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这家“NFT线下画廊”的玩法太有趣!此类画廊全球至多十个

来源:artnet资讯

作者:Siyu Li

在 NFT元宇宙爆发增长和全球不确定性并存时代,我们无疑正在见证数次历史的节点,从横空出世到不断创造新的玩法,在去中心化的理念之下,传统艺术仿佛正在被颠覆,而人类的想象力也在蔓延。例如Pak的实验性NFT项目Merge(吞并)为数字艺术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发售机制的同时创造某种前所未有的“参与式艺术”,同时在更广阔的生活场景之中,Web3的精神与语言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在这个时代中生活的人们。

在上海,一家总面积达800平方米的特殊画廊空间,BCA Gallery也在去年年底正式落成,试图从虚拟走进现实,通过线下策展探索“加密数字艺术史”的创新性书写。BCA成立于2018年,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关注Web3与NFT艺术,推动人类走进数字化生存时代的机构,一场试图弥合物理空间与虚拟空间、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的实验性展览项目“P01NT”在2022年的春天拉开了帷幕。为期100天的展览是动态的,在不断生成的作品与不断流变的身份中,进行一场溯源之旅。

实验展览项目“P01NT”,BCA Gallery上海外滩香港路展览现场

这场实验性极强的展览不再是大咖作品的陈设,或试图寻找新的技术载体让人们在真实世界沉浸,更像是NFT在物理现实世界的一种完美隐喻。“P01NT”在物理的展厅之中演示虚拟空间的逻辑,使得NFT背后那些不可见性的底层逻辑被呈现并可感——就像是利奥塔谈及后现代性时所说的那种“呈现不可见之事物”。

4942件P01NT,每一件都对应于展厅中的一个真实坐标,也是一个展位与一件作品,而展厅中的屏幕类似于合约层的底图层,通过一些公链上的合约,如以太坊这种全球节点的机制,这场展览保证了完全的实时性和永恒存在性。而当你拥有物理空间展厅墙上一个小格子节点的时候,你又可以选择在链上去实现对于作品的交互,于是“P01NT”将现实生活本身也延展为NFT应用的场景,且成为了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节点网络的完美图景——展览本身成为了一件描绘区块链这一混沌概念的“抽象绘画”作品。于是我们看到“P01NT”不应称为一个NFT的展览,而是完成了一件物质性的、名为“NFT’的作品本身。

为什么要构建起这样一场基于钢筋混凝土的元宇宙实验?我们与其创始人孙博涵一起聊聊:


artnet新闻×孙博涵


Q:因为许多人对于BCA最基本的印象只与NFT艺术挂钩,但我们知道其实BCA全称叫做“BCA科技艺术”,除了NFT之外,你们还有更多的板块,可以先简单介绍一下吗?

A:BCA主要的业务板块是四个大块。一块是以BCA科技艺术(BCA Network)为核心的一个上下游矩阵式的协同板块。我们会去协同整个加密艺术或者说NFT在中国发展的一种特殊性而去分布几个业务板块,比如BCA Gallery的艺术策展。Gallery之前是纯线上的,只在纯虚拟世界里的;但2021年底,我们还是选择在上海开了这个线下实体空间。因为我觉得再虚的东西也需要跟现实物理空间产生关系,产生一些交融与信任感,NFT也需要一个落地的应用场景。而且从国际上而言,NFT的画廊也许有很多,但是有实体线下空间的应该是全球不超过十个。

BCA Gallery上海开幕首展“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1”,展览现场

从Gallery具体的业务上讲,其实一部分与传统的画廊业务、运营模式有相似之处:我们也做展览,也帮艺术家卖作品、推到更好的机构、推给更好的藏家。但是我们会在这一部分的过程中更加融入一些Web3的精神与特点。我们选择的艺术家也会更符合Web3领域的一些标准,包括考虑到Web3领域的一些话语权,或者是更符合于他们所定义的审美。

BCA & UCCALabs “虚拟生境” 全球首场线下NFT展览,2021.03

除了以一个比较纯粹学术性、偏艺术视角的方式去推加艺术之外,我们还有一个做孵化业务的BCA Studio文化IP工作室,从运营角度帮助想要进入Web3领域的IP品牌和Kol。我们Studio可以将一些传统内容转化为数字形式的内容,或者是转化成更贴近NFT语言特性的作品,最终的呈现可能落实在一件数字藏品或数字资产上面。当然Studio还会做很多关乎于NFT内容产出转化的业务,包括元宇宙里一些虚拟场景的搭建服务,还有一些偏数字化的技术生成、人工智能、算法合约上的辅助。

