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与无政府资本主义

原文作者:   Jeran Miller

创作者:hahaho@DAOrayaki.org

审核者:Yofu@DAOrayaki.org

原文:  Is the Metaverse Drifting into Anarcho-Capitalism?

上周,我(本文原作者)读了Jaron Lanier的《虚拟现实:万象的新开端》(Dawn of the New Everything: Encounters with Reality and Virtual Reality)一书,并产生了两个想法:1.他的名字发音有一种柏拉图式的美 2.在重要技术的开发中,早期做出的小决定在几十年后可能彻底改变世界。80年代以来,Lanier一直处于计算机科学和技术研究的前沿,他在书中列举了几个例子,阐述了那个时代做出的微小选择如何对现在产生巨大影响。

第一个例子是在电子邮件发展初期,对是否需要“邮资”进行了讨论。邮资所需的金额不大,不到一美分,但这一美分仍是一个门槛,并提供了一层可追溯性。最终仍决定保持电子邮件免费,主要是因为即使是“微不足道”的邮资也会限制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的人的访问,这是一个合理的反对意见,可能也是正确的决定。但它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它使匿名欺诈变得更容易,并且导致了垃圾邮件的现象。想象一下,我们本可以生活在一个没有“垃圾邮件”和遭受电子邮件欺诈可能性更小的时间线上。

类似的,想象一下,如果超链接“双向”运行,人们就可以根据传入的流量追踪它的来源。这也正是Ted Nelson所设想的,他在1963年创造了“超文本”一词。但当Tim Berners-Lee的万维网标准在20世纪90年代初被广泛采用时,单向链接的使用被永久固定下来。就像关于电子邮件的决定一样,貌似很小的设计选择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虽然设置起来更困难,但“双向链接”将保留上下文,这是在线信息存储方式的一个小而简单的改变,Nelson还设计了小额支付功能,当其他人使用链接中的内容时,可以补偿作者。现在,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发展快速的互联网,但伴随的是缺乏归属感、责任感或荣誉感。

如今,元宇宙和Web3社区中的许多人与Lanier在90年代产生的感觉类似。我们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影响,甚至定义这个时代的一系列技术。不管它们现在看起来多么微不足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差异。这就像驾驶一艘船,只将其向左或向右转动几度,但在数千英里的开阔水域中,这种微小的航向变化也会将你带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这使得评估现在的发展方向变得尤为重要。

当眺望现在所指向的方向时,我看到我们到达了名为“无政府资本主义”的水域。这可能不是每个人都熟悉的术语,维基百科将其定义为“一种主张消除中央集权的政治哲学,支持由私人机构,自由市场施行的私有财产制度,以及对自我所有权的右翼自由主义解释,它将对私有财产的控制扩展为自我的一部分。”

让我们把这个较长的定义分解开,并讨论它们与元宇宙的联系。如果这确是我们正在建立的,那么值得考虑它的影响,以及这是否真的是我们未来想要的。


第 1 部分:“一种主张消除中央集权的政治哲学……”


可以肯定的是,Web3中渗透的精神之一是反对集中化。这也是“密码朋克运动”(cypherpunk movement,注:不是赛博朋克)的结果,比特币和Web3都由此而来。将自己归类为无政府主义者或自由主义者的密码朋克们,广泛倡导隐私、数字自由和重新分配有影响力的大型组织的权力:尤其是国家组织。他们除了写作和哲学思考,也实际开发出了能实现他们愿景的技术,为我们带来了BitTorrent、密码学的进步、分布式账本、维基解密等。从这些技术到智能合约和DAO的发展,都预示着密码朋克们的诉求———即让人们可以确保他们受到的约束是透明的规则(这或许意味着众心所向),而不是受某些有权势的人(独断个体或寡头)的随意摆布。

这甚至使Web3超越了传统的无政府资本主义立场。元宇宙的规范不仅是去中心化国家权力,而是去中心化其范畴内的任何组织形式。从某种意义上说,元宇宙不单是提倡消除“中心化状态”,也正朝着消除中心化本身的方向发展。


第 2 部分:“……支持由私人机构、自由市场施行的私有财产制度……”


