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些VC朋友,为Web3吵起来了

作者:周佳丽 纪桂子

来源:投资界PEdaily

今天,又一只Web3独角兽诞生。

6月2日,基础设施提供商InfStones宣布获得新一轮6600万美元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二期、GGV纪源资本领投,渶策资本、10T Fund、SNZ Holding和A&T Capital跟投。该笔融资结束后,InfStones总融资金额已超1亿美元,正式跻身独角兽之列。

至此,一条火爆的Web3赛道摆在我们面前。一笔笔融资诞生——Babel Finance完成B轮8000万美元融资,估值20亿美元;CertiK完成8800万美元B3轮融资,上一轮估值已超过20亿美元;还有Afriex、Oasis、CyberConnect.....有意思的是,这些融资背后都出现了大量中国美元VC的身影。

当年投TMT的那波朋友,开始去新加坡看Web3项目了。”告别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国内美元基金开始转战Web3。最近朱啸虎买入了一双最当红的虚拟跑鞋StepN,后者被指责为庞氏骗局。可见,这是一条极具争议的赛道,Web3代表着未来还是一场谎言?


今年最争议赛道:跑出一只新独角兽


如果要问今天的中国VC在忙什么,可以先从刚刚诞生的一只独角兽说起——

今天,基础设施提供商InfStones宣布完成新一轮6600万美元融资,该轮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二期、GGV纪源资本领投,渶策资本、10T Fund、SNZ Holding和A&T Capital跟投。就在3个月前,InfStones刚刚官宣了一笔3300万美元B轮融资,至此,InfStones总融资金额超过1亿美元,正式跻身独角兽之列。

InfStones是谁?这是一家区块链行业内广泛使用的Staking和底层基础设施平台即服务(PaaS)提供商。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施振吴,在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曾在甲骨文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

此前,施振吴博士曾这样描述:”InfStones创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Web3开发平台之一,开发者可以在该平台上开箱即用式地访问和使用50多条区块链协议,协议支持数量超过世界上所有其它开发平台。在不损害可靠性、可扩展性、安全性、访问速度和可控制性的前提下,平台实现了对开发者最为友好的一键式部署。我们的目标是将AWS的服务体验带入Web3领域。”

翻开InfStones投资方名单,还看到了启明创投、SIG海纳亚洲等中国VC的身影,Dragonfly Capital、DHVC、A&T Capital 和 Value Internet Fund 等也是其老股东。说到Dragonfly Capital,这家隐秘的VC基金与红杉中国还颇有渊源。

时间回到2021年1月,红杉中国宣布成为Dragonfly基金的战略合伙人,完成了对Dragonfly基金的投资,百度创始人徐勇、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曾鸣也出现在这份公开的信息里。

Dragonfly,早有蜻蜓数字资本,是一家专注区块链行业的风险投资基金。不久前,红杉中国和Dragonfly Capital以6000万美元的估值联合领投了一家来自非洲的Web3领域企业Afriex。

Web3突然成了流传在VC/PE圈的最火热关键词,即使是在最冷清的投资年份,Web3领域企业的融资依然此起彼伏,并且中国VC在这片领域的出手也愈发活跃:

5月25日,加密金融服务提供商Babel Finance完成B轮8000万美元融资,估值20亿美元,参投的中国VC机构包括时代资本、BAI资本等,红杉中国、环球老虎基金是老股东;5月18日,总部位于新加坡的Web3技术企业NodeReal获云九资本领投的1600万美元A轮融资;几乎同一天,云九资本、GGV纪源资本还联手投资了Web3社交平台CyberConnect。

更早之前还有,Web3安全企业CertiK完成8800万美元B3轮融资,缔造了区块链安全赛道单笔最大融资,估值达到了20亿美元,其身后已经聚集了包括老虎环球基金、高盛、红杉资本、Coatue、IDG资本、高瓴创投等中国VC/PE圈熟悉的身影。

以及今年3月,85后投资人张津剑掌舵的绿洲资本领投了Web3领域元宇宙生态平台Oasis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同样地,Oasis身后也汇集了包括五源资本、BAI资本、知春资本、险峰K2VC和清晗基金等一批中国VC机构。

如我们所见,VC们在早期投资中热衷于抱团下注的现象,在Web3领域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时间,Web3成为美元VC圈最火热的概念,仿佛你再不投就要掉队了。但争议如影随形,今年以来,关于Web3是不是庞氏骗局的讨论此起彼伏,反对声音不绝于耳。


美元VC闯入Web3,字节跳动天使投资人也来了


那么,Web3到底是什么?