BCA & AKOMA - RTFKT CloneX 藏家中国区首展,2021.12

2020年开始我们还做了一个教育的板块。我们与国内包括清华大学、中央美院、中国美院在内的很多高校合作。2021年上半年,我们在佳士得香港做了一期加密艺术的课程。之后我们也会在央美开设自己的Web3元宇宙中心,其中会有更多跟教育有关的,更加偏向于学院和学术性课程、活动和展览。最后我们还有一个板块是在2021年初成立的Vulcan DAO科技艺术基金,算是亚洲最早的一支专注于NFT收藏的DAO基金。它会有一个DAO的框架模式在里面,它整体收藏路径会特别有意思,很具有实验性,更像是一场创新型的收藏活动。

Q:所以说BCA其实是一个很完整的生态,从各个领域来说它都有受众的群体。您也说到线下展示的重要性,那么您觉得数字艺术作品在线下展览的设计与落地中会有什么难点?又有什么你们会特别关注的角度?

A:在现实中去布一个数字加密型的展览,其实是有一定难度的。可能我们在电脑里面去看一个数字艺术展览时,关系上会更加纯粹,但在现实中去布展会有很多技术上的挑战,因为现在整体上来说,数字作品在传统物理世界中呈现的硬件的发展进程还没到非常理想的状态。不论是屏幕、AR、VR,还是网络带宽、去中心化的存储技术等,很多还处于一个起步到发展的阶段,我们只能在现有的硬件基础下去配合到艺术家作品的呈现。

BCA Gallery上海开幕首展“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1”,展览现场

我们会优先考虑形式,还有在物理空间的展览怎样与线上的虚拟的平行世界产生更多的联动。当然更多还是需要给观者一个区别于去传统画廊空间看物理性作品的感受,需要蕴含有区块链Web3语言的特殊性。我们策这个线下展览的时候,核心还是围绕着沉浸感和动态感这两大要素;还有一个重要的点就是观众作为参观者与作品之间关系上的一种迭代、一种突破。这些是我们在实体展览的呈现上比较关注的点。

Q:我们来聊聊这次展览“P01NT”。我看到展览叙事依据康定斯基的抽象艺术法则划分为三章节——点:万物之始,线:无尽之形,面:无状之状,那么您是否觉得数字艺术本身是另一种维度上的“抽象”艺术?而编码本身成为了一种艺术语言?

A:对的,它也是一种“抽象艺术”,只不过我们在一开始“抽象”代码的时候,大家看到的是非常抽象的创作语言,但它呈现出来的结果依旧是图像的、视觉的,这就类似于康定斯基以点、线、面来溯源我们今天所说的非数字艺术,都是语言。甚至说我们返回到所有的adobe的软件去讲,其实看似我们在操作图像,但实际上都是由程序堆出来的,从这个角度而言,“元图像”应该是代码,编程编码将图像呈现出来。

编码在NFT加密艺术诞生之后已经正式地被更多机构或者是名人认定为是一种艺术了。它已经是一种艺术语言了,只不过编码能呈现的艺术语言更加丰富,它不光只是编码的视觉形态,也可能是通过编码生成了程序之后的一个结果。其实它打开的空间是更大的,只不过随着人们逐渐的认可这件事情,才会形成更多的共识,也会被这些数字艺术品产生的共情力所熏陶。可编程加密艺术必将会成为现代艺术史的分水岭,这种特殊的表现形式及其背后的文化精神推翻了传统。

Q:在展览“P01NT”中,艺术家、创作者和藏家三者的身份会在整个实验中是一种被打破的状态?大家需要共同参与创作对么?

A:对的,这场展览其实也是我在从事NFT收藏生涯这么久以来,一个非常直观感受的体现,就是在Opeasea上每一个账户可以自己去定义是收藏者或创作者,你的身份实际上是一直在流动的,或者说一直是重合的。NFT本身是解决了版权完全转赠的问题,它解放的是给予了每一个数字节点更多的可延展性。就是说我如果是一个藏家,当一件作品的版权和拥有权都在我手里的时候,我完全可以根据这件作品进行再创作,那么这个时候我也是创作者的身份。所以我们这场展览通过完全去中心化的策展理念,把很多的藏家、创作者都放在了这个空间里,进行一种关系上的重新定义,大家在里面可以随时进行身份的互换。

