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虚拟数字人企业排名TOP50,这些企业拥有哪些虚拟形象IP?

来源:互联网周刊

作者:关山月

原标题:《2021虚拟数字人企业排名TOP50》


世界人口将达80亿,为何还需要数字人?


2021年,“元宇宙”作为网络与技术发展下进化出的新概念火遍大江南北,虚拟数字人作为元宇宙的代言人率先进入我们的生活,揭开未来世界的谜题一角。

虚拟数字人(Metahuman)是指通过电脑绘图(CG)、流程制作、语音合成技术、深度学习、类脑科学、生物科技等AI聚合技术创造出的具有“人”的外观、行为、甚至思想(价值观)的可交互的虚拟形象。

单看技术原理或许无法想象虚拟数字人的具体应用,但目前,虚拟数字人已被分为服务型与身份型两种,可以在特定场景提供服务,如替代企业员工、主持人等诸多行业的社会角色,或者在文娱领域作为虚拟偶像、虚拟主播发挥作用。

冬奥会期间,阿里巴巴推出的数字人冬奥宣推官“冬冬”就引发了不小的关注,除了能用带着京腔的普通话向观众介绍奥运趣事和回答问题,还像一位虚拟带货主播,在直播间实时互动,介绍、售卖各种冬奥周边商品,每场直播的观看人数一度稳定在14万左右,还能以远高于人类千百倍的学习能力,在奥运健儿夺冠后轻松复刻对方经典动作来讲解、庆祝。

央视新闻联合百度智能云打造的首个新闻手语主播也在冬奥会开幕式正式上岗,基于手语翻译引擎和自然动作引擎驱动的数字人,在冬奥会的新闻播报、赛事直播和现场采访中进行实时手语翻译,实现“用技术跨越声音的障碍”。另外,天气预报员“冯小殊”通过小冰深度神经网络渲染技术及小样本学习技术,经过语音、嘴型、人脸渲染专家模型训练,虚拟数字人可以完美匹配人类的动作及肌肉之间的协同关系,而其面容、表情、肢体动作的整体自然度跟真人几乎无异......

一时间,冬奥会仿佛变成了虚拟数字人的成果展示会,但其实在这之前数字人就已经在网络、智能系统、电视荧幕中出现,应用场景已极为丰富。

2012年,“洛天依”以虚拟网络歌手的形象出道;2020年,字节跳动、乐华娱乐推出首支虚拟偶像女团——A-SOUL;2021年,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横空出世,发布第一条视频就登上热搜;同年,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亮相,小红书账号首发帖点赞超10万;超写实虚拟偶像——哈酱,加入华纳音乐旗下舞曲厂牌Whet Records,成为首位虚拟音乐艺术家......

而另一边,2021年,万科总部最佳新人奖的获得者“崔筱盼”就是一位数字员工。在系统算法的加持下“她”快速学会人在流程和数据处理中发现问题的方法,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达到91.44%。同理,清华大学数字学生“华智冰”、湖南卫视首位数字主持人“小漾”、跟随航天员一起登上太空的“小诤”......存在于非物理世界的虚拟数字人形象日趋逼真、交互更加顺畅,在社交、媒体传播、营销、科学研究等领域的应用价值逐渐显现。

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已是济济一堂,但作为文明的形态还需要更高级的演变形势。而数字人将人类文明演化的进程又一次推进到重要的历史节点,技术及物理设施建设的发展预示着有更多的落地场景值得技术人员、运营商去思考、去挖掘,未来的一切或许会变得完全不同。


让火热进击到火爆


既然是虚拟数字人,那首先这个“人”的身份就是虚构的,并且其完美的外貌形象以及被赋予的说话能力、动作能力、甚至性格人设、工作领域都是虚构的,与真人明星核心竞争力来源于个人魅力不同的是,虚拟数字人获得流量与关注的背后则需要“个人魅力+虚拟技术”的双轮驱动。

随着技术的发展,数字人从单纯2D、3D的动画形象,发展为以CG技术、动作面部捕捉技术下打造的动作更饱满、形象更逼真的虚拟人,但基于成本、设备等条件限制,想要完全实现数字型(用户线上观看)、全息型(用户现场裸眼观看)和XR型(通过XR设备观看)三种类型的虚拟数字人还是有一定难度。因此,在行业早期阶段,囊括真人展示、通过手机就能看、有人设、有作品等几个方面最适合虚拟人的工作就是成为当红偶像。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目前知名度最高、商业能力最强的虚拟人,都生存于哔哩哔哩、抖音和小红书上,其商业模式与真人网红并没什么区别。

以洛天依为例,这位基于Vocaloid软件制作的中国内地虚拟歌手,被设定为灰发绿瞳、一位情感丰富、冒失又天然的15岁少女,自上海禾念信息从日本Yamaha(雅马哈)公司接手版权后,从画稿、歌曲、服装、PV等多角度为洛天依创造了更好的作品。2016年,洛天依与B站深度绑定,在这片集合了众多歌曲及视频创作者的土壤下,其形象、人设、作品继续被不断填充,迅速走红,在接下来的几年她又上遍了央视及各大卫视的晚会舞台,还获得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独舞的机会,真正跳出二次元圈层,开始向大众辐射。

