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数藏“三国杀”:13个平台隔空对垒,IP争夺日趋激烈

三家头部互联网大厂,13个数藏平台,各有特点。BAT的现有地位和优势,是否有利于其在数藏领域攻城掠地?数藏征途又将带给它们什么样的影响?当二级市场批量产生,它们能否保持一贯优势?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廖羽

开发数字藏品,正在成为一种时尚。

据《链新》不完全统计,国内参与数藏的用户,已突破千万,其火爆成程度,比之前爆火的链游、Defi,也不遑多让,因此吸引了大量公司进场,目前数藏平台数量已超过370家。

按照平台身后公司特质,可将其分为三个梯队,大多数平台处于第三梯队,少数布局早,有资本、用户支持的数藏平台处于第二梯队,比如数藏中国、女娲NVWA等,而以BAT(百度、阿里、腾讯)为首的互联网大厂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它们无二级市场、安全合规性强,则处于第一梯队。

据《链新》了解,BAT三家企业中,开启数字藏品领域探索最早的是阿里巴巴,旗下阿里拍卖平台在2021年5月20日便探索数字藏品的拍卖;腾讯紧跟其后,于同年8月推出TME数字藏品平台,并上线胡彦斌《和尚》音乐数字藏品;而百度则于2022年才开始数藏领域的开拓。

在传统互联网巨头的光环下,近一年过去,BAT在数藏领域的开拓进度不一:

阿里逐渐形成了以鲸探为主,阿里拍卖、天猫、淘票票为辅的平台矩阵,最近阿里大文娱还推出了新的数字藏品平台“鱿物”。腾讯倚靠强大的版权库,推出独立App“幻核”,腾讯新闻、阅文集团、腾讯音乐、腾讯动漫也分别推出数字藏品馆、阅文、TME数藏、腾讯动漫四大数藏平台。百度则稍显逊色,只有内嵌于百度App、小度App的超级链数藏和寻宇数藏小程序,最近刚推出星际口袋独立App还在内测阶段,尚未对外公开。

三家头部互联网大厂,13个数藏平台,各有特点。BAT的现有地位和优势,是否有利于其在数藏领域攻城掠地?数藏征途又将带给它们什么样的影响?当二级市场批量产生,它们能否保持一贯优势?


阿里:脱胎支付宝,扯动大文娱


2021年,数字藏品爆火蔓延至国内,阿里嗅觉格外敏锐,于同年5月20日在阿里拍卖平台开启了第一轮数字藏品业务。

“一锤子买卖”难以持续,数字藏品交易需要稳定的露出窗口。阿里回到了支付宝的沃土,于2021年6月23日上线了支付宝粉丝粒小程序。

作为阿里区块链业务的发迹之地,支付宝背后的蚂蚁或许是数藏业务最稳妥的选择。

2015年,阿里选择在当时的蚂蚁金服成立区块链研究小组,并通过专利、公益、溯源、医疗、租房、金融、法律、BaaS8大渠道逐步发展区块链生态,支付宝及蚂蚁在这发展过程中浸润了区块链概念,为数字藏品的发展提供生长土壤。

阿里拍卖和支付宝粉丝粒提供相对稳定的露出窗口,这两个渠道的搭配分担了阿里数字藏品市场的业务,联合工作了大半年。

在此阶段,支付宝粉丝粒不仅与敦煌、白蛇2、镇魂街、喜羊羊与灰太狼、觉醒年代、丰子恺等知名IP联合,还获得了不少盛事活动的授权,推出杭州亚运会、北京首届马拉松等系列数字藏品。阿里拍卖也在此时上线大量数字藏品,“十二兽首”“甲骨文”系列等皆备受关注。

支付宝和阿里拍卖的数字藏品风生水起,其他板块也不甘落后,其中天猫走的是品牌联合“买实物送藏品”路线,而淘票票走的是影视化路线。

2021年双十一期间,天猫与五粮液、巴宝莉、科颜氏、宝洁等八大品牌联合推出数字藏品,并顺势于淘宝、天猫App内上线“天猫数字藏品”子类目,集中发布品牌与艺术家们的数字藏品,目前已经推出近百款。

淘票票推出的数藏窗口子类目,则与刘慈欣等知名作家联合,上线《流浪地球》《朝闻道》《只此青绿》等系列数字藏品,走小众文化路线。

随着国内数字藏品市场逐渐增大,阿里虽有支付宝粉丝粒、阿里拍卖、天猫数藏、淘票票等多个平台,但入口分散,不利于收藏者汇聚,难以承受市场热情,亟待一个新的平台主体。

于是,2021年12月25日,基于蚂蚁链技术基础的独立App鲸探正式上线,且很快推出第一个数字藏品《西游记》系列,受到广泛欢迎。

鲸探脱胎于支付宝粉丝粒,2021年12月10日,支付宝粉丝粒发布公告,称将推出独立数字藏品App,不仅结构上去支付宝化,且功能性更强,大量用户因此转战新平台。

下一个棘手的问题是IP。

鲸探上线初期,所发行的《西游记》系列、《三国英雄手册》等数字藏品多数由“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公用IP而来,几乎不见自有IP的影子。

这也使得鲸探在上线半月后急转博物馆藏品、艺术家联名方向,快速推出了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系列、吴王夫差矛等超50款数字藏品,试图以高质量、高频率的数字藏品稳定用户。

效果是显著的。2022年1月21日至24日期间,鲸探用户量从200万增长至500万,平均每日增长100万。

至此,阿里形成了以鲸探为主导,阿里拍卖、淘票票、天猫数字藏品等多平台为助力的数藏格局。在此之后,阿里大文娱也加入其中。

2022年5月17日,鲸探官方微信发文,表示即将推出新数字藏品平台“鱿物”,由阿里影业旗下阿里鱼运营。

据《链新》了解,阿里鱼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卢浮宫、敦煌博物馆、颐和园、秦始皇陵博物馆和文化机构建立了深度合作,在IP积累方面优势较强。


腾讯:“秀版权”的想象力有多大?


