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陈序:元宇宙是互联网大厂的终极战役吗?丨2022 元宇宙云峰会

2022 年 4 月 20 日,巴比特主办的万物起源・2022 元宇宙云峰会(METAVERSE CONFERENCE 2022)正式开幕。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陈序在线上发表主题演讲《元宇宙:互联网大厂的终级之战》。互联网的发展有没有终局?元宇宙会在哪些方面重组互联网产业?如今的互联网巨头能否在元宇宙里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和地位?且听陈序的精彩分享,以下为演讲内容,巴比特略有删减:

大家好,非常高兴参加今天巴比特主办的大会,也非常开心能够和大家分享关于元宇宙的个人观点,希望这些观点能帮到大家。今天跟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元宇宙:互联网大厂的终级之战》,关于“终极之战”的名称,我前面也听到嘉宾分享,有非常多干货,尤其提到了对于工业互联网和钢铁侠的一些举例。这个“终极之战”,希望大家能够联想起《复仇者联盟》几个系列篇最终的终局之战。


互联网的发展有没有终局?


从Web1.0、2.0一直到现在讨论的Web3.0,我们在想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是什么样的,它有没有一个所谓的终局。在我看来现在互联网科技的发展谈终局为时尚早。但是在互联网商业版图上,什么时候会形成一个稳定格局?我相信这是所有大厂、所有互联网生态里中小企业以及所有参与主体包括政府都会非常关心的问题。

从元宇宙的趋势、Web3.0在整个的互联网信息科技发展的过程当中的里程碑位置来看,我相信对于元宇宙商业版图的争夺,会是互联网商业版图形成稳定格局之前的终极之战,在这之后能够形成一个中长期内较为平稳的“互联网地缘政治”格局。而在之前,我们所看到的在社交、电商、娱乐消费等领域里面形成的互联网格局,在元宇宙这一波浪潮之后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现在的互联网巨头公司,恐怕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保持现有的竞争优势和市场地位。


元宇宙的三大要素:身份、价值、体验


元宇宙之所以能够在互联网的竞争发展过程当中形成这么大一个改变势能,最重要的一点是它重新定义了互联网当中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我认为元宇宙有三大要素,这三个要素最精简地体现了元宇宙三大支柱型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要素,其中两个关于生产关系:一个是身份,一个是价值;还有一个关于生产力的就是体验。

从 2017年1万个加密朋克发行,到去年NFT summer引起的NFT底层技术和元宇宙的蓬勃发展,这些都是基于身份的认知。当我们讨论一个小图片为什么能够卖那么贵时,它有很多技术原因,但是更重要的是供给,任何供给不管是制度性的供给还是技术性的供给,都必须符合人的需求。换句话说,如果人们对你提供的东西没有需求,那么你的技术再高明、制度再完善再优越也没有用。所以最重要的分析是为什么人们愿意花钱去拥有一个微信头像和推特头像?

其实,这个趋势早在十年前,从移动互联网开始产生的时候,就有很多有前瞻性的观察家已经观察到了,即年轻一代更加重视他们在网络间的生活,在互联网上的表达,在互联网上的认知以及这种表达所形成的外界对于他自身的界定。由此他对自己的身份有了一种新的理解。而当这种对身份的理解给予的价值越来越高时,这样的问题就有了全新的答案。因此,“身份”这个概念是元宇宙发展中极为重要的核心要素。

当然另外一种生产关系就是价值,刚才我听到宋总提到了关于激励在整个元宇宙发展过程中额度关键作用,价值显然就主要体现在激励上。在元宇宙中我们看到去中心化的激励方式越来越显示出它的优越性,但任何一种激励方式都不完美。我在最近的研究中发现,Web2.0或者说中心化的激励方式和去中心化的激励方式之间是有一个平衡的。任何一个极端的中心化激励方式和极端的去中心化激励方式,都不能对经济社会关系形成一个很好的良性调整。因此,我觉得web2.0和3.0可以携起手来研究如何进行更好地激励。

我经常用cool cat(酷猫)举例子,围绕它形成一系列衍生品的创作包括鞋子、背包、神秘药水、万圣节糖果篮以及Gucci奢侈品牌为它度身订做的姨衣服等。有意思的是所有这些创作都不是酷猫这个IP拥有方来发动和指挥的,甚至这些需求也不是他激发的。所有这些需求的探索、供给的形成,都是由第三方公司来完成的,而第三方公司不需要和酷猫这个项目方取得授权,或者是批准。这和我们现行的品牌授权、品牌联合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就是去中心化的价值激励优越性。

体验,最后我们要看到生产力的变化,就是体验。在体验端,我经常会拿元宇宙最早的三大虚拟平台举例。比如在Cryptovoxels里,大家可以明显感到这些像素小人对于一般的游戏玩家来说,体验并没有那么眩目,根本不是我们所想象的头号玩家、失控玩家、钢铁侠这种非常炫酷的体验,而是很原始、很早期的体验。

