇宙到镜像世界的虚实融合技术展望

作者:闫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商学院战略系高级讲师;李国权,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区块链与金融科技教授

很多朋友是从收看今年中国的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了解和关注“元宇宙”这个概念。沈腾的小品里面那短短几十秒关于元宇宙的调侃,一下子让元宇宙成了家喻户晓的新名词,它源自尼尔·史蒂芬森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

那时候,这个被创造出来的词语还没有被广为认可和接受的华文翻译。迄今为止,还时不时看到不同译法。其中比较常见的另一种翻译是“元界”,这是有趣而又符合华人文化的翻译。华人讲世界有“天、地、人”三界,也有说“仙界”“凡界”和“冥界”。说到“元界”,总会让人想到那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这个比喻倒也贴切,浑身充满“颠覆”元素和潜质的孙猴子,把“三界”闹个天翻地覆。这倒和今天在各种场合讨论的“元宇宙的颠覆性”,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如果任由想象力驰骋,我们甚至可以同时存在于一个或多个平行宇宙里。我们不仅可以在虚拟世界中拥有现实物理世界的“克隆”,变换一种思维方式,我们其实就实现了虚实两界的“穿越”。因此“元宇宙”是meta(超越)+ verse(宇宙),就有可能是一种即超越现实,又超越虚拟的,虚实两界的宇宙。

几个月前,被称为互联网思想家的凯文·凯利(Kevin Kelly)通过阐述“混境现实”(Mixed Reality),提出人类20年后将开启“镜像世界”的观点。从哲学上来讲,元宇宙不仅仅是现有各类诸如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扩展现实(XR)等“现实技术”的大集成,随着分布式元宇宙和非中心化自主型组织(DAO: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等应用的逐步发展和完善,我们一定还会看到:大量镜像“虚拟技术”的出现,现实虚拟(Real Virtuality)、增强虚拟(Augemented Virtuality),以及扩展虚拟(XV)等等全新综合应用。那就仿佛是“太虚幻境”在人间,“白玉为鞍金做马,假作真时真亦假”,是“混境现实”和“混境虚拟”(Mixed Virtuality)大集成。

打个比方,如果说“六耳猕猴”小妖孽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一个虚拟克隆版,那么孙悟空那三根毫毛变化出来的小孙猴子和齐天大圣,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这是我们理解凯利的“镜像世界”和元宇宙未来“从虚向实”“虚实兼备”的发展方向的好例子。

如果一个情境无法做到虚实融合,并且无法实现“非中心化”,那充其量只是一个“情境化的游戏”,或者一个“游戏的情境化”,本质和登录网络版超级玛丽没有差异。当虚实的界限被元宇宙突破,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实现非中心化的前提下,我们的人机互动,或说人和技术的互动模式,将发生革命性的变化。现在,我们已经有沉浸式的人机互动界面,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分布式技术等等一大批新兴技术的综合应用,使得这个新类型的元宇宙世界的元素和人机互动体验空前丰富,包含:身份、朋友、沉浸体验、贡献激励、多元化、虚拟空间中的所有权、经济交易系统、文化等八大要素。

基于以上要素的新的人机互动体验,自然也就包括我们日常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元宇宙为我们构建出一个有趣的虚实相融的链上生活方式,是线上和线下融合的生活方式,是虚实融合的生活方式。这样的人机互动界面,打通了“虚”和“实”。随着信息技术和脑神经科学的发展,我们已经看到未来“脑机互动”界面出现的可能性。一旦实现,那将是对“人”的生物形态的一次重大重新定义,因为这样的互动界面,将第一次打通“生命体”和“非生命体”之间的连接。非生命的系统可以感知人类思维,这样的互动能给人类带来的影响,将远远超越我们目前的想象力。

元宇宙的目标是在数码世界实现虚实两界的融合,提供一个更稳定和安全,有包容性和可持续性的,可实现“汇通天下”“慧通天下”和“惠通天下”的,维护和发展每个参与者利益的“太虚”。在这个新的虚实结合宇宙中,一种全新人类组织协同方式正在浮现:DAO。这是由一个达成共识的群体自发产生的共创、共建、共治、共享的协同行为所衍生的一种组织形态。

DAO具有充分开放、自主交互、非中心化治理、复杂多样以及自我更新(Self Renewal)等特点。与传统的组织现象不同,DAO不受现实物理世界的空间限制,是目前已知最佳的虚实结合的组织协同形式,演化过程由事件或目标驱动,快速形成、传播且高度互动。DAO能迅速地与没有建立信任关系的个体和群体,达成具有共识的组织目标,建立组织文化,并与所有参与者形成利益关联的激励机制,实现全员激励。

学术界普遍认为,DAO将是公司这一组织形态的进化版,是人类协作史上一次革命性的进化。DAO将同时给商业实践和社会治理领域,带来一次根本性的范式转移。因为如果仅仅是技术一路狂飙,没有新的治理和社会架构的配合和辅佐,那就好比只有激情和速度的飙车,冲到没有交通规则的大路上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