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国家队”来了!杭州上线首家国资背景平台

作者:赵奕 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原标题:《数字藏品“国家队”来了!杭州上线首家国资背景平台,引导行业向规范化发展》

(虛猕数藏平台数字藏品,图片来源:阿里资产截图)

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应用方式,数字藏品正在加速“破圈”。

4月22日,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有限公司(下称“杭数交”)旗下数字藏品平台——“虚猕数藏”(“虚猕SHOWAPE”)正式上线。记者了解到,杭数交由杭州市人民政府的相关部门推动组建,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21年11月,由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资入股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建立,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和实际意义。一方面体现出我国在对数字藏品、数字资产进行整体监管的同时,也在引导其良性发展,对行业进行规范化引导;另一方面,该平台的建立有助于相关交易的产生,有利于知识产权、数字资产的保护及后续应用的开发,同时在行业中也会起到风向标的作用,相关参与者将会越来越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由各地方政府牵头的数字藏品项目越来越多。4月27日,上海税务发布以“税精灵”形象为创作灵感的2000份“上海税务2022典藏”系列限量数字藏品,将于4月29日10点开始抢领。

“产品的多样化和经营的规范化将是数字藏品未来发展的两个重点。”王鹏对本报记者表示。


国家队入场数字藏品


据悉,虛猕数藏平台首批四款数字藏品已在4月25日同步上线阿里资产数字藏品频道,分别为:五行醒狮-金、龙泉宝剑-三色铜八仙剑、天安六景·灯、杭州西湖-莫比乌斯青白蛇。

据其官方介绍,虛猕数藏平台优选精品数字藏品基于“新版连”确权认证,生成唯一“数字版权凭证”,转让标的直指数字作品版权,权益价值丰富。在应用场景方面,该平台结合“区块乐园”数字应用新空间,将数字藏品的展示和应用打通,打造全新用户体验。同时,该平台为数字权益的确权和流转提供安全的数字资产备份服务,由中国网安搭建,新华文轩审核,杭数交运营,杭州市民卡协助的“备份链”,保护用户的数字资产和信息安全。

“合规”已经成为数字藏品平台绕不开的核心问题。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数字经济法律事务部执行主任孟博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等单位陆续发布了关于防范元宇宙、NFT相关风险的提示。作为一种新型商业模式,NFT还在探索中发展。对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而言,不管想要何种方式突围,坚持合规经营,方可行稳致远。

国有资本的入场或成为行业合规的标志。除杭州之外,近日,山东首个国有数字藏品交易服务平台“海豹数藏”项目也宣布正式启动建设,该项目由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和山东文化产权交易所联手打造。此外,4月11日,数字艺术电商平台唯一艺术宣布获得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融资,其官方公告表示,唯一艺术通过最新一轮融资继续增加了国有资本的持股比例。

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杰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资系平台虚猕数藏此刻加入赛道,旨在在引导数字藏品行业规范发展同时,也是为国家数字版权交易、数据要素市场化等改革试点探路,努力建设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开创性数字交易平台。


NFT逐渐国产化


记者注意到,在“万物皆可NFT”的热潮下,我国的数字藏品行业已走出了与国外NFT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在技术方面,国外NFT多基于去中心化公链确权流通,而数字藏品多基于腾讯、阿里等旗下的联盟链。

业务逻辑上,海外NFT市场当前更多是利益驱动型,参与NFT交易的用户多以获利为目标,而非艺术收藏,同时已初步催生了部分原生加密数字IP,而国内数字藏品更多是希望以区块链作为文创载体,让历史文物和艺术创作以更年轻鲜活的方式呈现,拓宽文创边界,促进文化发展传承和文创价值变现,原生性数字IP相对较少。

而从交易层面来看,目前国内主要是通过法币渠道进行数字藏品的购买交易,在交易便捷及交易成本方面更具优势,但其交易隐蔽性和炒作性不如NFT交易模式。同时,国内数字藏品对普通用户是相对友好的,无论是藏品首发价格还是购买方式对便捷度,而NFT市场目前鱼龙混杂,一些知名项目的地板价已经超出普通用户的承受能力,加上NFT白名单的获取难度以及NFT交易体验的不佳,NFT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适合普通投资者参与。

蒋照生表示,国内之所以都称之为数字藏品,主要是为了满足市场环境和监管合规需要。近年来,我国持续加强虚拟货币市场监管力度,央行等多部门发文明确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但目前海外市场的NFT多基于以太坊等去中心化公链发行确权,与虚拟货币直接或间接挂钩,且NFT产品等金融化属性鲜明,投机炒作现象屡见不鲜。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国内数字藏品与国外NFT在技术逻辑方面并无本质差异,但国内机构在发行数字藏品时也会更加侧重强调其虚拟商品属性,通过限制其交易流通环节,抵制各种形式的炒作和数字藏品的金融产品化,以此满足监管合规需求。”蒋照生表示。

据中国科学网发布的《2021年中国数字藏品(NFT)市场分析总结》,我国的数字藏品在2021年已是一个市值约1.5万亿的新兴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数字藏品的发行平台多达38家,各数字藏品发售平台发售物品数量约456万个,总发行量市值约1.5亿。我国的数字藏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蒋照生看来,尽管当前数字藏品领域的投机炒作现象仍然存在,但数字藏品作为NFT中国化的有益尝试,有其存在和发展的实际价值和意义。数字藏品行业要想长期健康发展,不仅要“改名换面”,更要“换核”,要在实践中探寻适合中国实际和合规要求的发展之路。

对此,蒋照生建议,相关平台要进一步发掘优质IP资源,吸引更多投资者而非投机者进入市场,同时积极采取相关措施限制数字藏品在二级市场上的炒作现象;相关监管机构要加强对相关平台的监察力度,尽快出台数字藏品相关法律条例,对数字藏品属性、类型及交易等进行规范,同时加强各类涉及数字藏品的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净化市场发展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