我们说NFT对整个展览进行了一个定义,整场展览也是一整件作品,一件NFT。所以说我们在不断地跳脱作品中创作者与藏家的这种关系,就是说大家的身份是更灵活的,相信其产生出来的东西会更有意思。展览受到上海疫情的影响延期开幕了,但我们本身所有的计划都不会变,还是会按照100天去实现,因为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持续发酵性的时间节点——以NFT数字藏品作为起点,跨越媒介,探讨在有限的空间、时间、关注度之下,NFT数字藏品的展示权力与NFT合约本身的联系与互动。对100天以后的状态我也是非常期待的,因为就像“无聊猴”,它从诞生到逐渐开始有规模效应的时间大约就是100天。现在我也完全没法预想到100天后是什么样,我们会在其中设置很多事件,更多的隐藏玩法也将在后续展览的进程中陆续解锁。相信它会给关注这个项目的参与者、观众一种更具有发散性思维的启发。

实验展览项目“P01NT”,BCA Gallery上海外滩香港路展览现场

Q:有些人会觉得NFT藏家和传统藏家之间并不是同一批人,他们的喜好也有区分。您觉得他们的人群和审美重合度高吗?

A:在NFT诞生的初期,他们的区分性一定是非常大的,但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彼此间逐渐开始产生交集。因为对传统的藏家来说,他们需要去尝试接受新的概念;而对NFT领域的藏家来说,他们可能也会逐渐开始去关注一些历史上存在的、具有经典意义的作品——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有物质感的作品。两个群体间是会相互拉近彼此距离的、会拉近彼此对对方的信任。我觉得他们一定是不会去加剧相互间的不认可,比如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大家都认可的一些艺术家,像达明安·赫斯特、村上隆、蔡国强、徐冰…… 他们最近也都推出了自己的NFT作品,做得非常成功。我自己特别喜欢达明安·赫斯特的NFT作品(“The Currency 货币”),我觉得他从物理世界出发,走向虚拟世界,也以此过程去探讨两者之间的关系;包括作品背后,整体区块链的流动与金融属性的一个底层关系都阐释的特别好。

Q:您收藏了这件作品吗?能否介绍您的艺术收藏?

A:我当时有在白名单里,最近在二级市场买了它。

关于自己的收藏,之前也会去收藏一些当代艺术品,不过整体体量比较小。也是会有自己的收藏脉络,以自己的偏好结合当代艺术体系中的理念来收藏。我更多会去收一些与自己有关联性的作品,整个脉络来说我是去探寻一些跟新的科技、新的思潮相关的作品,自己也比较喜欢表现cyberpunk主题的东西。而且我会去看艺术家如何在已有的世界观中表现他们所创想的未来。比如说我收藏了孙一钿的《盖亚》(Gaia),从她之前画静物、植物,到这件作品画一个新的人类物种的开端,它没有性别,没有时间,没有真正的界限。一切都是新生的,在这一刻被光照亮,往前迈步。

孙一钿,《盖亚》(Gaia, 2019),木板丙烯,38x45.5cm

CryptoPunks中仅有的8个0属性NFT

《盖亚》这件作品作为新开端,也和CryptoPunks里的0属性Punks有着某种呼应。Lava Labs对0号属性的定义便是在所有10000件里面的“最本源”,它是最稀有的(仅仅8件),且平均每件的成交价格都在200万美金。《盖亚》象征性的构图与Punks、CloneX的形式如出一辙,然而一钿创作时间线和NFT的发展线并不重合,甚至是更早的。现在回过头看,她却完美无缺地踩在了趋势之前。

康好贤,《新贵No. 2》(2021),复合板丙烯,50x40cm

又比如说我有收藏康好贤的作品,他有很多是在描述新数字资产阶级的形象与他们的生活状态。我去年还在ART021的Balice Hertling展位上收藏了一件法国艺术家Camille Blatrix的作品,这位艺术家之前在国内并未有太多展露。这次的个展给人的感觉可以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精致,灵动,讽喻,但同时在一些细节上又蕴藏着丰富的结构关系。诸如名为“鳄鱼“的那件小型雕塑是一个仿生导弹,而在它发射方向的末端,正好有一副叫做“埃隆·马斯克在Cybertruck的发布会现场 ”的作品,画面中的玻璃像是刚被被子弹击中一样,布满裂纹。在另外两幅肖像中,手持咖啡杯和健身卡的人物被一个可转动的木轮所连接,也象征着资本社会中的生活方式和对时间的渗透,然而这一切都被平顺的画面所掩盖,在博览会这个这个场合下显得颇具深意。我们知道埃隆·马斯克这两年在新科技与加密市场上都有很多大动作,是类似于icon的人物,包括Cybertruck之后会有怎样更具想象力的发展,我个人也很期待。

