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NFT正名:对 NFT 感到愤怒?大可不必!

来源:Cointelegraph Magazine

撰文:Knifefight,编辑:南风

原标题:《对 NFT 感到愤怒?大可不必!》

“你每生气一分钟,就失去六十秒的幸福。”
— Ralph Waldo Emerson

1月底,我最喜欢的互联网内容制作人之一Dan Olson(又名Folding Ideas) 发布了一个标题为《Line Goes Up》的视频,概述了他对NFT(非同质化代币)的抱怨。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这则视频已经积累了超过 600 万的浏览量——几乎是 Dan Olson 的下一个最成功的视频浏览量的两倍。对于一部长达 2.5小 时且几乎没怎么营销的纪录片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浏览量。

截图源自 Dan Olson 发布的题为《Line Goes Up》的视频,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Q_xWvX1n9g

在视频中,Olson 提出了以下论点:

1. 除了卖给更傻的人之外,加密货币毫无用处。

2. NFT、DAO 以及「边玩边赚」游戏只是寻找更多傻瓜的把戏。

3. 购买它们的傻瓜成为了营销骗局的帮凶。

4. NFT 是丑陋的、中心化的、毫无意义的,它们剥削艺术家,破坏环境。

老实说,该视频真让我扫兴。这并不是因为Olson不喜欢 NFT——不喜欢 NFT 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它之所以让我很沮丧,是因为他之前的视频主题给我带来了许多共鸣。Olson 将 NFT 描述为“难以理解的乏味”,而 Crypto 爱好者则是“判断力差”和“社会素养低”的“可怕之人”。他称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是“butthurt warlock”(玻璃心术士)。简而言之,NFT 让Olson 很生气而且他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感受的人。

图源:https://twitter.com/SHL0MS/status/1486852585575301121?s=20&t=sM8io7-71yCftuaTsVDz0w

澄清一下,我同意Olson对 Crypto 领域的许多批评。这个领域吸引着赌徒、骗子和傻瓜。有动机的推理和不诚实的营销无处不在。我自己对 DAO 持怀疑态度,我也不认为当前这一代的 P2E (边玩边赚) 游戏有吸引力。Olson 在其视频中描述了很多糟糕行为的例子,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都是准确的描述——当然,还有很多类似的其他例子,他也可以用来表达同样的观点。Crypto 行业的历史确实充满了失败的项目和公开的骗局。

问题不在于Olson所列举的例子是错误的,而在于他所得出的结论是错误的。有些人误解了 Crypto,但这并不意味着 Crypto 无用。有些人使用 NFT 创造了糟糕的艺术,但这并不意味着 NFT 就是糟糕的艺术。通过寻找最糟糕的例子来解释 NFT 的价值,就像通过列出最糟糕的网站来解释互联网的价值一样,都是以偏概全的行为

Olson 通过接受随机的 Discord 垃圾邮件邀请来取样他所描述的 NFT 项目——大致类似于通过点击每个垃圾邮件链接来评估网站的平均质量。这是一种衡量平均质量的愚蠢方式,而衡量平均质量本身就是一件愚蠢的事情。网站的平均质量并不意味着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选择与之互动的网站的质量。NFT 也是如此。


没有所谓的 NFT 艺术


关于 NFT 的一个常见的抱怨是它们很难看。在《Line Goes Up》视频中,Olson形容 NFT “丑陋” (ugly)、“花哨” (garish)、“令人难以置信的尴尬” (incredibly cringeworthy)。但是,对于任何了解 NFT 的人来说,这些批评显然毫无意义。这不仅是因为艺术是主观的,没有人有权力认为一种艺术类型没有价值,而且因为 NFT 根本就不是一种艺术类型。NFT 看起来不像任何东西。它们可以与任何视觉效果相关联,也可以与任何视觉效果毫无关联。NFT 并不是一种艺术风格,而是艺术家可以使用的一种工具

BAYC 无聊猿 NFT当前,我们有代表肖像摄影、生成艺术、歌曲、虚拟房地产、诗歌、表情包、石头、电子游戏道具、金融合同和体育等的 NFT。如果有人告诉你,NFT 很糟糕,那么他告诉你的更多的是他自身想象力的局限性,而不是 NFT 的局限性。这就像一个只看过漫威电影的人自信地断言电影本质上是不现实的。


NFT 是有用的,这正是人们使用它的原因


Olson在《Line Goes Up》视频开场描述了 2008 年的抵押贷款危机,以及比特币是如何从危机中崛起的。他对比特币的批评并没有说服力,但基本上与他对 NFT 的论点无关。然而,对他所提出的关于比特币的论点进行宏观分析是很有趣的,因为这象征着他如何对 NFT 产生了误解。根据Olson的说法,比特币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说道:

