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眼中的元宇宙:有巨大的红利,主要机会点出现在技术、渠道、内容三个大方向上

元宇宙是数字经济的虚实融合时代,象征着巨大的红利,主要机会点出现在:技术、渠道、内容三个大方向上。早期值得投资的公司会有6 个特点:空间广阔、趋势已现、格局未定、渗透加速、真实增长、估值尚低。

整理|黄泽正 姚欣可

来源:新声Pro

原标题:《高樟资本范卫锋:如何抓住元宇宙的红利|新声Lab摘要》

什么是元宇宙?一千个创业者,至少有一千个对元宇宙的定义。在投资人眼中,元宇宙浪潮下又该如何把握机遇? 

3月17日,在新声Lab第三期,高樟资本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范卫锋,分享了身处「元宇宙的红利时代」,他对元宇宙的理解、创业与投资如何抓住时代红利,以及作为投资人对元宇宙产业的关注点。 

高樟资本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早期创投机构,专注于数字经济新商业投资,助跑驾驭变化的创造者。投资知名案例包括市值风云、远川财经、星球研究所、菠萝斑马、真实故事计划、算术初子、Bigverse(NFT中国)、热脉游戏等。 

以下是新声Pro对范卫锋分享内容的摘编,希望能给关注元宇宙产业的朋友们,尤其是创业者带来一些启发。


为什么关注元宇宙?


元宇宙是数字经济的虚实融合时代,元宇宙时代的主要特征为:数字孪生、虚拟原生和虚实相生。

数字孪生指将现实世界的东西,在虚拟世界里面复刻。虚拟原生是在数字世界创造真实世界不存在的东西。虚实相生即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存在一定的交界、交融。

对元宇宙来说,我觉得如果只是像数字孪生,把真实世界在虚拟世界重新复刻一遍,并没有太大意义。虚拟世界应该出现更多在真实世界感受不到的东西。

例如,3D打印就是典型的虚实相生,它将虚拟的东西变成真实。虚拟时尚虽然存在于虚拟世界中,也在日益与现实时尚结合。 

从所处的场景来说,我们经历了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变。而随着元宇宙的沉淀与进化,虚拟世界的渗透程度将会越来越高。

数字经济经过长期发展,可以从数字劳动和数字收益两方面来看。在元宇宙生态中,数字劳动和数字收益占GDP的比例,预计也会稳步提高。 

如今,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基础生活,以及整个生产过程的一部分。从移动互联网时代到元宇宙时代,市场的蓬勃发展,推动了新的生产力出现,也解锁了新商业及未来的发展机遇,预计市场规模将不断扩大。

此外,元宇宙也是各部委和地方政府高度鼓励的。例如上海、北京的相关政府文件已经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元宇宙。所以我们干的这件事情,是符合政策趋势的。

我们对元宇宙产业的关注,第一是期待中国的元宇宙。我们希望看到元宇宙是中国自主可控的,具备自研的底层技术和标准。 

第二,元宇宙产业是创作者经济,能够促进共同富裕。你写文章或拍视频发到短视频平台,它的转载量或播放量不一定与创作者的收益成比例关联。但如果在创作者经济环境下,你能通过类似数字藏品NFT的东西进行直接、长期的变现,是非常符合共同富裕理念的。 

第三,元宇宙产业可以赋能实体经济,从而实现所有产业的元宇宙化。生产端例如宝马的虚拟工厂;消费端包括各种虚拟时尚;文旅行业,例如剧本杀、消费与VR、AR、MR的结合。我觉得元宇宙跟实体经济结合是未来行业发展的方向,高樟会持续重点投资虚实结合的元宇宙公司。

未来所有(成功的)公司都是元宇宙公司。


哪些企业会更有机会? 


创业也好、投资也好,核心就是三个字「抓红利」。本质来说,今天我们看到任何一个创业者,问他的核心问题就是:你到底在抓什么红利?