元宇宙主要由私有财产组成。但事实上,仍有一些方面可以被视为“公地”,这些将是任何人都可以访问的东西,但不是“国家”的财产。在元宇宙的背景下,这些可能是道路、中心区域、世界之间的枢纽、重生点等。然而,这些代表了与纯粹的无政府资本主义的分歧。大多数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完全拒绝公地,认为基本上一切都应该私人拥有。

至于谁来“运行”元宇宙系统,这也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我想最好的答案或许是代码,但它虽然设置了一些标准,可并没有实际判断与裁决元宇宙中的问题,一些平台确实执行了自己的服务条款,但可供反馈的选项非常有限。在实践中,市场几乎是自由的,个体行为既不受监管又匿名化。所以,很难说市场具有维基百科定义中描述的任何“执法”权力。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局面,但需要建构的还有很多。


第 3 部分:“……以及对自我所有权的右翼自由主义解释,它将私有财产的控制扩展为自我的一部分。”


在“右翼自由主义”这一与无政府资本主义密切相关的政治哲学术语中,财产被认为是自我的延伸。这点在元宇宙中深有体会,毕竟,你在元宇宙中的身份通常与你的数字资产收藏(或钱包)是一回事。你所拥有的东西依附于你的虚拟身份,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正是依附于你自身。

此外,“身体存在”(或被外显的实体形象),也可以商品化,进行买卖和交易。这种情况在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你可以像卖车或买帽子一样交易你的元宇宙“身体”,这非常令人着迷。关于这个定义的延伸,没有一个环境能做到比元宇宙更真实。


结论


当分解完“无政府资本主义”的定义,并与Web3的实际情况进行对比时,结果显而易见,虽然实际与无政府资本主义的概念(或定义)并不完全相同,但我相信足够接近了,我很高兴我们正朝它前进。

了解前进的意义也很重要,因为无政府资本主义中的好处和坏处仍需要进一步平衡。


影响


在无政府资本主义下,你喜欢或讨厌的任何东西都会被放大。一个干预最少的自由市场体系,也意味着没有任何限制。目前对Web3的监管几乎为零,我们看到很多有关大幅涨跌、Rug和混乱的情况。任何资本主义制度都会经历繁荣与萧条的循环,但如果没有监督和控制,这一切只会更不稳定。你可以在几个月内成为百万富翁,也可以在几天内被摧毁。

数字货币的流动性和盈利能力前所未有,这种效率创造出了加密和NFT的疯狂增长。在主观层面上,这个领域的创新令人感觉无法跟上,你在Twitter上度过一整天,仍然会错过很多。Web3激励着我们,并在下一个新想法出现时让我们敬畏,这一切归功于培育它的土壤:自由的环境。

基于利润和代码,我们习惯相信市场能够为我们提供服务并创造积极的成果。但讽刺地是,在自由主义者的圈子里,有一种神化市场的趋势,他们谈论它,好像它不会做错事,强大无比。但其实这很愚蠢,因为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需要思考的是,市场是否真的能给我们提供安全的空间?一般会在匿名的网络环境中过分表现自己的人,我们倾向于认为这样的人是“喷子”:为了刺激而骚扰别人,或者是骗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我们试图创造一个真正完全“自由”的空间时,就会给一些图谋不轨的人可乘之机,这时“自由放任”等于自找麻烦。

不能否认的是,对于现行的由企业控制“平台”的Web2环境,自由主义,甚至无政府资本主义确实极具诱惑力。它们在全球范围内对创作者进行剥削并掌握着用户数据,这确实令人不安。人们想要一种全新的民主化和更公平的制度。

但成熟的人不会期待乌托邦,勤于思考的人也明白市场不是万能神,它只是一个分配系统,与其他任何系统一样,都有优点和缺点。我们需要用成熟的视角看待这些问题,且需要注意在Web3开发的阶段所做的选择,正如Jaron Lanier所举的例子一样,微小的调整也能产生不同的结果。我们可能无法单独决定事情如何演变,但我们可以一起营造环境,通过建立共识,聪明行事,目前占据元宇宙的几百万人可以为未来的数十亿人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