为虚拟数字人创作的过程就是为其赋予生命的过程,也是数字人的魅力所在。“或许洛天依是一堆数据,但正是数据的多样性构成了洛天依本身的丰富性,她的曲风多变,不会拘泥于‘舒适区’,这正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一位网友的话表露了很多粉丝的心声。

长久以来,关于虚拟数字人的运营方式也从单一的节目表演,更趋于运营“IP”作品,人们喜爱TA,并通过图文、视频多种创作方式借由TA来表达情感,并且这个TA的可塑性还非常强。

2021年,乐华娱乐推出由5人组成的虚拟女团A-SOUL就用上了流畅的全身动捕,除了3D形象精确到每根头发丝、毛孔都清晰可见,更是集唱歌、跳舞、直播、学梗、作词作曲等六边形全能的虚拟偶像。而人物性格的塑造也更加细腻,成员嘉然在一次粉丝读信直播中大量圈粉,离不开一个被反复提及的细节:她的虚拟形象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背过身去落泪,这大大增进了与粉丝之间的情感连接。

内容是决定一个虚拟数字人成功与否关键的因素,具体表现为虚拟人物的相貌、衣着、性格及情节等,在创作过程中通常也以此为发力点。

创壹科技打造的柳夜熙是通过短视频内容走出来的,定位会捉妖的美妆博主,古装打扮登场,一支可以绘出蓝绿异彩的美妆画笔,画在脸上即可看到另一个世界,以悬疑内容、精彩情节、精美画面赢得了大众喜爱;燃麦科技推出的虚拟数字人AYAYI的日常与普通博主无异,发布包括时尚封面、探店打卡、节日庆祝等内容,对她“到底是不是人”的讨论络绎不绝;魔珐科技和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东方美学翎LING,喜欢京剧、毛笔字和太极,是传递国风文化魅力的KOL。

虚拟数字人的运作过程持续开发着新的爆点,每位虚拟偶像的成功也代表了一次技术变现的完美实践。

粉丝的自主参与加上技术完善让洛天依成为首个实现盈利的虚拟偶像。2020年洛天依直播带货坑位费已高达90万元,演唱会票价高达480-1480元,还首次跨界试水带货,直播在线观看人数一度高达270万,近200万人打赏互动。

A-SOUL 队长“贝拉”生日会直播吸引了“万人上舰”,以“舰长费”连续包月138元/月来算,贝拉一个“人”一天就创造了200万元左右的收入。AYAYI也通过广告、代言、入职阿里成为天猫超级品牌日数字主理人等工作商业收益不断。

除了C端有粉丝热捧,B端市场也相当庞大。永不塌房、永远年轻的虚拟偶像让许多品牌出于维护自身形象的考虑纷纷推出自己的虚拟偶像代言人,比如屈臣氏的“屈晨曦”、花西子的“花西子”等等。还有企业、政务部门、银行出于降本增效、提升用户感知与体验的目的也开始量身定制虚拟数字人,为大众提供咨询、引导等服务。

基于各种各样的需求,一条清晰的虚拟偶像产业链正浮出水面:上游的设备、软件与画师完成虚拟偶像的立绘与建模;中游的IP运营商围绕人设进行策划运维,主要依靠专业的大厂与运营公司间的合作;而下游则是演唱会、直播、企业服务等分布在B端与C端的变现途径。

数字虚拟人行业日渐多变,仅2021年国内新增虚拟人相关企业超6万家;投资领域更是大手笔频出,2022年开年还不到一个月,虚拟人领域近百起融资累计超4亿元。另据《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计,到2030年,我国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3亿元。

虚拟形象的机会已经到来,总的来看,数字人们已然拥有星辰大海。


虚实之间探寻生存的哲学与人性


数字人无瑕的皮肤、完美的身材、时尚的穿着是一种养眼的艺术,但仅仅是为了打造网红而开发的虚拟人却无疑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关于虚拟人视觉效果、完美人设的争议不断,但不可否认的是虚拟数字人可以折射出大众对社会的理想愿景,虚拟人的肤色可以更加多元化、更可以兼具跨国界、文化传播、心理疗愈等意义,有思想、有良知的虚拟人或更符合人们的最终期待。

当前,虚拟人及虚拟内容的质量和内容都有待升级,虚拟数字人产业未来商业模式的重点是能真正发挥其功能与价值,真正的价值是打造“内外兼修”的虚拟人,这不是对真人的替代,而是服务于真人。

躯体可以死亡,但思维可能继续存在,颠覆对“我”的定义,一呼一吸、一念天堂便是对未来的最好回应。

(文/关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