“加密货币无法解决银行业 99% 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是人类行为的问题,是动机,是社会结构,是模式。问题是人们对别人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做这件事的大楼外面有‘银行’这个词。”

的确,比特币不会消除银行或资本主义的过度行为,但公平地说,我不知道有任何技术能做到这一点。认为比特币旨在消除银行的观点是一个奇怪的、不顾史实的稻草人谬误。中本聪自己也谈到了银行将如何使用比特币。比特币的目的从来不是解决经济中的所有问题——比特币是为了让财富不可能贬值或审查交易。理性的人可能对这些问题是否值得解决有不同意见,但比特币确实解决了这些问题。

对Olson来说,比特币可能没什么用,但对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俄罗斯知名的反对派人士)和普京的政治反对派来说,它是有用的。对于尼日利亚、委内瑞拉和土耳其等本国货币陷入困境的国家的公民,以及试图逃离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普通民众来说,它是有用的。它对非洲的女权主义抗议者很有用,因为他们的政府剥夺了他们的银行账户,对阿富汗的妇女也很有用,因为她们根本不允许有银行账户。Olson称比特币是“成千上万的赌博成瘾者的最爱”,这或许是因为他不知道仅 Coinbase 就在全球拥有数百万活跃用户。

你不必相信比特币有多好,也不必相信有人认为它有用。但是,任何声称比特币无用的人都忽视了它已经通过许多方式被使用。Olson 对于 NFT 的控诉也在重复这种错误的分析方式:Olson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说 NFT 本来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并展示了这个问题是如何没有得到解决的,然后得出结论,NFT 因此是无用的——而没有研究人们实际在使用 NFT 的原因。


NFT 并非没有意义,它们是指针


Olson认为,NFT 毫无意义,因为它们并不像宣传的那样有用。诚然,NFT 引用的图像可能会丢失或被替换。同样的图像可以被铸造成多个 NFT,或者在多条区块链上被铸造成 NFT。NFT 不会证明其铸造者就是创作该图像的艺术家,而且 NFT 也不会阻止任何其他人访问该图像,即便他们不持有该 NFT。Olson (正确地) 指出,NFT 对于证明艺术的真实性并不有用,然后 (错误地) 得出结论,认为它们根本没有用处。

NFT 不能证明艺术的真实性,因为真实性是观众的主观评价,而不是艺术本身的质量。不同的人可能会对一件艺术品的哪个版本最真实或者多大程度的真实性才重要持有不同的看法。没有技术可以证明真实性,因为真实性不是一种技术属性。这从来都不是 NFT 的重点。

NFT 能够证明的是谁铸造了该代币、谁曾经持有它以及现在谁拥有它。Olson解释说,这和真实性不一样——但这并不意味着 NFT 毫无价值。记录艺术品的来源是一项昂贵而有价值的服务,而 NFT 可以以更强的保证提供相同的服务。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上述批评并不有趣。一些 NFT 具有可改变的图像,一些具有永久性图像,还有一些根本没有图像。是否有图像以及这些图像是否可以改变并不是 NFT 的属性,而是艺术家选择的结果。因为艺术家的选择可能会让你感到惊讶就认为 NFT 是无用的,就像因为班克西(Banksy,英国知名涂鸦艺术家)曾在一次拍卖会上把一幅画撕碎,就得出结论认为画作是无用的一样。


NFT 并没有什么有害之处


当然,认为 NFT 是无意义和糟糕的艺术的这个论点本身是不完整的,因为世界上有很多无意义和糟糕的艺术——这并没有什么错。Etsy 平台中有三分之二的商品会被认为是毫无意义和糟糕的,但没有人会为此制作 (或观看) 一个长达两小时的纪录片。Olson的真正论点是,NFT 是糟糕的,原因有三:

1. NFT 对环境有害;

2. NFT 对用户来说是危险的;

3. NFT 剥削了艺术家。

让我们逐一考虑这三点。


1. NFT 对环境的影响


一般来说,加密货币对环境的影响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话题,我们在这里没有足够的空间来阐述。如果你感兴趣,我已经写了更详细的比特币挖矿对能源的影响,以及为什么我们不需要为此感到恐慌。但是,为了便于讨论,让我们假设PoW 挖矿对环境是有害的。这对 NFT 意味着什么?

