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凉得快,元宇宙社交为何支棱不起来?

三款最火的元宇宙社交App,为啥留不住我?

作者 |  徐珊

编辑 |  云鹏

来源:智东西

元宇宙尚未成型,元宇宙社交已经开始成为诸多厂商争抢的新战场

腾讯推出QQ秀23年之后QQ秀进化成3D“真人秀”,甚至和“元宇宙社交”绑定在一起。百度也在推出国内首个元宇宙平台希壤后,受到了不少厂商的青睐,还参与了中国探月计划。元宇宙概念股龙头天下秀在2021年1月推出了“虹宇宙”APP,股价曾因此一度飙涨。而曾背靠微软的小冰公司早在2021年9月就发布了“小冰岛”社交APP。

▲各大厂商纷纷推出元宇宙社交APP

其中,不少元宇宙社交APP给人们带来了一些新奇的社交体验,像是虚拟演唱会、虚拟人物互动,甚至还有在“元宇宙”中买房等。

比如说,今年1月,元宇宙社交APP“啫喱”上线仅20天就凭借着庞大的下载量冲到苹果商店免费排行榜第一,成为近两年首个超过微信的社交APP。要知道,上个超过微信的社交软件还是阿里的钉钉。

▲啫喱APP冲上苹果商店免费排行榜第一

数据公司Sensor Tower(2022)报告显示,自“元宇宙”概念爆发以来,平均每天都会新增一个“元宇宙”APP。2021年11月至2022年1月,大概有552个APP在自己的描述中增添上“元宇宙”三个字,其中有70个自称为元宇宙社交的APP。

尽管元宇宙社交APP的数量在不断上涨,但经过一番调查和实际体验,我们发现目前元宇宙社交APP的概念还在处于一个野蛮生长的阶段元宇宙社交APP的定义尚未有官方定论

一方面,一些常见的社交软件在版本更新时加上一些虚拟头像和虚拟场景后,就自称为元宇宙社交APP。

而另一些元宇宙社交APP将社交空间拟化成一个“xx宇宙”、“xx星球”等,让用户将以新住民的身份入驻其中,开始自己的“元宇宙”生活。

▲Soul(左)和缓缓星球(右)分别代表两种不同的元宇宙社交APP

前者更注重场景和人物外表的一些变化,而后者则更重视新的社交空间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模式。但无论哪种元宇宙社交都离不开虚拟场景虚拟化身社交在场感四大要素。

同时,不论是百度的希壤,还是下载量曾一度压过微信的啫喱,我们看到他们在一时火爆后迅速降温,到后期用户大量流失。元宇宙社交APP处于看似火爆,但实则却是“一把虚火”的阶段。

元宇宙社交APP这股风从何吹起?这些元宇宙社交软件靠什么留住用户?哪些厂商正在加入元宇宙社交赛道中?为了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挖掘元宇宙社交虚火背后的原因,我们也亲身体验了多款元宇宙社交APP。

本文福利:随着元宇宙底层技术和商业模式的进一步演进,或将衍生出更多VR在线社交、3D虚拟场景在线社交等新兴产品形态。推荐3篇深度报告,解读元宇宙社交,可在公众号聊天栏回复关键词【智东西298】获取。


01.元宇宙社交到底在玩什么?


目前主打元宇宙社交Slogan的社交APP出现了各种五花八门的社交玩法,“元宇宙”版本的豆瓣小组,QQ家园以及朋友圈等层出不穷。

我们体验了几款具有代表性的元宇宙社交APP,发现元宇宙社交的背后是不少社交厂商对于新型社交模式的探索。

1、啫喱:冲上榜一的元宇宙社交,正在打造“地球村”?

谁也没想到,将元宇宙社交推上热榜的是一款名不见经传的社交软件——啫喱。

这款横空出世,凭借着一己之力将微信拉下APP Store免费榜榜首的软件,来自北京一点数娱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同时也是新闻资讯平台一点资讯的母公司。

