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暴跌,年轻人投资的第一课

文|樊成

来源:光明日报

继炒鞋、买基金之后,一些年轻人最近又遭遇了数字藏品的“暗算”。

先解释下数字藏品:简称NFT(Non-Fungible Token),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又叫非同质化代币,有数字图片、音乐、视频、3D模型、数字纪念品等形式,在国内被广泛称作数字藏品。

近年来,数字藏品在90后、00后群体中颇为流行。和过往的炒鞋一样,一开始,有人赚了不少钱。比如NFT平台iBox上一款名为《NFT大闹天宫》系列的数字图片,起始价为99元,但经过一轮又一轮价格哄抬,已涨至11900余元,限量2000份。但最近,“为什么我压价也卖不出去”“现在已经巨亏”……成了圈内最火的话题。

数字藏品:大闹天宫-孙悟空大战巨灵神

这也不由得让人想起虚拟货币,也不过是在很多人血本无归的基础上,制造了一些极少数人的“暴富神话”。

在新闻报道中,苏州大学生小白就是一个典型案例。一年前,刚踏入这个圈子时,小白每天都会卡着时间抢购限量的数字藏品,然后转手以高价再卖出去,曾经因此挣了4000元。于是又向朋友借了2万元,在支付宝挪用花呗2000元,又分期借了8000元,购买了多幅数字图片,结果短短几天里,价格狂跌不止……

这就是典型的杠杆手法、赌博心态,是理财也好、投资也罢的大忌。现在价格暴跌,恰恰说明市场规律在起作用。供求关系一旦变化,就会出现这个局面。这也再次证明了,世界上没有一本万利、源源不断地炒作。天上不会掉馅饼,互联网更不会。

某NFT平台在售数字藏品

其实,当一个噱头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一开始就是冲着炒作去的,那些“需求”就并非真实意义上的需求,而是自以为别人有需求,自己先把别人的坑位占了,然后挟资源以求差价。每个玩数字藏品的人其实都该好好想想:你爱的真是数字藏品吗?你馋的可能只是“一夜暴富”的神话。

当然,数字藏品作为一种新事物,有其应运而生的技术条件和现实需求。比如,疫情之下,去博物馆参观成了一种“奢侈”,而博物馆里的文物只能被看看、不能被带走,能够在市场拍卖交易的文物,也不是普通人能够买得起的。在这种语境下,可以满足普通人收藏爱好的数字藏品就诞生了。

粤博馆藏文物石湾窑陶塑金丝猫(清)

今年4月份,广东省博物馆首次推出3款数字藏品,限量发行8000份。而此前,西安、甘肃、河北、四川、河南、安徽等地博物院均已经推出多款由镇馆之宝衍生出的数字藏品。只需要十几元到几十元,藏家就可以拥有一个标注着独一无二序号、属于自己的数字文物收藏。它的价值,其实就在于独一无二的数字身份上。

现在,价格掉了下来,未必是个坏事。让市场回归理性,让产品回归基础的功能,让其价值与现实需求匹配,既是一次理性的沉淀,也是数字藏品价值的回归。一些吃亏的年轻人,不妨把这当做一堂课。对于刚开始尝试投资理财的人来说,市场就是最好的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