在数字藏品领域,腾讯的起步晚于阿里,至信链的发布时间也晚于蚂蚁链。不过,腾讯在影视(腾讯视频)、动漫(腾讯动漫)、音乐(腾讯音乐)、文字(阅文集团)等方面的版权优势明显,在数字藏品领域的发展上也有体现。因此,横向来看,腾讯对于数字藏品的探索速度并不慢于阿里。

2021年7月30日,QQ音乐一马当先,上线“TME数字藏品”功能页,并于8月20日推出首张数字藏品预约——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数字藏品。而后还推出音乐人计划,与张楚、周传雄、莫西子诗、肖泉、一颗小葱等音乐人深度绑定,为平台储备更多版权资源。

阅文集团紧跟其后。2022年1月5日,阅文集团宣布国内首个网文IP数字藏品《大奉打更人之诸天万界》开启预约,限量2000份,定价158元,窗口位于起点读书App,于1月8日正式发售。

藏品内容不仅包括人气网文《大奉打更人》的番外大结局,还随机附有作者卖报小郎君的手写签名、寄语等,上线即售罄。

同月26日,腾讯新闻、科技日报联合中国航天神舟传媒发起“2022,太空寻宝”活动,上线“腾讯数字藏品馆”小程序,并首次推出航天主题数字藏品,利用VR和手机重力感应技术,创造用户在太空中“寻找宝藏”的互动方式,向用户传递来自太空的新春祝福。

此外,2022年4月20日,腾讯动漫推出“十年限定有声纪念绘票”数字藏品,共10款,分别是著名IP经典作品《我叫白小飞》《狐妖小红娘》《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妹子与科学》《铁姬钢兵》《通灵妃》《武炼巅峰》《大王饶命》《不健全关系》等。

对比来看,不论是阅文、腾讯动漫还是腾讯新闻,单一事业部的数字藏品各有专攻,不同于阿里的“大杂烩”。只是,这些数藏平台尚未成熟,虽有试水之举,但大量高质量IP并未完全开发,发行数字藏品的频率和数量也不稳定,未来需要找到各自途径才能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

不过,作为版权大户,腾讯一早就成立独立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以App形式运营,首期限量发售300枚有声《十三邀》数字藏品。比2021年底成立的鲸探足足提前了4个月。

对比鲸探,幻核上线的数字藏品发行量要少一些,敦煌壁画系列、沈阳故宫如意系列单款发行量都在1000-2000份,全系列发行量都在万份左右,数量对比动辄单款上万份的鲸探藏品也显得单薄。

或许是物以稀为贵,幻核的数字藏品均价普遍较鲸探高一些。当然,这也离不开腾讯高质量的版权库、IP联名库的助力。

据《链新》统计,幻核所发数字藏品中,不仅包括全网阅读量超300亿的国漫《非人哉》、评分高达9.7额超人气国漫IP《狐妖小红娘》、经典游戏《仙剑奇侠传》,还包括艺术名人张大千、齐白石等,即便是联名方也囊括了中国文化传媒新文创平台、巴宝莉、中船文科、故宫等多家知名机构在内,仅博物馆联名就包括西安、甘肃、湖南、山西、沈阳等地。

此外,不论是腾讯23周年纪念,还是新春佳节,腾讯都会对外输出自家的数字藏品,对内向员工发放72000枚23周年纪念版数字藏品,对外发行20220枚新春限定藏品,似乎每个节日都能成为腾讯对外输出数字藏品的节点。


百度:起步最晚,可能还在摸索怎么玩


百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独立的数字藏品App。

原因很简单,数字藏品目前很难和百度的核心战略产生化学反应。百度目前的核心业务方向,一是人工智能,二是自动驾驶,都不是孕育、发展数字藏品的沃土。

目前的百度数字藏品,更像是圈地盘。

2022年1月18日,百度上线首个数字藏品平台“百度超级链数字藏品”,内嵌于百度App中,于1月22日至31日间发布多款虎年春节典藏版数字藏品,量大,免费。

在这之后,百度还对内发布上万份百度同学系列数字藏品,对外发布濒危动物、黄渤黄逗菌、会说话的汤姆猫等一系列数字藏品,不少藏品反响不错。

据《链新》统计,自百度超级链数字藏品上线至今,发布数字藏品近30个系列,对比阿里鲸探、腾讯幻核同期发布情况来说,更新较慢。

另一头,2022年3月31日,小度推出首款数字藏品智能设备“小度智能屏X10数字藏品限定版”,该设备不仅包含智能屏,每台产品还配备小度虎年特别款数字藏品“虎跃星辰”,整体售价为899元,仅限量发行5000件。

借此,小度趁势在4月7日推出“小度寻宇数字藏品”平台,内嵌于小度App内,并推出《听琴图》《小王子》《白芙蓉蝴蝶》《奇石水仙》等十余款动植物类数字藏品,使平台更加多元化。

从百度超级链到小度寻宇,百度旗下两大数字藏品平台半年来所推出数字藏品的数量并不多,累计在50款左右,对比幻核、鲸探等平台有着明显差距。

不过从去年希壤的推出,到开发者大会的召开,外界不难看出百度对于区块链、元宇宙等领域的兴趣,只是一时间难以找到合适的方向,这或许也是百度数字藏品在BAT中居于末端的根本原因。

与此同时,百度也在寻求新的变化。

2022年5月18日,百度超级链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推文,表示即将推出新的数藏平台App“星际口袋”,并随文附上内测下载链接,但截至发稿,星际口袋尚未对外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