啫喱是如何吸引年轻人参与到元宇宙社交的?在场感设计感可能将成为啫喱用户迅猛增长最主要的两个关键词。

打开软件,你一眼就能看到软萌可爱的Q版虚拟数字人朝你挥手。在虚拟数字人的外观选择上,啫喱为用户提供了十多种不同的选项,满足了用户的“捏脸”爱好。

同时,用户还可以自行选择发布现在的状态。基于位置共享和状态共享,啫喱的用户们尽管与朋友们身处各地,但是同样也能了解到朋友们的状态和位置。

Q萌可爱的小人配上“饿了”、“摸鱼”、“抱抱”等五花八门的状态,再加上生动形象的互动,就好像有一种与远方的好友重新聚集在一起打闹的感觉

▲啫喱的人物状态

除此之外,对比常见软件上的一些虚拟数字人,啫喱的虚拟数字人无论是建模上,还是设计比例上都显得更加精美一些。

但由于牵扯到隐私保护种种原因,啫喱正处于下架状态,暂时不接收新用户,所以目前覆盖人群范围有限,也无法体验更丰富的社交玩法。

2、希壤:一句话构建虚拟数字人

希壤发布后,不少厂商们开始借此平台尝试“元宇宙”的玩法。

据智东西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十余家企业和机构入驻希壤。在希壤的地图上,你不但能看到中国传媒大学等学校,还能看见英伟达、领克、一汽等等多家企业身影。

▲多家企业入驻百度希壤

在进入希壤之前,你需要给自己打造一个虚拟化身。不同于其他软件的只提供某种单一虚拟人物模型,希壤为用户提供了卡通拟人写实三种风格。

▲百度希壤的虚拟数字人

希壤生成虚拟数字人的方式也不同。得益于百度的虚拟数字人平台,你通过一句话甚至是一张图片就可以构建自己的虚拟化身。比如说,你说一句“酷酷的女孩子”,希壤就会随机从它的人物库中形成一个“酷女孩”的虚拟人物。

但经过我们实际体验,希壤的虚拟数字人模型的形象比较单一,外观也不够精美。与其他社交软件可爱或者萌系人物相比,希壤的虚拟数字人在视觉设计上还有提升空间。并且,在与好友交流时,希壤暂时只提供电话语音一种沟通方式,使用场景非常有限。

除此之外,在玩法上,希壤目前仅支持跑地图、刷风景、看展览等,无法体验到一些更具有特色的玩法。

3、小冰岛:与AI共建自己的岛屿

“这个岛上的人都认为自己是真人,但只有我知道,你才是真人。”刚入小冰岛,小冰就会以神明助手的身份告诉你,这是一个人类与虚拟数字人共同居住的地方。

▲小冰岛APP界面展示

AI是小冰岛APP的核心。小冰岛APP主要玩法不仅是造出多个AI朋友,还能通过关键词用AI创造小说、乐曲等。目前,小冰岛已经开放了文学社、录音棚两个技能选项,还有演播厅、颜值委员会、童话工厂三个灰色选项待解锁。

▲小冰岛APP

在日常的交流中,你几乎很难分辨网线另一边是真人还是虚拟数字人,毕竟他们的朋友圈和我们日常的朋友圈几乎一模一样,有人分享音乐、有人分享新闻,有人也会在朋友圈写小作文。

玩法太少,并且没有较强的内容吸引力是小冰岛APP让人感到遗憾的地方。无论是与虚拟数字人之间的交流还是AI创造出来的小说或者音乐,并没有比现实的内容更具有特色,同样也不具有吸引力和竞争力。

▲小冰岛创造的诗集

整体来看,这些元宇宙社交APP都十分看重虚拟化身这一特点,并在此基础上走出了不同的路线。小冰岛提供了人与AI共存“元宇宙”的模式;希壤则提供了三种类型的虚拟数字人供用户选择;啫喱则是针对3D Q版人物提供更多的状态可选项,丰富人物细节。

但元宇宙社交APP的不足之处也同样明显,几款APP都处在测试阶段或发布初期,很多模块还未完全解锁。玩了一两天后,由于可互动对象较少、玩法较单一等多种原因,我对元宇宙社交APP现有体验内容感到厌倦,选择卸载。


02.元宇宙社交想火?需解决三大难题


尽管元宇宙社交正在获得越来越多厂商和投资者的关注,但是经过一番体验,我们发现元宇宙社交APP仍处在非常初期的阶段,大部分的元宇宙社交软件还在内测阶段。同时,目前元宇宙社交软件在玩法、商业模式以及创新性上都存在一定的痛点。

首先,目前的元宇宙社交软件在核心玩法上并没有带来一个全新的社交交互方式。

无论是位置共享还是岛屿类社交,早在互联网发展的初期就曾出现类似的产品,并且经过市场的选择,这类产品并没有成为社交软件的主流也从一定程度说明了这种类型社交软件的局限性。

不仅如此,我们现在主流的、或者用户在线时间最长的几款社交软件都具有较强的工具属性,能适用于各类办公场景。而目前的这几款元宇宙社交软件离效率工具还存在一定差距,甚至可以说,它们还没有任何能和办公场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功能。