卡米耶·布拉特里克斯(Camille Blatrix)作品

当然我也买了很多的NFT作品,比如由TR Lab发行的蔡国强NFT作品《炸自己》,还有CryptoPunks。我认为CryptoPunks可以理解为是在这个科技发展阶段过程中最具有经典历史意义的艺术作品,我们也许可以用六七十年代看罗斯科的眼光去对比我们现在看CryptoPunks——它在将来会成为这个领域中最具代表性意义与初创精神的作品。2017年这些作品最早出现的时候,是几乎没有人想要去拥有它们的,直到2020年也还没有特别多的人去关注到它,当时每件作品价格也整体上比较便宜,但CryptoPunks这个系列确实是鼻祖级的、具有NFT基因的,并且能把NFT这个事情说明白的代表。

蔡国强作品《炸自己 #96》

CryptoPunks+3D眼镜

其实在购买NFT作品的时候会面临很多对产品的甄选,我也会去思考到底它与传统艺术作品、艺术家的选择标准上有什么异同。比如头像系列,我最近买了村上隆与RTFKT联名的NFT作品CloneX,曾经也买过无聊猴(Bored Ape Yacht Club)等等。

无聊猴(Bored Ape Yacht Club)

Q:其实我觉得头像类还挺特殊的,也能代表NFT艺术的某种精神,您怎么看待头像类的作品?

A:头像类作品发展到今天,种类和项目也是太多了,质量也参差不齐。说回来还是要看它的鼻祖CryptoPunks,它基本上承载了整个头像类作品发展到现在的核心基因:比如它总量是恒定的(应该不会超过1万件);然后它也会分系列,每一个头像有稀有属性(同时具备有7种元素的头像,它可能在整个1万件中只有一件,这就有稀缺性)。

不过不同的头像类作品具有不同类型的视觉表现形式,他们能吸引到喜欢这类视觉形式、独特玩法和机制的那一类人。这也是在招纳具有相同审美喜好社群的一个过程,把大家聚集在一起,一同发挥想象力。当然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目前很多藏家进来还是想去做二级交易,赚到收益的,所以它的流动性也很高。我们选择头像类的时候还是得慎重,要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像买一个潮流盲盒这样的心态。

为什么我刚才说头像类项目能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呢?比如说CloneX,它会给所有他们的头像去空投一件在赛博世界中的虚拟房屋,这个虚拟房屋首先它就能卖掉,它就值钱;再者这个虚拟房屋是我们购买头像的一个应用场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虚拟房屋里面去装扮自己的家,去向别人展示自己,这是一个虚拟展示体验空间。甚至说到后来,它可能还会给每个人再空投一件什么,比如说之前无聊猴给每个猴子空投一件变异药水,这能让自己的猴子再诞生出一只新的变异猴,然后变异猴在他们社群的发酵情况下再产生一种现象级的结果。

RTFKT CloneX x 村上隆

变异猴相对于无聊猴的形象变得更加极致,很多属性很释放、很夸张,这种丑萌的画风非常符合现在流行的美式动漫,比如说《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y)。虽然它不是那么唯美,但它对审美的要求现阶段来说还是比较高的。这种持续书写的体验是区别于传统收藏的。传统收藏中,你买了一件作品,过去一段时间后,它也许不能给你新的相信力空间。但在NFT作品中,可以得到更多的想象空间,你也会觉得你是真正参与到项目中的。其实到后期,艺术品数字化以后与游戏的界限也会越来越模糊。

Q:刚才您也提到社群的概念,在NFT世界“社群”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词?

A:这个里面有个非常核心的点,就是当你能听到Beeple、能听到Pak的时候,那是因为有太多人讨论他们——我们承认的是当越多人去讨论一件事情,到它能被你听到的时候,它就触及到了一个点,也就已经具备了其价值。这种声量与社群形成共识,是异曲同工的。比如说社群中有十万人,每个人都去说一件事情,去发散自己的朋友圈,去换掉自己的头像等等;那么每个人最少辐射到100人,世界上就有一千万人知道了这件事情。作品在价格系数量化上,就自然达到了那样的一个标准。

社群其实可以使我们认可的作品所达成的共识稳固化,确保它的影响力的基础保障。对作品讨论的热度、交易的热度,我们称之为流动性,社群就是承载各种流动性的一个核心的基础。如果你的作品没有人讨论、没有人关注、没有人想要去不断参与它的交易与生态建设,那自然不会被量化出更高的价值——在传统世界中也是符合这个逻辑的。比如说我们现在都在讨论的90后当代年轻艺术家就是那么些人,其实我们无形中已经形成了一个社区,只不过我们没有把这个形式给他模式化的呈现出来。但区块链中所遵循的原则和逻辑就是一切东西都是需要量化的,我们会通过数字原理去解释很多原来无法解释的事情,让大家看得更加透明。这就少了很多信息差的磨损。或者说信息差虽然还有,但一切都有可追寻的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