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投机盛行, iBox 成为新型「炒作场」

原文标题:《数字藏品流行 iBox 链盒沦为「炒作场」》

撰文:凯尔

近几个月,在名为 iBox 链盒的数字藏品平台每一天都在上演着暴涨暴跌的戏码。5 月 17 日,iBox 平台数字藏品全线下跌,多个图片式数藏系列跌幅超过 70%,导致一众玩家亏损。一天后,这些藏品又掀起了 30%-80% 的上涨潮,而两天后,「熊市」又来了,iBox 多数数字藏品都有 5%-20% 的跌幅。

有人将数字藏品市场的行情比喻为「一日牛熊」。在 iBox 平台玩家谢玉辉(化名)眼中,该平台开设的 C2C 寄售市场,相当于一个充满危险和刺激的「炒图场」,「有的图一天能翻好几倍,也可能一天就跌 80%。」

腾讯「幻核」、阿里「鲸探」等大厂的数藏平台为防碰触监管红线,一直以来严格限制藏品流通,而 iBox 这类支持用户自由转售的数藏平台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投机者入场,暗藏炒作风险。

当 iBox 内的数字藏品暴涨暴跌吸引外界关注后,其背后的关联公司纸贵科技也随之浮现。公开信息显示,iBox 原由加密资产交易所 Huobi 孵化,随着 Huobi 退出中国大陆市场,iBox 于今年 1 月完成实控人易主。根据天眼查显示,iBox 现股东团队与纸贵科技核心人员高度重合,后者成员曾于 2017 年发起过区块链项目「墨链」,今年 2 月作为技术支持方推出了另外一个数字藏品服务平台。

数字藏品炒作潮的兴起引起了国内一些金融协会的抵制。今年 4 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 NFT 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呼吁会员单位「不为 NFT 交易提供集中交易、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不得变相违规设立交易场所」。

该倡议虽不具备法律的强制性,但说明国内金融业已经将基于 NFT 的数字藏品炒作列入了金融风险的防范序列中,而 iBox 内数字藏品的暴涨暴跌将炒作、投机摆在了台面上。

iBox 平台内上演数字藏品「一日牛熊」


加密资产圈曾用「币圈一天,人间一年」来形容市场的剧烈波动。如今,随着数字藏品在国内市场风靡,比币圈更剧烈的行情波动在时刻上演着,有人在其中体验着赚快钱的快感,也有人在价格的过山车中损失惨重。

名为 iBox 链盒的数字藏品电商平台是数字藏品炒作潮的主战场之一。打开 iBox 的 APP,包括大话西游、三国、大闹天宫等 IP 相关的数字藏品上架出售,价格从数百元到 10 万元不等。国内用户注册账户并实名认证后,便可通过绑定银行卡进行买入和卖出,iBox 提供了一个可供用户公开交易的数字藏品市场。

在交易环节中,iBox 设有「首发」和「寄售」两个渠道,首发市场中的数字藏品多由 iBox 官方联合各种 IP 版权所有方发行,通常价格较低,数量有限,需要抢购。而寄售渠道则是一个 C2C 的二级交易市场,用户可以在该市场自行挂售或买入数字藏品,在交易过程中,iBox 将按照市场成交价向卖方收取 4.5% 的综合服务费。

过去几个月,iBox 寄售市场火爆异常,各类数字藏品的暴涨暴跌也在这里上演。

平台玩家谢玉辉告诉蜂巢 Tech,在 iBox「炒图」主要有两种玩法,一是抢首发,二是去二级市场「买图」。首发的藏品只要抢到了,基本都会有高倍的收益,比如由西安电影制片厂发行的大话西游之金箍系列藏品,首发价格为 99 元,但在二级市场,该系列藏品已被炒到了超过 2 万元。

大话西游系列藏品在 iBox 炒至 2 万元以上

「据我所知,大多数人都抢不到首发,所以只能去寄售市场玩。」谢玉辉透露,寄售市场是 iBox 玩家主要聚集的场所,一般哪个系列藏品热度高,都会有一波快速的拉升,随着平台玩家越来越多,数字藏品被炒到数万元已经不是新鲜事。

高倍收益和数字藏品的暴涨并非 iBox 交易市场的全貌。在充斥投机因子的寄售市场中,数字藏品价格的一落千丈、用户买来后无法出手的状况是该市场的另一面。。

5 月 17 日,iBox 因数字藏品暴跌登上微博热搜榜。当天 iBox 官方发行的「iBox 赛博生肖系列」数字藏品跌幅一度超过 70%,热门的「大闹天宫系列」藏品跌幅超过 80%,iBox 平台上的全类数字藏品几乎全线下行。

