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火出圈!想象很丰满,现实有点骨感?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李华林

你会花钱购买一个摸不着的产品吗?这个摸不着的产品——数字藏品,今年以来可谓异常火爆,多个产品一经发布即售罄。今年1月,阿里巴巴集团发布4款奥运云徽章数字藏品,每款限量8888份,一经上线便被用户购买一空;也是1月,国画大师齐白石的原作《群虾图》首个社交化数字藏品在上海嘉禾首届冬季拍卖会竞拍,最终以30万元落槌价成交;北京冬奥会举行期间,国际奥委会官方授权的冰墩墩数字盲盒发售,售价99美元,售出当天秒无。此外,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大厂纷纷试水该领域,相继推出数字藏品平台。

“万物皆可数字藏品”。近段时间,数字藏品火出了圈,引起许多人的关注和热议,也引得一些人蹭热度、炒概念,甚至借其之名进行非法活动。如何激励技术创新、找准应用场景、推动规范发展,让好技术有个好前程,已成为值得探讨的课题。

数字藏品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化凭证,具有唯一、不可分割和可追溯等特性,可用来标记特定资产的所有权。其之所以能迅速“出圈”,是因为在现有的一些应用场景中,人们捕捉到数字藏品可能给生活带来的改变:当数字藏品遇上绘画、音乐等艺术品时,艺术创作领域长期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难题能得到较好的解决;当数字藏品遇上金融时,各类金融票据不仅能够确权认证,还便于跟踪追溯;当数字藏品遇上元宇宙时,虚拟空间便拥有了丰富的、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

人们期待,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数字藏品有望与现实世界中更多实物相结合,成为链接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桥梁,为数字经济创造无限可能,给社会发展与治理带来新的机遇。

想象很丰满,现实还有点骨感。总体上看,由于涉及场景较为复杂,落地模式不够清晰,数字藏品的实际应用尚处于起步阶段,远未达到生态开放、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然而,各类投机炒作活动却已经有了苗头,一双虚拟球鞋、一个概念性头像、一张卡通图片等以“天价”交易的新闻频现,一些用数字藏品概念包装宣传、夸大收益、骗取投资的“莫须有”项目也已冒头。越来越多消费者将目光聚焦在数字藏品这一概念,而非作品本身,花样百出的噱头、千奇百怪的产品,逐渐偏离了数字藏品本身的技术内涵。

阿里巴巴集团此前发布的4款奥运云徽章数字藏品。

与虚拟货币天然的“近亲”关系,还导致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存在合规风险、消费者买卖时存在流动性风险。法律监管的空缺、属性定义的不明,也使得数字藏品存在金融化倾向及暴涨暴跌、炒作欺诈、非法集资、赌博洗钱等风险。

任何新技术的发展,既需要包容又不能纵容,既需要创新也不能出界。当我们积极拥抱数字藏品时,不应该忘了对技术发展的引导和规范。监管部门应紧跟创新步伐,密切跟踪数字藏品发展动态,加强对技术的研究分析,积极探索监管方法、治理办法;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严厉打击投机炒作行为,以规避可能的金融或法律风险。新技术只有建立在安全的市场环境、健全的法治秩序中,才能健康有序发展。

技术是中立的,所释放的最终价值取决于使用者。站在技术的新风口,企业、平台既要富有创造力,也要守好边界、尊重规律。目前一些“天价”数字藏品的实际应用意义并不大,许多现实场景与数字藏品结合的安全性还需充分验证,随意夸大数字藏品的概念外延,或者一心投机变现,都不符合科技进步规律,也不是产业发展的长久之策。数字藏品开发者、运营者还需不断技术攻关,推动集成创新,构建全产业生态,让数字藏品有个好前程。

近年来,技术发展步履匆匆,人工智能、区块链、元宇宙、数字藏品等新概念层出不穷,承载着人们对科技发展的新期待、对美好生活的新理念。但要通向令人神往的科技未来,真正让技术照进现实,终归还离不开一砖一瓦的建造,离不开规则的约束、共识的凝聚和务实的行动。

  • 生产数字藏品分几步?

数字藏品是怎么做出来的?据了解,第一步,前期策划和确定数字藏品的创意、风格、主题。第二步,由创意设计师用相关软件设计藏品形象,再由人工智能小组设计视觉算法让藏品“动起来”。第三步,程序员基于区块链协议编写智能合约,将做出来的藏品形象铸造固定在区块链上。第四步,在藏品进入区块链之后,制作发行站点,也就是存储数字藏品的H5网页。由于国内大多数人还没有区块链上的数字钱包,因此数字藏品需要储存在发行方单独开发出的站点上,供消费者查看展示数字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