我们先从Web1说起,这是门户时代,内容和数据由各大门户网站创作,普通用户只作为浏览方,收益归门户所有,即平台创造、平台所有、平台控制、平台受益。到了Web2,也就是我们当下的互联网形态:用户创造、平台所有、平台控制、平台分配,由极少数公司控制来赚钱。

以此为前提,Web3一个被大家认同的解释是——在Web3中,用户的所有数据都归属用户个人,用户可以授权其它平台访问自己的某类数据。也就是去中心化,用户为数字身份,资产与数据都回归个人,即用户创造、用户所有、用户控制、协议分配。

简单来说,Web3就是指新一代互联网,蕴藏着非常多的新的可能性,这其中包含着crypto、NFT、元宇宙、DAO等各种时下流行的概念。还有人说,Web3主要是基于crypto,当人们提到Web3,90%都是在说加密、区块链。

令人惊讶的是,一向低调的SIG中国创始合伙人龚挺也罕见发声谈了他眼中的Web3。龚挺,中国VC圈最受瞩目的投资人之一。早年间,龚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又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学博士,以天使轮投资了字节跳动而一战成名

鲜为人知的是,他已率队SIG海纳亚洲风险投资基金出手多家Web3企业,包括上文的新晋独角兽InfStones,近期还领投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Web3信息应用的基础软件平台ByteTrade 新一轮4000万美元融资。出人意料的是,龚挺直接出任了该公司的董事长席位

龚挺用“这一次信息数字资产化的革命”来形容Web3浪潮的势不可挡。在他看来,Web3时代技术真正有希望用来克服人性的弱点,去处理Web2平台今天未解决的很多问题,真正将信息的所有权还给用户,防止平台不自律甚至做恶,让规则更明确与透明,其基础就是去中心化以及Code is Law。

“资本市场的去中心化和DAO化一定会发生,资本的品牌和宏大都不是Web3最重要的。”不过龚挺同时警醒道,Web3加密货币市场打着去中心化的旗号,在缺乏监管的环境下有许多不自律的行为,因而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是,新的技术也带来了新的可能性,当我们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将信息的所有权与分发权还给用户,提供技术与金融工具让用户能从中获得价值。“技术把自律变为code is law,这是我们的未来”。

“做为一个业界老人,觉得自己的All in价值很低,但希望能鼓励年轻人为创造一个更加开放、公平、美好、高效、平衡的世界而努力。最后我套用一句行话,要更多人从HODL变成BUIDL。”龚挺意味深长地说。


那波TMT投资人去看Web3了


目前来看,Web3主要在海外火爆,而国内大多是具有美元基金背景的投资人上车。正如北京某知名VC投资人感叹:我那些过去投TMT的朋友,一半去看硬科技,一半去看Web3了。

曾几何时,无VC不投TMT。回顾中国风投史,美元基金的回报神话往往和TMT紧紧连在一起。孙正义投资阿里,红杉投资美团,高瓴、徐新投资京东,SIG投资字节跳动,五源投资小米,高榕投资拼多多,DCM投资快手,源码投了字节,经纬投了陌陌……都是互联网时代赫赫有名的爆款案例。

然而进入2022年,中概股一次次暴跌令所有人进行了一场价值大反思。再加上环境变化,国内VC越来越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平台型机会不太可能出现了。

当TMT时代超高回报神话落幕,被认为与TMT一脉相传的Web3,开始进入大家视野。

“当年投TMT的那波朋友,开始去新加坡看Web3项目了。”深圳某VC投资人透露,身边一些美元基金朋友,原本大多都有丰富的海外求学和生活背景,今年不少人选择出海——要么在东南亚寻找消费互联网项目,要么去新加坡看看web3。

一时间,这里交织着暴富、欲望与谎言。

不久前,一家名为StepN的公司卖了上百万双价格为5000元~40000元“虚拟鞋”,月收入超过1亿美元。就连金沙江创投朱啸虎也忍不住好奇探索。他在朋友圈说,“StepN的经济模型设计的还是不错的,有机会跑通,未必是庞氏,值得体验学习一下。”

据报道,最早期的投资机构以350万美金入局,目前的盈利大概已有5亿美金,实现了超过100倍的回报。但硬币的另一面是,这个项目也充斥了各种质疑声音。

5月27日凌晨,STEPN 突然发布《关于清退中国大陆账户的公告》,称将对软件用户进行清查,若发现中国大陆地区用户,则将依据使用条款对其账户于2022年7月15日(UTC+8)24:00停止提供GPS及IP位置服务。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短短几天,这个Web3独角兽口碑急转直下。在经历了社区恐慌、创始人与KOL争论等等一系列事件后,创始人Jerry于6月1日凌晨在STEPN华语社区发布了公开信,反省自己,也强调了正在尽可能地找到这种方案。这次事件让外界真切感受到所谓Web3有多么脆弱与荒唐。

这里还有一场轰动的论战。今年,推特创始人杰克·多西 (Jack Dorsey) 公开发声,指责Web3是风险投资公司的工具,将矛头指向了著名的风投机构 a16z,后者被称为「美国最成功的 VC 之一」。

随后,马斯克也加入了,他直言Web3在现阶段似乎还只是一个营销术语,甚至公开嘲讽“有人看过Web3吗? 我没有找到。”

另一边,张小龙的发言也为人津津乐道。在2021年度腾讯员工大会上,微信之父张小龙曾说,Web3可能是虚假的狂欢,但中文Web2现在留下的是真实的失望。

还有耐人寻味的评论:“如果把传统VC在加密数字货币及web3领域的布局,当做是募投管退里的募,而不是投。就能理解很多行为了。”

是天使还是魔鬼?代表着未来,还是一场谎言?Web3意外成为了今年VC圈最受争议的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