矿工花费多少能源来验证这个网络与他们通过挖矿能赚多少钱成正比关系——矿工的报酬越好,他们就越愿意采矿。任何增加矿工收入的事情都会增加网络的能源足迹,而任何减少矿工收入的事情都会减少能源足迹。为了减少 PoW 挖矿对环境的影响,就需要降低挖矿的利润。

当用户来回交易 NFT 时,他们向矿工支付交易费用,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挖矿的收入。但是,这些费用与 NFT 转移的频率/紧急程度成正比,而不是与它们的价值成正比。例如,目前最昂贵的 NFT 收藏品系列BAYC(无聊猿游艇俱乐部)自推出以来每天产生约 200 笔交易。以太坊网络每天处理约 120 万笔交易。

另一方面,NFT 是使用 ETH 来定价的——所以任何买入 NFT 的人都是在卖出 ETH。当大量 NFT 价格上涨时,就意味着有很多人在卖出 ETH (从而买入 NFT),而很多人卖出 ETH 的人就意味着会压低 ETH 的价格。矿工是用 ETH 来获得报酬的,所以任何对 ETH 价格造成压力的事情都会对矿工的收入造成压力。换句话说,每次当某个 NFT 项目的价格上涨,对以太坊矿工来说都是坏消息。想要阻止人们在以太坊上挖矿?就买一些无聊猿的图片

当然,真实的情况要复杂得多。NFT 得到了很多主流的关注,这吸引了更多的用户到以太坊。不同的 NFT 项目将有不同的价格和不同的交易量。即使是同一个项目也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不同。NFT 只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而且还远不清楚它们是提高了挖矿业的利润,还是降低了整体挖矿效益。

Pixelmon NFT


2. 不要把工具和使用工具的人混为一谈


在《Line Goes Up》视频中,Olson在对 NFT 持有者的蔑视和担心人们被骗局和欺诈所利用的家长式担忧之间来回摆动。他似乎无法决定是该责怪这项技术还是用户群体。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我们应该责怪骗子。骗局和欺诈早于 NFT,在 NFT 从未存在的世界里就已存在

当骗子们开始采用 NFT 时,过分承诺天真的投资者并将他们的钱装入口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这点并没有特别改变。Fyre Festival(史上最大的音乐节诈骗)不需要 NFT, WeWork 也不需要。未发行的 MMORPG 游戏《Star Citizen》自 2012 年首次众筹以来募集了超过 4 亿美元的资金,当时 NFT 还未出现。确实有骗子使用 NFT 在新市场中上演旧的剧本,但 NFT并没有真正开启任何关于骗局的新或不同的东西NFT 只是骗子们依附的一种趋势

这里的部分恐惧似乎源于一种技术上的误解,Olson声称,NFT 可能包含“像地雷一样永远存在于你的钱包中”的恶意代码——这根本不是事实。NFT 不包含代码,也不存在任何地方。当有人向你发送 NFT 时,实际发生的是一条记录被发送到区块链,使该 NFT 的智能合约赋予你的地址新的权限。

没有任何东西被“放置”到任何地方,NFT 本身只是写入区块链的一条记录,而不是潜在危险代码的有效负载。主动向受害者发送 NFT 的骗子的目标不是向其钱包注入代码,而是说服受害者进入攻击者的网站并签署恶意交易这样的 NFT 就像一封垃圾邮件,把受害者引诱到钓鱼网站——NFT 不是攻击本身,只是诱饵

Olson(正确地) 观察到坏人在使用 NFT,然后提出这一观点作为 NFT 很糟糕的证据——但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坏人会使用很多好人也会使用的工具。毒贩使用美元,恐怖分子有手机,希特勒也穿裤子。当坏人使用一项技术时,这一切是在告诉你,这项技术肯定是有用的


3. 许多艺术家已经使用 NFT 赚钱


Olson在《Line Goes Up》中反对 NFT 的最后一个主要论点是,NFT 实际上对艺术家不利。这是一种普遍的看法,但考虑到有史以来收入第三高的在世艺术家Beeple(在佳士得拍卖行以 6900 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其 NFT 艺术作品集《Everydays》) 几乎完全靠出售 NFT 赚钱,这也是一种非同寻常的看法。

当然,Beeple 的《Everydays》可能不值 6900 万美元,但它到底值多少钱呢?Olson的论点是,Beeple 的交易不应该算在内,因为 Beeple 作品集的买家MetaKovan发行了基于这些藏品“所有权”的 B20 代币(总供给量 1000 万枚)。这是一个有趣的论点,有几个原因。

首先,不管你认为这个估值有多真诚,Beeple 都获得了 6900 万美元的实际收益。不可否认,这次拍卖对这位艺术家是有利的。

其次,如果你看看 B20 代币和 Beeple 价值 6900 万美元的《Everdays》NFT 的相对估值,就知道 MetaKovan 绝对不可能通过抛售 B20 代币而盈利,因为没有足够的交易量来实现这种盈利。因此,有理由认为,MetaKovan可能有偏见,但最终是MetaKovan为此次竞拍买单。

