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在2022年仍有一席之地,但虚拟空间还远远不够完美

我们很难拒绝 Meta(前 Facebook)和其他虚拟世界平台给我们带来的愿景。一个数字化的乌托邦可以在多种方面改变我们的生活——无论是社交、工作,甚至是保持健康——都让人难以拒绝。

考虑到这些平台被描述为对人类生活的最大技术颠覆,以及为企业带来数万亿美元的机遇,这一点尤其正确。然而,有些人怀疑这一切设想得太好了以至于不真实——至少目前是这样。

目前还缺乏能够让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变得栩栩如生的技术架构。比如去年 10 月 Facebook 的元宇宙视频中使用的现场表演就差强人意。通过耳机体验真实世界的感觉似乎遥不可及。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一款虚拟现实耳机竟然要成为家庭必备之物。

我们很可能需要先进的虚拟现实设备来让自己沉浸在这些虚拟世界中。然而,消费者此前对昂贵笨重的 VR 头盔和其他硬件表现出了抵触情绪。第一款 Oculus 眼镜在五年多前就发布了。它既不紧凑又不方便,远没有达到像手机或笔记本电脑这样更广泛的采用。

昂贵的设备并不是元宇宙基础的必需品。可访问性才是让用户了解任何技术创新的关键。

Pokémon GO 是一个完美的研究案例。这款增强现实游戏让用户在现实世界中收集虚构的生物。它的成功不仅是因为吸引人的游戏玩法,还因为它的易用性——任何人只要有手机就可以参与。


用例和元宇宙


可访问的元宇宙平台已经诞生一段时间了。2003 年推出的《Second Life》是第一批类似的平台之一。但在它 19 年的历史中,还没有达到 Meta 所设想的用户数。

Decentraland 是一个较新的平台,自从 Meta 发布后便开始发展。它通过结合经济和区块链元素(如 NFT 和 MANA token),吸引了企业的想象力。

随着全球 COVID-19 新冠肺炎和实体店的衰落,消费者被困在家里,Decentraland 为品牌方提供了一个重振受众参与度的机会。

企业不再只是填满一个虚拟的篮子,而是带着创造力来利用这些现有的元宇宙平台。摩根大通购买了虚拟房地产,并开设了自己的超豪华休息室。突然之间,在虚拟世界中创建一个真实的银行账户似乎并不那么遥不可及。


让品牌在用户之间口口相传还有更巧妙的策略。以制药巨头辉瑞(Pfizer)为例,该公司为接种疫苗的玩家的化身提供了一个蓝色徽章。

不仅仅是营销团队可以在这些虚拟世界中施展拳脚。销售人员也有很多机会通过内容创收,从元宇宙中获得利润。

区块链技术已经为此准备好了。NFT 为数字商品提供了现实世界的价值,并将自己完美地借给了元宇宙。艺术家可以交易虚拟画作,建筑师可以出售数字房地产,工程师可以拍卖基于元宇宙的汽车。

目前,时尚是最受关注的行业。如果元宇宙成为现代生活的重要部分,用户会希望自己在元宇宙看起来漂漂亮亮。古驰和路易威登等高端时尚品牌都出售过 NFT,而且多数都以高价售出。

电商巨头也紧跟这一趋势,创造了一个健康、竞争的环境。耐克收购了虚拟鞋类公司 RTFKT,尝试建立一个由元宇宙驱动的品牌。

收购可能是大公司在这个快速变化的虚拟环境中生存的关键。拥有一支年轻、有能力、引领潮流的团队可能会决定你的命运是在下沉还是在前进。


并非没有问题


即使元宇宙的规则还没有被提出,更别说达成一致了,一些曾经困扰互联网的问题已经开始困扰我们闪亮的新现实。新发布的《地平线世界》(Horizon Worlds)是 Meta 为 Oculus VR 头盔设计的第一个元宇宙项目。目前,Currency.com 已经报道了在这个元宇宙里发生的性骚扰事件,以及潜伏在其他平台角落里的危险。

社交平台的毒性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如果想要成为一个数字乌托邦,在元宇宙中解决这个问题将至关重要。公司,更重要的是,用户将很难接受一个充满敌意的虚拟现实统治的未来。

Meta 已经以“安全区”的形式实现了一种解决方案——“安全区”是游戏里一个保护性的气泡,在这里没有人能够接触或与用户交谈。这也使得屏蔽他人变得尽可能容易。

虽然 Meta 已经为社区规范制定了这些总体计划,但它还没有为管理一个完整规模的元宇宙提出详细的建议。规范仇恨、骚扰和言论自由可能是最大的绊脚石。

《地平线世界》给人的印象是它只是一个测试元宇宙当前的能力的实验。Meta 完整的元宇宙或任何其他类似平台的发布没有公开的时间表。所以,从理论上讲,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让元宇宙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这并没有阻止企业宣布宏大的计划或在现有平台上建立业务,无论是摩根大通、迪士尼、阿迪达斯、可口可乐还是古驰。但这种模糊的交付时间让人联想起互联网泡沫及其同样长期承诺的销售说辞。如果不进行交付,这很有可能也会变成一个泡沫,并带来最终破裂的风险。

由于 Facebook 重塑品牌的尘埃尚未落定,现在就宣布这一消息还为时过早。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元宇宙的一席之地,但它离那些希望从中获利的人向我们兜售的沉浸式、田园诗般的愿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