「iBox 崩盘了」的声音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恐慌情绪迅速蔓延。有用户表示,「2000 元买入的数字藏品马上就变 200 了」,还有用户称,花费超过 4 万元买入的数字藏品在不到一天时间缩水至不足 1 万元。

「当时群里的声音是两极的」,谢玉辉描述当天玩家交流群里的场景,「有人一直在喊骗局,还有人嚷嚷着抄底。」他对这种状态见怪不怪,他说,涨跌 70% 以上在币圈肯能需要一年这样的大周期才会出现,但在 iBox 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一次。

到了 5 月 18 日,「iBox 赛博猫狗系列」、「功夫猫」、「大闹天宫系列」等数字藏品又开始反弹,涨幅达到了 30% 至 80%。但仅仅两天后,整个市场又「熊」了,5 月 20 日,iBox 市场数字藏品多数下跌,跌幅集中在 5% 至 20% 之间。

暴涨暴跌的 iBox 交易市场折射出巨大的炒作风险,不少玩家将其称为「赌场」,一幅幅数字藏品沦为押注工具,逐渐偏离了「收藏品」的定义。

iBox 背后的运营主体是谁?


iBox 内的数字藏品因暴跌登上热搜后,人们也在好奇它背后的运营方是谁?

币圈人听说 iBox,主要因为它曾与加密资产交易平台 Huobi 有关。去年 5 月,还未退出中国大陆市场的 Huobi 曾官宣上线 iBox 平台。据当时的公开报道,iBox 定位为 NFT 综合服务平台,由火币集团新设立的创新部门「Huobi X Center」孵化。

如今,iBox 已经易主。天眼查信息显示,iBox 背后的运营主体为海南链盒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链盒科技」),成立于 2021 年 5 月 20 日,这一时间与当时 Huobi 官宣 iBox 上线的时间接近。

iBox 上线后,曾推出与陈小春、陶喆等演艺明星相关的 NFT,允许用户使用加密钱包登录,并通过加密资产进行认购。在后续运营中,iBox 曾因陶喆 NFT 侵权一事被业内关注。据艺人陶喆相关的梦达灵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公告称,iBox NFT 微信公众号中非法冒用陶喆姓名、肖像制售 NFT,属于侵权行为。随后,iBox 下线了陶喆相关的 NFT 作品。

那么,当时使用加密资产交易 NFT 的 iBox,又如何演变成如今可直接通过银行卡买卖数字藏品的平台?随着 Huobi 于去年下半年正式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当下的 iBox 还是否在 Huobi 旗下?

天眼查显示,2022 年 1 月,iBox 运营主体链盒科技发生了一次重大股权变更,原股东海南新软软件有限公司、深圳市捷达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火原科技有限公司、海南盈东科技网络有限公司以及海南达瑞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部退出,由超级星链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级星链」)100% 控股。此时,超级星链和链盒科技的法人代表均为李威。

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 Huobi 彻底清退国内业务,iBox 平台也在此次股权变更后完成了实控人易主。

天眼查显示,在今年 2 月和 3 月,链盒科技又相继完成两次股权变更。当前,链盒科技由五大法人股东和一自然人股东郑海鹏组成。其中法人股东中,超级星链占股 50%、海南链众互联网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公司)占股 20%、海南链藏互联网合伙企业(有限公司)占股 14.5%、上海富穆科技有限公司占股 5.5%、海南都城苍穹咨询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 5%。

其中,控股链盒科技的超级星链由李威持股 45%,宣松涛持股 10%,陈昌持股 10%,唐凌持股 5%。

从天眼查「最终受益人」信息可见,当前链盒科技的最终受益人为宣松涛和李威,分别持股 29.7% 和 22.5%。这两人是西安纸贵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纸贵科技」)的重要成员。

链盒科技受益股东结构图

公开信息显示,宣松涛为纸贵科技联合创始人,陈昌是是纸贵科技 CTO & 执行总裁,唐凌是纸贵科技创始人,李威则担任纸贵科技控股的纸贵数字科技(云南)有限公司的董事。