最后,当时有另一位竞标者愿意支付这个价格:Tron 网络创始人 Justin Sun 发布了一段视频,表示他当时试图以更高的价格竞标,但却遇到了一个网站错误。所以,即使你完全忽略MetaKovan,仍然有一个买家愿意为《Everydays》NFT 向 Beeple 支付 6900 万美元。6900 万美元可能是个惊人的价格,但这是真的。

Olson以 Beeple/MetaKovan 的交易为例,提出了一个更广泛的观点,即NFT 领域的大多数交易都是“清洗交易”(wash trades),即卖家从自己手中购买艺术品,伪造他们艺术品吸引的兴趣或价格。对于不熟悉 NFT 市场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担忧,但对于任何了解该领域的人来说,这都是非常天真的。如果对交易的机制进行更多的调查,这一点就会显而易见。

NFT 交易市场 OpenSea 对每笔 NFT 交易收取 2.5% 的费用,加上矿工费,所以清洗交易的成本相当昂贵。NFT 还需缴纳资本利得税,因此,任何为自己创造虚假利润的人,也在创造非常真实的税收义务。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伪造一个尚未启动的新项目的 Discord 和 Twitter 活跃量要比伪造一个已经启动的项目的市场交易量容易得多,也便宜得多。在 NFT 市场中有很多不透明的交易,但没有那么多的虚假交易

这意味着大部分的钱都流向了 NFT 项目创造者,这就是为什么像 Beeple 这样的艺术家发现了 NFT 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新机会。Olson 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声称,大多数艺术家在 NFT 中蒙受了损失。铸造 NFT 的成本一直都很便宜,最近已经可以免费完成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发现 NFT 市场对他们来说是有利可图的,但铸造永远不会卖出去的 NFT 并不昂贵。如果一个艺术家在 NFT 中赔钱,那是这位艺术家是作为一名 NFT 买家,而不是卖家。


盗用的 NFT 没有意义


因此,出售自己作品的艺术家正从 NFT 中受益——但那些没有或不想创建 NFT 的艺术家呢?艺术盗窃(即盗用他人的艺术品来铸造 NFT)在 NFT 品市场上是如此猖獗,以至于 DeviantArt 不得不推出一个专门的工具来检测被盗艺术品,并发布下架通知。这难道不是意味着 NFT 正在被用来剥削艺术家吗?

艺术盗窃应该受到谴责,但将艺术品被盗归咎于 NFT,就像将 RedBubble(一个在线艺术馆和创意社区)平台上的盗版行为归咎于 T 恤的存在一样。问题在于艺术品的盗窃,而不是被盗窃的艺术品被出售的媒介NFT 不会让艺术品更容易被盗,也不会让被盗的艺术品更有价值。事实上,NFT 对盗窃者来说并没有那么有用:我们不可能区分艺术家和盗版者出售的版画,但我们有可能确切地知道谁创建了哪个 NFT。任何关心自己是否购买正版的人都会购买正版,而不关心自己是否购买正版的人可以免费铸造自己的版本。艺术盗窃者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可卖。

盗用的 NFT 没什么意义。这就像从无权签发证书的人那里买了一份证书那样。

更老练的骗子不会把重点放在卖偷来的艺术品上,而是用偷来的艺术品来卖一个更大的骗局,比如假装这是一款即将上市的电子游戏的概念艺术。但是,就像更早的 RedBubble 盗版者一样,问题在于艺术品盗窃和欺诈,而不是骗子们通过特定的手段使他们的艺术品估价过高。NFT 对骗局来说根本不是关键,它们只是一种吸引一群富有的潜在目标人注意力的方式。


没有必要为 NFT 而愤怒


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应该理解或重视 NFT。对它们漠不关心,或者不理解为何其他人会喜欢 NFT,这都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对 NFT 感到不快,我认为《Line Goes Up》这则视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了这种误解是如何发生的。

在整部视频中,Olson将从庸俗的艺术到经济不平等的一切都归咎于 NFT。其结果与其说是一个反对 NFT 的连贯的论据,不如说是一长串Olson对这个世界不喜欢的东西,以及他个人对 NFT 的看法。因具有关联性而被认为有罪使他得出了错误的结论。NFT只是骗子们依附的一种趋势。它们对艺术家有好处,通常也受到收藏家的由衷喜爱。它们不是糟糕的艺术,因为它们根本就不是一种艺术类型。它们是艺术家可以使用的工具。

NFT 并不是晚期资本主义的终极 boss。它们只是一种文件类型。如果你从来没有为 jpeg 而生气过,那么你也不需要为别人可以拥有 jpeg 的所有权而愤怒。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