在我看来真正有意思的问题,不是现在算力能不能支撑元宇宙,而是为什么仍然有这么多人乐于参与其中去体验这种像素玩法。因为在元宇宙中人能够享受到最大的自由体验度,这种自由的体验度不是来于表面的炫酷,而是来于人真正可以选择在元宇宙中干什么。同时,他可以去更大的去中心化市场选择为其他用户提供他的服务,或者进行商品售卖。也就是说,在元宇宙中个人可以非常容易地形成个体户经济,或者说个体户的市场经济,这种市场经济带来了整个生产力、生产关系巨大的变化。当然,这个基础建立在我们初步的体验之上。


元宇宙重构基础设施


元宇宙在重新定义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后,第二个会对互联网商业格局产生巨大影响的是它重构了基础设施,重构基础设施的根本点在于元宇宙推动了对技术的极大需求。前几年,海内外投入大量资金对前沿科技进行研发,研发在完成后,不管结果如何、效果如何,都要回到商业层面来看它最终的成果,这种最终成果会有一个刚性的硬约束来约束市场可能获得的成绩,那就是需求。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一个让大家形成规模性市场新的增量需求,那么所有这些对于前沿科技的探索,包括元宇宙所谓XR,AR、VR、MR,这些XR的技术最后都不能体现成为经济正向的结果,而只是变成实验室,或者是企业卡拉OK的结果。

我们看看元宇宙带动了哪些需求。首先元宇宙需要一个拟感官体验技术,需要高时长、低延时沉浸体验,看起来就是几个字,但对整个产业来讲意义完全不同。高时长,意味着支持XR的硬件设备需要达到相当的水准,在过去十几年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这样比较成熟和准备完善的技术。低延时,意味着我们的沉浸体验需要大量的带宽。如果没有大量的带宽和快速的上下行的通讯设施,我们根本不行,所以这对我们的技术会有极大的推动。

我们需要跨账本的区块链支持身份系统与价值系统,这是在生产关系改变的情况下,底层仍然是有技术的突破。我们还要有一个超空间的传输协议,我们以前有Http超文本传输协议,现在有HSTP,把文本改成Space,我们就可以在虚实元宇宙间进行传输。刚才有嘉宾提到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空间和虚拟空间上某一个特定的物理空间进行互动,有虚拟的物品,形成popular游戏的体验,完全依靠超空间传输协议。在技术支持部分,我们看到Web3.0、NFT也是重要的元宇宙基础设施。在AI方面有数字孪生、虚拟人、NLP(自然语义分析),以及英伟达非常擅长的重建物理空间的算法,这些都会支持到元宇宙的建设。

当然还有芯片,我们要求高沉浸感、高时长的硬件设备,意味着硬件在边缘设备上芯片的能力大大加强。5G,我们一直在为5G寻找更大的广阔场景,因为5G大家都知道要投入更多资本进行铺设,铺设完毕之后我们的商业回报在什么地方,仅仅是看电影吗?远远不够,只有在元宇宙建立全方位的生活工作虚拟传输需求体系,才能真正带动对5G的需求,甚至对6G的需求。

因为有了这些改变,所以最后元宇宙一定会重组我们的互联网产业。

我们看一看全球NFT市场的情况:2019年、2020年时略微有些增长,没有超过1亿美金。到了2021年时,全年突破了230亿美金。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超过了2021年全年,如果以第一季度的增量来估算2022年全年,就是如图所示的曲线。NFT市场仅仅是元宇宙整个市场一个基础,可以想见这个对整个产业的改变有多大。至于用户上下游和品牌的分析,今天我们略过不谈。


元宇宙重组互联网产业


最后我们看一下元宇宙对重塑整个行业有什么影响,对社交、电商、艺术、拍卖行、零售、办公地产、游戏带来什么样巨大的影响。

在社交方面,虚拟社交会全面进入现在的社交,我们完全不可想象一个没有元宇宙、没有虚拟人设的社交还会在未来大行其道,这是对社交平台颠覆性影响,也是为什么Facebook改名Meta最主要原因。

电商领域中,我们看到奢侈品牌路易威登、爱马仕,流行品里的耐克、阿迪达斯都已经进军元宇宙。时尚品领域里的欧莱雅都已经进入到元宇宙的趋势当中来。为什么它们那么急于进入这个市场?因为在未来元宇宙市场当中,社交和电商是密不可分的。这个密不可分是在于原来我们在线下的社交和零售就是密不可分。大家想一想最早时候的零售商业和百货大楼的兴起,就知道社交和零售之间的关系了。在Web1.0、2.0时,因为技术没有达标,才人为切割了这两个部分。而在元宇宙中,它们会重新合并。

艺术是NFT和元宇宙最早破圈的地方,已经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我们看到拍卖行,整个已经被互联网化了。当我们用元宇宙来完成远程和虚拟的办公体验和工作协作时,会有一种新形式的CBD。

游戏,虽然我一直认为元宇宙并不是游戏,但游戏在元宇宙中仍然会占有非常重要的一块,游戏已经变成一个积木乐高式的可以组合的平台引擎式发展,这和过去的游戏完全不一样。

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就和大家分享这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