从股权结构来看,当前的 iBox 的大股东与纸贵科技核心人员高度重合。值得注意的是,纸贵科技曾于 2017 年推出区块链项目墨链(INK),但由于加密资产市场后来遭受严厉监管,该项目也成为历史。今年 2 月,纸贵科技还作为技术支持方推出了其他数字藏品服务平台,数字藏品正在成为纸贵科技发力的业务方向之一。

从上述信息可见,纸贵科技与 iBox 关联密切,核心人员和所营业务都高度重合。在试水区块链项目后,宣松涛等人又在数字藏品领域开启了新一轮创业,而时下火爆的 iBox 是产品之一。纸贵科技方面在回应媒体采访时透露,他们与 iBox 是独立的,只是股东上存在个别交叉。

数字藏品市场存监管空白


实际上,自从 NFT(非同质化通证)在加密圈火爆以来,国内多个互联网巨头都以「数字藏品」的名义推出过链上数字收藏品平台。比如,腾讯基于至信链推出了「幻核」平台,阿里巴巴基于蚂蚁链推出了「鲸探」(原「蚂蚁链粉丝粒)平台,京东也上线了「灵稀」数字藏品平台。

与 iBox 不同,这些「大厂」出品的数藏平台极力避免构建二级市场,交易环节仅体现在「用户从平台购买」,且大多数藏品定价较低,从 1 元到百元不等。当收藏者买入数字藏品后,藏品有对应区块链上的 HASH(哈希值),但无法进行二次销售。

为了规避炒作风险,「大厂」们对所发售数字藏品的流通进行了严格限制。例如,「鲸探」设置了严苛的转赠条件,用户持有数字藏品至少 180 天后,可在相关规则允许下将藏品转赠给支付宝实名认证好友;而「幻核」平台当前尚无数字藏品的流通渠道。在销售数字藏品时,这些平台都会提示用户,勿对数字藏品进行炒作、场外交易及欺诈等。

有业内人士曾对蜂巢 Tech 表示,以 NFT 为载体的数字藏品仍然属于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资产体系,NFT 虽然与比特币做出了区分,叫做非同质化代币,但也仍是一种代币,国内「大厂」担心碰触数字货币的监管红线,因此规避设立二级市场,也不断提示用户不要炒作。

相较而言,以 iBox 为代表的新一批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则比大厂更为激进,设立了场外交易渠道,对二级市场价格等方面不设限制,甚至直接从中抽取交易手续费或服务费。这样的模式为炒作提供了空间。

为遏制 NFT 带来的金融风险,今年 4 月 13 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 NFT 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三家协会表示,NFT 作为一项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在丰富数字经济模式、促进文创产业发展等方面显现出一定的潜在价值,但同时也存在炒作、洗钱、非法金融活动等风险隐患。

三家协会倡议,坚决遏制 NFT 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在倡议声明中,三家协会提出了多项行为规范,其中便要求会员单位不为 NFT 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不得变相违规设立交易场所。

三协会的倡议属于行业规范,不具备法律属性,但也有观察人士认为,这是监管部门对外释放的监管信号。这种解读是否过度还有待时间的答案,但 NFT 带来的炒作风险已然在 iBox 等平台上显现,国内也尚未出台针对这类数字资产的监管规范。

在监管空白之下,一大批数藏「仿盘」接踵而至。有统计显示,除了 iBox 之外,市场中还有幻藏、天穹、乐享、七级宇宙、龙域、哈森艺术、司藏等数十家数字藏品交易应用,这些应用多是由不知名团队开发,且支持二级市场交易。

不久前,名为「象寻」的微信公众号还曝出公司要求技术负责人在 20 天内开发出数字藏品交易 APP 的消息。网络上,「代开发数字藏品交易 APP」的广告已经出现,一款数藏 APP 的开发费用约为数十万元,为了节省成本和快速上线,一些平台上的「数字藏品」并无实际区块链技术支撑,这意味着,用户进入这些 APP 炒作的所谓「数字藏品」真的就只是一张张图片,并无任何实际的权益,这些 APP 一旦无法访问,用户将面临财产损失。

区块链业内人士表示,数字藏品已经成为了某些团队快速敛财的工具,不仅加剧了欺诈和炒作的风险,也影响了这一新兴行业在国内的良性发展。对此,有律师表示,随着数字藏品的炒作越发流行,亟待监管部门从政策层面建立完善的监管体系,针对数字藏品以及数字藏品交易行为进行定性,从而更好地防范和打击非法行为,降低数字藏品炒作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