元宇宙象征着巨大的红利,主要的机会点出现在:技术、渠道、内容三个大方向上。技术革新会带来新的渠道,新的渠道会出现新的内容。 

在技术积淀层面,当前市场还没有到iPhone4时代,即有一款颠覆性产品出现,我认为现在最多是iPhone1时期。但消费者在体验过Oculus Quest 2后,就会发现从体验感角度看,VR在大方向上是没问题的。同一款游戏的VR版本,体验感肯定要远强于PC版本。

未来在市场成熟后,我觉得会出现一个顶级的研发体系,各个环节的供应链会结合起来,解决体验效果、舒适度和性价比的问题。随着基础知识继续发展,硬件速度提高、规模扩大,成本出现量级下降,体验感、舒适度大幅提高,技术的拐点就会出现,并由此带来新的渠道。 

社会学中有一个观点:当一个社会中3%的人开始使用一个东西时,就会形成一个社会趋势。而当前在中国的14亿人口中,玩过C端VR的人,我觉得肯定不到3%。大方向正确,而还未形成风潮、格局未定对创业者来说正是可抓住的机会。 

抓住元宇宙红利的具体道路依然是找到PMF(Product/Market Fit):好场景 + 好产品。 

比如在基础设施、硬件设备等方面,已经有了很多的知名公司,就不一一赘述了。 

在元宇宙时代,工具类产品也值得特别关注,大量科技企业也定位在工具提供者。工具可分为生产力工具和商业化工具两种。生产力工具包括Adobe、Autodesk、Unity等。

对国内企业来说,想赶超国外先进生产力工具存在难度,因为生产力工具的背后是整个生态,是全球所有的开发者在完成迭代。一个非常本土化的生产类工具,无法实现顶尖的效果、顶尖的效率。 

而商业化工具的本土化机会要更大。因为生产力工具可以提供全球服务,而各个国家间的商业化模式差异很大。比如同样是获取用户和用户变现这件事,在中国、美国、欧洲的搞法就是不一样,也就给了本土化的公司更多机会。


高樟投资元宇宙早期项目的关注点? 


现在是元宇宙商业渗透率红利的第 1 阶段,早期阶段值得投资的公司会有以下6 个特点:空间广阔、趋势已现、格局未定、渗透加速、真实增长、估值尚低。

空间广阔,指的是企业所选择的赛道,一定要是有发展前景的,无论是基础设施、硬件设备、工具、内容、应用还是平台,都应该和元宇宙时代产生联系。

比如我们今天看的游戏项目,游戏从生产到发行至少也要一两年,那它应该符合两年后的市场需求。如果是我们今天在看的东西,它的生产和消费场景依然在一个旧语境下,和目前一些旧周期的头部项目类似,那就要谨慎对待。因此高樟在游戏领域的关注重点还是放在VR游戏和出海游戏。

趋势已现、格局未定,就是能看到渗透率提高的趋势,但格局还没有确定,没有看到真正的头部玩家出现,垄断尚未发生。在元宇宙领域,大量的子赛道都处于这个阶段。

渗透加速,成功赚钱靠周期,元宇宙时代赚钱的简单模式,是抓住渗透率加速的周期。比如说你15年前买房,是一个渗透率不断提高的过程。前几年抖音、快手做短视频,今天搞VR&AR,都是一个渗透率不断提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面,你可以付出同样的努力,收获更大的发展。

真实增长,是指你虽然还没有成熟的方法论,莫名其妙的、用户就自然增长。当增长成为一门深奥学问,意味着这个市场的活力快没了。当市场还没总结出规律,用户就一直在涨,这个时候是一个比较好的阶段。

比如2013年的时候,人们到处寻找有内容的公众号,公众号用户大量增长。到了前两年,互联网和消费的“增长黑客”成为一门被过度研究和投放资源的显学,说明已经过了红利期了。

估值尚低,很好理解,高樟资本主要投资初级阶段的企业。我们会持续关注虚实结合的元宇宙公司,那些有营造虚拟世界产品,能提供虚拟世界乐趣,有虚拟世界的应用场景,而且能和实体相结合的公司,会是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而从当前阶段来看,这类公司普遍还处在初级阶段。

高樟目前比较关注的包括:具有实际消费场景的XR,数字资产。

对于虚拟人来说,我觉得未来单独虚拟人的赛道可能会消失,虚拟人会被广泛应用到各个场景。从传统的IP层面,真正有爱的虚拟人屈指可数,很多虚拟人公司其实是在做广告公司和制作公司,我们投资的算术初子旗下的一些IP,还是有很多真爱粉的。

在数字资产NFT方面,目前市场的渗透率正在提高。虽然还没有真正破圈,但是NFT的圈层在扩大,在年轻人中以口碑带动的方式传播。它对供给的意义很大,很多供给者非常有动力参与打造N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