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创投吴世春:拓荒元宇宙,越是一无所有的人越容易成功

作者|于玮琳

编辑|子 钺

大热的元宇宙到底是机遇遍地还是暗礁丛生?

作为嗅觉最敏锐的人群,部分投资人在热潮之下仍保持着“冷思考”。

“中国的元宇宙相较于硅谷还是有一定的滞后性,有几块关键的版图还没有补上。”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表示。

根据清华大学发布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2.0》,元宇宙产业生态包括算力、引擎、操作系统等底层架构、XR硬件设备,以及内容生态、虚拟IP、社交、人机交互等应用。

在吴世春看来,看似各个板块都有创业公司在突围,但底层架构层面的“区块链”在中国仍受到政策层面的限制,这无疑对元宇宙的落地带来了掣肘;更重要的是,中国XR相关应用和硬件的使用密度远低于欧美国家,元宇宙拐点未至。

不久前,吴世春投资了虚拟人IP矩阵公司“世悦星承”。但他表示,“梅花创投有团队一直在看元宇宙方向,我们要做元宇宙的原住民,但当下更多的是学习观察、谨慎出手”。

2010年成为天使投资人,2012投资大掌门获利1500倍,一战成名,吴世春是颇具个人风格的投资人,业内素有“快狼”之称。在接受创业邦“元宇宙投资观察”采访时,吴世春表示,对于元宇宙投资,梅花创投仍旧秉承长期主义,他还在等待。

那么,吴世春,到底在等什么?


元宇宙“拐点”信号


今年5月,是梅花创投创立8周年。8年来,吴世春和团队的战绩颇丰,投资了超过500家早期及成长期创业企业,覆盖智能制造、人工智能、新消费、新内容、企业服务、移动出海等新经济领域,其中小牛电动、理想汽车、赤子城等多家公司已成功上市。

在业内,吴世春的投资以“快、准、稳”著称,能在如此“幅员辽阔”的投资疆域中满载而归,他有着独特的投资逻辑。而今这一逻辑也被运用到元宇宙领域的投资观察。

“拐点”是吴世春在看不同行业投资标的时都会关注的一个信号。

这里的拐点信号包括了“政策的红利”。

以投资硬科技为例,吴世春曾在采访中提及,科创板近100%过会率背后,体现了国家对硬科技的大力支持,投资硬科技已经成为举国意志。在此背景下,梅花创投发力硬科技赛道,在泛机器人、SaaS、尖端替代三大类细分领域多有布局。

而元宇宙作为集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XR等技术于一身的集成创新与融合应用,同时也是数字经济的增长点,成为了各级政府积极布局的重点,成都、武汉、合肥、海口以及上海市徐汇区等多地将元宇宙写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2022年工作安排中。

北京在今年1月启动城市超级算力中心建设,要将城市副中心——通州区打造成“元宇宙创新中心”;2月,上海市虹口区发布“元宇宙产业发展行动计划”,并着力打造北外滩元宇宙发展和应用示范区。

但吴世春认为,元宇宙投资在政策层面的信号尚不够强劲。总体来看,元宇宙的政策红利不少,但仍处于在各地政府的鼓励和计划之中,在国家范围尚缺乏统一的标准。政策放开程度较硬科技不可同日而语,如“国内对于区块链等技术的政策宽度仍旧不够”。

拐点信号也包括“消费者的需求和心理”。

如消费电子,Z世代看重智能、轻便,以耳机来说,“有线到无线”就是拐点,据此,梅花创投投资了主打无线耳机的品牌FIIL。

对于元宇宙的消费者需求,吴世春仍期待一个“密度上的拐点”。在海外,大火的VR设备 Meta Quest2出货量已经达到了千万级,但在中国,最火的智能穿戴品牌Pico销量仍只在百万级,相对于中国的人口数量,这样的使用密度远远不够。

第三个需要等待的拐点信号,“是否已经有应用在元宇宙领域赚到钱”。吴世春认为,这个应用有极大的可能最先出现在“游戏”领域。

手游兴起时代,吴世春曾凭借投资“大掌门”获得了1500倍的回报,“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他说,“一个行业的兴起会重复过去的爆发曲线,先从最容易让用户沉浸的东西开始,接下来各种应用才有落地可能。”

元宇宙范畴内还没有游戏赚到钱吗?