其次,部分打着元宇宙社交旗号的APP正在订阅服务和充值服务上大肆收割用户“韭菜”。

不氪金没有房,不充钱无法体验功能已经成为部分元宇宙社交软件默认的配置,导致用户的观感较差。而另一方面,元宇宙社交APP还基于此前的社交软件商业模式,没有一款元宇宙社交APP走出自己的商业模式。

这其中,百度稍显不同,它正尝试摸索出适用于希壤的一条新商业路径

一位从事营销场景代理的行业人士透露,目前希壤正在接受不同行业的场景营销,可以承接元宇宙发布会、沉浸式展厅、沉浸式购物、景区复刻等元宇宙宣传方案。像我们看到的诸多企业入驻,正是希壤商业化模式的一种体现。

▲一汽奔腾入驻希壤

除此之外,这些所谓的元宇宙社交APP在硬件生态上基本仅限于手机端,甚至部分仅支持安卓系统

像百度希壤尽管也支持VR头显,但是也仅限于Pico Neo 3,因此元宇宙社交APP覆盖的用户群体并不全面,可体验的用户较少。

这离大家在Meta CEO扎克伯格演讲中所提到人们可以用智能手表或者智能眼镜“上天入地”,甚至能实现虚拟世界的人们和现实世界人民互通电话的元宇宙社交设想相差较大。如何让一款元宇宙社交APP能像微信一般,适配与各个不同的硬件,同样是摆在社交厂商面前的一道难题。


03.试水“元宇宙社交”,国内外巨头寻找社交新出路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科技巨头们还是在踊跃布局元宇宙社交赛道。仔细回顾近期国内腾讯、字节跳动,国外Meta、Snap等社交巨头们的动作后,我们发现大厂们在如何实现社交转型上,作出了不同的选择。

作为社交互联网老大哥的腾讯通过小改微调的方式,正在基于其两大社交产品QQ和微信现有的情况,增添一些3D化的元素,从而接轨元宇宙社交。

如果说记忆中最早的虚拟数字人,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到QQ秀。80后、90后的记忆里,打造一个金光闪闪的QQ秀是不少人充QQ会员的原因之一。

如今,借着“元宇宙”的热潮,QQ秀已经升级为3D版虚拟数字人。据官网信息披露,在1月11日的版本更新中,QQ内置了100M的虚幻引擎模块,用以提供更精美的数字人。

▲QQ小窝

同时,微信也开始强调自己的“在场属性”,尽管没有啫喱那样的3D虚拟数字人,但是像是微信农场、微信状态等新的交互方式,为人与人之间提供了一个新的“在场方式”。

而同样拥有多项社交软件的Meta,除了重金砸向VR头显等硬件之外,也没有忘记自己业务基本盘——社交软件。

Meta不但推出了元宇宙社交软件《Horizon》,还计划推出《Horizon》基于Web XR的新版本,让人们能尽快能在不同设备上体验元宇宙社交的魅力。

坐稳流量入口头号椅子的字节跳动和Snap都选择通过砸钱投资,来寻找元宇宙社交时代的入门钥匙。

字节跳动先是投资了虚拟数字人公司,随后在1月27日,字节跳动还推出了一款岛屿类的APP,“派对岛”。目前,“派对岛”还处在一个内测阶段,仅有极少数的人才可以体验。

Snap出手更是阔绰,仅2021年,Snap就收购了六家AR公司,以求自己能够拿到元宇宙社交的入场券。

由此可见,部分社交玩家计划打造一款全新的社交软件,一步步接轨元宇宙,而有的社交巨头则希望将现有的产品逐步“改造”成能与3D互联网适配的社交软件。

社交巨头们初期布局“元宇宙”的一点点不同,或许10年后会走出完全不同的路,打造各自完全不同的元宇宙社交生态。


04.结语:元宇宙社交,为时尚早


借着元宇宙的风口,越来越多的厂商瞄准元宇宙社交这一赛道,推出了希壤、小冰岛、啫喱等多款社交软件。但同时,元宇宙社交软件本质上还是一些旧玩法的升级或者是3D化,并没有满足用户的一些硬性需求。

随着疫情常态化,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逐渐主要通过网络来传递更多的信息,上网人数和上网时长都激增。另一方面,微信、QQ、钉钉等社交软件在近10年都没有太大的版本和玩法更新,社交玩法也进入了倦怠期,不少用户都在积极尝试新的社交软件。

总体而言,元宇宙社交还处在较为初期的阶段,距离风口甚至是火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