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次敲响退市警钟 “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为何沦落至净资产负50亿元以上?

来源:财联社|区块链日报

记者 徐赐豪

4月1日收盘,*ST易见下跌4.88%,收盘为1.17元,股价创历史新低。

4月2日早上,*ST易见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暨风险提示的公告,称 3月30日、3月31日、4月1日连续3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15%。

公告还称,经公司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21年度期末净资产为 -619,950.75万元至-534,379.46万元。2021年末,若公司经审计的净资产仍为负值或以前年度非标事项无法消除,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1月修订),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ST易见已经8次提示终止上市风险。作为曾经的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的区块链相关业务的毛利率曾一度高达99.9%,为何如今沦落到净资产为负50亿元以上面临退市的风险。

区块链日报记者试图联系易见股份方面采访,截至发稿,对方暂无回应。


市值一度高达300亿元


易见股份全称“易见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据公开信息,公司的定位是一家供应链管理企业,专注于提供供应链管理和供应链金融科技服务。

易见股份原名“禾嘉股份”,前身是四川上市公司禾嘉股份。禾嘉股份于1997年上市,是在四川实味食品有限公司改组的基础上,由五家单位共同发起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

上市之初,禾嘉股份是一家业务简单的农业企业,主营业务包括果蔬及其他农副产品加工、销售,食品加工设备的销售等。

2012年6月,九天工贸(九天控股的前身)以3.17亿元收购了禾嘉股份(易见股份曾用名)23.57%的股份,成为禾嘉股份第一大股东。

2014年9月,禾嘉股份公布了一份48.48亿元的定增方案,冷天辉实际控制的九天控股以20亿元认购了其中的3.3亿股,实际控制人冷天辉还引入了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两大新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两大股东,其背后分别是云南省滇中新区管理委员会和云南省国资委。

此次增发后,九天控股持股比例从23.57%跃升至36.17%,巩固了冷天辉的实际控制地位,滇中集团则成为持股比例为29.4%的第二大股东。

易见股份从九天工贸入股时的3.23元低点,涨到2015年6月高点30.33元(价格均为复权价),这个股价也成为目前为止易见股份最高价,市值一度高达300亿元。


区块链业务毛利一度高达99.9%


2016年,禾嘉股份开展区块链业务,宣布与IBM展开合作,联合开发“易见区块系统 1.0”系统,在此过程中,IBM提供基于超级账本Fabric的企业级区块链平台。之后,“易见区块 1.0 系统”于2017年4月上线正式运行。易见股份表示,目前运用的“易见区块系统1.0 ”已部分商用,为医药流通和大宗商品融资提供服务。

2017 年开始,禾嘉股份公司主营业务全部为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为反映公司所处行业和发展需要,禾嘉股份于同年4月更名为易见股份。

更名以来,其依托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业务发展的风生水起,利用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等技术自主研发的“可信数据池-4.0”产品,是较早的供应链管理以及供应链金融底层贸易资产系统。此外,“数字化可信仓库”、“数耘”系统等同样利用区块链等技术,同时也是产业平台数字化的早期产品。

由此,易见股份也在市场名声大噪,成为“A股区块链第一股”。

2017 年 9 月,易见股份宣布拟与云南国际信托等发起设立区块链投资基金,公司预计投入10.5亿元来推动区块链+供应链金融的应用。

2017年,易见股份将其业务从此前以供应链管理业务、商业保理业务和汽车零部件生产销售业务三大板块划分,改为供应链管理、商业保理及新增的信息服务。

据2017年年报,信息服务业务是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在从事“易见区块系统”的推广应用和运行维护等服务,其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27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当年信息服务业务毛利率为98.06%。

2018年年报显示,信息服务业务达到2.6亿元,毛利率达到99.9%。近100%的毛利率也很快引来了上交所的问询,易见股份回复表示,随着研发支出的增加,其成本将会上升,毛利率将会逐渐下降。

2019年的年报显示,信息服务营收为2.09亿元,毛利率93.4%。但此后,2020年报显示,信息服务营收只有8800万元,毛利率降到77.69%,财报中没有解释该项营收下降的原因。

根据最新2022年1月27日披露的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营收为16亿元至19.6亿元,净利润则亏损17.85亿元至26.04亿元,预计公司2021年期末净资产为-53.4亿元至-61.99亿元。


八次敲响退市警钟


据3月30日*ST易见公告称,经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21年期末净资产为-53.4亿元至-61.99亿元。若2021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仍为负值,或以前年度非标事项无法消除,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这已经不是*ST易见第一次提示退市风险。从1月28日以来,该公司已经8次发布终止上市风险提示。除了净资产为负值,该公司还面临2021年净利润亏损、2020年报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等多重风险。

*ST易见1月27日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营收为16亿元至19.6亿元,净利润则亏损17.85亿元至26.04亿元至,主要原因是拟计提减值准备所致。其中,拟计提逾期未收回的应收保理款及预付款,预计将产生影响金额约-19.42亿元至-14.36亿元;另有金融机构、股东借款利息及罚息,预计导致的亏损5.08亿元。

此外,由于原控股股东的九天控股巨额资金占用,该公司2020年年报还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20日,九天控股通过上市公司的四家客户,对公司及公司子公司构成资金占用共计42.53亿元(未含资产资金利息),导致该公司2020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119亿元,净利润则巨亏约121亿元,净资产从86亿元降至-35亿元。

按照最新规定,如果2021年不能扭亏,并且消除上一年度的财报非标意见,2022年4月30日披露2021年报后15个交易日内,该股票将会被上交所终止上市。

然而,扭转亏损、走出资不抵债的困境,对已经危机重重的*ST易见来说,谈何容易。

据*ST易见3月2日披露,其子公司因未按期缴纳职工住房公积金及欠发薪酬,近日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昆明市西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限期清缴、责令改正。但该公司称,目前欠发薪酬仍未解决,存在劳动仲裁风险,不排除后续面临其他行政处罚风险。

更严重的是经营困境。截至3月2日,*ST易见及子公司共计45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涉案金额合计8.27亿元;被冻结金额为501.89万元;另外还有5家子公司部分股权被冻结,涉案执行金额共2.16亿元,被冻结股权涉及数额合计1.56亿元,且不排除后续新增诉讼或其他资产被冻结,从而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

区块链日报记者多次拨打易见股份电话,一直被提示“你拨打的电话忙,请稍后在拨”;记者又通过邮件向该公司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