以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为例,它在2016年上线,2021年登陆美股市场后,市值一度超越了任天堂、动视暴雪等传统游戏大厂。

但很遗憾,Roblox至今仍在亏损状态。

吴世春认为,游戏最能反映人性,也最容易吸引年轻人。如果有游戏开发商在中国元宇宙或者虚拟现实赚到钱,那就宣告着元宇宙时代的开始。


中国元宇宙领域的优质创业者不足


“在行业早期投资的时间节点,我们的投资逻辑更多地集中在看团队。”吴世春表示,对于元宇宙投资,“人”的因素占比较大。

他透露,已经有一些梅花创投投资的游戏企业开始转向元宇宙。“无论笨拙还是灵活,他们都积极地在元宇宙这块土壤上野蛮生长”,梅花创投也随着这些被投企业迁移到元宇宙领域。他看好愿意尝试的创业者,做投资人之前,吴世春是有连续创业经验的互联网行业老兵。这样的迁移是他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就观察到的景象。

但另一方面,在元宇宙更广泛的赛道中,他认为优质的创业者远远不够,繁荣程度不及硅谷。“这一代的中美创业者走向了完全不同的两条分岔路。中国的创业者集中于硬科技和国产替代”,相较之下,“欧美地区在现实领域已经没有可以创造的增长,他们更多地走向了元宇宙”。

“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的创新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爆发。很多创新都是源于中国,复制到世界。但是元宇宙目前仍是硅谷在引领”,吴世春说,“这一定程度上也因为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过于繁荣”,就像在日本,信用卡的普及导致移动支付发展滞后一样。他认为,元宇宙作为下一个互联网时代的特征,反而因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达导致迁移动力的匮乏。

吴世春认为,虽然侧重的创业路线不同,但国际国内并没有谁落后于谁之分,基于国情的不同,中国因为需要补短板,所以在国产替代等方向给创业者留下了很大的发挥空间。但一个时代的创业精英是有限的,精英都集中在其他领域,就导致了元宇宙领域的优质创业者不足。

综上,吴世春在元宇宙领域会更看好拥有硅谷基因的创业者,他们在相关赛道更有经验和行之有效的打法。但另一方面,他也在等待具有冒险精神的“拓荒者”。

“应变和创新能力很重要”。在这个领域创业,梅花更青睐没有经验和历史包袱的人,新时代的革命和冒险,越是一无所有的人越容易成功。

一无所有的可能是过往的经历,但一定要有的素质是“心力”。

这一直是吴世春极为强调的创业者能力,他曾专门写了一本名为《心力》的书详细阐述,“心力即人的精气神,要做成一个事情的愿力、创造力和专注力。创业九死一生,创始人心力可能比专业知识更为重要。”

现下元宇宙处于拓荒阶段,学习能力和生存能力并重,先入局的创业者得要想办法创造收入生存下来,“就像PC时代很多早期创业者只能靠电信扣费赚钱,最终成为最后的赢家。元宇宙也一样,只有先靠‘采摘野果’活下来的人,才能等到‘麦田丰收’的时刻。”


梅花“潜伏”元宇宙


巴菲特说,投资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是发现很厚的雪和很长的坡。

吴世春并不完全认同这个观点,一方面,他认同投资应坚持长期主义,但另一方案,他表示:“长坡薄雪”的赛道更值得去投资和参与

“长坡薄雪,人迹罕至。更少竞争对手,也意味着不容易成为红海。”这样更容易跑出长成庞然大物的企业。当前梅花创投重注的硬科技赛道是如此,元宇宙也许也会成为这样的一条跑道。

基于此,吴世春一直带着谨慎观察的态度,不敢错过元宇宙,“潜伏”是他们当前的姿态。但同时,他用均衡的行业布局,保证回报的稳定性。

“你不能去赌一个风口,我们需要一个均衡的布局”,他说,“别动不动就喊All In,投资的组合越丰富,你的生存概率越高。

这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些年梅花创投的打法,从不错过热门的赛道和行业,也总是不乏明星项目。

“需求总是螺旋式上升,你很难说一个领域会一直向好。但是如果你押注的行业在冰河期,怎么办?创业者也是如此,我们会鼓励一些所在行业受到影响的,比如教育领域创业者多做尝试。元宇宙对他们而言是一个新的机会点。”吴世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